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7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被困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5190

    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暗的墙壁,撑起身子打量四周,潮湿的地面,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又回到地牢了吗唉,也是,自己那么骗他,依他的个,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自己呢,估计这次,真要被他折磨死了

    汐尘不经意的抬头,猛然呆住面前一个人,被四的铁链牢牢的拴住了手脚,并向四周拉开。铁链的另一边则扣在墙壁上,把整个人拉成一个大字他的头耷拉着,上身赤裸,身体的皮肤没有一处完好,鲜红的一片,仿佛被洗过一般,不停的有小股的鲜血从身上流下来,流到地上汇成了一滩血水整个人如破碎的木偶般悬挂在那里,身上几乎看不出生命的迹象

    不知为何,她的心突然猛烈的抽紧,呼吸也变得急促。他是谁为什么她的心会有揪疼的感觉

    看着眼熟是吗恶魔般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汐尘骤地转头,看到夜枫鬼魅的身影出现在牢房门口

    没有理他,收回视线继续盯着眼前人,他,究竟是谁

    看透了她的想法,夜枫缓缓走向那个已经没有生气的人影,猛地抓住他的头发,让他抬头,脸正对上汐尘看去的眼睛。

    东方彻汐尘大呼出声。他不是回家帮他父亲了吗怎么会落到夜枫手里

    汐尘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身腥红的东方彻,那个始终白衣飘飘,英俊潇洒,笑容慵懒的男人是眼前这个人吗为何,他此刻会变得如此狼狈心,不可抑制的开始抽痛

    倏地,他想感应到一样,微微的颤抖一下,睁开了幽黑的凤眼。看到汐尘,他明显一楞,随即如花般笑开了,干裂的嘴唇勾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快死了吗他居然看到了谨儿,呵呵,能在死前看到她,已经很满足了,他安心的闭上眼睛

    东方彻

    清脆的呼喊让他浑身一震,东方彻再次疑惑的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她满脸泪痕的面容,这不是幻觉,他真的见到谨儿了猛然回过神,谨儿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也被抓起来了

    东方彻开始剧烈的挣扎,但身受重伤,挣扎只是图增他的痛苦,伤痕又开始不断地往下滴血,而他仿佛没有察觉似的,双眼牢牢盯着她。寂静的牢房里,只听的到铁链的铮铮声

    不,不要再动了,你你需要治疗汐尘不禁大声哭喊出来。然后目光转向旁边冷漠看着一切的夜枫。

    你你这个恶魔,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他他都快死了,快给他请大夫啊快请大夫呜

    汐尘挣扎着晃动着面前的大门,发出哐哐声。

    紧盯着她楚楚可怜的面容,夜枫嘴角泛出一丝冷笑。放开东方彻,缓步走到她面前蹲下,抬起她的下巴,冰冷的话语从薄唇吐出

    冷汐尘,你说我该如何罚你你不仅欺骗我,还隐瞒了身份。冷家大小姐呵,我还真是没想到啊,还真是小看你了

    汐尘顿时僵住,接着是不可抑制的颤抖,这个人还是知道了,自己这次真是在劫难逃了看了一眼东方彻,她颤抖的开口:我随你处置了,只求求你,放了东方彻吧

    哼,放他他乃我杀父仇人之子,还助你逃跑,我为什么要放他而且,你凭什么求你,恩他魔魅的黑眸牢牢盯着她,仿佛欣赏着垂死的猎物无力的挣扎

    汐尘再一次恨自己的无能。对啊,她凭什么去求他,她现在连自身都难保了,又凭什么去给别人求情而且,她也不能死,绝还在等他,他有危险,她不能在这浪费时间。害怕眼睛里渐渐浮起无惧的光芒

    慢慢的收住眼泪,抬起眼睛无畏的回视他。

    既然你要对付冷家,你就不会让我死那我用我命,换东方彻的命,这个交易如何汐尘又恢复了先前的冷静,跟他交涉着

    好笑的睨着她,夜枫轻轻开口,呵,就算没有你,我也一样可以灭了你们冷家你当真以为自己有那么重要

    没有说话,汐尘只是神秘一笑。轻轻站起身子,弹掉身上沾住的草芥,神情自若如常,仿佛在自家中一样优雅。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开口

    既然夜大主这么有信心,为何一直没有动手呢我还以为您是怕了我们冷家呢

    怕夜枫如同听到什么笑话似的森森的笑了,忽而笑声转低,冷大小姐,你以为冷家就我一个敌人吗他最大的敌人不是我,是朝廷。只怪你们冷家平时太嚣张,惹得朝廷都不满你们。我只需在旁边看热闹罢了,何须我来动手

