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6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十一章 东方世家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6644

    掌柜,请问,这里有住一位叫冷潋羽的客人吗

    从没见过这般犹如仙嫡的美人的客栈掌柜,一时楞在原地,不能言语。

    看着眼前毫无反映的人,她伸手在他眼前摇晃,掌柜

    尘儿突然一声天籁在不远处响起。

    大哥汐尘内一看见从楼上下来的男人,飞快的扑到他怀里,娇笑着环住他的腰,大哥怎么知道我来了

    呵呵,只要有尘儿出现的地方,我马上就能感应到。和煦温暖的笑容如阳光般暖入人心。

    切~吹牛,不过我喜欢,呵呵

    潋羽眼角余光见客栈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轻拍了下她的脑袋,我们进屋说吧,这里这么多人盯着呢,说话不方便。

    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好了,我又不是见不得人。再说他们都这么看着我,让我很有成就感啊,呵呵想当年,为了成为万人瞩目的明星,她费了多少心血,结果后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自身具备这么好的条件,干吗要遮着掩着。她一点也不觉得被这么多人看有什么不自在的。

    你啊,不懂外面的人心险恶,小心坏人盯上你。他有些无奈的说,真不知道她的这种想法哪来的,哪个女子会像她一样,喜欢抛头露面。

    不怕啊,你不是在我身边吗有你在,我放心,呵呵好啦好啦,我们回房间聊吧她拖着他的手,就往楼上走。

    呃,对了,大哥住那间房

    你啊跟我来吧。拉过她的小手,带领她来到他的房间。

    到了房间,倒了杯茶水,递到汐尘面前,提出自己的疑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山庄内,对外面的事是一点都不了解,不如大哥给我说说吧。

    恩,那好吧。

    经过潋羽的解说,汐尘大致了解了如今的形式。现在的江湖上可说是风云暗涌,武林盟主遭人暗杀,凶手却一直未能缉捕。如今,没了人领导的武林,犹如一片散沙,人人都各自发展着自己的势力,想夺得武林盟主之位。而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夜魔,接连灭了几个江湖上有影响的世家大族,而且都是一夜灭门,无一生还,手法极其残酷,惹得江湖上人心惶惶,害怕下一个轮到自己。如今,为了江湖人心的稳定,几大世家、山庄终于摆脱所有顾忌,联合起来,想举行一个武林大会选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担当盟主,带领江湖众人,灭了魔教,所以,这武林大会也可以说成是一个除魔大会。

    除魔大会吗听起来似乎很有趣。汐尘心里暗暗盘算着。

    对了,大哥,我记得十几年前,江湖上也出现了一个邪教,是被爹爹率领歼灭的,这次的魔教跟十年前的邪教,有什么关系吗

    这个应该没什么关系,十年前的幽明教是被父亲全歼的,不可能有生还者。

    哦那这次的大会,咱们山庄也会参加吗爹爹会出席吗她最关心的是这个。

    不会。父亲本不屑参加这种江湖大会,只要那魔教没危害到山庄利益,父亲就不会出手。潋羽肯定的说。

    哦这样啊,呵呵,那我知道该去哪儿了。

    你该不会他心中已猜出答案。

    对,咱们就去除魔大会,去看看他们如何选出这武林盟主。

    这次武林大会是在江湖三大世家之一的东方世家举行的,汐尘跟潋羽坐在宽敞的马车里,斜靠在他怀里,无聊的打着盹儿。

    还有多久才到啊好无聊哦她忍不住小声抱怨着。

    呵呵,才刚上路就无聊不是刚带你逛完街市吗他宠腻的挑了一繓她耳边的秀发,在手里把玩着。

    可是车里好无聊啊,什么都不能干,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呆在这个小空间里,直到到了东方世家

    那你还想做什么他好笑的看着闲不下来的汐尘。

    恩让我想想,有什么事情能打发时间她的脑子飞快的转着。

    对了,我们下棋好了,象棋、跳棋、五子棋,挨个下,再不行我们打牌,啊,没有纸牌,算了,就光下棋好了。我以前教过你下的,你没忘记吧她记得以前在山庄无聊的时候,教过他如何下五子棋和跳棋的。

