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二章 你不叫是不是

第十二章 你不叫是不是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顾承泽禁锢洛凡的第二天,洛凡态度决绝地拒绝了他送来的任何食物。

    一开始顾承泽还难得的好脾气,好言相劝道,吃一点吧,不吃怎麽有力气回到你的好墨染的身边。

    一听到墨染二字,洛凡的神经就紧绷起来,你到底有没有把他怎麽样

    我把他怎麽样了,你又能怎麽办呢薄如刀锋的双唇吐出邪恶的字眼,就凭你现在这麽不听话,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把他怎麽样了。

    洛凡真的觉得自己好委屈,她到底做错了什麽,为何此刻会被顾承泽这样握在手心,任凭他搓圆捏扁,你究竟还想要怎样略带哭腔地吼出这句话,连自己都被自己的声音震到了,她什麽时候变得这般羸弱不堪了

    只是她不懂,真的不懂,你为什麽要这麽禁锢我,为什麽

    那你为什麽要抗拒我,嗯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麽他紧紧盯著她的双眸,其实你并不是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对不对

    看到他这般低姿态地问她,好像是在求爱一般,她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现在算什麽,你顾大少有这麽缺爱麽

    方才的温柔一纵即逝,她的冷嘲热讽很不巧地拨动了他心里那最敏感也最脆弱的弦,瞬间他的眼底出寒冷的光芒。

    可她却毫无惧意,先前那麽听话换来的又是什麽大概真的只有抱著豁出去的态度,他才无法再拿她怎样了吧。

    我曾经是喜欢过你,不过仅限喜欢,而且是曾经,是你顾大少自己把我那你的那点喜欢消磨掉了,从我决定跟你彻底断了关系的那刻起,你已经完全被我从大脑里踢除了,我只希望以後和你成为陌生人而已。

    陌生人他虎口大张,大麽指与食指捏住她的双颊,逼她将嘴张开,然後将一勺勺的汤喂进她的嘴里,暴力的举动丝毫没有顾惜,也完全不在意会她是否被呛到似的,既然是陌生人,我又何必对你温柔,向你示好

    洛凡还在抗拒,不肯将汤咽下,他又不断地往里送,咳咳。。。洛凡明显被呛到了,汤水流得她满身都是,雪白的衣服登时被弄得一片狼藉。

    顾承泽像疯了一样,不管不顾,机械地重复著喂食的动作,就这麽厌恶我麽,嗯那麽喜欢林墨染麽是麽

    既然这样,为什麽不让他碰你,嗯为什麽只让我一个人上你,还是说林墨染本不行,只有我能满足得了你

    啪的一声,上一刻还在顾承泽手里的碗,此刻已支离破碎地落在地板上。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那个奋力将她推开的女人,吃惊於她竟能爆发出这般强大的力量,还一掌打飞了他手里的碗。

    是啊,我就是喜欢墨染,就是厌恶你不是他不行,而是他不像你,只会用下半身思考,我自然会把自己交给他,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你凭什麽拿自己与他做比,你本就不配刚刚顾承泽毫不怜香惜玉的举动深深地激怒了洛凡,她是故意说这麽些话来刺激他的,既然他不让她好过,那麽她也一定要伤了他,这是有仇必报的洛凡向来的处事原则,只是一激动,她便忘记了她的生死完全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捏在手心里。

    这番刺心刺骨的话完完全全地激怒了他,他的双眸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他突地站起来,盛怒之下的男人完全是了理智,扯下自己的领带就把洛凡的双手绑了起来。

    扯烂了她身上的所有束缚,毫无前戏地进入她的体内。

    干涸的甬道让他举步维艰,他却毫不在意地用力,一下又一下地撞击著她的深处,疼得洛凡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叫,给我叫出来

    洛凡咬住嘴唇,不发一声,沈默地承受著他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势。

    你不叫是不是

    顾承泽怒目圆睁地瞪著洛凡,可她还是如同一潭死水般无言地承受著他的强暴,偏过头去不愿多看他一眼,只是两行清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看见她流泪的可怜样,他心里烦躁不已,就这麽不想对著我是麽

    他愤怒地起身,毫不留恋地从她体内退出,原以为是她彻底激怒他使得他完全失了兴趣,却不曾想到他带著一瓶药丸重返。

    张嘴。冷冷地命令道。

    她当然不依,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语调随著他的脸色变得更冷,是要我强逼你吃下去麽

