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七章 全都给你好不好2

第十七章 全都给你好不好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她安静地流著泪,哭得似个泪人,这可怜的小模样儿顿时就叫顾承泽的火气消散了大半,大脑也清醒了一些,盯著她红彤彤的双眼,他最後终是忍不住伸手替她擦拭泪珠。

    她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不断地滚落,他刚擦去就有新的取而代之,不是的。。。不是这样。。。你为什麽要这麽说。。。。她双眼无神,嘴里反复喃喃著这句话,这样反常的洛凡把顾承泽吓得不轻。

    他慌张地唤她的名,洛凡。。。洛凡。。。

    她却一脸漠然地不予理睬,顾承泽的心被抽紧了,他知道他定是伤到她心底了,他甚至都无法想象是怎样的悲痛能让这个一向坚强自持的女人露出这般绝望的神情。

    不是这样又是怎样呢告诉我你想说什麽,只要你想说我都会好好听的。他柔声诱哄,其实他何尝不希望她解释,他何尝不想她告诉他,她本就不爱林墨染,告诉他她心里也有他。。。

    我说了你就会信麽她深呼吸几下,稳了稳自己的情绪,继而抬眼看他,一脸倔强与不信任,你心里只有你自己而已,对你而言我不过是个玩物,高兴了就给颗糖吃,不开心了就随意惩罚。

    我到底做错什麽了我有对不起你什麽从一开始顶下游戏规则的人就是你,我一直遵从著。你说我们不可以干涉对方的私生活,所以我从来没有过问过你和别的女人的事,可你为什麽却用林墨染要挟我你凭什麽在我们这种关系结束之後还这样囚禁我

    我只是想留住你而已。。。顾承泽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瞬间成了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有没有想过有哪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男人一直在面花天酒地,跟各种各样的女人发生关系你觉得公平麽你可以拥有无数个女人,而我却只能守著你。是,一开始是我自愿跟你开始这场游戏,但是现在,我玩不下去了,我想找一个可以爱我,我也爱他的人在一起。

    我可以告诉你,我跟林墨染到目前不过是朋友关系而已,他对我很好,我也很希望自己爱的人是他,可是感觉终究是无法勉强的,我今天打这通电话给他只是想跟他说清楚,不想再耽误他的时间,你以为我要跟他做什麽开房麽我不是你,顾少爷,不要将我们想的那麽肮脏。

    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存在著太多不公平,顾承泽从未正视过这个问题,而今被洛凡提起,他才知道她有多在意。曾经他拥有过数不胜数的女人,但他从未将真心放在她们身上过,他不稀罕感情,只喜欢身体上的极致享受,他认为男人女人的关系不过就是各取所需。

    一开始他想接近洛凡,是因为她气质的与众不同让他莫名的想靠近,他当时不过是抱著多一个床伴也无所谓的态度和她一起的,而後来事态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她总是轻易地能牵动他的情绪,这一点让他相当讨厌,於是他故意对她若即若离,故意让她看到自己与别的女人亲热,想自欺欺人都说他并不在意她。

    但後来林墨染的出现,他才渐渐意识到他对她超乎寻常的占有欲是出自某种微妙的感情。直到後来他放手让她走,那段时间里他终是明白那种微妙的感情便是所谓的爱情,那一样他以为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东西。

    他是个病态偏执的人,所以一旦下定决心便很难再更改,他想和她在一起,这个信念极度强烈,所以他不会轻易放弃。将她的手牵至唇边,他落下极轻极柔的一个吻,眼里满是能溺死人的温柔,我们重新再来好不好,这次不会再是一场游戏。