    呵呵,好啊,我陪你下,还有,这个他从身后的一个小包袱里套出一包东西,打开一看,是以前自己做的纸牌

    啊你居然把这个也带上了,大哥太厉害了,连我想什么都清楚

    我说过,只要是尘儿的话,我都不会忘记。

    呵呵她尴尬的笑笑,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先来打牌吧,我可不会让你的哦。

    有了消遣的东西,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在傍晚,到达了东方世家门前。

    汐尘第一时间跳下马车,伸展着有些僵硬的身体,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坐马车还真是累啊

    潋羽下车整理着她坐的凌乱的衣服,有点责怪的说:怎么不小心点下车,万一跌倒怎么般,哪有点女孩子家的样子。

    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下个车还能摔倒不成,你放心吧。还有我这个样子怎么了我这是真情,不好吗汐尘感觉自从她出来之后,整个人顿时开朗很多,大方、不拘小节的格也慢慢显露。

    对了,大哥,咱们这样什么都没有,能进去人家大门吗她揪住他袖子,有点担心的问。

    潋羽从怀中套出一份红色请柬,在她眼前晃了晃,解答了她的担忧。

    啊,原来你早就打算来了,是不是你都不告诉我。

    不是,我只是收到请柬,并没打算来的,不过既然你想来,我就陪你过来看看了。他边说边拿起一个带着面纱的帽子,给她罩上。

    为什么我要戴这个,我这样不好吗好不容易出来了,还不让她见人,什么意思嘛,汐尘有点气愤的想。

    不想惹麻烦就戴上它,听话他态度强硬的要求着。

    好了啦,人家戴就是了。她乖乖听话把帽子戴上。

    看见面纱遮住了她整个脸庞,他满意的拉起她的手,迈步进入大厅。

    得到通报,东方楚哈哈大笑的出来迎接,稀客,稀客没想到冷傲山庄大公子能光临我东方家,真是让鄙舍蓬毕生辉啊,有了冷傲山庄的支持,这次除魔大会一定势在必得了哈哈

    汐尘狐疑地看了眼冷潋羽,大哥是商人,应该经常出来走动才是,怎么听东方楚的话,好像大哥来是给足了他面子似的。

    前辈严重了,冷某只是一介商人,本不该手这江湖中事,但听闻这魔教所作所为,也实在是让在下也心生愤慨,所以,在下前来略尽绵薄之力,为这次除魔大会提供一些财力支持。

    切~~借口,不如直接告诉他你陪我来的好了,呵呵汐尘小声在他耳旁嘀咕。

    哈哈冷贤侄客气了,只要你能来,已经是给了老夫莫大的面子了。对了,这位姑娘是

    才看到我啊都是大哥多事,遮住了她的脸,让人把她给忽视了。

    这位是冷潋羽想着怎么开口,尘儿告诉他,在外面不许提她是他妹妹的事,那要如何介绍她的身份呢

    小女姓苏,名谨儿,是南方一个商贾之女,因家中变故,家父辞世,不久母亲也追随而去,羽哥哥因与家父交好,便担起照顾小女的责任边说边刹有其事地抬手擦了擦眼角,而面纱遮掩下的嘴已笑开了花。

    啊,冷贤侄真是情深义重,真是让人佩服东方楚不疑有他,表现出十分的敬重。

    呵呵这没什么冷潋羽有点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眼睛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才不怕他的威胁咧,继续装着可怜,能看到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变脸,也挺好玩。

    啊,我想两位长途跋涉远行,一定很劳累了,你们的房间我已吩咐下人,把房间准备好了,两位先下去歇息歇息吧。

    恩,多谢前辈。说完,立即拉着汐尘跟着小厮走开了。

    爹他就是冷潋羽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男子。英气俊美的脸上一对狭长的桃花眼,眼波流动似能勾魂夺魄,薄而感的唇上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整个人散发着邪媚迷人的气质。