    虽然不清楚这究竟是什麽药,但她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什麽好东西,可是看著他决绝的样子,她知道自己是逃不过的,到底要把她折磨到什麽地步他才满意她气到极点,却发现自己竟骂不出什麽难听的话来,畜生这已是她所知道的最难听的一个词了。

    顾承泽怒极反笑,呵呵地冷笑了两声,眼里满是不在意,是啊,我是畜生。那麽你呢被畜生了多少次,嗯还躺在我这个畜生的下面爽得大叫呢

    说完这句,他再也没有耐心,亲自上阵强硬地把药塞到她嘴里,再拿起床头的水杯灌了下去。

    她故意用力咳嗽,把水都喷到他脸上。

    而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她那对由於咳嗽而被带动著上下抖动的部,恶意地捏了捏她的那颗小红莓。

    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洛凡的表情都扭曲了。

    洛凡,乖乖的,别跟我玩这种无聊的恶作剧,不然到最後,痛的人还是你。

    滚烫的唇舌来到她白皙的颈间,他一反之前的乖张,温柔地落下一个个如清风般轻柔的吻,这种极度温柔,仿佛被人宠溺的感觉竟让她一时间忘了挣扎。

    舌头舔弄著她的耳垂,舒服麽,洛凡

    耳畔的低语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她用力想要推开他,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

    亲爱的,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他嘻嘻笑了两声,宛如一个调皮的孩子诡计得逞时的模样,你知道我刚才给你吃了什麽麽据说即使是贞洁烈妇吃了都会变成娃荡妇的,你

    别现在急著推开我,说不定待会儿你会求著我要你呢。

    他给她吃的是春药为了让自己主动承欢他竟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啊,有什麽是他顾承泽做不出的

    你真可怜。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常态,淡淡地开口,需要用这种手段才能让女人诚服於你,是不是过两天你就要自己吃伟哥才能去干别的女人了

    别的女人手指顺著她的尾椎骨向下滑动,引得洛凡一阵颤抖,药效果真是上来了,你这麽希望我去干别的女人麽那麽可能你要失望了,现在我只想你。毫不避讳地指了指自己赤裸在外的,它高耸地昂扬著,将他的男威严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勾起嘴角,笑著问她,你看它需要伟哥麽

    那巨物还是跟以前一样张扬跋扈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样,她不想理会他,只是体内那股汹涌而来的热意,蒸腾著她的意识,冲击著她的理智,让她无法漠视。

    已经有感觉了对不对其实你不用忍耐,更不用伪装,反正今晚我是注定不会放过你了,倒不如你也释放自己,跟我一起享受这场爱。他一手捏著她的头,一手探向她的神秘花园,成心刺激著她的敏感点,想为她制造更大的冲击。

    跟畜生做爱难道会享受麽,真是可笑

    呵呵,那还真是苦了洛小姐了。手指进她的湿里,她的小嘴收缩极强,瞬间就紧紧地吸住他的手指,既然洛小姐不会觉得享受,那麽我就替你享受吧。

    他知道她在撒谎,口是心非是她也是大多数女人的毛病,阅女无数的顾承泽怎麽会看不透。手指由慢到快地进出著她的水,感觉到那汩汩的水流,他不禁莞尔,另一只手反反复复地捏著她两边的头,舌头则舔弄著她的腋下。

    呃。。。不要舔。。。那里。。。不行。。。不要再弄。。。下面了。。。已然是沈浸在欲中的沙哑声音,她挣扎著不要他舔,强烈的快感与仅剩的理智间的激烈矛盾快要把她逼疯了。

    人家都说女人在床上越说不要,事实上就越是想要,果然如此啊。洛小姐可真是口是心非呢,你这个荡的小嘴不知流了多少水了,把我的整个手都弄湿了。

    不要。。。不要。。。此时,洛凡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完全不能正常思考,只能够不断重复说不要。

    他的舌取代了他的手,侵上她娇嫩的房,你的子又白又软的。他稍稍使力咬了一口,在她的白皙上流下两排齿痕,这样可是更美了呢

    还有这个可爱的小头,粉嫩粉嫩的,真叫人想一口咬下来。那只空出来的手不知不觉移到了她的大腿内侧,色情地
行走阴阳sodu
抚著,极尽挑逗之意。

    皮肤真好,滑溜溜的,你说这林墨染是怎麽忍住不你的,还是说他真的是个无能,哈哈

    他的言语侮辱著素未谋面的林墨染,洛凡听得真真切切,可却没有能力再去维护墨染的尊严,现在她全身就像被烈火焚烧一般炙热难耐,只想要一盆凉水把自己浇个清醒,而且,让她由其不愿意承认的是,在顾承泽的逗弄下,她真的获得了至上的快感,好想再继续

