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1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启程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5623

    那晚之后,汐尘一夜成名,梦舞坊也成为人们口中谈论的话题。梦舞坊终于重振了以前的声威,往来宾客川流不息,之后的三场演出,也十分圆满,都是座无虚席。汐尘在初登台后,便再也没出过场,她知道这事要适可而止,不然,弄的太招摇,被天绝和大哥知道,就不好收拾了

    如今,汐尘依然过着她悠闲安逸的小日子。每天出去逛逛街,吃点路边摊,偶尔去舞坊陪大娘聊聊天,日子过的也算逍遥。不过,总觉得好象少了点什么,什么呢对了,是东方彻,他好久没来找她了。自从那天表演分开后,东方彻就再也没来找过自己,而且他跟自己分开时,眼神也是怪怪的。不自觉地,思想飘到了演出的那晚,他们两人合唱,对望,如亲密情侣般的深深地凝视彼此,那时,她可以看见他妩媚的桃花眼盛满了如水的温柔和深情,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那,应该是演戏吧,没想到他的演技那么高超等等,自己干吗想起他了,不是一直想要摆脱吗,现在人家不来找,反而犯贱的去想他了汐尘不禁低咒一声。

    不想他了,管他来不来呢,不来还安静。对了,凤朝城也住了十多天了,差不多该起程北上了

    小姐,金大娘来了。月儿的通报,打断了她的思路。

    啊,快让她进来。

    金大娘一进屋,立刻眉开眼笑的走到她身边,拉她坐下,不用招呼我了,都这么熟了。大娘这次来是跟你道别的。

    道别汐尘不解,舞坊不是已经在这站稳脚了吗,她们怎么就还要离开。

    这多亏了妲己你啊。你让舞坊起死回生,并且势头更甚从前。这不,北方唐家老爷下个月60大寿,指名要我们舞坊去跳舞祝寿,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金大娘语气和神情都透露着骄傲。

    啊有这回事汐尘暗惊,古代不是交通不发达吗,怎么消息会传的这么快看来,还真不能小看这个国家的信息传播速度啊哎,等等,她刚说什么北方

    大娘,你刚说你要去哪

    唐家啊,天栎城的一个大家族,能得到他们的邀请很不容易呢。2

    真的太好了,我也正要北上,正好路过天栎城,不如,我们一道要是能跟她们一起上路,这一路上就不会寂寞了。

    金大娘一听,也十分高兴,就应承了下来。送走了金大娘,汐尘马上把要动身的打算告诉了白亓,让他下去准备,自己则在屋子里收拾东西。

    突然,她感到周围气流的波动,有人闯入她没有停下收拾的动作,只是空出一只手,悄悄地上了腰间软剑

    来人一步步靠近,在距离她只要一步时,汐尘猛地转身,剑尖直指来人咽喉

    东方彻看清楚来人,她急忙收回剑,使出的内力逼回体内,让她不禁后退了两步。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人,汐尘皱眉,他怎么变得这般憔悴,跟以前那个满面春风的家伙简直盼若两人。

    东方彻并没有躲闪那剑,只是站在那里,直直盯着床上的包袱,然后转向汐尘,妩媚的桃花眼有着许多复杂的情绪。

    你,要走沉的嗓音取代了以前的慵懒,夹杂着隐隐的怒气。

    没有受到他情绪的影响,她回答的干脆。对啊,在这呆了不少日子了,该继续上路了,还有,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说完,转身继续收拾她的衣物。

    她,居然如此忽视自己东方彻愤怒的抿紧嘴唇,双手紧紧握成拳,努力平息自己的怒气,不断的告诉自己,他来这不是来跟她吵架的。这些天他想了很多,想他跟她相处的这段日子。他当初,该死的真不应该对她感兴趣,这样就不会试图接近、勾引,结果最后却把自己的心赔了进去。可是人家压不稀罕,而且还有了未婚夫与她分开这些天,本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别再陷进去了,可是一回去,便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连平时经常寻欢的地方,也让他觉得了无生趣,原来,没了她陪伴的日子,竟是这般难熬,这女人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蛊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他不禁想起了舞台上那一幕,他跟她深情的对望,她眼中那满满的深情让他的心深深沦陷,即使知道她只是在演戏,他还是忍不住相信她的那一刻柔情,让他为此着迷。她用这样深情的眼神都看过谁冷潋羽吗一想到这里,就让他心中妒火中烧。他哪里比不过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能给她的一切,他都可以给

