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一章 你还想要我怎样才能滚出我的世界

第十一章 你还想要我怎样才能滚出我的世界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周五下班,洛凡步出办公室,便看见电梯门口排著好多人,於是,她决定走楼梯下去。

    由於实在高层的办公室,很少有人会选择走楼梯,所以楼梯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人。从十三楼到七楼,运动健将洛凡也没走多少时间,没有人阻碍她的路,她也是乐得自在,不禁哼起一首旋律,心情很是愉悦。

    可就在下一个转角,一个突然冒出的人影,吓了洛凡一大跳,什麽时候来的人为什麽刚刚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没有要上楼也没有要下楼的意思,站在这种地方做什麽

    虽然心中有不少疑问,但是不该她洛凡管的事她向来不会多过问,正准备绕过他继续下楼,却意外地被那名陌生男人拦下,请问,您是洛凡小姐麽

    竟然知道她的名字,这是什麽人难道是在等她麽可是洛凡很确定自己完全不认识他。奇怪了

    我。。。唔唔唔。。。。刚开口说了一个字的洛凡就被人由後蒙住了嘴,涂过特殊体的毛巾盖在她的鼻间,她不停地挣扎,试图逃脱,可一前一後两个男人轻而易举地治住了她。

    意识逐渐模糊,眼前的楼梯也变成交错的影像,到底是谁,要这麽对她在完全失去意识前,她飞速地思考了一遍所有的可能要蒙晕她的人,却找不出一个答案。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洛凡发现自己已躺在一张洁白的大床上,厚厚的被子之下是自己全裸的身体。

    房间很大,却空无一人,完全是陌生的,她确定这里她没有来过,那麽到底为了什麽有人要将她掳到这里来图钱不可能,她本就不是什麽有钱人。那是图色麽把她脱得光的确是很有可能准备强占她,不过如果真的是如此,为何现在放任她一个人在这里,对她不管不顾的

    不管如何,逃离这里是她的当务之急,她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来,却挫败地发现她丝毫没有气力,她竟如同一个废人般什麽都做不了。

    所以那人才会放任她一人呆在这里而不怕她逃走麽

    就在洛凡在思考如何才能逃出生天的时候,门外传来的开锁声扰得她又惊又乱。下一秒,门便被人由外打开。

    她赶忙躺成最初的样子,闭上眼睛假装从未醒来。

    好了,别装了洛凡,瞧你被子这皱的,明显是刚刚动过。

    这声音洛凡腾地张大眼睛,看清楚来人,果然果然是顾承泽

    怎麽,看到我有这麽意外麽顾承泽挑起一抹邪魅的笑。

    想到刚刚自己担心了这麽久,还被剥光了,毫无气力地躺在这个男人的床上。又想到他曾经是如何作践她叫她滚,此刻又回来作弄她,她气得眼睛都红了,这男人从来就没想过她的感受,一瞬间的所有的恨意迸发,她再也顾不得什麽,奋力对他吼叫道,顾承泽,你他妈就是混蛋很好玩是不是,玩我很开心对不对,我已经听你的话滚了,那你呢你还想要我怎样才能滚出我的世界

    即使用了滚这样刺耳的字眼,男人却也没有生气,坐在床边的他慵懒地侧头看她,还想骂我什麽,嗯一并说出来吧。

    男人完全不同於平时的易怒易燥,这种反常让女人的心再也没法平静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侵袭著她,他要做什麽

    她努力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用最理的声音说,你这样是非法侵犯我的人生安全而且还非法禁锢我,这是犯法你知道麽

    哈哈哈哈顾承泽似乎是听到什麽笑话一般,大笑起来,洛凡,你是想跟我显摆你的法律常识有多好麽你知道我是什麽身份的,哪怕你现在一个电话打到警局,控诉我的恶行,他们也不敢来抓我的。没办法,世上就有这麽多不公平。

    是的,他绝对没有夸大其词,作为顾司令唯一的爱孙,谁敢动他真的是不要命了。

    那麽,你想怎麽样呢

    很简单,恢复我们最初时的关系。

    呵,这个大少爷最近有这麽缺女人麽,这会儿竟然还会想起早就被他赶走的她真好笑,他还真当她是条狗了,想要她来就来,想要她滚就滚的。

    不可能。冰冷的三个字彻底激怒了男人,他扳过女人一直面向他的脸,指间施力,用力地捏著她的下巴,你再说一遍

    洛凡被他捏得生疼,却也不肯妥协求饶,说多少遍都是一样,不可能,我永远不可能再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女人

    见不得人永远不可能是麽呵男人冷笑一声,眼里透出冷冽的光芒,还这麽坚持要我滚出你的世界,是不是我阻碍你跟你的好哥哥在一起了哦,林墨染确实又帅又温柔,怎麽,这麽快就离不开他了

