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9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十七章 分开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4436

    尘儿,我们去哪,想好了么潋羽问着躺在他腿上的汐尘。

    恩,先到了城里再说吧。

    其实,她本来是想去找二哥的,记得以前答应过他,要是她出来了,就去北方找他,但现在有大哥陪着,又不好贸然说出来,还是等先到了城里再做打算吧。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朝着他们而来。

    爷,庄主有信函。马车外的车夫禀报。

    天绝的信难道他知道了自己跟大哥一起她以询问的眼神看想潋羽。

    潋羽拍了拍她的肩,让她放心,才吩咐外面:拿过来吧。

    他面无表情地看完了信函的内容。

    怎么了信里说什么事

    没事,就是让我回山庄一趟,好象南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他把信递给汐尘,让她自己看。

    汐尘大体扫了眼信中内容,那这么说你要回去了

    恩,要回去一趟了。又转头内疚地看向汐尘,恐怕,不能陪你了,你

    大哥不用担心我,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我还是担心,要不这样,你先到城里等我,我尽快回来。

    生意出了问题,大哥不要回去处理吗还能有时间陪我她很怀疑。天绝既然把他找了回去,应该不是什么小问题。

    我会尽快解决的

    那好,那我先在城里呆几天,要是大哥十天之后还没回来的话,就往北方走,顺着那个方向就能找到我。

    好吧。不过你自己我不放心,我找个人保护你。没等汐尘答应,便转向车外赶到,白亓,你跟着小姐,好好保护,懂吗f

    羽,不用了吧这本就是变相监督她嘛。

    听话,别让我担心他的口气不容置疑。

    好了,我知道了。

    得到她的保证,潋羽跳出马车,跃上一匹黑马,扭头不忘叮嘱,自己保重,有什么事情让白亓通知我。

    恩,我知道,大哥也一路保重。

    潋羽重重点了下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勒紧缰绳,对着后面的护卫大喊:出发。

    一群人踏着飞扬的尘土消失于她眼前。

    小姐,我们接着往城里走吗白亓出口询问。

    恩。走吧。汐尘退回马车内。大哥被招回,一定不是小事,不知道他能不能顺利地解决。还有天绝,不知道他现在可好

    小哥,能多弄些热水到我房里吗我想梳洗一下。汐尘问着客栈的小二。

    客官稍等,小的马上去准备。

    恩,谢了。

    汐尘摘下斗笠,,坐到铜镜面前静静地梳着一头青丝。

    头发都这么长了啊,她梳理着柔顺的长发,要在以前,都能拿来做广告了,而且完全都不用加特效呢。突然,纤指抚上了受伤的左颊,还好,伤口已经看不出来了,估计再敷几次,就完全看不来了。看着镜中那绝美的脸庞,汐尘不禁有一时的失神,这不是她的脸,又是她的脸,虽然以前的自己也很美,但没有美的像这般惊心动魄。这张脸要是在现代,应该会很红吧应该不用牺牲那么多,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吧但是,她想要什么呢不管她曾如何努力摆脱自身命运,最后还不是一场空,她被送来了另一个时空。她不禁又想起了冷天绝,那个在来到这世上,看见的第一个男人,那么小心地捧在手心里呵护的男人

    唉,一直以为不想念,其实是不愿意想起,怕一想起那个人,就忍不住回去。一直以为,有着前世记忆的自己不会再爱,但还是爱了,那个与自己有着至亲血缘的人呵时间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以前的情冷漠,经过时间的磨和,也会变得温情。绝,你现在在做什么可有想起我

    绝汐尘喃喃出声。

    她在想什么啊汐尘猛地回过神,拍拍脸颊,打消自己那没来由的消沉。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多愁善感了。难道是大哥刚离开的缘故唉,看来真是被人宠坏了,越来越怕寂寞了。