    想坐收渔人之利呵,世上哪有这等便宜的事她冷静的分析着,以绝那强硬的手腕,若是和哥哥们联合起来,应对朝廷又是何难事再说,除非朝廷完全不考虑龙耀国的经济问题,否则是断不可能一下子除去冷家的他们决不会贸然行动。这个道理他岂会不懂,这个唬她,当她没脑子吗

    汐尘不与置否,嘲讽一笑:那看来,冷大主有的等了,依我看,他们短期内,还不会有所冲突只怕你也不会等到那一天

    呵呵,你知道吗,汐尘,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个,明明手中没什么筹码,可你偏能自己硬扯出什么筹码来做交易,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傻呢

    汐尘咬牙,面上仍是做到波澜不经。

    我有没有筹码,你比我清楚你之所以没立刻去报复我爹,定是你现在实力仍不足以。你想等朝廷收拾冷家也只是你的拖延之策,以爹那敏锐的洞察力,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目标就是他所以,你就想用朝廷,赢取足够的准备时间来积攒势力。而现在,有了我在你手上,你对付爹爹的筹码就更多了要是我死了,那你准备的一切不是都白费了她低头犹豫一下,又开口,我想你也一定知道了我对他的重要

    不错,她跟绝的关系,想来他也派人查清楚了。唉,看来,以后在世人眼中,他们要承受很多负名了只是,她跟绝,真有血缘关系吗

    夜枫的脸慢慢变得沉。是的,他当初得到的情报,说他们二人之间不单单是父女关系不单单是父女关系那会是什么关系,呵,他不用脑子都能猜的出。没想到那个桀骜不逊的男人,真能不顾世俗眼光,跟自己的女儿发生乱伦

    见他没有反应,汐尘催促,用我命,换东方彻的命,换不换

    只要他们都活着,就有机会逃出去

    夜枫的眼睛危险的眯起,看不出来,冷大小姐还这么多情啊,任何一个身边的男人都不放过怪不得那些男人都这么甘愿为你付出

    那微酸的口气让她秀眉一挑,随即妖娆的笑开了。纤手越过木门,勾起他一屡银发,放在鼻间轻嗅着,粉舌轻舔樱唇,挑逗了微眯星眸

    也包括你吗

    夜枫浑身一震就这样直直地盯着她

    拜托,美人计都用上了,给点反应好不好汐尘心里嘟囔着

    倏地,一股力量袭上她的纤腰,隔着木门,汐尘被揽到了他的怀里。火热的呼吸吐在她耳边。

    惹到我的下场,你承受不起,你是在玩火

    男人,还真是经不起挑逗。汐尘也不闪躲,抬起手揽住他的脖颈,学着他的样子,在他耳旁轻吐着气息,暧昧的开口:是吗可惜,我从小就不怕火

    冰冷的眸子,慢慢渲染上欲望的色彩,大掌拖住她的后脑,唇往她的方向压下汐尘偏头,躲开了他的吻。

    先放人汐尘冷冷的开口

    黑眸骛地眯起,汐尘也不甘示弱的回视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在空气中纠缠着,谁也不服输

    良久,夜枫紧抿的嘴唇终于轻启,殷岩,把他拉下去上药

    随即迅速打开大门,将汐尘从里面拖出来,拉着她要离开地牢

    汐尘回头看了眼一脸担忧的东方彻,回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便任由夜枫带她离开。

    好不怜惜的把她甩到床上,不理会她的呼痛,长臂一挥,她身上的衣物便悉数脱离汐尘没有闭眼,只是睁着漆黑的明眸不瞬的盯着他,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仿佛在嘲笑他一般。

    看着她刺眼的笑容,夜枫上前掐住她的颈部。

    收起你这种眼神怎么,想这样,我就能放过你,你少做梦了

    她无所谓的笑笑,只听她喉咙里咕隆一声,夜枫猛地擒住她的下巴。

    你吃了什么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东西早被汐尘咽下。她咯咯的笑起来。主动揽过他的脖子,凑上自己红艳的唇,在他嘴边磨唆着。

