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无孔不入 > 第14章|流氓来了,快跑

第14章|流氓来了,快跑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被迫答应出去散步的沈顾,第二天磨磨蹭蹭睡到中午才起床。将羞羞放到分身上面,羞羞八爪紧紧的缠绕起来,稳稳当当坐得那叫一个惬意。沈顾叹了一口气。刚想套上内裤的时候──

    主人还是不要穿内裤的好羞羞发话了我会气闷

    提到一半只得放弃,沈顾恨恨的将内裤丢回了柜子,直接套上了稍稍宽松的休闲裤。他才不会傻到穿紧身牛仔裤呢说起来羞羞的个头又更大了一点,大约有15公分长了。因此昨天前面还是後面的问题,沈顾理所当然的回答了前面。让他用屁股夹著比拳头还要大的宠物到处走,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天气的还刮著风,沈顾随手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短外套出门了。与宠物情人的第一次正色约会,开始了

    你想去哪里主人问

    饭店羞羞说生鱼片好吃

    自从有一天沈顾喂了羞羞一点生鱼片,这家夥就迷恋上了,就连第一次约会,也想要吃呢。

    小孩子一样沈顾咬牙想爱吃幼稚的东西

    在饭店里打包生鱼片带走,想想就丢人

    规规矩矩的在餐厅坐好,沈顾又一次觉得自己很像个傻瓜工作日独自中午跑来吃自助餐的人他想不是失业了就是失恋了

    不过也好在是工作日,餐厅里人不多。沈顾拿了一碟子生鱼片,正思索著要不要去厕所喂自己的宠物时,羞羞又发话了

    把裤链拉开,喂我吃

    什麽沈顾吓了一跳这是公共场合好麽让我前门大开,像什麽样子想要斥责,又不敢大声,只得放低了声音。压抑的嗓音加上稍稍求饶的语气,听来竟是十分的诱人。

    主人是想拉开拉链吃饭,还是想要顶著一个帐篷吃饭呢说著羞羞张牙舞爪起来。松软的休闲裤顿时被撑出了一个大包。

    住,住手沈顾面红耳赤快下去,我,拉开拉链就是了。

    悄悄用餐桌布盖住了裤子,沈顾拉开了裤子拉链。然後从盘子里夹出了一大片鱼,趁人不注意,丢到了裤子里。

    如果有人看到了,一定以为我是变态吧。竟然在吃饭的时候向裤子里面丢食物。沈顾羞愧的想到。

    这麽大一片,我吃不掉在主人正尴尬的时刻,羞羞又发号施令了还是劳驾主人切成小片喂我吧

    喂,你不要太过分

    请不要再任了,主人应当认真负责的给您的宠物喂食羞羞说的似乎十分在理。那麽大一块您的宠物会消化不良的。

    沈顾无奈,只得用刀叉将盘子里的生鱼片切成了小块。双腿微微分开,桌布下面的裤子,拉链大开。裤子里面什麽都没有穿,只盘踞著自己的宠物,嗷嗷待哺。

    这一次沈顾丢了一小块给羞羞,谁知道──

    主人切得太小,找不到了

    沈顾差一点掀桌走人。

    太大不行,太小又不行,你还想怎麽样啊我的小祖宗

    主人用手拿著食物喂我吧羞羞说这样才像是亲密恋人的样子

    四周的客人虽说是不多,但这里是高级餐厅,大家都衣冠楚楚的小声谈笑。背景音乐也十分的高雅。服务生穿梭在桌子与餐桌间添加食物或者收拾盘子。在这种平日里十分熟悉的场所中,频繁把手伸入裤子,喂自己的小宠物吃鱼这样的事情,对沈顾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刺激。

    主人硬了羞羞不依不饶果然是想要在公共场所里手是麽

    不要胡说八道了主人低声呵斥。

    没有胡说羞羞一边吃著沈顾伸进裤子的手递来的食物,一边说就这样喂食,主人似乎很不满足,想要那里是麽

    才没有,啊──

    羞羞在主人嘴硬的时候用触手轻轻拂过分身,瘙痒一般,不轻不重的。沈顾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别──在这里,不行的──虽然说著不行,手却不由自主的想要触碰火热的器官。

    手不许乱羞羞有力的触手将主人的手指拨开喂食的时候怎麽可以这麽不专心

    明知道在公共场合,却偏偏硬了。手已经入了裤子,却不被允许触碰自己的身体。

    唔──沈顾的喘息声加重了,满脸通红,又生怕被周围的人发现,只得装作一本正经的严肃神色。忽闪的眼睛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时而微微的眯起,时而又突然睁大。