    恩,彻儿,你怎么出来了东方楚奇怪他居然会主动出来。

    呵呵,没什么,发现了有趣的东西那个女人叫苏谨儿他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也看到了他们之间了眼神交流,所以本不相信那个女人说的话,虽然那女子戴着面纱,但窈窕的身段和浑身散发的仙嫡般飘渺孤立的气质,形成了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特别是那如水轻柔的嗓音,仿佛天籁般动听,更是引人遐想。外人都传冷潋羽不喜女色,而如今不但携带女子献身公共场所,还任由她说谎而不揭穿,可见宠爱程度,他真是对那女子越来越好奇了。

    东方楚听见他提起那女子,眉头紧皱,开口提醒他:彻儿,你在外面怎么胡闹,我都可以不管,但别动不该动之人,那女子是冷潋羽的朋友,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爹你应该知道,我只对有趣之人感兴趣。好了,没事我先下去。

    你最好记住我的话。他不放心的冲着东方彻的背影喊到。

    他边走摆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然后一个转弯,消失在东方楚的视线里。东方楚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儿子个晴不定,他这个父亲实在掌握不了。

    汐尘一进到房间,立刻扯头头纱,扑上房里的大床,来回翻滚着,活像一只淘气的小猫。

    潋羽好笑的看着她,你做什么呢

    闻床的味道啊,还是床舒服,真好她抱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

    对了,刚才为什么那么说苏谨儿你从哪想出这个名字看她谎说的那么脸不红气不喘的,就跟真的似的。

    苏谨儿这个名字不好听吗我觉得挺好啊,这个名字是我在山庄就想好了的,我以后闯荡江湖就用这个名字啦,呵呵

    名字倒没什么问题。不过,闯荡江湖你潋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对啊,我,怎么了他那什么眼神啊,摆明看不起她的样子。反正我也会功夫,自保没什么问题

    就你那三脚毛的功夫,就对付对付普通老百姓还行,要是碰上稍微懂得点功夫的,你啊

    所以我才要你陪我啊嘿嘿,鱼儿上勾。

    我

    对啊,既然我自己那么危险,大哥当然要在我身边保护喽。她跳到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窃笑着望着他。

    潋羽明白了她的意图,笑着顺势搂着她的腰,呵呵,这才是你的目的吧其实,只要尘儿说一声,我哪儿都会跟着尘儿去的,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说。

    呵呵,这么说,大哥是答应了

    恩,尘儿去哪,我就跟去哪他语气坚定的说。

    我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

    好了,别闹腾了,不是累了吗快休息吧,等吃饭时间,我再叫你。

    恩,好。

    等汐尘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此时肚子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

    小姐,您醒了吗门口一个丫鬟轻声询问。

    她立刻下床,将门打开,醒了,吃饭了吗

    小丫鬟一听,立马噗嗤的笑了出来,恩,可以吃饭了,我家主人吩咐了,请大家都到宴客厅,马上就开席。

    有宴会汐尘眼睛一亮,满怀憧憬的问,我也可以参加吗

    当然了小姐,你是老爷了贵客,当然可以参加。

    真的那我要赶快打扮了

    不许去突然出现的潋羽打断她的想法。

    什么为什么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她好不容易出来,又难得的遇上宴会,为什么不能参加长这么大还没参加过呢。

    潋羽挥手,示意侍女下去,走到她面前,宴会里人多混杂,不适合女孩子家去。

    这算什么理由她心里气愤,盯着他的俊颜,冷冷的开口:大哥,你越来越像爹爹了。什么都不让我做,哪都不让我去

    冷潋羽身体一僵,什么他像那个男人他看着尘儿冰冷的目光,心不可抑制的抽痛,他也开始想要自私的囚禁尘儿了么呵,原来他也是个自私、占有欲强的男人啊

    终于,心里轻轻叹口气,好了,既然你要去,我就带你去好了

    真的她的眼睛倏地明亮。

    恩,快准备一下吧,不过,要记得带面纱他口气坚决。

    啊为什么我是去吃饭,带着个面纱,不是很奇怪吗

    那算了,不去了

    好了,好了,我戴就是了,真是的。

    她转身进入房间,开始为晚宴准备了。

    他们一进入大厅,立刻引起了大多数人的注意,也是,有这么个美男子在身边,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唉,想她也应该是受人瞩目的焦点的,但盖上了这该死的面纱,立马身价大跌了。