    听到林墨染三个字的时候,洛凡浑身一抖,他怎麽会知道的连墨染的名字他都知道了,莫非他调查过他那他会不会做对墨染不利的事这个不择手段的男人是绝对做得出的。

    刚刚还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呢,我一提林墨染,你就急成这样。你倒是越活越蠢了,洛凡,你越是这样紧张他,我越是想毁了他。我要是你,一定还会像以前一样,装得对什麽都无所谓的样子,这样我就不会知道你的弱点到底是什麽。

    你对他做了什麽这个卑鄙的男人,竟把无辜的墨染也牵扯进来,她恶狠狠地瞪著她,她此刻多希望她的眼神能杀死人。

    顾承泽慢慢松开紧握她下巴的手,改成亲昵地抚她的脸庞,你说我会做什麽呢

    卑鄙我有对不起你什麽是你叫我滚的,我滚了,你不满意什麽你有那麽多的女人,我有过问过什麽凭什麽我跟你彻底断了关系之後,还不能和别人在一起,更何况,墨染现在也只算我的朋友而已

    只是朋友男人眼睛一眯,突然起身离开,等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多出一沓照片,他一张张展示在她面前,你看,你们多亲密,多般配,就算说你们是夫妻我都信。

    每一张照片拍的都是她和墨染,一起去电影院,一起吃饭,甚至连他在她家里为她画画的都有,他是怎麽拍到的

    照片拍的不错吧,我请的人可是有摄影师水平的,你喜欢麽不如,我送给你吧。

    你派人跟踪我跟墨染对不对,你是不是还找人查他的了,是不是想到现在林墨染可能已经出事了,洛凡吓得脸色都白了。

    顾承泽狞笑一声,墨染,还真亲热,让我想想,除了跟我上床做爱的时候,你有叫过我承泽麽

    你现在要我的身子是不是我给你,你想怎麽玩都可以。但就当我求求你了,以後放过我吧,有那麽多女人在等著你呢,哪里差我这一个了洛凡终於还是求饶了,她知道她始终是斗不过他的,只要他乐意,想要怎麽处置她跟墨染都不是不可以,她也就算了,可是墨染,她不能害到他

    我要你的身子,你就给了呵,多麽高傲的洛小姐啊,现在怎麽跟个妓女没两样哦,不,玩完妓女人家还会给钱呢,可我不会尖锐刻薄的语言冲击著洛凡的耳膜,她不要听,一向高傲的她怎至沦落至此。为什麽为什麽他还要追过来侮辱她

    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她竭尽全力不让它落下,要强的她从未在别人面前哭过,此刻更不想
妇科男医吧
让他以为她是在装可怜。

    看到她泛红的眼眶,顾承泽发现自己竟还是有些怜惜的,他知道自己的话确实说得太难听,但是看她为了别的男人自愿再度委身於他,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更何况,她说的话分明就是在作践自己,她把她自己当成什麽了

    明知她是铁了心要远离他的,明知她眼中的他跟个禽兽没两样,那麽他到底还厚著脸皮地在纠缠什麽呢也真是犯贱

    苦笑一声,他有些疲软了,是啊,我也觉得我自己是个疯子,外面多的是要向我投怀送抱的美女,为什麽我还要大费周章地要把你弄来呢就算动用再多的人力物力,你眼里的我也不过是个玩弄感情的禽兽是麽这麽一对比,温柔善良的林墨染确实惹人爱多了。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颓然的样子,仿佛是受了什麽天大的打击,与她有关麽怎麽可能,她算什麽,他只不过又是一时玩心大起,想到她而已,看见她这麽快就和别的男人这麽亲昵,他的占有欲又作祟了,他这麽小气的男人,怎麽可能见得了别人过得比他好呢

    看到洛凡走神的样子,顾承泽的怒气就一发不可收拾。果然一提林墨染,她整个人的魂都快没了

    身上的温暖在瞬间消失殆尽,男人毫不温柔地掀开她的被子,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裸体看,眼眸中暗流涌动著。

    要了我吧,也许再次占有她之後,他又会觉得腻了,也就不会再纠缠了,洛凡心里这麽期待著。

    微凉的嘴唇贴在她敏感的肌肤之上,他压在她的身上细细品味她的美味,在她的脖颈和锁骨处烙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他这才继续想下,衔住她的挺立绽放的头,细细啃咬,将整个头都弄得亮晶晶地,然後开始疼爱另一边的房,舌尖绕著晕打转,一圈又一圈。