    叩叩

    姑娘在吗热水帮您准备好了。门外的小二询问着。

    恩,搬进来吧。放那个屏风后面就行了。汐尘也没有转身,只是背对着吩咐道。

    小二把热水都放好,便退了出去,只留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

    你怎么还留在这汐尘奇怪。

    小姐,奴婢是白公子找来伺候小姐的丫鬟。小姐要沐浴,奴婢在这伺候您。

    白亓找来了丫鬟啊,想的还真周到。

    恩,好,那你就在外面侯着吧,万一我有什么需要就叫你。

    可是,奴婢要伺候小姐沐浴小丫头为难的说。

    不用,我不喜欢在沐浴的时候有人打扰,你帮我去门口看着就行。出去吧

    是,那奴婢出去了。丫鬟慢慢地退了出去,把门掩实。

    泡在热水里,汐尘身心彻底地放松了下来。她趴在木桶边缘,心情愉悦地轻哼起洗澡歌。

    小姐,需要再填点热水吗

    也好,水有点凉了。

    感觉门被打开,一股温热的水加进来。她没有睁开眼睛,继续趴在那闭目养神。

    帮我擦擦背吧。手巾在桶边

    拿起手巾,轻轻擦洗着汐尘光滑的玉背,力道正好,舒服的汐尘轻吟出声。

    啊倏地,汐尘被一股力量拉扯,跌进一个炙热的怀抱。

    宝贝,你真是太诱人了背后传来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

    汐尘猛然回头,撞进一个充满魅惑的桃花眼中。

    是你

    猛地想起自己还赤身裸体,连忙开始挣扎,你你快放手,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从门那走进来的,是我帮你加的热水,然后你让我帮你擦背他暧昧地朝她耳边吹气。

    那是我以为,你是那个丫鬟对了,丫鬟你把那个丫鬟怎么样了

    你说在外面那个放心,她正乖乖在外面站着呢

    你点了她的你,先放开我说话,我这样很冷这花蝴蝶抱这么紧做什么。

    冷东方彻慢慢收紧,让她的后背整个贴上他的膛,那这样还冷吗

    她一阵无力感,她发觉跟这个男人沟通真的很困难,她放弃挣扎。

    你爱抱就抱吧,抱够了说声,我穿衣服。汐尘语气平淡。

    感觉她像木偶般地任由自己抱着,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渐渐变得没有温度,他急忙放开了她。

    一得到自由,汐尘捞过屏风上的衣服,继续背对东方彻,旁若无人的穿戴。

    你想漠视我妩媚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来。

    东方公子不觉得,夜闯女子闺房,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吗汐尘拿起一条毛巾,走到铜镜前,轻轻擦拭着未干的湿发。

    东方彻来到她背后,自然地接过她手里毛巾,轻柔的替她擦拭着,仿佛对待一个珍贵的宝物般。

    你为什么没跟我说声就离开了口气中夹杂了一丝埋怨的意味。

    忘了嘶汐尘吃痛的回头。你想扯掉我的头皮吗

    你还真是无情啊

    东方公子,好象,我跟你本不熟,好象谈不上什么情不情的吧她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不熟他猛地向后拉扯她的头发。

    你做什么汐尘吃痛地只能随着往后仰。

    他嘴唇凑到她的脸旁摩挲着,另一只大掌搬过她的脸,口气低沉沙哑,那你想有多熟恩

    呼我很累了今天,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可好

    她现在真没什么心情对付这个人。

    东方彻停止了唇的移动,抬起黑眸深深地注视着她,很久之后,慢慢垂下眼睑,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汐尘有点头疼的揉揉太阳。

    我没这么说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她只是累了而已。

    那,你可有一点喜欢我妖媚的桃花眼除去了以往的慵懒,多了份急切、期待和心痛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她反问。她跟他,除了那晚的吻,可以说本没有交集,他为什么就这样对她纠缠不休喜欢她对一个只相处几天之人要真是这样,那这种喜欢还真是肤浅啊。

