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无孔不入 > 第20章|沈总的噩梦

第20章|沈总的噩梦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转眼春天将尽,一年中最炙热的季节马上就要来临了。沈顾也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泡在游泳池学游泳了。这天又是个周末,沈顾和宠物照例在游泳池消磨著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沈总家有前後两个院子,前面的院子很小,被车库占去了大半。游泳池和漂亮的草坪都在後院。於是沈总急急忙忙披好浴衣,穿过房间到前院开门。

    可能是快递吧他心想。这几天他通过网络购买了不少家居用品用来妆扮新居。由於走得急了,竟然连猫眼都忘记看就一下子打开了大门。

    门外是个高高的青年,身材壮实匀称,比沈总大了一个size不只。他正抱著双臂,稍稍歪著头微笑的看著面前张大了嘴巴面色苍白的沈总。沈总大吃一惊的姿态持续了足足三秒锺,然後才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转手就要关门。显然并不想请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进门。

    好久不见了一只手在门完全关闭前了进来,大力的把门又打开了就不请我进去坐坐青年依然笑著,沈总却丝毫没有被这好看的笑容感染,依旧面色苍白。

    这里不欢迎你,出去他斩钉截铁的拒绝。

    是麽什麽时候开始不欢迎我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子的哦青年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一侧身,挤了进来。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走进客厅,四处打量著沈顾的新家。

    不错嘛他笑著说这房子不便宜啊,发达了

    沈顾咬著嘴唇,依然站在门口,死死抓住门把手,不吭声。

    钱是从哪里来的呀青年的笑容消失了是当年的那笔,还是──他大步走到沈顾面前,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脸来──还是,你又傍上了新的凯子

    滚沈顾挣脱了他的钳制不关你的事

    装正经青年又笑了不适合你,你还是荡起来最可爱说著竟然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你到底要干什麽沈顾两眼通红的看著青年。

    干什麽青年眯著眼睛干你怎麽样

    沈顾知道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同鸭讲了,干脆径直朝电话走去

    请你离开,我要报警了他说。

    怎麽的现在长本事了青年快步逼近,朝放置电话的小桌子上狠狠踢了一脚,桌子翻倒在地,电话也掉到了地上。

    婊子从了良,还知道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了青年拍手鼓掌但咱还是用套子保护自己吧,实在

    沈顾瞧著对方一副特意跑来做犯罪分子的姿态,也害怕了。步步後退,想实在不行的话就跑去後院找羞羞救命。

    李子唯他说,尚可勉强维持冷静过去的就过去吧,不要再来逼我了,算我求你

    当初就那麽跑了,我的嫖资还没消费完呢,还想就算了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我──沈顾说著拔腿就往後院跑。他其实是不想要在这家夥面前曝光羞羞的,可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手机在後院,l医师又似乎出去了。如果让他们去大街上吵架,传出去他的公司就别想要了。

    以前男妓的价钱,怎麽能拿来与老板的价钱相比呢李子唯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沈顾,贴在他耳朵上轻声说是不是啊,顾总

    放开我──沈顾拼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可是李子唯从小练过功夫,人又生得高大,仍然牢牢的钳制住了沈顾,任他一个人像疯子一样歇斯底里。沈顾急了,抡起拳头就朝对方脸上打去,却被轻松的抓住了。

    怎麽这麽野李子唯不悦道以前可是巴不得让我上呢

    你到底要干什麽沈顾咬牙总不会是特地回国上我的吧

    哈哈哈哈李子唯拍手笑道当初招呼也不打就拿钱跑了,我就是回来你的又能怎样说著就要开始撕扯沈顾的浴衣。松软的衣服很快就被拽掉在地上,沈顾红著眼睛赤身裸体的仍然挣扎著,虽然全部化作了无用功。

    装什麽处男人不耐烦了,甩手就一个巴掌当初恨不能扒开屁股让,现在倒学会矫情啦

    沈
嫂子合集吧
顾白皙的面颊顿时被打得一片绯红,他仍不吭声,也不狡辩,只是到处乱打乱踢。毕竟是男人的力气,李子唯一时半会竟然也奈何不了他。两个人在客厅折腾了一阵子,最後还是李子唯用浴衣的带子将沈顾双手牢牢捆在背後才算告一段落。

