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楔子 穿越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8 本章字数:1765

    洁白的床单上,纠缠着两具赤裸的身体。女子一头酒红色的卷发凌乱的铺散在床上,满是情欲是脸更显得妖冶而乱。

    女人身上的男人疯狂的律动着自己的腰身,嘴里发出满足的低吼,两人如蛇般纠缠在一起

    激情过后,男人伏在女子柔软的身躯上平息自己的气息。

    女人最先恢复了过来,慢慢起身靠在床头点了支烟,神情慵懒而妩媚

    男子也慢慢地坐起来,看着女子,那今天就这样吧。我那最近又有了新剧本,里面有个角色很适合你,有时间来看看吧。男子边说边开始穿衣服了。

    恩~~谨眼睛闪过一丝光,然后扑到侨怀里,撒着娇说,我就知道你会记得我的,谢谢编剧,下次要是想我故意留下后半句,轻舔了下他的耳垂。

    小妖,想榨干我么狠狠朝她屁股上捏了一把,转身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你也快收拾吧,我只是帮你联系片场,具体的还是要靠你自己了。

    我知道,我抽完烟就走,你先走吧。

    恩,好,别迟到了。说完,就转身离开。

    男子刚离去,谨儿刚刚还满脸的笑容立刻隐去,只剩下一丝冷笑,仿佛刚刚那个笑容本不曾存在过。她起身走进浴室,想冲掉刚才那恶心男人的味道。

    冲洗完毕,谨光着身体走出浴室,站在巨大的穿衣镜前,镜子里,是自己年轻而有活力的身体,而她也就有这具身体能利用了,呵呵,多么讽刺。不管你多么有实力,多么会演戏、唱歌,没有人给你机会,那就是放p。机会怎么来,只能靠自己争取,靠自己的身体的争取,可悲啊。

    苏谨儿有点迷茫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个镜子里的女人还是自己么为什么明明有着致的脸蛋可心却那么苍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抛弃了原则,抛弃了尊严,这样换来的成就有用么不行,不能动摇,现在支持自己的只剩下这个了,她要成功,她要抛弃过她的人后悔,她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总有一点,她会让苏谨儿这个名字响彻整个娱乐圈

    整理好自己的思想,苏谨儿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穿戴整齐后,便迈着自信的步伐走出房间。

    该死,怎么又堵车苏谨儿不耐烦的按着喇叭,想借此缓解下内心的急迫。但是现在是堵车高峰期,长长的车龙,让本就急切的谨更是烦躁不已。

    来不及了苏谨儿又看了下手表,无奈下拨通了经济人的电话。

    喂,是我

    谨哦,天你在哪,怎么还没到,你知道这个导演是很讨厌人迟到的电话那边大声的喊到

    你以为我想吗你也不来看看,这都堵车堵成什么样唉,不管了,看来要跑过去了。苏谨儿边说边下车边说到。

    啊这怎么行,你跑来得及么

    那能怎么办,我可不想失去这次的机会,反正也没多远了。别废话了,你快往路来帮我把车开回去。现在这还堵的动不了呢

    好吧,只好这样了,我马上往那走

    苏谨儿挂掉电话就朝着片场的方向奔去,心里想着:md,穿着高鞋跑路还真不是人受的了的,等跑到了这脚还不磨破了虽然心里在不停咒骂,但脚步却没有慢下来。

    呼呼跑了一会,苏谨儿便喘的很厉害了,再再拐个弯就快到了,呼这路还真长

    这边的街道已不像刚才的那么拥挤了,苏谨儿跑的实在太累,忍不住停下脚步,弓着腰大口的喘着气。这时,一个小孩子从她身边穿过,跑到大马路上拣他滚落的皮球。

    啊一道惊叫划破街道,只间一辆大型卡车正冲着那个小孩子冲去估计司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急踩了急刹车,但车由于惯还是向着前方冲去。苏谨儿惊叫着,身体却已经自动行动,冲过去,推开了那个小朋友,一转头,看见了迎面而来的卡车