    东方彻大步上前,拽着她的胳膊,板正她面对自己。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他,居然问的小心翼翼。

    看着他鲜少出现的认真表情,汐尘也知道是时候跟他说清楚了。

    我们朋友还谈不上,但也不完全是陌生人,所以应该是介于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关系吧

    陌生人跟她相处这些日子,居然连朋友都算不上,究竟是她冷血,还是他做人失败东方彻心里苦涩,但面上仍无多大表现。

    东方彻白皙的长指抚上她嫣红的樱唇,这张漂亮的小嘴,他曾品尝过它的甜美,可如今,却从这吐出这般无情的话语,她还真是懂得如何伤男人的心啊

    为何如此对我,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汐尘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的美貌还是你男人的虚荣心因为我跟别的女人不同,没有被你那些手段迷住,而让你自尊心受打击了还是因为你没有得到我,所以不甘心容貌始终会改变,好奇心也终有满足的一天,那时候,你就不会再这么想了,这些都是自尊心作祟,你本没你想象的那么喜欢我

    好奇心和自尊心作祟不错,他当初也是一直用这个借口解释,逃避对她的感觉,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为什么她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给我个机会,让你明白,我不是你说的那样

    汐尘对于他的过分执着有些纳闷,他何必在自己身上花那么多心思呢,反正抛弃她这一朵花,还有千千万的花朵等他去采,难道没答应他真有那么伤他自尊还有他真的喜欢她不会的,这种花花公子最会的就是花言巧语了,再说,对他,自己是真的没感觉啊,怎么接受他

    没有回答他,汐尘继续收拾她的东西。胳膊再次被拽住,身子也被板正。

    你还没回答我

    唉,魂不散啊洗尘在心底叹息。

    我说什么还有用吗你不是都已经决定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已做好打算的样子,她再说什么能阻止他么

    东方彻对她的态度很不满,虽然他是做了决定,但她好歹也应该有个表示吧。

    我要你答应给我机会,向你证明我的真心。还有,你不要老抵触我的样子,这样对我不公平,我又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敛去了平时的懒散,这番话,他说的无比认真。

    认真起来的东方彻,脱去了慵懒的外衣,整个人更显成熟,让她忍不住怔忪,不自觉的就点了下头。

    得到了她的同意,他紧张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对着汐尘灿烂一笑,汐尘顿时觉得犹如千万朵桃花在眼前绽放。这是汐尘第一次看见他自然、毫无算计的绽放笑脸,仿佛小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般单纯的快乐着,另她一时无法反映。汐尘不得不承认,帅哥笑起来,杀伤力就是大,特别像东方彻这样一个极品帅哥,那样灿烂而又明媚的笑容,简直是八到八十岁通吃。

    看见她对着自己的脸发呆,东方彻一阵庆幸,毕竟自己的脸还是能吸引她的,她至少是不讨厌他的。

    怎么,看我太帅,呆掉了吗心情大好的东方彻,又回复他以前的样子。

    一句话,立刻让汐尘从刚才的怔忪中回神,这个家伙,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现在又变回原来那死德行了。不理他,继续收拾。