    其实,虽然她戴着面纱,但仍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视,不光是因为她身边有冷潋羽这个身份尊贵的客人,还有她那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虚幻缥缈的出尘气质。看着他俩携手进入,不少女宾客、江湖侠女都既羡慕又嫉妒的盯着她。

    感受到周围嫉妒和暧昧的眼光,汐尘嘴角一扬,呵呵,看来大哥的爱慕着很多呢,她故意又紧靠了靠潋羽,感受到了更多强烈不甘、嫉妒的目光。

    这时,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他们说:冷少侠,请里边坐,这位姑娘请跟我来。

    示意汐尘跟他走,却被潋羽大手一挡,不用了,她跟我坐就行。

    这个不合规矩吧管事为难的看着他。

    汐尘拉了拉他的衣袖,让他俯下身,凑到他耳边,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了,我自己没关系的

    他皱着眉看她,眼里明白的表示不用意。

    大哥,你这样拉我跟你坐不是很奇怪吗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坐没问题啦,而且你那桌都是男人呢

    他瞟了眼那一桌的人,的确都是一桌男人在一起。

    那好吧,你自己在那乖乖吃东西,别捣乱,知道吗他不放心的嘱咐。

    恩,你放心吧。

    看着她过分灿烂的笑容,他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远处,东方彻默默注视着这一些,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正文 第十二章 晚宴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6723

    汐尘坐在一群侠女、小姐当中,眼睛四处乱瞟着,最终定在了潋羽那桌上。

    看到潋羽所坐的位置,便知他受重视的程度。那一桌,除了大哥和
吟言语色(淫言欲色)全文阅读
他旁边的那个年轻人,几乎都是江湖上有辈分、有地位的老前辈。无疑,大哥是这场宴会的焦点,看那些人竞相攀交情的样子就知道了,也对,年纪轻轻就掌控了的南方经济,还是这个国家经济的重要支柱,再加上丰神俊朗、风度翩翩的气质,哪一点不让人啧啧称赞想到这,她又忍不住瞟了眼大哥身边的男子,能坐到那个位置的人,应该也不是简单人物了。

    汐尘偷偷打量着东方彻,一身深紫金边长衫,头顶用同色系紫色绦带系着,乌黑细长的发丝披泻下来,英挺俊秀的脸上,一双妩媚赦人的桃花眼,仿佛能勾人魂魄般。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勾人犯罪的,她心里暗暗补充。仿佛察觉到她炽热的注视,他偏头对上她观察的视线,凤眼微眨,暧昧的冲她一笑。

    汐尘一楞,没想到他会对她眨眼睛,随即绽放一朵灿烂的笑容。呀,她忘记自己带了纱巾了

    潋羽看见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表情清楚的写着本分点,汐尘立马低下头,专注地盯着桌上的美食。东方彻但笑不语,把一切看在眼里。

    盯着眼前可口的美味佳肴,肚子叫嚣的更加厉害。怎么还不开饭菜是吃的,不是看的,这菜再不吃就凉了咕噜肚子又发出一阵抗议。

    这时,东方楚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对着在座的众人喊到:感谢各位江湖侠士能参加这次的武林大会,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这次武林盟主的选举,也是为了除去江湖的邪恶势力,看到这么多热心的江湖人士的踊跃参加,特别是有了冷少侠的支持,老夫对这次的大会充满信心,相信这次我们一定会选出一个出色的武林盟主,带领大家铲除魔教来,为了江湖和平,我们干

    干众人一呼百应,站起来高举酒杯。

    好,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不要客气,尽情吃喝。这一声听在汐尘耳里仿佛天籁般,她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筷子,对着垂涎已久了饭菜大快朵颐。戴着个头纱,吃起东西来很麻烦,每次都要轻轻掀起一角,才能把食物送到嘴边,这让不能痛快吃喝的她郁闷了很久。

