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3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失身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4891

    夜枫边走边说着,他现在没心思管这些,他要去找那个女人,让她明白,谁才是她的主子

    门嘭地一声被打开,刚躺下的汐尘立马吓的弹了起来。看清门外修罗般沉着脸的男人,汐尘心中暗自纳闷,他大半夜又发什么疯

    不想理睬他,汐尘转过身子躺下,决定眼不见为净。但他灼热的视线仿佛要把她烧穿,让她想忽视他还真难。无奈,她只好再次坐起身子,面对他。突然发现他眼底隐忍的怒气,她好像没得罪他吧

    夜大主,就算当婢女,也是要休息的他没事,大半夜跑这来干吗

    夜枫紧紧盯着她,绝色的容颜,妩媚的风情,窈窕的身姿,她,的确有令男人疯狂的本钱,怪不得外面的那些男人都想方设法要救出她

    你还真能睡安心啊也不管外面的人为你如何

    他什么意思汐尘隐隐觉得有事发生,难道有人来救她了是谁汐尘暗自揣测着。

    既然他出现在她面前,那救自己的人一定失败了。

    你把他怎么样了

    夜枫缓缓地朝她走近,大手钳住她的下巴,逼迫她仰视。很得意,是吗

    为什么会这么气愤,她跟别的男人有关系,关他什么事,为什么他会觉得不舒服。不过,既然自己不舒服,他也不会让这个女人好受

    突然他倾身,整个身体罩住她,大手一挥,汐尘身上的衣服应声而落。恶魔般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冷潋羽要是知道他的女人被我碰了,会是什么表情说完,夜枫森地笑了,露出他好看的牙齿,但在汐尘看来,简直比魔鬼还恐怖

    我会让你明白,谁才是你的主子

    宣告出他的所有权,夜枫便一口封住那张嘴欲呼的樱唇,灵活的舌强硬地撬开她的贝齿,寻找到她的丁香小舌。

    汐尘拼命闪躲他凑过来的唇,但不管她如何躲,终敌不过男人的力量,很快她就在闪躲中变得气喘吁吁。为什么,自己要承受这个男人的无力对待,他凭什么这么待她挣扎毫无作用,她索放弃。只是嘴边始终挂着一丝讽刺的笑。

    感觉到身下人停止挣扎,他狐疑地抬头,就看见她讽刺的笑容,眼眸顿时一暗。想用这种眼光让他放弃吗没那么容易。

    双手继续爱抚着她如婴儿般白嫩的肌肤,唇舌沿着她脖颈一路下滑,来带她小巧的浑圆,张嘴含住粉嫩的蓓蕾,繁复吸吮逗弄,试图引起她的反应。

    你以为所有女人都会沉溺情欲里吗头顶上一道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他抬头看她,只见她始终以冷漠的眼神注视这一切,仿佛在在身下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两人对视许久,倏地,他妖冶地笑了,感的薄唇贴在她的唇上,哑着开口:那我们就来试试吧无声的战役在两个人之间开启

    夜枫用唇舌描绘着他美好的身形,从部到大腿,一寸一寸地舔弄、撩拨。深邃的黑眸却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她的反应。

    汐尘也不躲避他的视线,就这样与他对视。此刻,形成了一幅异常诡异的画面。床上是两个赤裸纠缠的身躯,可身体的主人却异常冰冷的注视对方

    他冰凉的手指和火热的唇带给她一阵阵颤栗的快感,但汐尘知道她不能呻吟出来,紧拽床单的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但她就是硬生生的咬碎了一声声快到嘴边的呻吟。

    夜枫始终观察着她的变化,没有错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看着她咬牙隐忍,眼中流露出的倔强,邪佞一笑,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抵抗欲望吗,太天真了

    猛地抬高她的翘臀,让他的花口完全呈现眼前。汐尘惊的倒抽了一口气,刚想出口阻止,却硬生生被自己逼退下来,她不能认输

    夜枫将眼光移到她打开的双腿间,看见已经闪动着晶亮的体,邪佞的笑容更加明显,大手往那里轻轻一划。

    明明已经动情,何必再忍

    草,那是身体的自然反映汐尘在心底大骂。但紧咬的双唇却一字不发,她不敢张嘴,她怕她此刻一张口,喊出来的不是话,而是呻吟。

    真是倔强的女孩夜枫不再言语,要用实际行动让她瓦解。他低下头,张嘴含住了那两片花瓣,并时不时的舔弄,轻咬她敏感的小核,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紧绷的面容,想要欣赏她沉浸情欲旋涡的表情。