    收拾东西,准备去哪

    天栎明天下午就要启程了。你看看,我本来一会就收拾好了,都是你,在这一直耽误我,她忍不住抱怨,把怎么都推到他身上。

    是吗那我来帮你收拾好了说着,伸手就要勾她的包袱。

    不,不用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你不回去都这么晚了她提醒他。

    恩,对,是不早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收拾一下了。

    等等,你回去收拾什么她要离开收拾东西很正常,他没事收拾什么东西

    当然是跟你走了,我不是说了要好好表现吗不跟着你,我怎么表现东方彻说的理所当然。

    那我走了

    转身之际,看汐尘有些没反应过来,趁机在她颊边偷得一吻,然后心情愉悦的离开了

    汐尘没有因他的吻立刻跳脚,只是抚摩着脸颊,心中疑惑:难道,他真的喜欢我

    到了天栎城,本想跟舞坊分开去找潋翼,但金大娘软磨硬泡,硬是把汐尘留在了身边,这会儿,她便跟舞坊来到了唐门。反正也不是很急着找二哥,她也就索留下来凑热闹了。

    梦舞坊的姑娘们忙进忙出的准备着,她则在旁边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喝着茶。唐门老爷寿辰,弄的还真是盛大啊,不过还是不如天绝的生日隆重。不自觉地,想起他生日当晚,她把自己送给了他,那热情、缠绵的一晚他的强壮的肩膀和火热的膛,以及他在自己身上那厚重的喘息声

    咳、咳不小心被茶水呛到,她赶忙顺气,脸也呈现不自然的红润。md,自己都开始思春了

    东方彻刚进门,就看见她拿着茶杯,红着脸不住地咳嗽。他上前轻拍着她的背,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没,没什么,我热,呵呵她不自然的乱找着借口。

    东方彻也不以为意,做在她身旁,也自顾自地为自己倒了杯茶水。

    你看人家都忙的热火朝天,就你还在这悠闲的喝茶。

    我又不是她们坊里的人,我忙活什么,还是在这喝我茶好了,免得给别人增加麻烦她又没有演出,只是来看看热闹,能有什么忙的。

    都准备好了没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快点。金大娘从外面走进来,冲着姑娘们大声喊着。

    一会儿,原本还热闹、杂乱的屋子,顿时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了汐尘和东方彻。一时间,屋里只听的到两人的呼吸声。

    受不了两人如此尴尬的气氛,汐尘首先打破沉默。

    你都不用做事吗总是这么陪着我

    东方彻优雅地拿起杯子,慢慢哆饮着,细细地品味,神情自然而放松,就在汐尘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缓缓地开口。我不是正在做事吗得到你的心

    汐尘只看一眼,不与置评。

    东方彻放下茶杯,慎重的看着她,谨儿,我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我是一个不会随便动心和下决心的男人。这二十年来,我没对任何女人上过心。但遇到你,注定是我的劫数,本想避开,但心不会欺骗自己,所以我决定面对自己的心意,不会再逃避。既然爱上了,我就会遵循自己的心意,去争取自己喜欢的女子,所以,我不会放弃你。只要你一天没有嫁人,我就会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你甩不掉我的也许,你现在还不相信,不过,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我会等你,等你慢慢喜欢上我为止。

    东方彻一字一句,说的认真无比。

    汐尘凝望着他的凤眸,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震撼,她没想到他真会对自己动情。她相信他这次不是在开玩笑,这些天的接触,他几乎对她到了宠腻的程度,她没想到,除了天绝和潋羽外,会有另一个男人对他宠到如此程度。说没有感动是骗人的,但,她不爱他,她只是感动他的付出,也许对他还有些许好感,但,那不是爱劝他放弃吗呵,好像没有用啊,他刚才已经明确表示过了,不是吗

    东方彻,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喜欢我,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对于你做的,我也很感动,如果,没有那个人,说不定我会接受,但

    我知道,我没有要你马上接受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给我机会,让我爱你如果她不能爱自己,那就让自己来爱她吧。

    汐尘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以沉默代替。室内又恢复到先前的沉默。

    突然,前厅传来一阵吵杂声。

    怎么回事汐尘以询问的眼神看着东方彻,对方则懵懂的摇摇头。

    白亓跑进来,禀报着:小姐,夜魔的人来灭门

    什么汐尘和东方彻同时站起,两人对望了一眼。

    又是这个夜魔,怎么这么巧,居然这个时候来,不知道金大娘他们有没有危险。她明白最好不要跟那个扯上关系,但

    怎么样要不要出去看看东方彻看出她的挣扎
糖心淑女无弹窗
,安抚的抓住她的纤手,没关系,不管你去哪,我都陪你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她决定出去看个究竟,希望金大娘她们没事。唐门人死活,她不在乎,毕竟是毫无相干的人,只希望他们不要滥杀无辜。

    于是,三人一起,朝着前厅走去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牢狱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5432