    主人彻底的硬了哦羞羞说生鱼片都变热了,主人怎麽可以这麽不负责任

    什麽不负责任的被羞羞微微蠕动的触手抚的分身叫嚣著更多更有力的触。


神雕侠侣逍遥篇吧


    喂食的时候身体先荡了起来,把宠物的食物都弄得不好吃了,不是不负责任是什麽

    被自己的宠物这样斥责,沈顾又气又恼。恨死自己敏感的身体了。在椅子上不安的挪动了一下屁股,沈顾做贼心虚的看了下周围,果然,旁边座位上的两个女士好像觉察到了自己这里的异动,正窃窃私语呢。

    别闹,都被人看到了沈顾连忙呵斥自己的宠物

    被人看到所以才更开心吧,主人的身体很诚实呢。宠物仍然没有停下来乱动的触手,怎麽不喂食了,想要 就不管宠物的胃口了麽

    沈顾只得又拿了一小块生鱼片,再次神入了裤裆。

    这次羞羞倒是专心的吃起了鱼。太专心了竟然一动不动。沈顾感觉硬邦邦的分 身正傻乎乎的立在那里,自己的手离得那麽近,却完全没有办法开始手 。

    为,为什麽停下来了沈顾急急的问快,快动呀

    真的想要在这里麽羞羞说著,触手深入沈顾的铃口,将出口堵得死死的。主人的模样,怎麽可以被陌生人看了去

    你──既然不想让自己在外面得到满足,却从一开始就撩拨自己。沈顾无助的一手扯住衣角,裤子里的手也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不甘心被宠物这样的掌控,然而心底里却又有一丝异样的满足感。

    主人听说过女体宴麽羞羞问,也不等主人回答就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我想要吃主人的 宴

    沈顾差点没喷出来。什麽

    主人请把生鱼片切好,仔细摆在分 身上面羞羞一本正经的说这样的话一定很诱人吧

    被羞羞威逼利诱了一番後,沈顾调整了一下椅子,确定没有人能看到自己的动作之後,才悄悄将桌布掀开,露出了凌乱不堪的休闲裤。自己的分身早已直直的挺立起来,羞羞一双无害的大眼睛盯著自己,仿佛一个讨要玩具的孩子。

    立,立的这麽高怎麽摆上去啊沈顾真想找地缝钻进去。

    主人不要担心羞羞说摆上去看看

    沈顾试了一下,果然,生鱼片紧紧的黏在了分身上面,并没有掉下来,然而

    啊────他还是忍不住呻吟起来。

    冰凉的鱼片触碰到了炙热的分身,一阵刺痛。

    不,不行──他皱著眉头说太,太冰了──

    这是主人不专心喂食的惩罚羞羞说请仔细把鱼片摆漂亮吧

    沈顾用气的发抖的双手颤颤巍巍的将细碎的冰鱼片把自己整个分身几乎完全覆盖了。羞羞这才满意的大吃起来,而此时,他的分身完全软了下来。刚刚的炙热与现在无奈的缩成一团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沈顾又是委屈又是无奈又是气愤。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握起了拳头,手指都泛白了。

    想要在公共场合是不对的吃饱喝足的羞羞八脚朝天,好不舒坦的说以後不可以这麽荡了。下次再无缘无故的发骚,可不会这麽容易的原谅主人了。

    你────沈顾气的砸起了桌子,也顾不得绅士形象了。

    就在这时──

    这位先生,请问──沈顾的身後传来女孩子动听的声音。

    沈顾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将裤链拉上。这才冒著冷汗回过头,只见刚才窃窃私语的两个女孩中的一个正站在自己的身後,羞涩的红著脸低头看脚尖。另外一个正站在不远处,一脸鼓励的神色。

    沈顾立马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微笑著问这位小姐,请问有什麽事

    那个──女孩子脸更红了,最後好像终於鼓起勇气的问道先生,请问您的,请问您的────啊────────没有问完问题她就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真是奇怪的女人沈顾不解的皱著眉头。直到远处隐约传来那个女孩子的说话声他,他是流氓──快──快走

    流氓他仍然一头雾水,什麽流氓,难道

    他恍然大悟,低头一看,果不其然,羞羞正在裤裆里再次张牙舞爪,使得他整个裤子都股了起来,真有哈密瓜那麽大

    哪里只是流氓,简直是畸形加流氓

    羞羞沈顾忍无可忍了,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那麽失态

    主人不可以到处勾引别人羞羞说

    我哪里有沈顾咬牙切齿

    这次就原谅主人了。主人,羞羞吃饱了,想要去公园散步

    谁要你的原谅明明就不算我的错沈顾义愤填膺

    还有哦,散步的时候主人就不要拉上拉链了像是没有听到主人愤怒的抗议,羞羞说羞羞想要看看这个世界。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