    东方彻也不禁苦笑,对啊,他为什么会喜欢她那一晚的宴会,她的出现,让所有人惊艳;那晚的吻,本是捉弄,没想到,她并没有如一般女子那样惊慌,反而坦然接受;当众撒谎,她可以说的理直气壮;面对那么强大的敌人的威胁,能表现的那样临危不乱;而看到受伤的冷潋羽,却又哭的跟孩子似的

    到底,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越想了解,心就越不受控制的想要靠近,等发觉的时候,目光已经再也离不开她了

    你怎么不说话汐尘奇怪地看着在那独自发呆的东方彻。

    唉,我看你也累了,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找你说完,也不等她回应,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这人搞什么刚才赖着不走,现在又主动离开了对了,外面的丫鬟

    汐尘赶忙打开门,看见门旁站立的一脸急切的丫鬟,小嘴一张一合地,就是发不出声。

    小姐,你没事吧那个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一解开她的道,她就关心的询问。

    放心,没事,那人走了。对了,你也回去睡吧,我也不用你服侍了。

    可是,奴婢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累了,歇着吧。

    汐尘关上房门,重重叹口气,她是不是老了,最近怎么老是叹气呢

    正文 第十八章 暗涌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4999

    冷傲山庄书房内

    父亲,这事,恕孩儿不能答应。冷潋羽无波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书房内。

    我只是通知你,并没问你答不答应。冷天绝头也不抬的继续看着帐目。

    我不会娶思滟公主的声音中多了分肯定。

    不会难道你想让皇帝认为我冷家有谋反之意冷天绝抬起头看他。

    表明忠心有很多方法,不一定就靠结亲。再说,我们每年都缴纳那么多税款,他们怎么还要怀疑。

    富可敌国听
淫荡女家教sodu
过吗缴纳再多又如何他们会嫌多吗冷家商业已经膨胀到令朝廷不得不堤防的程度了,他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绊住我们,也可以理解。要是我们不同意结亲,你认为朝廷会放过我们吗

    不放过又怎样龙耀国要是少了冷家,他们还能支持多久。不是他自负,现在来说,就算他们拒绝了这门亲事,朝廷也不敢贸然行事,毕竟,这个国家的经济还是要靠他们支持。

    以前也许没关系,但现在不一样了,难道你忘了北辰家吗朝廷一直都在堤防冷家,暗中扶持北辰家,现在,龙耀国的经济已经不是完全由冷家一手掌握了,有了北辰家,朝廷做事也放开许多。我们要是不答应,他们就会理所当然的怀疑,冷家有谋反之心。并不是怕他们对付,只是,我是商人,要在短时间里,做出最有利自己的决定,我觉得,你娶公主,将会避免很多麻烦。

    难道,您想夺权他这么怕别人怀疑,难道他真想要天下

    呵呵,夺权我要那种东西做什么。只是,有个这么简单的方法避免麻烦,何乐而不为

    哼,简单他单方面就决定,对他来说当然简单。潋羽温和如玉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父亲就没考虑到我的感受

    我把此事告诉你,让你提前做准备,这还不算考虑冷天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那孩子要让父亲失望了。

    哦

    孩儿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他坚定的开口。

    你知道拒绝这亲事的后果吗

    冷天绝也不恼,仿佛,这亲事如何,他本不关心。那他为什么还要跟他说潋羽心里奇怪地想,但面上仍是毫无波动。

    我想,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哦是这样吗那好,我也不会勉强你。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说完,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潋羽突然觉得不安,冷天绝的那抹笑容,绝非善意。

    是,孩儿一定处理妥当。没事的话,孩儿就先告退了。

    恩,下去吧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笑容从冷天绝脸上隐去,蒙上一层寒霜,黑眸出嗜血地光芒。

    凤朝城内

    戴好面纱的汐尘,刚出客栈门口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东方彻。本想和月儿好好逛逛街,但看他没有离去的意思,也只好让他同行了。

