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二十章 没有什麽能把我们分开

第二十章 没有什麽能把我们分开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洛凡是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的,她朦朦胧胧地伸手去抓床头的手机,在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顿时再无睡意。

    林墨染他是她心中的一道伤,她对他永远有著难以言说的愧疚。

    她忘不了那天在咖啡厅里自己对他说,她已有了爱的人,无法跟他在一起时,他眼神中的黯然,他受伤的样子也深深刺痛了她的眼。

    那个人是你所说的包养你的人麽他脸上尽是失落。

    洛凡别开眼尽量不去看他,一开始有些误会,但现在我和他出於平等关系,而且我爱他,他爱我,没有什麽能把我们分开。对於最後一句话她自己都心存疑惑,但她实在不能再耽误林墨染了,要是自己说得不坚定,他又怎麽会死心呢。

    他沈默良久,嘴中淡淡一笑,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这就是林墨染,宁愿自己难受也不会为难别人,会为爱而成全而不是不顾一切地占有。

    林墨染始终没有为难她,他像个朋友似的祝福她,与她拥抱道别,直到最後一刻留给她依旧是深深地酒窝,一个潇洒的转身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会想起那个画面,心中就会有一阵闷疼,她点开短信:

    洛凡,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很高兴遇见你,日後,望保重。

    离开洛凡心一紧,他怎麽突然要离开是不是因为自己。。。

    怎麽了,谁的短信顾承泽一个勾手,把洛凡紧紧拥入自己的怀里,亲吻她光洁的後颈。

    洛凡一阵沈默,顾承泽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支起身子来看她,她的发顶,再亲了下她的额头,宝贝,到底怎麽了

    洛凡慢慢缓过神,表情有些凝滞,是林墨染的短信。

    一听林墨染三个字,顾承泽就脸色一变,他语气稍冷地问,他怎麽了

    他说他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跟我道声别。

    原来是要走。顾承泽的心稍许安了安,可洛凡无打采的样子又叫他心揪,他无奈地叹口气,搂住她光裸的肩头,柔著嗓子说,怎麽不开心了

    洛凡将头埋进他的膛,上次和他说清楚的时候,就感觉他情绪不怎麽好,却还强打著微笑,现在又突然要走,我有点不放心。。。我觉得我有些责任,我总觉得我愧对於他。

    天晓得向来只有他甩女人,没有女人敢让他神伤的花花公子顾承泽,听到他心爱的小女人当著他的面这麽关心另外一个男人,心里有多不爽。

    可怎麽办呢,他更不愿她不开心,他倒抽一口气,下了个决定,那你就去看看他吧,当面道个别。

    洛凡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你真的愿意

    顾承泽无奈一笑,露出有些拿她没办法的表情,不然看著你难受麽

    洛凡激动地跳起抱住他,也不顾自己上身赤裸,就连白皙的双磨蹭著他结实的膛都好不自知,谢谢你,承泽。

    林墨染是怎麽不会料到,洛凡会到他家来找他,而她身後那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更叫他为之一惊。

    你怎麽。。。林墨染的诧异溢於言表。

    墨染,临走前,不会介意和老朋友叙叙旧吧。洛凡眼含笑语,笑
黑道总裁的女佣笔趣阁
得无比真诚,让人不忍拒绝。

    当然,进来坐。林墨染用余光瞥了一眼帅气英挺的男人,发现他也在打量著自己。

    林墨染笑笑,先伸出自己的手,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林墨染。

    顾承泽看了他一眼,说不清是什麽表情,但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久仰,我是顾承泽。最後又加上一句,我是洛凡的男朋友,谢谢前段日子你对她的照顾。

    果然是男朋友林墨染有些失望,这样看上去就出类拔萃的男人也难怪洛凡会喜欢,自己确确实实是比不上。哪里的话,要说照顾还是洛凡照顾我比较多。

    顾承泽很敷衍地笑了下,就坐到洛凡身边,跟她凑得极近,你们坐,我去倒杯水。

    洛凡看顾承泽的表情有点僵,心里不禁有了丝担忧,这霸道的男人从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他占有欲又强,心眼又小,也不知是不是在想什麽法子作弄林墨染,你之前跟我说好的,不会胡闹,也不会让墨染难堪,你可别乱来。

    顾承泽之前答应她,让她去看林墨染,当然也不可能是毫无条件的,他本就是个在商言商的商人,哪里会做亏本买卖,条件就是他必须陪她一起去,洛凡和他约法三章之後也只好带著他来了,尽管她心里始终不放心。

    因为马上就要走了,也没再买茶叶,就只能让你们将就一下喝杯水了。

    洛凡看著打包好房子一边的行李,心里冒著酸,怎麽突然想到要走呢

    也不算突然,我本就是a市人,一开始来这里一方面是为了找寻一点漫画灵感,另一方面是我有一个师兄住在这,想来拜访一下他,顺便参观一下他的漫画社。本就没打算长住。

    前几天,我爸妈打电话问我什麽时候回去,我才发现我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见爸妈,所以也就干脆下定决心回a市了。

    原来是这样,这理由听著完全合情合理,他的离开似乎和自己的关系不大,洛凡直到这一刻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些。

    怎麽走得这麽急呢,临走前,怎麽说我都该请你吃顿饭的。

    a市离著这麽近,说不清哪天我会再来,然後蹭你饭吃,以後有的是机会,哪里急著这一顿了。林墨染风轻云淡地笑著,他的笑容犹如冬天的太阳一般暖人和煦。

    洛凡时常会想这是多麽善解人意,多麽美好的一个大男生啊,若是没有遇到顾承泽,她是不是会喜欢他呢可惜她永远无法知道答案,因为顾承泽就在她的眼前,让她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人,可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的事,无论如何,她都不愿去伤害一个这般美好的人。

    林墨染和洛凡的谈话一直持续著,却也总显得拘谨,顾承泽虽一直不曾开口,却受到两人的忌惮,三人的气氛一直有些僵

    直到顾承泽拿起玻璃杯,优雅地喝了一口水之後,他站起身,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林墨染看著他高大的身躯,一愣神,哦,好,走到底左拐就是。

    他以一个委婉的方式离开,其实剩下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他是为他们两个创造单独聊天的机会,洛凡不禁莞尔,谁说顾承泽没有改变呢,有的时候他真的也挺可爱。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