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8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情伤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333

    两人同时转头

    尘儿

    小尘

    冷天绝惊喜的看着来人,终于又见到他的尘儿了,他想上前抱住她,但她却从他身旁穿过,直接来到夜枫的身边。

    他修长的身形顿时僵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汐尘一路跑来,仿佛当他不存在般,就这样直接地跑到了夜枫身边

    枫,你还好吧一脸的关切,完全无视冷天绝的存在

    虽然身前已经被鲜血染红,但他仍站的笔直,安抚地朝她笑笑

    愤怒席卷全身,冷天绝握剑的手有些颤抖,看她表现出来的明显的关心,心在抽痛,那样的眼神,居然是对另一个男人

    尘儿,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他他尽量平静的开口,但剧烈起伏的口,揭露了他此刻的激动。

    深深看了眼受伤的夜枫,汐尘抬头迎向他的目光。以前的爱恋、依赖已不再,剩下的只是冷漠

    绝,我爱上别人了

    平静的语气,却说出最伤人的话。

    那一刻,仿佛呼吸都停止,冷天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刚才说什么她爱上了别人

    心,仿佛就要裂开这怎么可能

    尘儿,别说笑了,你怎么可能爱上别人她怎么能爱上别人,他们的约定,她忘记了吗

    汐尘没有看他,眼光飘向的远处。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爱上。在山庄的时候,我以为天下间,只有爹爹是最伟大的,所以我崇拜、依赖你。可是当我终于走出山庄后,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比想像中的更为彩,而且,我遇到了他

    深情的望了眼夜枫,在他的鼓励下继续说着。

    我一直以为跟绝的那种相互依恋的感觉就是爱情,但遇到枫之后,我就知道我错了我从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会有如此激动澎湃的感觉,那种感觉,在绝身上是找不到的绝,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想跟他在一起。你已经拘禁我十五年了,如今,放了我吧

    说到最后,她竟有些乞求

    怒火在燃烧,心,撕裂般的痛苦,这就是他一直等的答案

    你跟我定的约定,也只是你想甩开我的借口吗强压下怒火,森的开口。

    汐尘一楞,不自在的别开脸,没有否认

    哈哈冷天绝仰天长笑。他自认聪明一世,什么都在掌握中,没想却被一个小女哇耍的团团转,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最爱

    绝,放了我吧,还有枫,毕竟是我们冷家先对不起他的

    收起笑,冷冽的黑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汐尘尘儿,我说过,天底下任何人,我都不在乎,唯独你,我死都不会放手

    目光转向她旁边的夜枫,依然保持着挺立的姿态,傲然的立于那里

    慢慢提起手中的剑,指向他

    既然你这么爱他,只要他消失,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吧他冷漠的开口,仿佛像讨论天气般平常

    夜枫嘴角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浅笑,并不在意他的话。而汐尘,则先一步的挡在了他身前。

    抽出了腰上的软剑,护在了他的身前。

    冷天绝心中又是一刀为什么,为什么她要维护那个男人

    轻轻拨开挡在身前的娇小身影,雕刻般的俊颜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贴近她耳旁,低声的说:小尘,没关系,不碍事,我没你想的那么弱

    汐尘摇头,目光中闪烁着坚定。

    乖,这是男人的战争,放心,我一定会赢得你十分肯定的语气。

    看着两人相互关切的神情,冷天绝感到窒息般的痛苦席卷全身。曾几何时,就是那双灵动的眼睛,盛满深情的注视着他,如今,却看向了另一个男人。尘儿,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战争仍在继续,黑白身影再次交汇。只是,这次两人都使出十成功力,完全不手下留情,招招致命。

    汐尘担心的看着他,目光始终追随着夜枫,看准了一个时机,她不顾一切的冲到了两人中间

    小尘,危险

    尘儿

    冷天绝急忙收回刺出的剑,使出的十成功力被他硬生生的逼回体内,踉跄的后退数步

    你噗

    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冷天绝难受的捂住口。

    你你居然为了他,想牺牲自己的命

    颤抖的握紧手中的剑。刚收回的功力,已经完全反噬到自己体内,他,现在已经身受内伤可是,他仍不甘心的想寻找答案

    绝,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我宁愿死从未有过的坚定

    死哈哈他又忍不住大笑,只是笑声中多了份凄凉邪佞的双眸慢慢停在汐尘身上。

    尘儿,记住你今天的话,你会后悔的我不会就这样罢手

    最后深深看了眼汐尘,冷天绝快速飞掠出去。

    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夜枫,看着呆若木的汐尘。

    怎么害怕了

    她急忙转身,惶乱的摇着头。但心里,仍是为那最后一眼心有余悸。她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眼神。爱恋、痛苦、绝望和强烈的恨