    还没到前厅,就看见了满地横陈的尸体,鲜血将整个路面染成瑰丽的艳红色。汐尘觉得胃里正翻江倒海,却给她硬生生逼退下去。以前被天绝保护的太好,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尸体,而且还是如此血腥的场面,让她脸色惨白。

    东方彻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内心不舍,轻轻扶住她,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

    不,我要去大厅。金大娘,舞坊的姑娘们,希望你们没事可是,如果没事,为什么不回来她心里隐隐不安,但不愿去相信那个结果

    赫虽然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看到眼前惨不忍睹的画面,还是忍不住倒抽口气。看到这惨烈的情景,让她不禁联想到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遍地尸体,她想,那画面也不过如此吧

    大厅中央,站着一个如暗夜修罗般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头发和黑衣已被鲜血完全浸湿,浑身散发出一股捩气听到有人闯入,他猛地转身,满脸鲜血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立刻隐去,恢复了先前的冷漠。他居然一个人,灭了唐家满门

    汐尘没有再看他,只是搜寻着金大娘和姑娘们影子,倏地,一抹红色的影子映入眼帘,她不可抑制的开始颤抖,僵直地往那个人走去

    金大娘她蹲下来,颤抖着喊出名字,她双目圆睁,透露着不可置信和恐惧的神情。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好不相干的人

    东方彻连忙上去扶住她摇晃的身子,眼中盛满关心,你没事吧

    她摇头,没事,怎么可能没事,一次就看见这么多死人,尤其还有自己的朋友,能没事吗她转头看着站在尸体中的黑色修罗,潭水般的黑眸发出一丝寒气,冷冷地开口:你杀唐门,我无权过问,但,为什么要杀这些无辜的人

    殷岩抿嘴不语,眼睛冷漠地看着她,大厅一瞬间静谧无声,只有长剑上鲜血滴落的嗒、嗒声,格外诡异。

    主有令,一切出现者,格杀勿论一道清丽女声,划破寂静。

    红鹫飞身到殷岩身边,看到汐尘,微微诧异。是你

    然后又看了殷岩一眼,咯咯的笑起来。

    呵呵,得到全不费功夫呢,岩。这下,我们不用费力去找这个丫头,她倒自己送上门了

    东方彻一听,微微皱眉,上前挡在她身前,白亓也护到她左边。

    汐尘虽然气愤,但还没被愤怒冲昏头脑,当然也听到了她的话,只是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抓她。

    她倾身凑到东方彻耳边,小声的问,咱们,有胜算吗

    上次的交手记忆犹新,他知道魔人的身手都十分高强,虽然现在没有那个主,但这两人的武功也不可小窥。

    他们武功不弱,要全身而退恐怕很难。

    嘻嘻,你们不要怕,苏姑娘我们会带走,至于你们俩,我会让你们死的痛快点说完,皮鞭就朝着汐尘飞去。

    东方彻挥剑挡开,迎上她的攻势,两人纠缠起来。白亓并没有加入,仍是护在汐尘身边,目光紧紧盯着还没出手的殷岩。

    看见殷岩没动,红鹫大喊,岩,你在干什么,抓住那女人

    白亓全身戒备,汐尘也抽出腰间软剑,准备迎战。

    突然,殷岩长剑一挥,剑气如鸿,猛地朝他们扑面而来。白亓执剑化解,冲上前与之厮杀,汐尘也加入他们,两人合力抵挡殷岩凌厉的剑法。

    汐尘武功本就不如潋羽,此时与殷岩对战本就吃力,时间一长,气息也渐渐不稳。白亓应对他的攻击,也是勉强自保,本不是他的对手。

    剑身回转,眼看就要刺中白亓,东方彻一个回击,挡掉他的攻击。他看着吃力的二人,只说了句,你们对付红鹫就和殷岩对战起来。

    红鹫的皮鞭灵活自如的甩动,如同有了生命般,紧随着两人的身影。

    皮鞭乃远距离攻击武器,如若近距离攻击,怎很难发挥其功效,可是他们两人本无法近身,该怎么办当红鹫的皮鞭再一次袭来时,汐尘没有避开,用剑迎上,然后几个旋身,让皮鞭牢牢缠上剑身,钳住了她的鞭子。白亓见机,立刻挥剑迎上去,直指红鹫左