    林墨染有这麽对过你麽有吻过你这里麽

    洛凡没想到他会这麽直接地问这种问题,怔了一秒,再摇摇头。

    用嘴说。男人却不餍足,非要亲口听她说出来。

    没有。女人此刻就像一个被他扯著线的木偶,乖乖听话。

    那这里呢大手由下而上,从她的小腿内侧一路向上,过她的大腿内侧,最後攻上她娇嫩的花心。

    这里有没有给他进来过大麽指拨弄著她稀疏的耻毛,食指探向内里,寻找她隐藏在花瓣里的珍珠粒。

    没有。

    捏了捏她最敏感的粒,却没有听到她以往欢爱时会发出的诱人心魄的娇吟,他抬头一看,看见她正紧咬著嘴唇,呵,想忍麽,他倒看看她还能忍多久

    三手指并拢,一并进入她湿热的甬道里,和当初出如一辙的紧致感,让他很是满意,看来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被人碰过了。

    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手指用力,一下挺到最里面,洛凡的身体抽动了一下,却还是忍著没发出声音。我是不是唯一占有过你的男人

    。。。是。。。一个字而已,却还是让顾承泽有种豁然开朗的快感,不管她的心是向著谁,起码身体只属於他一个人。

    叫我的名字。

    承泽。。。她聪明地去掉姓氏。

    似乎是完全臣服於他的声音,让他心情大悦,真乖。。。我也来让你舒服一下。。。

    张开口毫不迟疑的俯首将她的花整个含入,肆意的用力吸吮,才几秒而已,甜蜜的花蜜已经分泌而出,流入他的嘴中。不管她再怎麽倔强,不肯发出任何呻吟,但她的身体却撒不了谎,他总是能轻易地挑起她的欲望,都说占有一个男人的心要先占有他的胃,要先占有一个女人的心则要占有她的道,那麽是不是说,她对他也并不是毫无感情的呢

    洛凡也很懊恼自己的身体,受惯了他的调教,只要他随意挑逗几下,就溃不成军了。她已经把自己的下嘴唇咬得快出血了,才勉强忍住没有叫出来。既然决定永远离开他,那麽便不能再沈溺於任何与他有关的事了,她必须保持清醒。这是她此刻仅存的执念。

    傻瓜,你还在强什麽,你明明就爱死了我这麽对你的。

    灵活的舌头刺探她的花心,凌虐著她最为敏感的内壁,每每舌头伸出的时候都会带出大量的蜜,不久,牙齿也加入这场甜蜜的折磨,他齿关轻启,轻咬著她薄薄的花核。

    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洛凡浑身哆嗦,口腔里的血腥味已经弥漫开来,还是不肯叫出来是麽

    男人也不怒,慢悠悠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她的手机,打个电话给你关心的林墨染吧。

    洛凡完全不懂他想做什麽,愣愣地看著他,一动不动。

    哦,我忘了,你现在本没力气拿电话,这样好了,我替你拿著。

    怎麽可能会这麽好心,他必然是另有目的的,这点洛凡很肯定。你又要怎样

    跟你的墨染好好说说话,就说。。。嗯。。。你要出差一个月,现在已经在机场了。

    一个月他要这麽禁锢她一个月麽

    见洛凡不同意的样子,顾承泽有些不耐烦,不然我替你打,嗯就是不知道那个傻小子会不会冲过来保护你了

    不行,不能让墨染牵涉进来,撒个谎骗他总比让他担心,还冒著危险来救她的好。

    对了,我还忘记告诉你,林墨染的爸爸妈妈都是顾氏的员工,他爸爸好像还是某个子公司的高层呢,你说巧不巧男人笑得甚是好看,但在洛凡眼里他就是一个恶魔撒旦,他竟还拿墨染的父母来要挟她

    好,我打。

    这才乖嘛。

    为她拨出电话,放在她的耳边,双眼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眼神间仿佛是在警告,你不要耍花样。

    嗯,是我,没什麽事啊,就是我突然接到通知要出差一个礼拜。

    到英国,嗯嗯嗯,我知道那里冷,我已经带了很多衣服了。

    知道啦,会打电话给你的。

    ......

    两人的电话打了一会儿,顾承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洛凡知道再说下去只会进一步地激怒他。

    不说了,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马上就要安检了。

    挂了电话,之後的时光自然又是要听凭男人处置了,洛凡带著些许试探的眼神看向一言不发的男人。

    听到刚刚她跟林墨染打电话时,她的面部表情明显丰富了,丝毫不像跟自己在一起时那麽僵硬,她一直都在防著他,却轻易地对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男人敞开心扉了,想到这里,一股戾气便从他心底涌出。就那麽喜欢林墨染麽

    他迫不及待地拉开裤链,释放出自己早已僵硬的,直接对准她的口进去。

    洛凡差点就喊出声来,硬生生地咬住已经满是伤口的嘴唇这才止住呻吟。

    今天的顾承泽不谈任何技巧,就如同一个刚刚开荤的傻小子,只知一味地顶撞她的身体,没有温柔,没有怜惜。

    强硬地一下接一下,顶得她五脏六肺都快搅在一起了,可她却没有求过一句饶。

    这场爱,没有丝毫快意可言,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他们只是各怀心事地进行了一场交。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