    邪恶的舌头来到她凹陷的肚脐眼,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著,轻咬她小腹上的,非要留下一点痕迹才满意,你说,如果我天天你,夜夜都把种子洒进你的骚里,这里会不会

    有我的孩子呢如果有了孩子,你还有脸去找林墨染麽或许。。。他这个无能还真的愿意做个现成爸爸呢。反正自己也生不出。

    嗯。。。嗯。。。洛凡在春药的强力推动以及顾承泽高潮的挑逗技术之下还是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吟哦声。

    想要是麽洛凡,告诉我你有多想要我,嗯

    洛凡不答,只是断断续续地发出一些呻吟,挠得顾承泽心里痒得要命,却还是不想就这样给她,他可是要让她知道到底是谁在她,到底是谁能给她这种快感。

    他狠心地撤出浸没在她水里的手指,唇舌也远离了她诱人的胴体,不再给她任何抚慰。

    不要。。。不要。。。走。。。嗯。。。好热。。。好热啊。。。

    不要我走,那要我怎样呢

    好热。。。下面好热。。。难受。。。嗯。。。帮帮我。。。我受不了了。。。下体的空虚感以及春药的巨大魔力让洛凡完全将怨恨及矜持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的她只求能得以满足。

    顾承泽嘴角挂著邪恶的笑,指端在她的户处游离著,轻轻抚弄她被弄得水亮亮的嫩,是这里热麽

    里面。。。再里面一点。。。这种隔靴搔痒无疑是更折磨人的行径。

    哦~~~再里面麽他故意吊她的胃口,手指只伸进一小段,可一伸进去她又湿又热的就紧紧吸住他,让他立马有冲动把手指换成他那大的男,直直地到她的最深处,可是他不能,他必须要忍住,他要慢慢享用这道诱人大餐,他抽出手指,放到自己的嘴里,舔舐著,边舔还边说,还真的好热,既然这样,我想办法来替你降降温。

    这放浪的举动无疑是在火上浇油,本就欲火焚身的洛凡被他弄得更为燥热难安。

    而顾承泽竟丢下一句话就又出去,放任她一人在床上蜷缩著,扭捏著,呻吟著。小里仿佛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般瘙痒难受,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自己将腿张开到最大,手指入大张的口,剩余的手指还不断磨著腿心,企图获得更多的快感。

    瘙痒感暂时得以缓和,她发出舒服的喟叹,腿心处流出的水已将床单都弄得湿透,还在不断地滴落著,床上星星点点的都是她的痕迹。

    真不乖,谁许你自己自己的,嗯这番火辣的场景看得顾承泽两眼都快烧起来了。

    正在兴头上的洛凡才不顾重归的顾承泽说什麽,还是忘我地自慰著。嗯。。。嗯。。。放浪的细吟声彻底将顾承泽体内埋藏的雄兽唤醒。

    你个小妖,趁我想办法去帮你降温,你就自己一个人玩起来了,嗯不许再了,这个地方只有我的才能进来

    你才。。。才不会真的。。。要帮我。。。

    谁说的。你看我带什麽来了

    洛凡抬眼瞧了瞧他手里的东西,是一个只装著一块冰块的玻璃杯。

    此时,洛凡的双腿还是大张著,里的嫩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这视觉上的强烈冲击让他再也等不了,取出冰块就塞到她的洞里。

    啊冰透冰透的感觉从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传来,瞬间凉意浸透全身,可是这凉得太强烈,太突然,让她难以承受。

    拿出去。。。不要。。。她紧闭小,试图把这扰人的冰块推挤出去。

    可是顾承泽哪里会让她轻松如意了,他的手指顶住冰块,不让它滑出,并且还用力往里顶,我这麽用心,不想让你太热太难受,你怎麽还不领情呢

    太冷了。。。好冷。。。我受不了。。。

    怎麽受不了了,刚刚你也说你受不了,可我一走你就你就自己得这麽爽。我可不会再信你这个小骗子了,明明头都爽得竖起来了。

    火热的没几分锺就将冰块融化得只剩一半,幽谷里的伴著水一起滑出,弄得腿间一片泥泞。

    还在不断推弄著冰块,揉捏著花核的顾承泽,被这幽谷里散发出的阵阵幽香而深深吸引著,他低头埋到她的腿间,长舌滑入饱满的户里,时而舔舔她里的嫩,时而舔舔那块被她夹住的冰块。