    巨大的快感如浪潮般,一波波向她袭来,她忍不住全身开始颤抖,握紧的双手已经泛白,眼睛也氤氲了一层薄雾。快快受不了从现代至今,她哪时候隐忍过欲望,偏偏这时候不能认输,真要命,这种折磨到底要到什么时候

    夜枫感受到她身体的兴奋,更加卖力的舔吮,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他将舌伸进她的,快速的抽起来。静谧的房间里,一时只听的到啧啧的水泽声和厚重的喘息声。

    牙龈已被咬破,紧握的掌心也开始泛出血丝,但汐尘都隐忍下来,意念早已战胜一切,身体仿佛已经脱离,她不能输。

    看着她嘴角流出的鲜血,夜枫停下动作,大手钳住她的下巴,眉头深缩,让她承认自己的欲望有这么难吗为什么她就是不应和他

    把嘴张开,你想把牙齿咬断吗盛怒的口气中,竟透露着隐隐的

    看着他盛怒的眼睛,她突地莞尔一笑,嫣红的唇,娇红的脸蛋,凌乱的发丝下妖娆的身体,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妩媚妖异、风情万千。他下身的欲望已临近爆发的边缘。但她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如同一盆冷水扑到他身

    你这种男人,不配让我呻吟。你本不及潋羽的十分之一她知道,在床上说另一个男人比他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但她就是要刺激他,既然体上她敌不过他,就折磨他的神,让他难受。

    夜枫眸光倏地蒙上一层寒霜

    你会为你刚才的话后悔的

    说完,他下身猛地一顶,火热的男整个没入。

    好痛汐尘暗呼。即使下身已经湿润,但她的狭小仍是很难

    温暖湿热的壁紧紧吸附住他的灼热,剧烈的收缩让快感如洪水般向他袭来。额上的汗水,顺着英俊的脸庞滑下滴落在她的小腹上。她把他夹这么紧,真是要命的舒服。但仅存的理智并没有让他不顾一切的抽动,两个人的较量还未分胜负,他不能先让自己的欲望淹没他缓缓的抽动,不紧不慢,偶尔转动一下他的坚挺,让摩擦产生更大的快感,眼睛紧紧盯着汐尘,不错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隐忍的汗水已经把背部全都浸湿。

    酥麻的感觉由两人的结合处传遍全身,浑身燥热难耐,呼吸也越来越不稳,眼神开始涣散。意识里,汐尘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但身体却像有了意识般弓起,迎合他的每一次挺送。但是,该死,他就不能快点吗这种不紧不慢的速度,真是要命的折磨人。她快要缴械投降了

    想要我吗说出来,我就给你夜枫语气不稳的问她,天知道要是她再不答应,自己就要被这欲望吞没了

    看着他额头不断滴落的冷汗,重的喘息和紧绷的身体,汐尘心底了然一笑,看来隐忍痛苦的不止她一人嘛,他也在极力的忍耐着磨人的欲望。男人向来不是很擅长隐忍欲望,这场较量她不一定会输。

    没有回答他,她伸手拉住夜枫一屡银发拽向自己,他也跟着俯身,汐尘马上封住她的唇,用舌头描绘他感的薄唇,然后慢慢下滑,来到他前的红色突起,张嘴含住,学他那样,反复逗弄、舔咬,一寸寸地瓦解他的理智,她就是要让他崩溃

    砰脑中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被她瓦解,夜枫低吼一声,犹如脱缰野马般在她体内驰骋起来,巨大的男每次都全部抽出,再狠狠的连没入,摩擦产生的快感如暴风般席卷两人。夜枫的喘息越来越厚重,抽更是迅猛异常,大手抓住眼前不停晃动的玉ru,反复揉搓,嘴唇也跟着舔弄起来。