    我知道你觉得我脏。他顿了顿,指著自己的心脏继续道,可这里却是干干净净的。

    他微扬嘴角,露出一个秒杀的笑容,如同冬日的暖阳一般温暖地直达人心,而他的声音更是柔得能滴出水来,全都给你好不好。

    他的温柔攻势并非就此结束,紧接著,他握住她冰凉的手,放到自己左前,无限温柔地诱惑她,只要你点头,它就是你的。

    洛凡并非没有被他的深情模样打动到,可她却没有勇气再相信他,她信了他多少次他就伤了她多少次。她努力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她桎梏住,他眼底分明透露著渴望她答应的神色,竟叫她不愿直视著他拒绝,她偏过头,声音闷闷的,我玩不起,顾少你就放过我吧。

    你还在生气是不是他硬拉著她的手放到自己嘴边,轻吻了一下,是我错了,我不该这麽说你,因为我太气了难免言辞过激。。。或者你可以从另一面来看,起码证明我是真心在意你的。

    就算是在意又怎样,你会在意多久一个月,两个月你可以因为一时兴起而来在意我,但我不一样,我付出感情就是认真的。

    你怎麽知道我不是认真他反问她,却迎来她一记嘲讽的目光,他恍然领悟,他在她心里是不堪透了,所以她才觉得他这一问实在可笑吧。

    虽然认识这麽久,但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公开交流过对方的家庭是不是他转向了另一个显得有些突兀的话题,并不断摩挲著她的小手,似是要把它捂暖,我妈妈和我爸爸之间本就没有任何感情,他们不过是商业联姻,而我则是在他们预计中的产品。从小,我就看过太多父母与其他男人女人胡乱搞的景象,所以打从我懂事起,我就不相信感情这回事。

    我爸妈没有爱过我,我也没有朋友,可哪怕这样我还是人中龙凤,是人人要巴结的顾少爷,我一直都无所谓身边是谁,也不在意他们怎样看我,更不会把感情投在他们身上。

    直到我遇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姜洲,哪怕我被人说得再不堪,他却总是向著我。哪怕我会因为我的坏脾气而不小心伤了他,他也从不放在心上。他虽话不多,却总让我觉得安心,也是他让我知道原来我也是需要朋友的。

    而另一个改变我的人──就是你。我承认我
重生复仇之旅吧
之前确实私生活放荡,但我从来没有投入过真心,但唯独对你不同。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你气质独特,而想靠近你,想著多一个床伴也无所谓。但後来事态的发展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从我也不知道的时候开始,我竟慢慢对你产生了一些不一般的感情。

    囚禁你,让你当我的秘书,对你好,对你凶,全是因为我在意你,我想你在我身边。我知道你想逃脱,所以我试过让你走,可我始终没法放下你。我一直为了封闭自己的感情而自欺欺人,可事到如今,我想要你知道,也是想要自己知道,我是爱你的,洛凡。

    可能我脾气坏惯了,可能我从未爱过谁,所以我总惹你生气,总说些不讨喜的话,总是不会表达心中所想。对於我而言,能这麽坦然承认我爱你这回事,能这麽卑微地请求你原谅真的不容易,就看在这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他如海洋般深邃的双眼柔情地看著她,手指与她的交握,慢慢扣紧。

    他一番深情动人娓娓道来的话如同是一张巨大的网,铺天盖地地笼住她的心,而那一句我爱你无疑是最致命的一个收束动作,让她的心一揪,心头漫上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有苦亦有甜。

    有多少次在梦里,她梦到他对她深情款款地说永远在一起,每个清晨时分,只有躺在床上的她知道她有多渴望他的真心对待,可当如今他说出了她本不敢奢求的那三个字,心跳如擂鼓的她,第一反应竟是想逃。

    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两人对话内容之中的洛凡并没有发现,那双狼似的眼睛正在打量著她全裸的胴体,眼里已然冒出烧得炙热的火焰。

    美人在前,哪有不享用的道理,当然顾承泽眼下也著实不敢太放肆,但是占占小便宜,吃吃小豆腐还是必不可少的。

    湿濡的舌头舔过她敏感的耳後,洛凡被激得浑身一颤,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你到底哪里都想著做爱是不是

