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4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疗伤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4382

    按照殷岩的指示,汐尘朝着西北方向奔去,果然一路没人阻拦,她忍不住怀疑,殷岩是不是早知道她要逃跑,为她安排好了出路,突然,一个黑色身影拦住了她的去路

    是谁汐尘谨慎的看着来人,难道殷岩骗我

    突然,黑衣人发出低沉悦耳的闷笑,怎么,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我会伤心的。

    那种调侃又吊儿郎当的语气,不是东方彻是谁

    汐尘大大的松了口气,随即又嗔怒的看着他,刚从虎逃出来,惊魂未定,他就出来吓她,考验她的心脏啊舍不得走了吗怎么一动不动

    呃,我跑还来不及,谁舍不得了,我只是奇怪你怎么会来还正巧赶上我逃算了,这些问题等会再说,咱们先走。疑问一大堆,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还是等安全了再说。两人快速地以轻功跳跃着,突然,汐尘听见后面闷哼一声,东方彻重重的坠了下去。汐尘赶忙跃下,来到他身边你怎么了扶起他,汐尘关心的问,他的武功不是很高吗怎么用轻功还会掉下来。

    没刚说一个字,东方彻就吐出一大口鲜血,虚弱的喘的气。汐尘吓了一跳,跟着感到事情的严重,急切的号上他的脉。眉头越皱越紧。

    你中了毒你怎么会中毒这个毒我记得,潋羽上次中的就是这个,你去夜魔找过我吗什么时候,我怎么都不知道,还有,你既然中毒,为什么还用轻功,你不想活了吗

    汐尘劈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他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上次的内伤还没好,这次中毒了还强行用轻功,他不要命了吗

    感受到她急切的关系,东方彻虚弱的笑了,她也会关心他吗原来,被喜欢的人关心,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他轻柔的抚着她的秀发,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我担心你

    只四个字,便止住她的慌乱。担心他担心她眼泪开始不可抑制的流出来。不要,不要对她这么好,她还不起,已经对不起绝了,不能,不能再接受别人的感情了啊。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看见她的眼泪,东方彻开始手忙脚乱。怎么他说错什么了吗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哭了他想用手抚去她的眼泪,但手上已经沾上了鲜血,他急忙扯过衣袖,轻轻为她擦拭着。

    你别哭了,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我咳咳由于急切,牵动了内伤,东方彻又吐出一口鲜血。

    汐尘吓的立刻止住眼泪,赶忙替他顺气。都受伤了,别再说话了。我们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把伤养好再说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当务之急是把伤养好,不然,他剩下的半条命也没了。

    东方彻见她不再落泪,便答应下来。我知道一个地方,比较隐蔽,适合咱们在那养伤

    那好,咱们快去。你的毒不能在耽搁了看着东方彻就要用轻功跃起,她赶忙阻止你干什么,想死吗不能用轻功了。

    不用轻功怎么过去,路程不短啊不行,我带着你虽然自己内力不能完全使出,但带个人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没有可是,听我的汐尘语气强硬,态度坚决。

    东方彻无奈,只能任凭她发落。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他们终于在一个小树林的茅屋下停下。汐尘气喘吁吁的把他弄到床上躺好,自己在一旁大口喘气。东方彻闷笑出声,都说两人一起走快些了,她偏不听。不过,被她这么关心的感觉真的不错呢心疼的抚去她额角的汗珠,将她拥如怀里。汐尘楞了一下,刚想挣脱,就被他制止。求求你,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这不是我在做梦吧不是他在做梦吧他现在真真正正将她抱在怀里了。这些天来的日夜担忧,经常在梦中见到她的身影,可是一醒来却是一场空。上次眼睁睁看着她,在他面前被人带走,以为自己的心都要死掉了。从没觉得自己那么没用过,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去救她,即使只有他一个人,也要去救。终于,终于让他把人救出来了。决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从现在开始,即使赔上了这条命,都不会再让她从他眼前消失。东方彻紧紧地抱着汐尘,仿佛要把她嵌入骨里。汐尘感受他颤抖的身躯,轻轻伸出双手环住他,在他的背上轻抚着,安慰他的情绪。