    随着他不断加快的速度,汐尘意志也开始涣散,终于,理智崩溃,身体随着他起舞,双手也无意识地扶住他的肩膀,只有嘴唇仍下意识的紧抿着。

    终于,在他一阵快速抽中,两人一起达到欲望的高峰夜枫爬在她身上重重的喘息着。

    高潮快感过后,夜枫轻抬身体看她,却见她退却了情欲的黑眸正直直地盯着他,突而展现一抹绝丽的笑餍。

    你输了

    夜枫身体一僵,看着她闪动着娇睫的眸子,勾起一个邪肆的笑容。你笑的太早了

    将汐尘身子翻过,猛地从后面贯穿她。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你这个混蛋,输还不敢承认就会欺负女人无耻快速的抽让她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见身上的人没回她的意思,只好作罢的紧抿嘴唇,不让快感淹没她的理智。她不能屈服,她要记住今天受的每一个耻辱,将来会加倍还他

    在她身上的夜枫已经什么都不能思考,巨大的快感早已将理智淹没。他现在唯一的意志就是要她,一遍一遍的要她,让她身上的每一处都烙上他的痕迹。她是他的

    看着她紧抿的嘴唇,夜枫欲火更盛,抽速度也狂猛不羁。为什么,为什么她就是不叫出声来,他好想听她在他身下呻吟的美妙声音,不自觉的,他又加快了速度。

    汐尘不知道她隐忍了多久,只知道他一次又一次地要她,而她也一次次的高潮,身体早以脱离了意识,随他一次次的沉沦。

    在不知第几次高潮之后,夜枫伏在她身上剧烈的喘息。

    还是不肯屈服吗还真是倔强啊他在她耳边轻喘着,低沉的语气中多了一份无奈。

    目光巡视她的身躯,整个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欢爱痕迹,这些都是他给她留下的,认识到这一点,心底有着小小的满足,但为什么她就是不肯屈服于他从没人敢这样待他。

    顺着她玲珑的曲线下滑,再次来到她红肿的私处,那里红白相间泥泞不堪,却显得异常妖娆魅惑,让他的眼睛再次氤氲。

    你不会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吧

    他鬼魅的声音再次在她耳畔响起,震得汐尘身体一僵,他他什么意思

    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再次毫不客气地贯穿她,直到尽头汐尘一声惨叫,浑身绷紧。私处好痛,身体也仿佛撕裂般疼痛着。她可以感觉那里又再次磨出了血

    巨大异物的入侵,再次使口胀到最大,隐隐透着血丝。

    痛吗我要你永远都记得这痛,记得是谁这样抱过你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夜枫就开始剧烈的抽动起来,一下一下,狠狠地刺入她。他要让她记住他,要让她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能清清楚楚的记住他

    汐尘呜咽着,恨,她好恨她会记住,她会记住他在自己身上加注的每一份痛苦,她会牢牢记住,将来她一定会让他痛,不,会让他更痛汐尘强迫自己不要昏倒,她要清楚地记住她现在承受的每一寸疼痛,以后她要加倍奉还。但是,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承受不住身体的巨大痛苦,她昏了过去

    夜枫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抽动的男,泛出的血丝润滑了私处的内壁,让他抽动的更加顺利。欲望早已驾驭于理智之上,他只有一次一次的冲刺,直到那抽搐的快感袭遍他全身。

    高潮过后,夜枫复杂的看着昏倒的汐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并没有打算这样对她的,为什么她为什么就这么倔强可是,不论如何,既然你牵动了我的心,你就别想再从我身边逃走。他俯下身,凑在她耳边坚定的开口:游戏已经开始,就不容许你后悔,我不会再放开你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逃离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4044

    自从两人发生关系之后,夜枫便要求汐尘时刻的跟在身边,说是要让她服侍自己,其实,他只是想时刻看到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他也想不通。

    汐尘也没有反抗什么,乖乖的呆在他身边,因为要熟悉地形,她的目的是为了逃出这个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发生了关系,夜枫居然不再对自己那么冷漠了,有时候跟他说话,他居然也开始回答了。于是,她大着胆子问了他跟大哥到底有什么仇,本以为他不会回答,没想到他回答了自己。原来,他不是跟大哥有仇,是跟整个冷家有仇。究竟是什么仇,虽然没有说,但汐尘也猜到大半了,大不了就是爹爹年轻时杀了他的家人,现在他长大了,就来找绝报仇,可是绝又那么厉害,只能找先从大哥下手切,这人还真会挑,柿子光找软的捏,大哥下不了手,就找上了自己。等等,他好像还不知道自己是冷家人吧,万一他知道了寒,光想,汐尘就觉得恐怖了,不行,自己一定要逃,不能一个劲在这等人来救了,她要想办法自己逃出去在逛夜魔花园的时候,汐尘居然发现了香衔草和绿炎花。这两株花草分开来并没什么特别,但将二者磨合成粉,却有着迷药一般的效果。这是汐尘以前在冷家研究药草时,偶尔发现的秘密。得到这个认识,汐尘开心不已,说不定,自己逃跑有望了。但是,她并没有着急将这两样东西采回去,毕竟像殷岩那样的高手,不管她有如何细微的动作,都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于是,她每天都让殷岩陪着来花园转转,坐坐,让花草尽量沾到衣服上,回去再将衣服上汁刮下,几次下来,她终于弄好了足够一头大象昏迷的药量。