    碰听到重物撞击的声音,然后苏谨儿只感到一阵剧痛,身体便飞了起来,然后呈抛物状坠落,最后是永无至尽的黑暗

    正文 第一章 重生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8 本章字数:3818

    这是哪为什么周围都是一片漆黑哦,对了,她想起来了,她应该死了吧为了救那个小孩子唉,她当时是想把那个小孩子推开,没想要赔上自己的命啊,这下可好了,估计这下不出名都难了。虽然她一直很想出名,但也不是拿自己的命来换啊不过算了,反正那个世界也没什么好值得她留恋的,她失去的已经太多了,她太累了,这下就让她好好休息吧可是,这里真的好黑啊,她不喜欢这里,虽然她原来的世界也是充满了黑暗,但她却一直渴望着光明啊,为什么死后还是不能摆脱黑暗呢难得她这种人注定要下地狱吗不要她不要再在黑暗里挣扎

    那是光苏谨儿眯着眼看见前方的点点光亮,忽的睁大眼睛,眼里装满了对那点光明的渴望,身体依照自己的意志,摇摇晃晃的朝的那点光亮走去。快到了,快到了,还差一点点就到了

    终于,她走出了这片黑暗,迈想了那片光亮之地

    陡峭的悬崖上,站立着两个对峙的身影。

    那个灰衣男子,浑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衣服已经被血完全浸湿。他将一个女子挡在面前,右手拿剑对对着她的喉咙,左手抱着一个不断啼哭的婴孩。

    冷天绝,你不要在过来了,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女人还有你的孩子。灰衣男子绝望的大吼,现在他只求这最后的筹码能保住自己的命

    他对面,站着一个俊美如神嫡的男人,一身雪白长衫,俊美的面容有着魔鬼般的魅惑,俊挺的鼻与薄薄的艳唇,削瘦的脸型和深邃的容貌镌刻着诡谲,狭长轻佻的凤眸里一双淡墨黑的眼睛静静的盯着他,一头如墨的黑发只随意的用一个银色发带束在身后,浑身都散发着冰冷不可亲近的气质。

    冷天绝冷漠的注视他,嘴角勾出一丝冷笑。漫不经心的开口。

    想杀就快动手啊,干吗还这么罗嗦,不敢动手吗不如我来代劳如何

    话音刚落,大手一挥,短刀直没女子心口。,女子当场毙命

    你男子赶快推开已经没了呼吸的女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到底是不是人,连自己的妻儿都杀

    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连自己的妻子都不在乎,这世上,可还有他在乎的事物抱着怀里的孩子,这是他最后的筹码了,好歹是他的孩子,冷天绝不会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在乎吧

    冷天绝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笑起来。

    妻儿你说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她怎么配当我的妻子至于那个孩子,我都不知道她的来历,你就敢保证那是我的孩子吗

    你不要再狡辩了,我不会相信你的冷天绝,我们幽冥教一向跟你冷家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要灭我全教为什么他歇斯底里的大吼,辛苦建立的幽冥教,就这样被他一夜之间完全毁灭,他好不甘心难道这个男人就没有一点弱点

    冷天绝优雅的挑起一撮长发,在手中把玩着,神情慵懒,嘴里却吐出最无情的话语。

    我冷天绝做事,需要什么理由自信,从容,淡定

    你他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男人,毫无理由的就把他建立的教派灭掉,仿佛这世间已没有东西能进他的眼,霸道而疯狂,难道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了吗

    冷天绝,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所爱,一辈子孤单,最后被你妻儿杀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他一字一句的说出狠毒的话,他知道他逃不掉了,但他不能落在他手里,不然定会生不如死

    他将手中的孩子狠狠朝地上一甩,那哭泣的婴儿闷哼一声,就没了声响。而冷天绝自始至终,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甩掉的,不过是一个无用的包袱。