    没事了,让我去帮你弄药可好,你的毒要尽快医治。东方彻放开了她,听她那自信的语气,忍不住问道:这个毒你会医,具我了解,这夜魔的毒,只要夜枫可以解。汐尘神秘一笑,我当然知道这个毒的厉害了。不过,当初潋羽中毒的时候,我留了个心眼,接过解药时在鼻前嗅了嗅,大体上了解了药中成分,所以,现在要炼出解药,应该不成问题。你现在只管安心在这等我,我去把药引给你找来。顺便还得把自己身上的克制内力的药也给解了。

    他会心一笑,谨儿真有颗玲珑剔透心,这点都能想到,遇到你真是我的福气。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福气呵,没遇到她才是他的福气吧要是没有她,他也就不会受伤中毒了汐尘苦笑。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去去就回。看他安稳的躺下,汐尘转身离开。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心里一阵失落。刚才,他居然想不用她帮他制药,只求她陪在自己的身边,唉,已经陷的这么深了吗但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苦,只要看到她在自己身边,吃什么苦也值得了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他沉沉睡去。

    那个女人,居然敢对他下药。清醒过来的夜枫,怒不可遏的瞪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这些天来的柔顺屈服,对他露出的一颦一笑都是为了逃跑而做的欺骗吗哼,苏谨儿,真有你的,居然连我都敢欺骗。看我在你面前,掉入你的陷阱很得意是吧,你会后悔的,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后悔,绝对。想逃离我吗你做梦我说过,游戏一旦开始,便不会结束,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抓住,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银色长发随风飘起,婺的眼神使得整个人看上去异常鬼魅。

    大手一挥,招来殷岩。说,昨晚怎么回事就算他昨晚被迷昏,但这些人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没人拦住她

    属下也不清楚,昨夜听见东南方有人闯入,属下便带人去过去察看,结果发现那里的人都被迷晕,便赶快回来通知主。谁知,在门口喊了多声没有回应,以为主睡下,就没再打扰,想今早再来禀报,没想到,那女人竟然逃了殷岩不慌不忙的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喊我没有应答,你就不会怀疑出了什么事属下没有怀疑。主上次在苏姑娘这就寝时,属下也来找过您,那时候您也没有回属下,所以这次属下没有怀疑。夜枫看了他一眼,没有回他,的确,那段时间,他实在太大意了,居然被那个女人耍的团团转。只是,她既然那么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杀他,那晚,她明明有机会要的他的命为什么没有动手

    她自己一个人逃的他不相信她一个能够逃出去,即使过了他这关,外面有那么多人把守,她的内力也没恢复,她怎么可能这么顺利的逃出去。禀主,应该不是,依属下看,是声东击西,她好像是被人救走的

    救走会是谁冷潋羽,冷潋翼还是东方彻不管是谁,敢从他的地盘上抢人,就要付出代价传我的令下去,去给我找,就算把江湖翻个个,也要把那女人给我找出来

    是殷岩领命,就要下去。

    等等夜枫沉思一会,缓缓开口,顺便帮我仔细查查她的底细,她应该不止是冷潋羽未婚妻那么简单,下去查清楚。

    殷岩心中猛地一顿,心下开始紧张,但脸上仍没多大表示。应了声,便退了下去。出去之后,他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看来尘儿的身世,是瞒不了多久了。尘儿,我该怎么办

    竹林在汐尘的照顾下,东方彻的毒已经清除大半,内伤也好了很多。而汐尘也解了自身的毒,恢复了内力。于是,汐尘也了解了东方彻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分开之后,东方彻就一直想要去夜魔救汐尘,但无奈那里的五行八卦阵太厉害了,他破了整整五天才得以进去。谁知进去之后便遇到了夜枫,他就是在那时,中了夜枫的银针。

    他来救自己的那晚不就是夜枫强要了自己的那晚吗汐尘想起,他那晚的怒气。奇怪了,有人来救她,有什么值得生气的要是没人来救她,那她才要生气呢管他呢,人变态,想法当然变态,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后来,他又想了很多方法要进夜魔,都不得方法。可是,没想到,几天前,突然接到一封匿名信,告知他那晚汐尘会有所行动,所以,他才能在她逃跑的那晚赶到。

    汐尘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殷岩给东方彻放的消息,只是,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呢印象中,他跟自己并没什么交集,而且,他还是伤了大哥的凶手,可是,现在居然帮她逃跑,到底为了什么

    在想什么看见她专注的思考问题的模样,东方彻忍不住的问。没什么。东方彻,你的伤也差不多了,我想,咱们差不多该分开了她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夜枫发现她逃跑,一定会找人来追寻,为了避免连累他,两人还是分开比较好