    呵呵,这位姑娘,既然这么麻烦,何不把面纱拿下坐在左边的红衣女子问到。

    就是,该不是脸上有什么疤痕,让姑娘不好意思见人吧另一个紫衣女子开口。

    呵呵,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姑娘不需如此,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就是,就是。

    一桌的女客都对她建议着,刚进大厅时,看见她跟冷潋羽走的那么近,这些女人都嫉妒极了,就想看看她面纱下的脸是什么样子。看她一直戴着面纱,她们直觉应该是她长的不好看,怕见人,不然,来晚宴吃饭,戴什么纱巾

    汐尘抬头看了眼这些对她面纱感兴趣的女人,放下手中的筷子,对她们解释:各位姐姐,不是小女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实在是小女感染风寒,怕传染给姐姐们,才不得不戴着面纱,你们就不要为难我了。不是看不出来她们的不善,但大哥让她戴着,她怎么敢拿下

    哦,是这样啊,那我们也不为难妹妹了

    突然,她旁边的红衣女子,故意将酒不小心溅出,还正好溅到了她戴的面纱上,啊呀,看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没弄脏你衣服吧啊你面纱都湿了,快拿下来擦擦边说边要摘下她的纱巾。

    不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红衣女子已经先一步摘下面纱

    全场顿时一片静谧,隐隐夹杂的抽气声。

    致的过分的脸颊,眉若远山不画而黛,唇若胭脂不点而朱,凤眼媚似桃花,如魅似惑,秀挺的鼻梁,一头黑亮的青丝随意的绾了个松髻,用一玉簪固定住,嫩黄的轻纱衣裙衬托出她纤尘不染的气质,犹如误入人间的仙子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倾城之人,众人一时忘了呼吸。

    东方彻也被这突然的美景震慑,不是没见过绝色的美人,他行走江湖这么久,也见过不少青楼艳姬、清纯佳人,但却没有一个比得上眼前人这般绝世出尘,仿佛不曾沾染过世间浑浊的纯净。他转头看了眼一脸铁青的冷潋羽,了然的笑了笑,要是自己也爱上这般绝世佳人,估计也会想拿个罩子给她套上吧

    汐尘也看到了潋羽变黑的脸,看着眼前一脸呆滞的红衣女子,绽放一个灿烂的笑容,姐姐,可以把面纱还我了么沾了点水不碍事的。

    哦,好。

    这时,冷潋羽已经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抓过她的手,我们走不容分说的就往外走去。

    大羽哥哥面纱

    冷少侠,请留步。东方楚出口挽留。我想刚才林姑娘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苏小姐也没事,今天是大家同乐的好日子,冷少侠就不要为了这点事扫了大家的兴嘛

    对啊,大哥,我没什么事,别太损主人面子了。她凑在他耳边小声的说。

    他皱着眉看她,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在乎你的感受

    唉,我知道,大哥。可是,我不希望大哥难做人。

    他定定的看了她一会,然后走到那红衣女子面前,拿过面纱重新替她带好,牵着手走到东方楚面前。她,跟我坐口气不容置疑。

    哦,好好,没问题,来人,再搬把椅子过来。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继续吃

    汐尘乖乖坐在他身边,偷偷扯了扯他的衣服,别生气了,小心变小老头哦。

    你啊他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苏小姐仙人玉姿,倾国倾城,在下能在有生之年得见如此绝世佳人,真是不枉此生了。东方彻突然在她旁边开口。

    呵呵,过奖了。咦,你怎么知道我姓苏

    只是在偶然机遇下得知。

    哦,请问阁下是

    在下东方彻,很荣幸能认识像苏小姐这样的美人。然后突然凑近她的脸庞,低声说,你叫我彻就好了说完,还暧昧的朝她眨眨他那双摄人的桃花眼。

    赫对我放电面纱下的汐尘勾了勾嘴角,故作天真的开口,这位侠士,你眼睛疼吗干吗一直眨呀眨的

    东方彻没想到她能这么回答他,身体一僵,随后朗朗的笑了开来,这小妮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咳潋羽不耐的打断他们的对话,他可不喜欢别人染手他的宝贝。