    一颗石子飞进,弹掉白亓手中的剑,接着又是两颗,一颗没入白亓肩膀,另一个直指仍在苦战的东方彻。

    东方,小心

    专心应战的东方彻被这喊声一分心,险险躲过,却硬生生的挨了殷岩一掌,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不稳的后退数步

    汐尘跑上前,扶住他摇晃的身体,愤怒地盯着门口缓缓出现的白影,难道夜主就只会偷袭吗

    这个卑鄙小人,每次都趁别人打的难分难舍的时候,出手伤人,真够无耻的

    呵呵,我再如何卑鄙,也不如苏姑娘无情啊。冷大侠还身受重伤,苏姑娘却在这和别的男人逍遥快活,他要是知道了,该是如何的伤心啊夜枫仍旧一身白衣的出现,银发随意地披在身后,妖异的黑眸闪动邪恶的光芒,从黑暗中走出来,仿佛地狱使者般,带着死亡的气息。

    什么大哥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她并不知情啊。她看向白亓,想问他这是不是真的。

    白亓只是低头不语,却没有反驳他的话。这是真的为什么他不告诉她

    啊红鹫趁她分心,长鞭一挥,圈住她的身体,使劲一甩,将她抛给殷岩。殷岩牢牢抓住她的双臂,将她固定到自己身前。

    馑儿东方彻想伸手拉住,奈何身受内伤,此时本施不出任何内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拉走。

    主,这两人该如何处置汐尘听见殷岩在她背后冷冷的开口。

    无用之人,杀了便可。那语气,仿佛就像在谈论天气般平常。

    不要汐尘挣扎,想从殷岩的钳制中挣脱,但扭动的身体,只能加痛被困住的手臂。不要杀他们,我跟你们走

    夜枫冷邪美的眼眸看着她,就算杀了他们,我照样能带你走,不是吗

    不错,就算杀了他们,他仍然可以带她走,她现在就如同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她有什么能拿来跟他谈判好不甘心,可是,不能让他们死啊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是,求你别杀他们,求求你她变得低声下气,她什么都没有,只能求他但,有用吗这个人,本不在乎人命。

    夜枫冷漠的看着她,这么低声下气样子,心里居然有丝气愤。他不喜欢看见她这么卑微地样子,他喜欢她像大会那天,古灵怪,冲着他大言不惭的撒谎,显得那么有活力

    夜枫转身,不再看她,只扔下一句话:我们走

    红鹫吃惊的看着主的身影,主居然答应了汐尘也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同意,但没等她想太多,人已经被殷岩拽着离开。

    馑儿后面传来东方彻震天地嘶吼

    0

    到了夜魔,汐尘一路不停,直接被带到了地牢。

    汐尘内心苦笑,虽然觉得他们不会对她太好,但也没想到会把她带到地牢来,怎么,当她是犯人她好像一直和他们没什么过节啊

    一路经过大牢,里面关的人不多,但一个个面目恐怖,大都已经身体不全,可是却又偏偏都不让他们死,只是留着一口气在,就这样全身溃烂,在黑暗的牢狱里苟延残喘,任凭蛇虫鼠蚁啃咬。汐尘尽量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腐臭的味道充斥满屋,惹的她胃里翻江倒海。在经过一个牢房时,她忍不住瞥了一眼,顿时惊恐的捂住嘴,以免惊叫出声。

    那那里居然有一个被剥了皮的人他双手被钉到了墙壁上,脖子以下早以面目全非,血淋淋的肌理分明,有的还在微微颤动着

    汐尘终于忍受不住,退到一旁,扶住大牢的木门,呕吐不止他们真不是人

    殷岩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吐完,把她揪起,继续往里走。汐尘却顿住,拉住他的手,颤抖的开口,你们你们也要这样对我

    她怕,怕他们这么对她。这种痛苦她一定承受不住的,她不要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殷岩没有开口,仍旧拖着她往前走。但汐尘却开始拼命挣扎,她好怕,谁,谁来救救她,她不要当活死人