    明亮的桃花眼立刻黯淡下来,笑容也从脸上隐去,他紧紧盯着她的脸,神情变得有些悲凉和哀怨。你在赶我吗

    汐尘想张嘴否认,但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不能再连累他了,他要的自己给不起,不如放开的好猛地,东方彻扳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他我不走。我说过,既然喜欢上了,就不会放手。我不要你回报我什么,就让我跟着你,一直照顾你,让我能一直看着你就好这样,这样都不可以我好不容易才又找到了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再把我踢开,你以前答应过我的,你答应的。说到最后,他已经激动浑身颤抖,紧握她肩头的双手都开始瑟瑟发抖。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哀求。

    汐尘垂下眼帘,不忍去看他眼中的深情,那是她承受不起的感情。为什么不看他,难道现在他连她的眼都入不了了吗他真的不求她回报啊,不奢求她心里有他,只是,偶尔,施舍他一个眼神就好他只要这样而已啊生气的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给我一个答案,我要你亲口给我一个答案。

    看着他眼中那么明显的渴求,她的嘴张张合合,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叹口气,还是让他死了这个念头吧

    对不起,我不想唔

    没说完,东方彻炙热的唇便堵住她的话。他不要听,他不要从她嘴中听见拒绝的话,谨儿,不要拒绝我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重逢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4765

    没说完,东方彻炙热的唇便堵住她的话。他不要听,他不要从她嘴中听见拒绝的话,谨儿,不要拒绝我这个吻缠绵而绝望,充满着小心翼翼,连唇舌都忍不住颤抖着。感染到他悲凉的情绪,想要推开他的手顿住,抵在他前,她没有挣扎,安静的接受了他的吻。


嫂子合集小说5200
    许久,东方彻才结束这个吻,深邃迷人的眼睛定定的看她,你在怜悯我吗没关系,怜悯我也没关系,让我留在你的身边。求你头靠在她颈窝处,低声恳求着。跟着我,绝对不会是一个好选择的东方彻,我这次逃出来,夜枫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你在我身边,一定会很危险。你是东方家的少主,你还有很多事要做,何必让儿女私情困住你的脚步你难道不想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汐尘试图跟他晓之以理。

    他目光认真的看着她。如果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放弃,我要那些虚无的权利和地位还有什么意义我想要的幸福,一直都是你,谨儿,你知道的你会后悔的她叹息。不会,绝对不会他肯定的说。

    看着眼前深情的男人,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汐尘只能轻轻点头,答应了他。在点头那一刻,她看见东方彻灿烂而满足的笑容。

    既然东方彻决定跟随了,那她该想想要去哪儿了。本来打算去找二哥,但大哥受伤了,好担心他,又想去看看他,可是,现在距离大哥那太远了,万一路上碰到夜魔的人就,就惨了。要不,就先去找二哥吧,让潋翼打听大哥的消息。下定决心,两人便准备休息一晚,第二天上路。却不想当晚,一群人的出现打破了计划。

    汐尘看着眼前的这些黑衣人,眉头紧皱。找来的还真快,他们是谁夜魔的人吗

    东方彻小心的挡在她前面,这次,他决不会再让人,在他面前,把谨儿带走他一定要保护她突然,黑衣人让开一条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浑身散发出掠夺的气焰,如黑豹般优雅的从暗中走出来。是他汐尘和东方彻同时惊讶。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两人吃惊的表情,北辰皇优雅一笑:两位好悠闲啊,定是不知道外面的人已经找疯了吧哈哈,终于还是让他先找到她了,多么致的一个漂亮娃娃,马上就是他的了黑眸牢牢盯着汐尘,就想盯着快到手的猎物。他那话什么意思很多在在找他吗还有,他那是什么眼神,直觉的让她想躲。身子不自觉的往东方彻后面缩了缩。

    对于她的依赖,东方彻会心一笑,将她整个挡在后面,也挡住北辰皇过于炙热的视线。

    阁下这么急着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恢复以前的懒散神态,他潇洒的问。

    没什么事,只是眼睛越过东方彻,直接看着后面的汐尘。想找苏小姐叙叙旧

    叙旧我什么时候跟你那么熟了汐尘在后面翻白眼。看见东方彻转头询问的眼神,她也只能无奈的摇头,表示跟他不熟。伸手轻轻握紧她的手,东方彻转身回答他。对不起,谨儿说,跟你们好像并不熟络,没什么好聊的北辰皇当然看见他紧握她手的动作,眼睛不悦的眯起。谨儿叫的还真亲热,她好像是冷潋羽的未婚妻吧没什么好聊的吗即使是关于冷潋羽的东方彻明显的感到她身体一颤,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询问她的意见。谨儿,不管你如何决定,我都会在你身边,他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紧握的大手传递着阵阵让她安心的温度。