    明白了他意图的汐尘也不再理会东方彻,开始专注的与桌上的饭菜奋斗了。

    夹了块蔬菜放到她碗里,潋羽温柔的说,多吃点蔬菜,对身体有好处。

    恩。

    这时,东方彻也夹了块,放到她碗里,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吃这个,吃哪儿补哪儿。

    咳、咳没想到他这么说的汐尘不小心被嘴里的饭给呛到。

    来,快喝点水,怎么不小心点。潋羽将水递给她,然后目光狠捩地瞪了东方彻一眼。

    汐尘喝了口水,顺了顺气,转头瞪着东方彻,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谢谢你的关心

    呵呵,不客气,应该的。想像着她生气的脸,他开心的笑着。

    这花蝴蝶别栽在我手里,不然折磨死你。她恨恨的想着。

    大哥的地位真的很高啊汐尘看着源源不断涌过来敬酒的人流,心里暗暗赞叹着。但是他们来敬酒就敬酒好了,干吗每次还要若有似无的往她这里瞟啊,当大哥看不见吗没见大哥脸色都黑了吗唉,这些人真不会看脸色。

    你在想什么

    看都不看东方彻,懒得搭理这只花蝴蝶。

    你是他的情人吗他不死心的又开口。

    你想知道什么她扭头盯着他。

    呵呵,没什么要是你不是他情人的话,说不定可以考虑下我拿起一缕她露在面纱外面的秀发,缠上手指。

    如果我是呢

    那也没关系我可以把你抢过来,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拉起她的秀发,放在嘴边轻吻着,勾人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媚惑着眼前的猎物。

    想扯下被他拉扯的头发,奈何他牢牢的缠住,就是不放手,她放弃的不管它,对着他缓缓开口:我想不管怎样你都没机会了,因为我对你没兴趣。

    呵呵,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他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放开手中的青丝,拿起桌上的醇酒,慢慢品饮起来。

    看着他那嚣张、自恋的拽样,汐尘真想撕下那张俊脸。狠狠的瞪着他,像要把他的烧出窟窿似的。

    谨儿你再怎么看我,我会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哦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什么时候跟他这么亲了,还叫谨儿感觉身上的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脸上仍挂着天真的笑,甜甜的说到,我当然要好好看看彻哥哥喽~~因为

    他俊眉一挑,静待下文。

    因为只要看着彻哥哥,我不用吃饭就饱了。呵呵意思是,我看见你就想吐,她心里恨恨的补充。

    哦我还有这功效他不以为然,既然这样,你就每天看着我好了,饭也省了,多方便。恩,也是为官府省下粮食了

    这人脸皮是铁皮做的吗汐尘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怎么了,不说话了

    呵呵,没什么。我是无语了

    汐尘不再理他,口头上,她本沾不了任何便宜。她转头看了看还在对着潋羽敬酒的人群,有些担心的他,拉了拉潋羽的衣角。

    潋羽回头看见尘儿担心的目光,安慰的朝她笑了笑,然后转头回到,今天东方老前辈才是主角,大家就不要再灌我了,在下已经喝的不少了,明天还有盟主大会,晚辈不想耽误了事情。