    东方彻,你那么闲吗你不是武林盟主了么,应该有很多事情处理吧

    谁说我是武林盟主了做那个多无聊,我宁愿像现在这样,陪着谨儿逛街。

    看着东方彻拿着折扇,走路时,还故作风度翩翩摇两下,汐尘心底直翻白眼。可偏偏大街上的女人们都吃这一套,看她们一路上羡慕加嫉妒的眼神就知道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很帅她终于受不他这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把心里的疑问问出口。

    东方彻送给她一个颠倒众生的眼神,你说呢

    汐尘能听到周围一群女子的低呼和那些火辣辣的视线。懒得再和这自恋的家伙废话,她加快脚步。

    小姐,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那个丫头在后面喊道。

    月儿快步追上汐尘,然后继续警惕地盯着东方彻。自从知道了他就是昨夜点自己的人,她就一直保持着警惕。

    好了,你放松点,不要理他,咱们继续逛街。汐尘好笑的看着月儿刺猬似的戒备样子。

    街上各种各样的叫卖声不绝与耳,汐尘耐心地挨个都仔细地看了看,特别是服饰店和珠宝店。虽然她已经有很多衣服和首饰,但有句话说的好,女人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珠宝也一样。没有哪个女人会不爱这两样东西的,她当然也不例外。在东方彻要帮她付钱买下的时候,汐尘把他拉了出来。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买下他们。东方彻不解的问,他看的出,刚才那些东西,她都很喜欢。

    我只是看着喜欢,美的东西谁都喜欢,但不一定适合我啊。再说,我逛街,以逛为主,多看看东西而已。

    说完,她接着往下一间店铺走去。

    东方彻在原地回味着她的话,随即,笑着跟了上去。

    逛了整整一个下午,等汐尘一行人从玉器店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月儿提醒着她。

    恩,好。我们回吧。好久没逛街的汐尘心情愉悦,转头看东方彻仍一派悠闲的样子,不免好奇,男人不是都很讨厌陪女人逛街吗他怎么没抱怨半句

    你好象都不累哦,男人也喜欢逛街

    陪自己喜欢的女子怎么会累东方彻回答的非常爽快。以前,有女人拉他出来,他都会觉得不耐,但陪她走了那么久,他却没有感觉一丝厌烦,反而很是享受和她这平静的相处方式。看来,他真是越来越在意她了

    你你说话怎这般不知羞在旁边的月儿气的小脸红扑扑的。

    喜欢就要说出来,对自己喜爱之人,怎可浪费机会他也回的理直气壮。在他还没有理清对她的感情前,他不会轻易放手。s

    你你丫鬟没见过这么直白大胆的人,脸忽红忽白的。

    汐尘也一楞,没想到他能说出这话,倒让她刮目相看了。如果换个人说出这话,说不定她讷讷感挺感动,但东方彻毕竟游戏花丛多年,从他嘴里说出的喜欢会持续多久

    好了,咱们快走吧,天快黑了汐尘开始催促,月儿哪是他的对手。

    热闹的大街人影慢慢变少,大多数摊位已经开始收拾,准备回家,突然,两个人的对话暂缓了汐尘的脚步。

    张员外,我们这可是说好的,您怎么能临时减了我们工钱呢,您让我回去怎么跟姑娘们交代啊一个中年妇女说道。看她虽四十上下,却依然风韵尤存,不难想象她年轻的时候的貌美,只是这风韵中夹杂了一丝狼狈。

    金大妈,你还好意思说,我是让你带年轻漂亮的姑娘来跳舞,可你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人,一个个人老珠黄不说,还都跳不动了,我的面子都让你丢尽了。人家还以为我张大忠请不起舞姬呢。男人的话中带着明显的怒意。

    张张员外,这些舞姬一直都跟着我金大娘到现在,我怎么能抛弃她们难道你忘了你以前还夸嫣红跳的好,还有那个

    好了男人打断她,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她们现在都多大年纪了,谁还要看她们跳,你要是再一直留着她们,你就等着解散你的梦舞解坊散吧。给你这些钱,已经是我看在以前的面子上了,不要再不识抬举说完,率帅袖而去。