    这次做的很好,看来你这些天,没白练习咳咳

    主,您的伤

    担心的想上前搀扶,却被他无声的挡开了。

    我没事,任务完成的不错,下去领赏吧

    是,属下告退说完,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看着冷天绝消失的方向,诡异的笑再次爬上嘴角。

    被至爱背叛的感觉如何心痛吧哈,那就痛吧,这种痛苦本不及我所承受的十分之一。尽情的痛、尽情的恨吧,我要让你也尝尝,地狱是什么滋味

    魔魅的眼睛闪烁的妖异的光芒

    冷天绝一回山庄,立刻引起了轰动。那个从未受过伤的犹如天神般的男人,如今,却身受重伤回来,让下人们纷纷揣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居然比冷天绝还要厉害

    看着一脸沉的冷天绝,刘管家颤栗的上前。

    庄主,您

    我没事,我要闭关疗伤,从现在开始,不得任何人打扰

    是

    抬头却看见冷天绝朝着汐尘的房间走去,庄主,要在小姐房里疗伤吗

    将自己锁在尘儿的房间里,冷天绝的静静的打量着房里的一切。这里一切都没变,都是尘儿走之前的样子,可是,为什么,你却变了

    走进卧室,倒在她以前睡过的床上,将头埋在被褥间,努力的呼吸着属于她的芬芳。

    尘儿,尘儿,尘儿内心一遍遍呐喊着她的名字,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噗又喷出一口鲜血。

    真火气流在体内乱窜,他知道他必须尽快压下这股真气,不然定会走火入魔,但,怒火在燃烧,心在撕裂,他本平静不下来

    他只能一遍遍的念着那个名字尘儿,尘儿,尘儿

    过了良久,体内的真气才稍微通畅。冷天绝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眼底已经布满一层寒霜

    尘儿,我可以接受你的任、你的胡闹、甚至是你的不忠,但,我决不能接受你的欺骗和背叛我说过,你是我的,这辈子都是。不要妄想从我身边逃跑,你是为我而生的,永远都是

    他缓缓坐起身子,擦掉嘴角的鲜血,目光又变得邪佞冰冷。

    尘儿,既然选择了背叛,就要敢于承担后果尘儿,不要后悔

    温柔不复,剩下的,只有翻江倒海的恨

    不要

    汐尘从噩梦中惊醒。

    怎么回事,这些天总是做噩梦,而且,他居然梦到绝一身鲜血不会的,不会的,绝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受伤呢对,这是梦,只是梦而已。

    突然,她感到背后一道灼热的视线,不禁背脊一阵颤栗。

    黑暗中,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的坐于桌旁,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睛,但仍能感到他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血腥怎么会有血腥味难道

    看着他慢慢靠近的身体,等他走到她身前时,汐尘猛地倒抽一口气

    天,他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谁能伤他

    洁白的衣服已经染成鲜红色,血还不断往外涌着,隐约可见翻滚的血

    受这么严重的伤,怎么还乱跑

    赶忙拉他在身边做下,就想下床找纱布替他包扎

    夜枫猛地拽过她,将她扑到在床上

    汐尘感到腹部一阵滚烫,那是他的血

    你疯了吗都伤成这样还这么大动作,找死吗

    责备的口气中,带着些微的关切,夜枫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你在关心我口气相当的愉悦。

    汐尘受不了的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计较这个。想把他从身上推开,又怕碰到他的伤口,只能轻轻推攘着。