    灰衣人仰天长笑

    哈哈哈,果然是个无情之人,冷天绝,你这魔鬼一定不得好死说完,纵身跳下万丈悬崖

    冷眼看着他跳下,冷天绝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在看戏一般。脸上始终挂着淡然而疏离的笑容。哼,这样就死了连最后的反抗都没有,真是无趣啊

    他转身想离开

    呀

    一个微弱的声音,猛地止住了他离开的步伐。他不可置信的转身,确定了那声音的确是从那个婴儿身上发出的

    啊这是那里为什么浑身酸痛,仿佛被巨型卡车撵过似的。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这么疼她困惑的睁开眼

    赫苏谨儿倏地瞪大眼睛。自己上天堂了吗怎么会看到天使天使是男人,而且还是留着长发的男人她伸手想一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是一伸手,再一次震惊。这这是谁的手这么小,还这么肥,不会是自己的吧怎么回事她想张口询问,可是她只能听到自己咿呀啊的声音。我的天,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冷天绝饶有兴味的看着手中的婴孩,她有一张致的小脸,居然还不及他拳头大,一双深潭似的明眸就这么看着自己,长长的睫毛,就像一个落入凡间的灵。可是,瞧瞧他都在这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惊艳、惊讶和不可置信呵呵,太有意思,才一岁大的小孩,居然会有那么丰富的表情按理说,任何婴儿在那种情况下都不能存活,而她居然活了下来,还有这么丰富的表情。难道是老天送他的礼物吗

    伸手抚她脸颊滑嫩的皮肤,冷峻的脸上不自觉的浮上一丝温暖的笑容。

    小东西,你是上天给我的礼物吗

    谁是礼物,你没见我是个人吗她的白他一眼,心下已经平静不少。如果她没有猜错,她应该是重生了,只是,她该死的投胎到了婴儿身上。可是,投胎不是要从肚子里出来吗怎么她一睁眼就在外面了那这个男人,应该就不是天使了,看他浑然天成的霸气,
亲亲宝贝无弹窗
不会是自己的父亲吧

    她居然对他翻白眼,冷天绝闷声笑出来,他好像能看懂她所有的表情,虽然她不会开口,但她毫不掩饰的眼神,却能明确的表达她的意思。他真的得到了个宝贝呢

    小东西,我很喜欢你呢。虽然不相信那女人说的,这是他的孩子,但看在她这个可爱的份上,带回去又有什么不可呢。打定了注意,他便抱着苏谨儿回到山庄。

    看到庄主回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庄里人都吃惊不少。庄主连两位少爷都没抱过,现在居然抱着这个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管家上前,庄主,这个孩子咦,这不是被掳去的小姐吗那夫人

    死了冷天绝面无表情的说,她不是什么夫人,你管好自己的嘴巴

    是,是刘管家颤抖的回答,他不应该多嘴的。那这个孩子

    仿佛知道他要问什么,冷天绝没等他开口就直接说着:这个孩子是我的不错,这个小人的上天给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刘管家一直跟在他身后,犹豫很久,终于颤抖的开口:那庄主打算给小姐起什么名字小姐在庄中已经一年了,但您从来也没去看过,所以这名字也一直没取

    名字吗冷天绝低头看着熟睡中的小人儿,唇凑到她脸庞轻轻磨挲,该叫你什么好呢恩汐尘可好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小尘儿,如何

    说完,嘴角扯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管家在后面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那个不苟言笑的庄主居然笑了

    刘员,给我把全国最好的妈找来,我要她受到最好的照顾

    是,庄主刘管家领命下去吩咐,心里却一直纳闷,一直对小姐不闻不问的庄主,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关心。

    当把她交到妈手中时候,汐尘已经醒了。她瞪着乌黑的眼睛,新奇的看着这一切,自己居然来到了古代,真是不可思议呢。

    大少爷妈突然停下来,让汐尘忍不住朝来人看去。哇,又一个美少年

    他迎面走来,一身银白长衫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他小小的身子站在吴妈面前,黑亮的眼睛看着她手中的汐尘说:可以让我抱抱她吗