    对他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现在,不可以慌张,汐尘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要想想他话中的可信度。为什么他要跟自己谈大哥的事北辰家,表面上跟冷家没什么关系,但在商业上,却跟冷家是死对头,所以,他跟大哥之间,应该也是敌对关系。夜枫曾对她说过,大哥不是他伤的,那,会是这个北辰皇吗不排除这个可能,可是,总觉得这其中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哪呢看着汐尘并没有因他的话而慌张,只是在那冷静思考,对她的欣赏又增加几分。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娃娃嘛不,在比武大会上,她就看出她的冷静。只是,她热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他忍不住开始想像她意乱情迷,在他身下的情景。怎么苏小姐有了新人忘了旧爱吗连未婚夫都不关心了吗,真是冷漠的女人啊他又步步紧逼。催,催,催什么催,汐尘不禁有点恼,他故意逼自己赶快决定,一定有谋,可是她又一时想不到哪里有问题,又担心潋羽的情况该死,真要被他牵着鼻子走的

    突然,一道声音入,解救了正在苦恼的汐尘。

    什么未婚夫她什么时候有未婚夫了

    汐尘抬头一看,惊喜的叫出来。二潋翼

    听到她的称呼,冷潋翼皱眉,她搞什么鬼,这么称呼他还有,她前面的男人是谁

    对于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冷潋翼,北辰皇脸上一闪而过狠厉,该死,他差一点就成功了。知道今天是带不走她了,并是怕了他冷家,只是以目前的形式来看,不适合跟他们起正面冲突,今天只有放弃了他朝冷潋翼勾了下嘴角,但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在下得知冷兄在寻这名女子,所以就帮忙一起寻找,这不,在下刚寻得,准备派人通知冷兄呢

    哦是吗那我还要谢谢你喽冷潋翼淡淡的回答着,目光却一直盯着汐尘。该死的她,要在那个男人背后呆到什么时候,手还握的那么紧

    不客气,既然你们来了,在下就告辞了然后又深深看了汐尘一眼,森的笑着,苏姑娘,我们后会有期他故意加重最后四个字,咱们还会见面的,一定说完,便带着他的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还不出来,打算躲到什么时候冷潋翼不悦的开口,眸光变得沉。

    汐尘有点畏缩的在东方彻后面缩缩脖子。完了,二哥又生气了,突然发现和东方还紧握的手,下意识的赶快甩开。东方彻疑惑的看她,询问着怎么回事。汐尘只能会他一个虚弱的笑容。

    这副景象,在潋翼眼中就是眉目传情,他浑身如蒙上一层冰霜,语气也更加冰冷:要我过去把你揪出来不用,汐尘立刻从东方彻背后跳出来。她已经听出,潋翼已经临近爆发的边缘了。她缓步挪到他面前,抬头看他,在他爆发的边缘,汐尘一把环住他的腰。二哥,我好想你闷闷的声音从怀中发出来,潋翼低头看此刻温顺依偎在他前的小人儿,怒气竟怎么也发不起来了。叹口气,他就是被她吃的死死的一有错就撒娇,以为这样就不用受罚了口气早就软化下来。

    我又没有错,汐尘在心底小声回答。看来这事要好好跟二哥解释了,不然他定不会放过她了唉,只是,该怎么跟他解释东方的事呢苦恼啊

    将事情的始末跟潋翼解释了一遍,当然,省去了跟夜枫发生关系的那段,她可不敢把这件事跟潋翼说,保不准他会做出什么毫无理智的事。

    听了汐尘的解释,潋翼的眉头仍是紧锁。尘儿是潋羽的未婚妻哼,他还真敢说。想独占她吗没那么容易,既然现在尘儿在他手中,他就不会放开了。但是,她好像还少解释了什么吧

    你是不是少说了什么

    汐尘心中暗暗叫苦,就知道他一定会很在意东方的事。应该让他早些离开的,偏偏他又不听。该怎么跟二哥解释二哥,是这样的。东方彻为了救我出夜魔,身中剧毒,且这毒只有夜魔主才有解药。上次大哥中毒之时,我正好得知了此毒之解法,所以,便留东方在身边,帮他解毒。人家差点搭上命就我,我总不能弃他不顾吧哦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干嘛要舍命就你你跟他很熟