    他舌头伸进来的一瞬间,她就浑身一哆嗦,他高超的技术激得她不容控制地尖叫了一下。又冷又热的双重刺激,再加上他坏心的逗弄,洛凡很快就缴械投降,攀上情欲的顶峰,啊嗯。。。啊。。。花里出一波爱,强大的冲击力,把被融得只剩小小一块的冰块一下子给冲了出来,不偏不倚地落进顾承泽嘴里,而汩汩流出的爱也全数被他咽下。

    真是个小骚货,我都没你呢,就这麽快高潮了长舌将耻毛上的几滴晶莹都勾到嘴里,不愿错过她任何一滴爱露,这可是她为他情动的证明。

    高潮後的洛凡小嘴微张,急促地喘息著,雪白的娇躯上染上了一片粉红,双眼水蒙蒙的,氤氲著浓烈的情欲气息。这样子迷得顾承泽神魂颠倒的,下腹的男又肿胀了一圈。

    顾承泽舔够了她的女,主战场又转移到了她的上半身。

    灵劲的舌尖钻入香馥的口腔内,轻柔地勾起她闪躲颤动的小舌,缠绕不休。

    他辗转地吮吸著,侵占住她檀口里的每一处地方、每一个角落,吞噬著她特有的清甜气息。

    唇瓣摩擦著她的耳垂,他一边细细舔弄一边沈声低语,洛凡,记住,只有我可以给你这样的感觉。你肯把自己完全交给我,你肯在我身下这般呻吟承欢,不光光是因为我给你吃了药而已,更多的是因为你是想要我的。

    他抬高她的腿,环住他健壮的腰,肿大的不直接进入而是反复在她的口摩擦,敏感部位的紧紧相贴,强烈地刺激著两人的感官。其实你一直没有办法忘记我是不是

    他捧高她的臀部,托住。微微吐出汁的男叫嚣著就要冲入她的体内,洛凡,如果你怕,那麽就让我来带你面对现实。你是爱我的是不是从第一次到现在,你一直没有变过尾音飘散在空气中的同时,他的硬杵捅进她的柔软。

    硬物在她的体内来回的戳刺,深入浅出的移动,诱发她体内最甜美的紧绷感受。

    她的甬道蠕动紧缚著他的男,一收一放间,不只他感受到畅快,深埋在她甬道里的长又肿胀几分,更加撑开她的水嫩小,也弄得她快意呻吟。

    不需他催促,她开始移动身子,上下起伏套弄著他的长,湿淋淋的春水不断从她的里被带出来。

    一声绵长的呻吟从他的喉中发出,配合著细软的娇吟,他伸手掌住洛凡的细腰,臀部向上不断地挺举。

    哦。。。你这个小妖。。。,敏感的长前端与她的软嫩湿润交接,那种酥心的快意让他无法再调笑,气息紊乱重了起来,洛洛。。。情欲的狂逼之下他很自然地这麽唤著她的昵称。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洛凡浑身一抖,顷刻间,泪水汹涌而出,不要。。。不要这麽叫我。。。

    那要怎麽叫你呢替她拭去泪水,看著她的可怜模样,他口有些闷疼,心下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把她逼得太厉害了。怎麽最近这麽爱哭了他柔声询问道,是不是我太快了那我慢一点,别哭了,你这个爱哭鬼。

    顾承泽果真放慢了速度,不再狂猛刺的,而是慢慢地研磨著她的花心,不厌其烦地一下又一下,还时不时地旋转几下,弄得洛凡欲仙欲死。

    酥麻和强烈的快感交错冲刷著,她弯起细细的腰儿,再一次被野蛮的抽搐击中,剧烈颤抖著瘫软在床榻中,只能呻吟。

    感觉到她花深处的狂野收紧,他猛然绷紧身体,紧合双眼,咆哮著在她体内放纵出一切激情。

    直到两人都高潮著喷出自己的爱,洛凡都没有告诉顾承泽,那两个字让她哭泣的真正原因。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