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无孔不入 > 第9章|没办法照顾主人,对不起

第9章|没办法照顾主人,对不起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从床上爬起来沈顾双腿发软,看到天已经完全亮了,无心再睡,冲了个澡便上班去了。

    对他这个年纪的人,彻夜不眠的考验还是很大的。外面明晃晃的太阳光好刺眼,人群的嘈杂声,汽车的鸣笛声像是要把他的脑袋打破了一样。

    沈总的两个黑眼圈著实吓了小黄一跳,每天神焕发来上班的工作狂,竟然疲倦到这副样,更何况──

    沈总,李老板已经在会议室等您了。小黄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残忍的事儿:提醒自己明明不在状态的上司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

    我知道了沈总鬼魂一般的飘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过一会儿,就有模有样的拿著开会的资料走了出来。

    下次一定要问问沈总用什麽牌子的眼霜小黄咬牙切齿立竿见影

    李老板李承志,行业里的天之骄子。他的x氏集团,从爷爷一辈开始,经过了几代打拼,在业界里的地位早已不可动摇。如果能抓住这个大客户,沈顾刚刚起步的小公司,一定能乘上x氏的翅膀,顺风顺水,脱颖而出。第一次见这位风云人物,他难免有些紧张,当打开会议室门的那一刹那,一阵寒风吹来,顾总打了个喷嚏──天凉了麽

    与想象中不同,对面李老板的长相几乎可以用温和来形容。虽说在杂志上见过几次,但脱去相机犀利的镜头,平常状态下的他温文谦逊,丝毫没有架子。会议的气氛也是和谐融洽的。简明有力的叙述了自己公司的优势与潜力之後,李承志饶有兴趣的就细节问题详细的询问起来。

    有戏沈顾断定,更加卖力的自夸了。

    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到了下午,连午饭都错过了。要不是小黄有眼色的进来询问要不要帮忙订便当,自己说不定会连午餐都忘记招待这位大老板。

    他连忙招呼道这样吧,李老板,出去吃个饭,再顺便讨论细节怎麽样

    刚刚站起来,就感到一阵眩晕,头上不知何时开始冒起了冷汗,会议室里明明温度不低,他却瑟瑟发抖。

    想起昨天晚上穿著睡衣吹了寒风,又一夜没睡觉,早饭也没吃就急忙来到公司──不会是生病了吧

    绝对不能病倒沈顾暗下决心一定要说服李老板答应签合同的事儿

    撑著桌子缓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沈顾找回了那张无懈可击的英面具,脸上哪还有一丝病容

    有意思李老板似笑非笑看著沈顾看你能硬撑到什麽时候。

    硬撑著陪李老板来到餐厅。情况好像越发糟糕了,对方的谈笑风生沈顾一点都听不到,只能机械的点头应付著。

    周身更加冷了好想钻进被窝,好累。眼前一片白晃晃的,视力也开始变得模糊。

    已经这样明显的生病表现,对方却仿佛丝毫没有察觉。

    耳边突然隐隐约约听到李老板的问话,

    沈总,你觉得呢


嫂子合集无弹窗


    完全没有听到问题这回真是糗大了。

    总之,先,先找个台阶下吧

    那个,李总,我去下洗手间。说完沈顾哗的站了起来,身体碰到了桌子,顾不得疼,也顾不得考虑洗手间的方向,他扭头就往外走去。没走两步,又是一阵眩晕袭来,他无力的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沈顾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家,躺在了床上。

    没发现沈总生病了,真是不好意思。耳旁传来李老板温柔的声音开会的时候,很辛苦吧

    谢谢李老板送我回家沈顾的脸仍然火辣辣的,烧还没有退耽误您的时间了,我会打电话叫人来照顾我的,您有事先走好了。

    就那麽不欢迎我李老板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低声询问著,沈顾能觉察到对方说话喷出来的热气,暧昧的拂过耳朵,痒痒的令他很不舒服。是工作太拼命了,还是──

    没头没脑的问题却犀利的刺穿沈顾的心,想起自己生病的原因,他更加窘迫了,好在发烧,脸红什麽的也看不出来了吧。

    对於合作对象,我可是会很仔细调查的哦

    仔细调查这是什麽意思想要思考但欲裂的头痛令他无法集中神。

    不要胡思乱想了似乎察觉了自己的内心,李老板答道先把药吃了。

    第一次生病被照顾却忐忑不安,沈顾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跟随著李老板的吩咐:吃药,喝粥,换冷毛巾直到入睡前,李老板这才像是有要走的打算。

    无论什麽,也没有身体重要临走前,他说合同的事儿,我会另通知你,先养病吧。

    李老板走後不久,沈顾就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他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想必烧已经退了。

    起床给自己弄了一点早饭厚,他想起昨晚没有给羞羞换水喂食。

    那家夥这麽小气,一定又气坏了吧。

    拿起羞羞的鱼缸,沈顾见羞羞八脚站立在水中央。

    说明书上讲,这是要求与主人对话的姿势。

    不会是,吃醋了吧沈顾皱眉思考著昨天李老板照顾自己时种种暧昧的动作真是敏感的小东西

    无奈只得照著老办法让羞羞进入了自己,刚生完病就要挨骂了麽,真是没有良心的宠物。这种行为绝对不能纵容

    正想教育羞羞一顿好表明自己的主人地位,却听羞羞说:

    没办法照顾主人,对不起。

    什麽沈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昨天看到主人生病,很著急。却完全没有办法帮助您,无法离开家羞羞的语气也不知道是自责还是委屈我太小了,对不起。

    安慰人什麽的,沈顾以前的确是不屑为之的。今天却完全是下意识的笨拙开口道:没关系的,我等你长大。

    清晨的太阳照耀著整洁房间中的一人,一鱼。谁都没有再说话,许久,许久。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