    啊突然一声嘶心裂肺的呼喊划破静寂的牢房,汐尘惊恐的抬头,前面一个大汉,正把一个人的双脚,放入已经烧的通红的巨大烙铁上,双脚落下,立刻发出肌肤火化的焦胡味和滋滋声。汐尘想像不出那该是怎么的痛苦,只是光凭那凄惨的叫喊声,也足以让她神崩溃这,本就是人间地狱

    在最接近里面的时候,殷岩停了下来,将颤抖的汐尘推了进去,喀琅一声,所上牢门。

    等等,别不要把我丢在这,求你此时,汐尘早已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她不要在这里

    这可是我心给你准备的房间,你怎么可以离开呢夜枫低沉的声音,幽幽地从暗处传来

    不不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跟你们本无冤无仇啊汐尘忍不住低喊出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受这种折磨

    夜枫冷的脸颊在火光的映衬下,更显得诡异邪恶。

    你跟我是没什么仇,但你错就错在是冷潋羽的未婚妻

    我她想说她不是大哥的未婚妻,那只是大哥帮她解围,一时出口的借口。但她说不出来,她不可能撇开跟大哥的关系。他到底跟大哥有什么仇,难道大哥的伤也是他造成的吗

    潋羽是你伤的汐尘想起大哥的伤情,害怕顿时少了几分。

    哼,他还不配夜枫扫了眼跌坐在地上的汐尘,翠绿的衣裳沾上泥土,已经有些凌乱,头发也已散开,披散在她单薄的肩膀上,即使这样狼狈不堪,依然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收回目光,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殷岩,我们走

    等等,你们不能就这么走,别把我丢在这里夜枫,快放我出去。混蛋,就会欺负女人,回来

    叫骂没有得到回应,汐尘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一时间,只剩下那人嘶心裂肺的喊叫。这个牢房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前面大汉折磨人的景象。汐尘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在这种地方呆久了,人一定会疯的

    怎么办怎么办汐尘退到墙角,将身子缩成小小的一团,捂住耳朵,强迫自己不去听那恐怖的喊叫,但从指缝漏进去的声音,仍是刺激的她浑身颤栗、发抖。

    呜汐尘终于忍不住低哭出声,好怕,好恐怖,谁来救救我。绝,你在哪我好怕

    半夜里,寒气刺骨,汐尘却无半毫感觉,此时那人已昏迷,被拖了下去,但她耳边犹存在着他一边又一边的嘶喊声,折磨着她脆弱的神经。她蜷缩在角落,揣测着他们会如何对她,前世看过的恐怖片一遍一遍的在脑中闪过,她逼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但思想就是不受控制。

    夜寂静,汐尘一夜无眠。

    接连几天,夜枫都没有行动,但汐尘却日日胆战心惊,自始至终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夜枫虽然没有对她如何,但却天天让大汉变着法子,在她面前的折磨犯人,从神上折磨她。虽然明白了他的目的,是要避她神崩溃,她想要自己坚持住,不让他诡计得逞,但她实在无能为力了,因为她真的快要受不了这种神折磨了。

    不管是谁,快点带她离开这里吧

    她如何了夜枫问着面前的大汉。其实他每天都派人禀报她在牢里的情况。

    她还是一动不动,已经五天没有吃东西了大汉如实的禀报。心里也暗暗可怜那个女子。每天遭受着非人的神折磨,任是谁都会崩溃,何况是一个女子。可她居然坚强的挺过来五天,心底又暗暗佩服起来。

    想绝食寻死哼,没那么容易眼中迸出狠的光,他怎么能让她这么容易就死,他还要留着她对付冷潋羽呢

    主,牢里的那位姑娘昏倒了外面一个小厮跑进来,报着刚收到的消息。

    夜枫连忙起身,朝着牢房走去。

    清冷的月光照在汐尘苍白的脸上,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了无生气,仿佛一个没了生命的瓷娃娃。

    夜枫心里没来由的一抽,转身大吼,快,传大夫说完,上前抱起汐尘没有生气的身体,心底一惊,她怎么会这么轻仿佛抱着一个没有重量的羽毛般。他的恐惧加深,他还没利用她报复冷潋羽呢,她怎么能死不行,他不允许她死,一定要救活她他用轻功飞快的飞离地牢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