    可是,如何让夜枫喝下这迷药又是一大问题。他武功这么高,要是有人下毒,他一定能够察觉的到。就算弄晕了夜枫,外面的殷岩和夜魔的人呢现在自己武功被封,内力本使不出来,只有轻功勉强可以,就这样,自己一个人能顺利的逃出去吗好复杂啊,看来又要从长计议了可是,还要等多久,这个夜魔,她是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该怎么办不管那么多了,先摆平夜枫再说。其他的听天由命了,大不了再被抓回来,冒险就冒险吧

    只是,该如何骗这个男人上当呢

    接连几天,夜枫感觉她异常的安静,不再像以前那么敌视自己,有时还经常看着自己发呆,像在思考什么问题一样。对于她这样的转变,心中有些窃喜,她还是开始在意自己了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对自己的感受,是因为她的倔强和不屈服吗可能吧,也许就是因为她不象那些人一样,向自己低头,他才会那么在乎她。不过,这种感觉并不糟,心里有一个人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只是,她心里有他吗他想知道她的答案。但他又怕知道答案,毕竟她一开始就不是他的

    但,那又如何,自己决定要她的那一刻,就没打算放手。即使现在她心里没有他,他也不会放开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抱过她,居然,开始想念她的体温,自己怎么了

    推开她的房间,看见她安静的躺在床上,只是似乎睡的很不安稳,睡梦中仍紧皱着眉头,她梦到了什么呢忍不住伸手,扶去她紧皱的眉头。

    突然,她张开了眼睛,看到他,仿佛吓了一跳,接着露出一个单纯而开心的笑容,对他说:你来啦夜枫一时怔住,这是那个一直倔强不服输的苏谨儿为什么他觉得她对他的敌意突然消失了还是她认错了人没等他反映过来,她已经先一步行动。她拉过他的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前,仿佛握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慢慢睡去,这次,她没有再皱眉头,而是一直挂着笑容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着她熟睡的脸上挂满了幸福和满足,指间传来的阵阵温暖仿佛要将他融化,心慢慢暖了起来。二十三年来,他第一次真心的笑了,不再包含讽刺和冷淡,只是单纯快乐的笑了。他和衣上床,紧紧地拥住床上的可人儿。谨儿,这次是你心甘情愿惹上我的,你再逃不掉了亲吻着她的额头,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沉沉的睡去。

    沉浸在满足快乐里的他没有发现,在他闭眼那一刻,她眼中出的那一丝怨恨

    第二天一醒来,夜枫便看坐在他身边一脸发呆的她。他微微一楞,自己居然能睡的这么安稳,是因为她吗抬手轻轻抚她的脸颊,她一颤,惊恐的后退。对于她的闪躲,夜枫很不满意,眉头皱了起来。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难道我昨晚不是做梦她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难道她的梦里会有他吗这个认识让他心里没来由愉快起来。可是她却眉头紧锁,苦恼不已。

    为什么皱眉他又伸手想扶平她紧皱的眉头。她闪了过去。他伸出的手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夜枫不悦的拧眉,眼神暗。请你不要再碰我,我是羽的未婚妻她故意大声的宣布,但颤抖的身体出卖了她

    眉头皱的更紧,冰冷的语气仿佛寒冬的冰霜。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那是你逼我的她大吼,我我不能再对不起羽了表情痛苦又不舍,后面的话细微而低沉,像说给他听的,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倏地,他的心不可抑制的狂喜,为什么,他会觉得她也是喜欢他的。虽然他不敢肯定,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你爱上我了他突然开口。