    众人见他态度坚决,便知他的意思,也都识趣的离开了。

    尘儿累了吗他俯在她身边小声的问。

    恩,还好,我是怕大哥喝太多了。担心的看着他。

    呵呵,大哥没那么容易醉的。

    他抬头看了看有些散去的酒桌,低头问尘儿要回去吗

    恩,好吧,反正也没意思了。

    恩。他拉起她的手,对着东方楚抱手,前辈,晚辈身体不适,想带谨儿先回去休息。

    哦,好好,冷贤侄也该早点休息,准备一下明天的大会。

    恩,那晚辈告退。

    前辈们在这慢慢喝,小女子也告退了。

    好。

    大哥,你真的没事吗汐尘扶着走路有些摇晃的潋羽,扯掉了碍事的面纱。

    恩,没事,就是胃有点不舒服。看见尘儿面纱掉落,心情就变得沉重,饭也没吃多少,就喝了那么多酒。

    那是当然的了,你都怎么吃饭,就喝酒,胃当然难受。来,我先扶你回房吧,再给你吃点解酒药。

    不用了

    什么不用,不想我担心就听我话。来,靠着我走。

    看着架着他胳膊的小人儿,与他高大的身影想比,她简直娇小的让人心疼。其实他并没有醉,只是靠着她的感觉那么好,让他忍不住留恋,如果喝醉能换来她温柔的靠近,他也乐见其成。一想起晚宴上她的面容被窥见那一刻,他的心就一抽。本是不想让人发现她的美丽,但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让她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多想只有他一人,能真正见识到她的美丽忽然,他又想到了东方彻,和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心里隐隐开始担忧。

    尘儿,今晚你都跟东方彻谈了什么

    汐尘此时有些吃力的扶着他,听到他问话,毫不在意的回答,没什么,那人脸皮真厚,我不喜欢他。

    哦他更奇怪。

    她抬头看他,怎么了

    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睛,感觉自己也问的莫名其妙,淡淡开口,没什么。

    直到把潋羽扶回他的房间,安顿他睡下,汐尘才退了出来。

    在回去的路上,她居然又遇到了东方彻,看来她今晚的运气还真是衰到家了。

    怎么,就你自己一人吗东方彻看着月光下没带面纱的她,再一次惊艳。柔和的月光披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一层光晕,宛如暗夜灵,充满着勾魂摄魄的魔魅。

    她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看到她对他展现的笑魇,他眼神一暗,走到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你是在勾引我吗

    这男人有妄想症吗汐尘在心底翻白眼。扭头摆脱他的钳制,东方公子是不是自恋过头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勾引你了

    呵呵,怎么,小猫开始伸出爪子了吗

    她皱眉,我不是猫,我不喜欢这个比喻。对不起,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失陪。她绕过他,不想再跟他耗时间了。

    等等他抓住她的手。

    回头,她不悦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呵呵,为了纪念咱们初次见面,送你个见面礼。

    不用客唔

    接下来的话被他用唇堵了回去。汐尘惊鄂的瞪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不敢置信这就是他的见面礼。她想推开他,可是他的身体像铜墙铁壁般坚硬,她挫败的垂下手,为什么强吻她的男人她都推不开啊她只要死咬牙关,不让他的舌进入。而他似乎也并不着急进入,只是慢慢的描绘着她美好的唇型,反复吸吮她的唇瓣。突然,她唇上一阵吃痛,正想张口呼痛,他灵巧的舌便乘虚而入,如狂风骤雨般席卷着她的唇舌,完全不同与先前的慢条斯理。

    唔她想让他放开她,但出口的话只能化成单音。

    东方彻不断舔吮她口中敏感的内壁,追随着她的丁香小舌舔偏她口中的没一个角落。不一会儿,她就被吻的浑身虚软。汐尘不得不承认,他接吻的技巧的确很好,她想,应该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的了他这样的吻法。索,她放任自己享受起他的吻,闭上眼睛开始回应。

    得到她回应东方更加肆无忌惮,灵巧的舌引领她随他起舞,两人忘情的在月光下拥吻着

    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彼此分开。

    东方没有放开紧搂她腰间的大掌,看着她此时红肿的樱唇,满意的笑了,看来你对我的礼物还是挺满意嘛

    她伸出粉舌轻舔了一下樱红的唇,凤眼一挑,勾唇一笑,恩,似乎还不赖。

    看到她的动作,他眼神一沉,一股燥热由下腹窜起,暗哑着声音开口,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很危险。

    他收紧大掌,拉近他俩的距离,让她感受他下腹窜起的欲望。

    汐尘感受到他坚硬的欲望,面色一沉,该死,她怎么忘了男人是不能随便撩拨的。

    礼我收下了,可以放开我了吗她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开口。

    东方彻深深的看了她一会,突然潇洒的放手,当然,很高兴你喜欢我的礼物

    汐尘一得到自由,看都不看他,转身便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东方凝视着她离去的背影,邪佞一笑,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小猫,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呵呵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