    禁香丸

    夜枫身体猛地一顿,迅速拉开两人的距离

    什么她居然服用禁香丸她难道不知道这药对身体有多大的伤害吗他就这么不想自己碰她

    满眼布满寒霜,眼神若能杀人,汐尘早死几百次了。但她仍是无畏的看着他

    不错,为了不让这个男人碰自己,她宁愿伤害自己的身体。禁香丸,顾名思义,就是禁欲的药,一般服用此药之后,一个月之内,不能发生房事,若强制行房,便会七孔流血而死。但,此药也很容易产生后遗症。女人服用,之后可能产生不孕,而男子若服用,则可能以后会有早泄的现象,所以,此药,一直被奉为禁药。

    只是可能产生不孕,汐尘并不在意,即使以后真有后遗症,只要自己再多调理一下,配点医药养养便可,总比强迫跟这个人上床的好

    好冷汐尘,你给我记住

    撂下狠话,夜枫便急忙抽身,转身飞出门开。

    汐尘此刻在床上哈哈大笑起来。他刚才已经勃起了呢,现在这么急着出去,应该是去火了吧想到这里,汐尘忍不住心情大好起来

    夜枫,并不是每次都能如你所愿

    笑容渐止,汐尘随意找了件衣服裹住身体,站起来往外走去。现在还不到笑的时候,要赶快想办法逃出这里

    走到门口时,突然就看见迎面走来的殷岩。

    汐尘就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向她走来的殷岩。上次这个男人帮了自己,这次,他还会帮自己吗她刚想开口,便被他出口的话打断。

    冷小姐,主有令,不许你踏出这个房间

    不许汐尘不悦的皱眉,又想把她软禁起来还有,他这么这种公式化的口气跟她说话他不是帮过自己吗

    她想开口询问,但眼尖的瞟到周围不断走动的下人,她识趣的闭了嘴,现在问这个还不合适,还是先问问东方的事吧

    东方彻,他还好吗

    恩,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伤口由于长时间没有治疗,都有化脓的迹象殷岩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口气毫无波澜。

    没有生命危险那也是离死不远了想到刚才在地牢见到他的那刻,心就开始不住抽痛。虽然他受伤也不全是因为他,但她也有一部分责任唉,为什么自己老是欠他呢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汐尘思量再三,终于小心的开口,这个人,应该会帮自己吧

    殷岩试图保持他的面无表情,但那轻皱的眉毛仍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对不起,这是主的命令无波的声音竟透露出些许无奈

    汐尘没有回应,只是紧紧盯着他,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殷岩以为她在伤心,急忙补上,冷小姐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来通报你

    看着他的神情,汐尘心里顿时轻松。这个人,真的是个能帮助自己的人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对他灿烂一笑,好,那我就先谢谢殷公子了

    殷岩有些不
被同学包养的妈妈吧
自在的别开头,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汐尘靠在门上若有所思的笑着,那个男人,居然脸红了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营救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5144

    清冷的月光倾洒下来,汐尘单薄的身影倚在窗棱旁,凝望的当空明月。囚禁于此已经三日,绝,你可知身边正潜藏着危险而尘儿,也身困魔轻叹口气,眼波流转,看到了缓步移动的白色身影。

    是不是越是凶险邪恶之徒,越是喜爱这纯净的白色因为本身已经被污染,所以才偏好代表最纯净的白色吗可是,为什么如此纯净的颜色穿在他身上,竟显不出丝毫的纯洁之意,反而更显出他纯粹的邪恶

    夜枫在离她不远处站定,没有再往前行进之意。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在清冷的空气中交汇

    片刻之后,汐尘移开了眼睛,又抬头看着空中明月

    听到他走进房间,然后来到她背后,她身上多了件披肩

    入冬了,小心着凉

    温润低沉的男低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浓浓的关切狐疑的转身看他。

    又来这些天他一直这个样子,居然一改开始冰冷的态度,对她变得关心难道改变策略了汐尘一直没有作声,就默默接受他的改变,反正他又不是要伤害她,如何态度,于她又何干不再理会他,继续望着明月思念天绝。

    猛地,她的身子被人板正,夜枫恶狠狠的声音响起

    不许想别的男人

    汐尘皱眉看他,沉的脸上闪现着怒气,一头银发被风微微吹起,看起来,就想来自地狱的罗刹

    我想我的男人,干你何事

    一句话,让夜枫的愤怒升到了极点,两人之间波涛暗涌。慢慢拉进距离,夜枫俊美而苍白的脸凑近她的。

    记住,从今以后,你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给我记住

    说完,薄唇压下,带着占有、惩罚的意味,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吻。霸道、占有欲十足的索取着,不放过她口中的每一寸空间