    是是,我关心你,那你是不是先起来,让我帮你止血就算他血多也不能这么浪费吧

    夜枫没有反应,只是抱着她的手臂慢慢收紧。

    无奈,汐尘又推推他,听没听到她说话啊

    再让我抱会,一会就好

    闷闷的声音从她颈窝传出来。看他的样子,知道自己劝也没用,索,就让他抱了

    半晌,身上的人有了动静,慢慢从她身上起来,带一大片鲜红

    汐尘感到一阵晕眩,他从不知道,一个人身上会有这么多血流出来。

    你等等,我马上找纱布给你包扎

    一会的功夫,她就捧着一堆东西过来了。解开他湿透的衣裳,她终于近距离的看到这恐怖的伤口,翻滚的血,汩汩的鲜血

    汐尘感觉眼睛涩涩的,上药的手也忍不住颤抖,他,都不知道疼吗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疼就喊出来,我会尽量小心

    汐尘边小心的上药,边观察他的反映,就怕一失手,弄疼了他

    夜枫没有开口,始终微笑的注视着她的动作。看着她小心翼翼,把他当宝贝似的,怕弄疼他的模样,心中泛起一阵阵涟漪

    包扎完后,汐尘大大的舒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边收拾边嘱咐他一些注意事项。
克里斯蒂安战记最新章节
说了半天,见他没有反应,狐疑的抬头看他,正好对上他温柔的眼眸。

    汐尘一僵,手中的东西噼呖叭啦的掉落。

    没有理会掉落的东西,夜枫揽过发呆的人,将她揉进怀里。

    你心里有我的,是吗

    男磁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她明亮的眼睛闪烁了下,很快又暗淡下去。此刻,她也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受,本应该恨他,但他的遭遇又让人同情算了,这种事情,越想越乱。

    见她沉默,以为她默认了,夜枫心底一片温暖

    瞥了眼漆黑的夜,汐尘轻轻推他。

    我要睡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好,我陪你

    说完,不等她反对,就拉着她一起倒入塌上,将被子覆盖住两个人,然后紧紧抱住她。汐尘想推开他,但一想到他有伤,就打消了念头。算了,今天他有伤,就依着他了

    看着他安静的睡脸,汐尘心头一动,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今夜,一夜无梦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暴风雨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4202

    刚睁开的眼睛,汐尘就看到了夜枫近在咫尺的俊颜睡着的他,敛去了白天的邪佞暴戾之气,透出的是如天使般的纯洁无邪如此无辜安详的睡脸,很难把他跟白天那冷酷无情的人联系在一起

    眼睛扫到他的伤口上,轻轻挪了下身体。

    以他如此高的武功,有谁能伤他除非是他

    那夜枫的伤,是圈套亦或是苦计

    想到天绝,心又难以平静。若是他曾来救她,不可能没见到人,就无功而反。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可是,以绝的武功,要伤他岂能如此简单。突然,昨夜的噩梦再次浮现脑海,绝一身鲜血的怒视她一定有事。昨夜,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想叫醒他,一抬头,就撞进他漆黑明亮的双眸里,深潭似清澈的眼睛里,映着她的影子他就这样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看着他眼中的温柔,汐尘不自在的别开眼。

    昨天,是绝来过了吗她直截了当的开口。

    柔情转瞬即逝,冷漠和邪佞再次染上他的眼。慢慢收紧腰上的手,让两个人以及其亲密的姿势躺着,暧昧地贴着她的红唇。

    来了,又走了。我说过,任何人都带不走你的他也一样

    他并没有吻她,只是亲密的摩擦着她的红唇,就像一对亲密的情侣,但眼中却布满着寒霜

    汐尘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是如同没有生命的木偶般随他摆弄忽而,脸上展现一抹灿烂的笑容,并且慢慢扩大。

    不,绝会来接我的,一定对,她就是这么坚信的。虽然不知道这次他为什么没有带走他,但她相信,只要绝知道她身在何处,就一定会来带她回去。

    讽刺的扯动嘴角,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只怕到时见面,没你想像的那么好受了想到昨天冷天绝那离去时的眼神,他好心的提醒她