    接过汐尘,冷潋羽单薄的小身体有些吃力,但仍是小小翼翼。

    汐尘看着眼前这个男孩,温润如玉的面容,清灵澄澈的星眸,泛着幽幽的光芒,如天上繁星般明亮。睫毛又长又密,挺直的鼻子有点他父亲的模样,年纪虽小,却依然透露出一股潇洒俊逸的气质。这人是大少爷那不就是她现在的哥哥

    担心死我了,我一听你被坏人掳走就立刻赶去看你,还好爹爹把你救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冷潋羽用手轻轻的抚着她幼嫩的脸颊,语气中满是浓浓的关切。

    我听管家说,爹爹帮你取名字了,叫汐尘,好好听哦,尘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把武功练好,保护你,再也不让那些坏人抓到你了小小的身体站的笔直,信誓旦旦的说着自己的誓言。

    看着他那副认真的模样,汐尘不禁被他逗笑了。

    如沐春风的笑容,就这样一丝丝吹进了潋羽小小的心里。

    正文 第二章 童年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2929

    冷傲山庄是近几年迅速崛起的一股势力,8年它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以经商为主的小山庄,在江湖上更是无人问津,但自从冷天绝接手后,便开始迅速发展起来,不仅成为商业里一颗奇葩,几乎垄断了龙耀国的丝绸、粮食和盐运,并暗中在江湖中扶植自己的势力,那时,23岁的冷天绝带领着一些江湖人士,灭了当时最大的邪教幽冥教,冷傲山庄名号一下响彻整个武林。于是,冷傲山庄便成了纵横黑白的一股强大势力。

    如今,冷天绝并不常在江湖上走动,但在武林中,他仍有着绝对的势力他的事很少有人知晓,只知道他为人狠决,做事果断决绝,不留余地。但由于他那俊美不凡的外貌,仍是不断吸引着豪门的名媛淑女们趋之若鹜。可是他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娶妻。而那些曾妄图以卑劣手段留在他身边的女子,最后几乎都离奇的失踪

    江湖中人都知道冷天绝有两个儿子,冷潋羽和冷潋翼。可是没人知道,冷傲山庄还有一个女娃,只是这个女娃的身世一直成迷

    婴儿的日子单调而无聊,她每天的日子是除了吃喝就是睡觉。而汐尘也恨死自己现在这个身体了,小小的,什么都不能干,又不能说话,这种不能自主的日子是以前的她最痛恨的。不过,好在每天都有冷天绝的探望,这成为汐尘每天最期待的时刻。

    冷天绝每天忙完公事都会来看汐尘,然后抱着她一起入睡。每次抱着汐尘那小小的身子,看着她对着自己展开甜甜的笑,他都有无比的满足感。以前即使自己取得事业上的辉煌的成就,得到那些武林人士的膜拜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满足她,真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

    他仿佛能了解她的每一个表情,即使她不会说话,往往一个表情,冷天绝就能知道她的想法,这是两人很早就培养出的默契

    汐尘亦非常贪恋在冷天绝怀中温暖的感觉,常常是抓着他的手,对着他咯咯的笑。而每次她对他展开笑颜的时候,都能换来他更为宠腻的笑容。汐尘觉得很骄傲,那个在人前严肃冰冷的男人,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放下冰冷的面具,对她真心微笑,在她面前亦从来不吝啬他的笑容。这让汐尘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在以前的世界从未享受过的亲情。当然,她的两个哥哥也会经常来看望她。

    不过,一想起潋翼,她就忍不住咬牙她永远忘不了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天,她一觉醒来,以为看到了致的娃娃。一双乌黑明亮的双眸,又长又卷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粉嘟嘟的小嘴儿微翘着,异常可爱。

    只是,他说的话,就让他给人的印象大大折扣

    爹爹居然把你给救回来了,真不敢相信。冷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丑的人,你真是冷家人吗