    汐尘也不反抗,任由他索取。只是如局外人一样,睁眼看着,毫无反映的看着一切

    吻了很久,仍得不到她回应的夜枫,不甘心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血腥味立刻充斥了整个口鼻。汐尘吃痛的将他推开。

    他属狗的吗居然咬人皱起秀眉,忿忿的看着他,伸手想抹去嘴上的鲜血,却被夜枫拦住,倾身上前。汐尘反的就往后退,还没咬够

    夜枫强制拉过她后退的身子,伸手固定住她的头脑,伸舌轻舔着她嘴上的伤口,是那般的小心翼翼。

    汐尘一时错愕,她居然有种被疼惜的感觉她疯了吗,被疼惜这个恶魔

    舔完伤口,他又开始描绘他的唇型,然后将她整个唇瓣含住,小心的吸吮,轻舔,这次不再是霸道而带有惩罚,而是充满着温柔和无限的爱怜。仿佛在亲吻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

    怎么会这样他不会

    猛然间,汐尘用力将他推开。夜枫一时没有防备,退后了几步。抬头,对上她不解的眼神。

    许久,她缓缓开口

    你该不会真爱上我了吧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轻轻勾起唇角,挑了下好看的眉,爱上敌人的女儿

    又是长久的沉默

    突然,紧抿的嘴唇勾出一抹迷人的弧度,他再度上前,将她揽入自己怀中。只要是我想要的,我就一定会得到手。你的身份又与我何干我只知道,我要你

    呵,居然这么霸道,只要你要就要得到那,你可有问过我的意见

    静静的靠在他怀里,把玩着他垂到前的一缕银发。

    为什么头发会变成银色练功还是别的

    你不喜欢夜枫脱口问出。以前,他从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的银发,如今,他居然在意起她的看法。她,会喜欢自己这个样子吗

    这头银发如果换成别人,也许会显得不伦不类,但配上夜枫的气质,竟出奇的谐美,天下间,估计不会有人更适合银色了

    不,很好看她诚实的说。

    夜枫高悬的心,因她的一句话,安心的落下。她竟已经重要到,可以左右自己心情的地步了吗

    冷家与你,到底有何仇恨能告诉我吗汐尘幽幽的开口,立刻感觉到他紧绷的身体。刚才温和的气氛消失,整个人散发出冰冷而危险的信号

    还是柔顺的溺在他的怀中,并没有因他的改变而表现出波动。依旧把玩着他的银发,只是另一只手安抚地抚着他的脊背,传递她的温暖,告诉他,自己并没有恶意

    那个男人,杀了我的父亲,毁了我一家人的幸福

    他深邃的黑眸中迸出浓烈的恨意遥远的记忆重回脑中

    那个男人带领一群所谓的正派人士攻打他们,而那些武林正派就对付他们孤儿寡母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群野兽在他面前揉凌他母亲的情景。那群所谓的名门正派的子弟,居然就在他的眼前,强奸他的母亲。那么多男人啊母亲绝望的眼神永远刻在他的心中,那倔强中的绝望,紧紧盯着在暗处的他,用一个女人的全部,保护了幼小的他他不会忘记,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所经历的一切,他的一切,都于那一天全部失去恨,只剩下恨,他恨那个毁了他一切的那个男人,还有那些帮凶。所以,他变强了回来,他要报复,那些所有伤害过他的人,他要十倍、二十倍的还给他们

    如今,他成功了,他让那些人都受到了惩罚现在,只剩下那个男人

    上一代的恩怨,何必传到下一代来呢。这些年,你一直活在仇恨中,难道就活的开心里吗

    哈哈夜枫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仰头大笑,那凄厉的笑声竟让她的心都忍不住颤动。

    要是你亲眼看到二十多个男人在你眼前,强奸你的母亲,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吗

    玩弄银发的手陡然顿住,震惊的看着一脸嘲讽的夜枫,,他居然经历过这种事黯然地垂下眼睛,是天绝做的不,不可能,虽然绝很无情,但他也不屑做这种事情。可是,他也逃脱不了责任,毕竟那次,绝是领导人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也没有享受过母爱,不能感受他此刻的痛苦,但光是想像,她就觉得浑身冰冷,轮奸多么恐怖的一个词,而那时的他,还是个小孩子自己,本没资格说什么,而且,他们的立场不同,她会站在绝的那边,两人的利益始终是不同,但是