    男人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又扇了沈顾几个巴掌才算解气。闹腾完了他喘著气说老子今天上烂你的小

    他说著便蛮横的把沈顾掀翻在沙发上,背对著自己,白白嫩嫩的屁股一览无遗──曾经被自己上到乱颤的部位,曾经荡的索取的部位。当初走得那叫一个干脆,现在却扭扭捏捏假装陌生人。

    沈顾此时的姿势可以说完全无法防备,也无法拒绝。他用膝盖狠狠顶住沙发想要跪起来,头却被按到了沙发里,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还想著跑呢男人的声音从背後传来,接著,赤裸的背上就感觉到男人凌乱的亲吻,屁股也被火热的双手蹂躏著,最後干脆一把抓在手里。

    怎麽办沈顾不知所措,作为一个男人而被强奸的耻辱感像一把凌厉的刀子,把他的皮肤划开,一直刺痛到心里。他被绑在背後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被分到两边的脚也颤抖的弓著──一点办法也没有了麽等著被入麽羞羞会来救自己麽

    但是想到羞羞在陆地上那比蜗牛还要慢的爬行速度,他摇了摇头──还是死心吧,死心吧。其实一开始就不应该渴望什麽吧。那一年还是死掉最好了吧。

    脸埋在沙发里面,甚至无法看到施暴者的脸,无法抗拒,只能接受。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夏天,本来以为已经遗忘掉了,可现在他却发现,就连当时痛到流汗的感觉,依然一清二楚。埋在心深处的伤痕,并不受时间的侵蚀,依然霸占著那个暗的角落。

    沈顾已经能感受到臀间袭来的炙热,他习惯的颤抖了起来──一点也没有长进呢,还是这麽的弱势,还是这麽的没用,什麽都没有变,即使努力做到最好。那些过去的疼痛,像勋章一样早已刻在皮肤里了。後被手指蛮横的入了,丝毫不留情面的扩张著──马上就要进行最後的袭击了吧。沈顾全身的肌都紧绷著,绝望的等待著。

    突然,身後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是茶几被打翻的声音,然後是李子唯的惨叫声。

    妖怪──他大叫这是什麽东西──啊──────放开我──

    沈顾挣扎著回头看去,竟然是羞羞──那个移动比蜗牛还慢的家夥,此时正威风凛凛的挡在了自己面前,触臂卷在李子唯脖子上面,对方似乎喘不过起来了,脸憋得通红。羞羞用另外一触手灵活的覆上沈顾的身体,帮他解开了带子,又轻轻的替他盖上了浴衣。

    重获自由的沈顾翻身从沙发上面爬起来。

    羞羞放开他吧他说别弄出人命来。

    羞羞转过头来不解的望著沈顾,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沈顾走到羞羞旁边,抚著他的大脑门,轻轻说乖,别为了他沾血。

    羞羞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李子唯。李子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话也不说转头就跑了──并不是他太胆小,换做其他人突然间见到这麽大一只章鱼只怕表现还会不如他吧。

    沈顾望著他离去的背影,沈默了一会儿,便蹲下收拾碎了一地的茶具。突然间,一不小心尖利的碎片将他的手划破了。他下意识的将手指放入嘴中吸著,然後把头埋在腿间,从後面看上去小小的一团,还一抽一抽的颤抖起来。谁知道原来威风八面的沈总也会有如此脆弱的时刻羞羞轻轻把沈顾卷入怀中,他坐在地上,依然低著头,为了抑制哭声而死死咬住了指头。

    羞羞只是轻轻的抚著主人的头发。房间很安静──真是美好的周日午後,夕阳照进屋子,将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没有人说话,就这麽平静的坐在地上。

    真好,在危急的时刻,能有一个家夥为了你爬过比马拉松还要长的距离。当你面临伤害,能有一个背影坚定的挡在你前面。当你被迫重温噩梦,还有这样一个怀抱让你靠著

    真好。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