    听听,听听,这是一个三岁小孩说的话吗这么小,嘴巴就这么毒,长大还得了啊刚对他的好印象消失全无。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她才不会跟小鬼计较。

    冷潋翼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她。看什么看,没见过小孩翻白眼啊,切,光这点你就不如天绝,他可是一点的宠辱不惊呢

    殊不知,对于一个一周岁的小孩来说,翻白眼的样子有多滑稽。

    之后,潋翼就像吃错了药一样,天天来她这报到,都是来刺激她的,将她从头到尾说一遍,没一句好话。我就纳闷,既然我这么不入你眼,你一天到晚往我这跑这么勤干吗这种情况总算在她能走路说话以后,得到好转

    三年后

    冷潋翼把我的花环还给我汐尘追着潋翼喊着。

    偏不你那么丑,戴花环难看死了,我是怕你吓坏别人,哈哈潋翼高举着手中的花环说到。

    你让我抓到你,你就死定了这小鬼到现在还这么讨厌

    啊呀,我好怕~你来啊,哈哈看你那小短腿能能追到我

    你你哎哟

    汐尘一不留心,撞到迎面而来的潋羽,顺势就要往后倒。潋羽急忙扶住她的小身体。

    干什么跑这么急,看小脸都红了。潋羽拿出手帕,擦着她跑的满头的汗。

    我这才不是因为跑的脸红呢,是被那死小子气的。汐尘心里忿忿不平的想,任由潋羽帮她擦额头的汗。还是大哥好,一直都对她那么温柔。

    忽然,潋翼从旁边蹦出来

    白痴,走个路都不会

    我靠我上辈子是不是跟你有仇啊汐尘气的都快冒烟了,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温柔替她擦汗的大哥,看我不整死你

    哇一声扑到他怀里开始假哭。

    大大哥,二哥欺负我呵呵,让大哥收拾你

    乖~乖~尘儿不哭,二哥那是跟你闹着玩呢说完,还不忘责备的看了潋翼一眼。

    潋翼看到她被自己弄哭了,有点过意不去,但又觉得道歉有失面子,转身便想走,却忽然定住

    爹

    汐尘一听,赶忙抬头,向着天绝就冲过去爹

    冷天绝接住扑过来的汐尘,蹲下身替她擦了擦眼泪,望想他两个儿子,语气冰冷,隐忍着怒气问:你们谁欺负她了

    汐尘听出了他的怒气,瞥了眼面无表情的潋羽和有些发抖的潋翼,算了,今天放过你了转头对天绝说:爹爹别气,没人欺负尘儿,我们刚才在玩呢

    伸手抚着他的眉头,想把他皱着的眉头抚平。

    那你们下去吧

    然后轻轻抱起汐尘,走到一个石凳坐下,擦干净她的小脸,问:

    宝贝今天想爹爹了么

    当然想了,尘儿刚想爹爹的时候,爹爹就出现了。呵呵,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呵呵,就你小嘴甜,来。爹爹给你个好东西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水滴形状的玉,玉身通透黑亮,在上端用一个红绳穿着。

    哇,好漂亮的玉汐尘接过玉,抚着。

    这是西域运过来的黑耀石,你看像什么

    像什么恩像水滴啊汐尘歪着头回答。就一块石头,能像什么

    呵呵,你不觉得它像你的眼睛吗

    我的眼睛汐尘惊讶。

    对啊,小尘儿的眼睛就想这黑耀石般明亮耀眼,让人沉醉呢冷天绝如水般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告白

    小尘儿以后就戴着它可好

    想用这个栓住她吗汐尘不禁在心里低笑,天绝,你已经有这么在乎我了吗都给定情信物了呢。汐尘没有回答,只是接过玉,将它带在脖子上,以行动回答了他。

    放心,尘儿会一直戴着它的,爹爹放心。汐尘跟他保证着,同时,也是一个誓言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