    如果对象是你的话,那还真的是。他趁机含住整个耳垂含糊地说。

    洛凡狠狠踩了他一脚,拼命要推开他,可却反而被他的双臂环住,环得紧紧的,洛洛乖,别闹,你越闹我越想要。

    洛凡听著就来气,怎麽成了她在闹,明明是这人不分场合地点地胡乱发情。

    乖乖的,答应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好好对你的。他一边挑逗她一边诱哄她答应 。

    你这番话对别的女人说可能效果更好,可惜我已经没办法信你了。洛凡此时正在进行天人交战,一个感的她叫嚣著答应,另一个理的她却重复著拒绝,防备心她的她最终还是听从後者,只是实在没什麽底气,她自己也清楚,只要顾承泽再加强一下攻势,她就会败下阵来。

    本以为这番拒绝多多少少会惹怒这个自小被人捧在手心的大少爷,却没料到他竟一点脾气都没发,反而还好脾气地求著她,先不算正式在一起,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我不能在此期间打动到你,那麽。。。那麽我就罢手好不好。说是说只有两个月,但要是真的还不能打动她,他以後还有的是借口为自己创造无数个两个月,顾承泽在心中暗忖著,这麽一想信心一下就大增。

    不再来打扰我你说到做到洛凡狐疑著问。

    当然。顾承泽一口答应,现在当然是什麽都要顺著她了,至於以後麽。。。总有办法的。

    听到他的保证,洛凡松了一口气,为的不是他以後不再来打扰,而是因为她终於有个借口说服自己给他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她垂下头,面露赧色,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那好吧。

    这一脸娇羞的小媳妇儿模样让顾承泽心神一动,扣著她的後脑勺重重地亲了好几下,随即大脑里才过了一遍她刚刚的话,难掩兴奋地在她的脖颈间印下一个属於自己的痕迹。

    别总在这种地方。。。别人会看见。。。

    他轻哼一声,看见最好,少来招惹你。

    洛凡摇摇头,笑得有些无奈,这顾大少怎麽这麽像个孩子呢,可就是他这种模样特别能勾起她的母情怀,让她想好好满足他。

    就在两人交颈缠吻之时,门外传来些动静,顾承泽反应很快,一秒间就意识到有人要进来了,赶忙拿起地上洛凡被褪下的衣服,拉著她一同闪入最近的一间隔间。

    洛凡完全不清楚状况,以为顾承泽又要耍新花招,於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刚要开口骂他,顾承泽就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压低声音在她耳畔轻声说,有人要进来了,小声一点。

    洛凡一听有人要进来,再想想自己浑身赤裸地跟顾承泽躲在男厕所里,就羞得快要冒烟了,她绝对不能让外面的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果然,没几秒,就听见开门声,一阵皮鞋踩在瓷砖上的脚步声清晰可闻,来人走到小便池前,一边吹著口哨一边撒著尿。

    隔间很小,除去一个马桶,本没剩多少地方,所以顾承泽和洛凡靠得很近,这当然是顾承泽求之不得的,他紧紧抱住温软玉体,让她裸露的绵摩挲著他坚硬的膛,哪怕是这样他都能获取快感。

    洛凡想甩开他肆意妄为的手却发现完全是徒然,也就不再挣扎了,现在她最在意的是外面那个正在如厕的男人,分不了心再去管那个大色狼。

    他坏心地掐了一下她红豔豔的尖,差点就引得洛凡呻吟出声了,洛凡很自然地又甩给他一记狠瞪,顾承泽却满不在乎地继续他的恶行,难得有机会对她任意上下其手的,而且还

    是在公共场合,这怎能叫他不兴奋。

    他慢慢移动手指,滑至她附近时,忍不住那个甜蜜小洞的诱惑,一下就将两手指深入里抠弄,小小的里有几千张小嘴似的,紧紧吸附著他的手指,他同时还用麽指撩拨著小

    珠,可就在此时,他蓦地想起些什麽似的,脸色一变,糟糕,你的丁字裤还在外面的地上。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