    那,报仇之后呢你让自己始终活在仇恨里,仇恨是支持你活下去的源。可是等你一切仇都报了之后呢你还剩下什么,你又有什么继续支持你活下去你让自己沾上了一身杀戮,你想没想过,他们的子孙也许也会来报复,你就要这样重复的杀戮下去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一个始终活在仇恨中的人是可悲的,你已经这样活了二十多年了,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幽黑的眼眸变得迷离,汐尘的话重重的撞进他的心里。

    没有了复仇,他还剩下什么,还有什么可以继续支持他他茫然了

    看着他紧皱的眉,汐尘有点内疚,这样戳他软肋,让他放弃复仇,可能有点对不起他,但为了绝,她不得不这样总不能为了她的复仇,搭上他们冷家人的命她,也是个自私的人呵

    你是为了那个男人才劝我放弃的吗头顶突然传来他如鬼魅般的声音。

    她猛地抬头看他,撞进他潭水般深邃的眼眸。夜枫嘴角擒着一丝狠的笑,慢慢接近她

    你这个狡猾的小家伙,我差点忘了,你是他的女儿

    猛地将她推开,冷冷的注视着她。

    你不用再做这种无用功了,这件事我不会放弃

    你不是想知道我报仇之后会如何吗好,我告诉你,等报了仇,我会活的更好还有你,我不会放了你你不要妄想从我身边逃跑。上天入地,我死也会拉你一起你逃不掉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汐尘苦笑,上天入地都要跟随但,你可有经过我的同意

    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今天的夜魔,多了一份肃杀之气,而它的来源,正是眼前这个傲然屹立于门口的孤傲男子冷天绝

    淡然、自信的立于那里,什么也不做,就产生了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和压迫感。就这样静静的站着,既不杀气逼人,也不盛气凌人,却自然而然地露出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严。

    夜枫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冷天绝,魔魅的眸子,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个权势盖天又异常冷酷的男人

    浑然天成的霸气,产生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他,是天生的王者

    这个男人,就是汐尘的爱人

    冷天绝俊美无涛的脸上面无表情,冷漠的看着夜枫。

    小女在府上叨扰多日,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吗不冷不热的气口,让人猜不透的心思。

    垂下妖异的眼睛,嘴角勾出一抹魅惑的笑容。

    小尘已经和在下私定终身,她,如今是夜某的人了

    空气陡然下降,冷天绝微眯的眼睛酝酿着狂风暴雨,暴戾、残忍的气息,瞬间染上他身

    倏地,暴戾散去,淡若春风一笑。

    呵,我的尘儿,不会这样。你,入不了她的眼自信、从容、淡定

    夜枫心里顿起千层浪他凭什么就这么笃定,就因为,他相信,她爱他

    不甘、嫉妒、愤怒,瞬间充斥了他全身,任凭他如何压抑,就是抵挡不住它的来势汹汹

    冷天绝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如同置身事外般的从容。十多年的朝夕相处,他怎么会不了解尘儿的习。所以,他自信,他相信他的尘儿

    两个出色的男人,就这样,在漆黑的夜空下,对峙着

    还没考虑好吗将我的尘儿还给我仍是不咸不淡的口气,但其中,已经参杂了威胁的成分

    我说过,她现在是我的人口气是不容置疑

    谈判破裂,只能用武力解决,男人,本就是好斗的生物

    不知是谁先出手,一黑一白的身影在空中相会。同样出色的相貌,同样出色的武功,爱了同一个女人

    银发、黑发在空中飞扬,两人的剑在空中不断交汇,发出火花。

    剑剑封喉,处处致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两人没有丝毫松懈的直击对手的弱点

    不能输,不能输,为了仇恨,为了爱情

    叮

    两人的剑再次相碰,目光再次相遇,爆起一片火花

    好久,没有找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了,只可惜只可惜,你动了最不动之人。

    剑气陡然尖锐,瞬间转换剑法,冷天绝瞬息万变,身形矫健如飞。趁夜枫错愕之际,挥剑横扫,将他的上身划开一道深深的血口。

    触目惊心的红瞬间浸湿他纯白的外衣,伤口几乎深可见骨

    夜枫倒退数步,但却没有捂住那伤口,任凭那鲜血染红他的衣裳

    你输了

    玄冥剑垂下,在月光下,发出清冷的光,诡异、血腥

    苍白的嘴角还挂着鲜血,可他却妖异的笑了

    她,已经是我的人,你带不走她了

    你,找死犀冷如冰的眼眸,咬牙切齿的声音

    任何碰了他宝贝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玄冥剑直指的口

    不要凄厉的女声划破夜空。

    两人同时转头

    尘儿

    小尘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