    不熟,一点都不熟她下意识的就张口就喊。喊出之后就开始后悔,转头偷眇了眼东方彻,他脸色已经开始发青,桃花眼更是出埋怨的神情。天啊,谁来把她解救出来吧,她快要被他们的视线杀死了无奈,她只能苦撑人家狭义心肠,看我身陷困境,挺身相救,有什么不对这种烂借口,说出来自己都不信,可她只能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先把二哥安抚下来再说吧冷潋翼撇撇嘴,对于这种信口胡诹的借口,一个字都不信。不说实话是吗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让你说。突地,嘴角勾出一末邪恶的笑。汐尘浑身打了个寒战东方彻看着她对那个男子,神情紧张的模样,不禁垂下眼帘。不是说好不求回报吗不是说好只要呆在她身边就好了吗,那她说什么,他又何必在意呢那个男子对她,应该是很重要吧,那冷潋羽又是怎么回事心中有很多疑问,对她的身世也开始产生怀疑,但现在还不是问她的时候。不忍看她为难的模样,才是让自己来替她解围吧。

    苏姑娘说的都是实话。东方彻打破了他们僵持的局面,缓缓的说到。

    在下跟着姑娘,是因为在下有伤在身,而这伤,姑娘恰巧可以医治。救她,因为她是在我面前被人掳走,在下出于责任,也应该将姑娘救回至于,我跟姑娘的交情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说话的时候,东方始终没有抬头,只是低垂的眼睛,毫无波澜的吐出这些话,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愧疚,慢慢在她心底产生。唉,又伤到他了冷潋翼没有理会他,径直拉过汐尘,俯在她耳边小声说:别想这么糊弄我,回去再跟你算账说完,拉她上马,一起往别苑走去。回到冷家别苑,冷潋翼就直接把人拉到他的房间里。

    说吧,好好把事情都给我说清楚一进屋子,汐尘就直接奔向大床,躺在上面,打着哈欠。

    二哥,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很晚了,让我休息吧。折腾了一晚上,又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她都要累死了,他还抓的她不放,真要命。

    没说清楚,不许睡上前扶正她躺下的身子,话都没说完,就想睡

    二哥,求你了,先让我睡觉吧,明天一定给你的满意的解释,好吗她开始哀求他,她真的是累坏了,好想睡觉哦。

    冷潋翼仔细的盯着她,看她疲惫不堪的容颜,不象是说谎。叹口气,抱住她,两人一起倒入床铺上。好吧,今晚就先放过你,睡吧算了,他爱抱就抱吧,汐尘也无心反抗了,就这样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日上三竿,汐尘才从睡梦中醒来,懒懒的伸伸腰,昨晚睡的好舒服啊转头看着旁边的床铺已空无一人。二哥什么时候走的哎呀,现在不是发愣的时候,趁二哥不在,赶快去看看东方彻怎么样了,昨天也没顾及上他,今天要去跟他道歉才行。匆忙的把衣服穿戴好,在她的手马上就要碰到门的时候,背后突地响起的一道声音,让她背脊一阵发凉这么着急,想要去哪

    汐尘小心的转身,看见了坐在影处的冷潋翼。完了,他他一直在那坐的吗好吓人,自己居然一直没感觉到。

    她就像被定在原地一样,不知所措的看着地面,心里七上八下。过来冷潋翼的声音再次响起,夹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算了,要来了早晚会来,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在她马上要到他跟前的时候,潋翼长臂一伸,将她拽进自己的怀抱。走这么慢,我很恐怖吗口气相当不悦。呵呵,哪有,腿站麻了汐尘不安的坐在他的腿上,脑子飞快的转着,该怎么解释

    潋翼低沉的笑出声,笨尘儿,每次都找这么烂的借口,谁会相信抱着这些天来,日夜思念的人,他什么都在乎了,只想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呼吸她的味道。尘儿,你可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将脸埋在她颈窝,深深的闻着她身上的馨香。见他没有没有追问,只是无声的抱着自己,也没有开口,她才不会傻的往枪口上撞,他一直这样才好。两人默契的沉默着,屋内,一室的温馨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