    汐尘暮地睁大眼睛,摇头否认的,不,不可能,我不喜欢你,你那样对我,对我未婚夫不利,我不会喜欢你,不会的她喃喃自语的否认着,压没注意一旁夜枫骤然明亮的眼神。

    她喜欢他她居然喜欢他了会吗,他敢相信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她这些天一直盯着他发呆,为什么昨天晚上握着他的手的时候,会露出那么满足的笑容为什么今天会惶惶不安的着急否认自己真的得到她了吗夜枫变得激动,猛地抓住她的双肩,扳过她的身子面对自己。为什么否认,你心里明明已经有我不然,你昨晚不会抓着我的手,睡的那样安稳。

    汐尘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有些无助的眼泪滑落下来。不行,我不能喜欢你,不能为什么不能,因为冷潋羽吗你已经是我的了,我不会放你走的猛地将她圈进怀里,紧紧的拥抱她。是的,他不会放开她,当他第一次要她时,就已经这样决定了。现在她心里有他,他更不可能放开她。感受到她的啜泣,他轻柔的抚慰她,以他从未有过的温柔。我会保护你的,一定,好不容易才得到你,一定不会再放手他暗自下着决心。伏在他肩膀上的汐尘露出一丝冷笑离胜利好像越来越近了呢一连几天,两人都非常和平的相处,对于他的亲近,她也不再反抗。他心里有真不可思议的满足,却又隐隐有着不安。

    晚上,夜枫照例来到汐尘的房间,自从明白她喜欢自己之后,他便天天过来陪她,并不做什么,只是单纯的拥着她入睡。

    来到房间,看到她已经躺下,便轻轻的来到她身边,刚要躺下,她猛地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呵呵,怎么还没睡来到床边躺下,拉过被子替两人盖住。汐尘支支吾吾半天,最后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想你了然后蒙着头,假装要睡下。

    虽然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见了。他闷闷地笑起来,拉开她蒙脸的被子,看着她变得通红的脸颊,轻笑的抬起下巴,低头印上她的樱唇。机会来了汐尘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这戏再不终结,就要演不下去了。趁他将舌头伸进来的时候,她咬破了放在牙齿里的迷药,在他吻的时候,将迷药送进他的口中。

    慢慢地,夜枫感到不对劲,神智越来越模糊,在昏迷的最后一刻,他看到她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汐尘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将口中的迷药迅速吐了出来,然后猛灌茶水,把剩余的迷药清理出来。

    清理完后,汐尘回到床边,冷漠的看着夜枫。

    夜枫啊,真以为女人跟男人上了床,就会爱上他吗你太小看女人了。

    为了让他能相信自己,她一个劲暗示自己真的爱上了他,让自己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戏中,每一个眼神,没一个动作,她都经过深思熟虑,好在,他没有辜负她演的这出戏哼,喜欢上你你太看的起自己了,夜枫,我是喜欢你,我喜欢你死我不会忘记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我说过,我会报复的,一定

    汐尘一步步向他走进,慢慢亮出手中的短剑

    锵刺下去的剑被另一把长剑挡开

    是你汐尘不安地看着殷岩,她居然没有想到他。怎么办,就这么放弃吗不要,要是夜枫醒过来知道她下药,一定会杀了他的她不想就这样失败

    她全身警戒的看着他,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没有退路了

    你走吧,但你不能伤害主殷岩垂下眼睑,缓缓的说出口。

    什么汐尘暗惊他放她走为什么他不是跟夜枫一伙的吗为什么要帮她,有什么目的吗

    不想走吗看着她一动不动,他开口提醒。

    不,只是,你为什么帮我殷岩没有回答她,只是指着西北的方向。

    你往那个方向走,那里应该不会有人拦你看汐尘还没有动静,他提醒道:还不走吗一会就要来不及了

    汐尘看了一眼床上的夜枫,并不担心,这份药量很足,最起码可以撑到天亮。但还是早走为妙,她还要抓紧时间逃离他的势力范围。

    谢谢道了谢,又看了眼殷岩,她转身飞出门外。殷岩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眼神暗淡下来,有些悲哀的叹气,尘儿,你不记得我了吗

    按照殷岩的指示,汐尘朝着西北方向奔去,果然一路没人阻拦,她忍不住怀疑,殷岩是不是早知道她要逃跑,为她安排好了出路,突然,一个黑色身影拦住了她的去路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