    此时,汐尘已经停下,看着楞在原地的女人脸上的疲倦,心开始紧紧揪住。脚步不自觉地朝她迈去。

    小姐月儿奇怪的看着汐尘停下,然后走向那女人,赶忙跟了上去。

    大娘,你是做戏班的汐尘开口问她,从刚才的对话中,猜她应该是戏班班主了。

    是是,姑娘府上需要舞姬么看到主动有人上前,金大娘以为有生意上门,一扫脸上疲倦。但在看到汐尘摇头时,失望再次爬上她的面庞。

    我只是看你跟那人争执,所以所以她才忍不住上来询问,其实她并不是什么热心之人,但舞姬在现代她是个演员、歌手,虽然名气不大,但也是吃这行饭的,怎么也算同行了吧如今同行有难,她岂能袖手旁观

    大娘,能跟我说说吗我对这歌舞也很有兴趣

    金大娘闻言光大方,仔细大量起面前的女人,面容虽然被面纱掩主,但身段玲珑有致,柳腰不盈一握,下身即使有衣裙遮挡,仍能看出双腿修长匀称。她满意的点点头,弄的汐尘满脸疑惑。

    姑娘想来我们梦舞坊恩,姑娘真是好眼色,想当年,我们梦舞坊的名声可是响彻龙耀国,去过很多地方,还曾经被当朝王爷招见,尤其是我们的头牌舞姬嫣红,更是被许多达官贵人争向邀请。我们一提起她带领的歌舞团,她不禁一脸骄傲。

    我们家小姐怎么可能去当舞姬月儿打断了金大娘的长篇大论。

    啊金大娘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明显的楞住了。可,可你不是说你对歌舞感兴趣她奇怪的看着汐尘。

    汐尘格格地笑起来,是啊,大娘,我是对歌舞感兴趣,所以想听你讲讲你们舞团的事,您刚才说的事很有趣,能再说点给我听么

    这个金大娘很想答应她,毕竟现在能对她们这行感兴趣的人不多了,但,坊里的姑娘们还等着她的银子呢说到银子她看了下手中碎银,心里又一阵难过。

    汐尘看出了她的难过,也不在为难她。

    大娘在哪住今天要是不方便的话,我明天去你们坊里拜访,可以吗

    恩,当然,难得姑娘对我们梦舞坊这么有兴趣。金大娘高兴的答应着,将自己的住址报给汐尘,便攥着银子离开了。

    你还对歌舞有兴趣没听你提起过。一直沉默的东方彻开口,心里为多了解她一分而感到窃喜。

    恩,有点兴趣。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吧。既然同行有难了,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金大娘,你的忙,我帮定了

    晚上客房内

    汐尘刚准备睡下,就听到门外的一阵敲门声。

    小姐,白亓有事求见

    汐尘奇怪他怎么会这么晚还来找她,但她仍应了门,让他进来。

    小姐,主子让我转告您,他有急事要回南方,暂时不能陪小姐北上。

    大哥有急事是不是山庄出了什么问题汐尘有点担心潋羽,内心总有种预感,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个属下不知。主人只让我那这话转告小姐。

    那,他还有说什么吗

    主人说,小姐不用等他了,他会尽快解决问题,追上小姐。然后停了一下,继续开口,希望小姐不要再跟东方公子接近了

    汐尘眉毛一挑,看着白亓,还真是个忠心的侍卫呢

    那,你不去帮潋羽吗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她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是觉得他会遇到危险。

    白亓沉默,仿佛在思考,很久之后,他抬头,清亮的眼睛对上汐尘,属下的责任只是保护小姐,让主人能够安心的解决问题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白亓退下后,汐尘的心还是不能平静,为什么心会这么乱,潋羽,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这一晚她睡的极不安稳。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