    什么意思汐尘轻挑了下眉,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没多问,她自有她的打算

    此时,夜枫已经起身,跨下床铺,看了眼仍在床上的汐尘,

    还不过来伺候着更衣

    更衣汐尘的眉头不高兴的皱起。

    要穿自己穿,要不找你的丫鬟伺候。还有,我不是你的丫鬟

    说完,直接盖着被子躺下,也不理会他的反应

    只听一声轻轻叹息,接着是悉悉唆唆的穿衣声,然后又归于平静。汐尘拿下盖住头的被子,看见室内已经空无一人

    就这么走了还以为他能把自己揪起来,逼自己伺候他,没想到居然这么走了

    人一离开,汐尘也马上起身拾掇自己。她要找人问问昨天晚上的情况,现在,这里唯一能帮她的人就是殷岩了,希望能套出点东西来

    汐尘挫败的跟在殷岩后面。她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都没从这家伙嘴里套出半点关于昨晚的消息,他怎么就这么死板,不管她如何软磨硬泡、威逼利诱都撬不开他的嘴,唉,是他太厉害还是她太失败

    关于昨晚的事情,她揣测了好几个版本,但都解释不通如果,昨天绝有来,不会不带她走就离开看夜枫身上的伤,应该是绝的武功更胜一筹,那就更没理由不救出她还是,绝也受伤,所以暂时带不走她可是,夜枫伤的了绝吗应该不会吧那还有什么理由阻止绝带她走呢怪了,事情越想越不对劲,但又找不到头绪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哎哟

    由于过于专心的想问题,没注意前边的殷岩已经停下脚步,硬生生的撞在了他后背,踉跄的后退几步。

    殷岩急忙伸手扶稳她的身体。

    想什么呢,怎么这么不小心

    话一出口,两人皆是一楞。汐尘狐疑地抬头看他,她怎么觉得这话里,宠腻的成分多些

    殷岩也是尴尬的别开脸,刚才那话他想也没想,就这么自然的脱口而出。

    咳,这就是东方公子修养的地方了,冷小姐快进去吧他试图用说话打破这尴尬的情况。

    哦,好,那谢谢你了

    汐尘抬手就要推门,却被殷岩一把拉住。她疑惑的转身。

    记住,只有一柱香的时间

    回给他一个放心的笑容,汐尘推门而进。

    殷岩站在门外,半天没有移动。他看着刚刚扶着她纤腰的手,慢慢握紧,心底作出了某种决定。

    一双充满嫉妒的眼睛,将一切尽收眼底

    东方彻她对着一片黑暗的房间喊了声。

    真是的,大白天的,干吗弄的这么暗,门窗紧闭,屋里连个蜡烛也不点。她边索着找蜡烛,边低声咒骂着

    突然,一股力量拽住她的手腕,将她直直的拉了过去。由于冲劲太大,两人齐齐跌到地上,听到她身下的人闷哼一声

    东方彻,是你吗你你怎么样了我是不是压坏你了汐尘急急想站起来,却被东方彻拉住。

    别起来,这样就好牢牢抱紧怀中的娇躯,仿佛要把她揉进骨般

    感受到他的颤抖,汐尘停下扭动,静静的任由他抱着。

    伸开手臂,想圈住他,安抚他的情绪,却碰到一手湿热

    你你流血了她立马撑起身子,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了他身上的一大片影

    不理他抱的紧紧的双手,汐尘挣扎着起身,冲到桌旁,点亮房间

    东方彻包扎的纱布上一片血红

    你到底在想什么不要命了吗

    汐尘冲上前,恨不得给他一拳,把他给揍醒他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而他嘴边始终挂着那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小心的将他扶到床上,瞥了眼那片触目惊心的红,心疼的别过脸。

    我找纱布重新帮你包一下,伤口估计都裂开了

    东方彻拉住了她,没让她离开。而汐尘也始终别开脸,强压下眼中的酸涩,没有看他

    板正她的脸,妩媚的桃花眼仔细的描绘的她的样貌。

    谨儿,不想看到我吗为什么都不看我大手轻抚着她低垂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眼中始终没有他

    压抑的情绪一下子都涌出来,她甩开他的手,愤怒的站起来。

    东方彻,你够了吧你这样要死不活的是要给谁看,给我吗是想让我同情你,还是证明你爱的多么坎坷告诉你,我不吃那套既然喜欢我,就光明正大的放马过来啊,把身体养好,堂堂正正的来追啊,干吗把自己弄的悲剧男主角似的,一身是伤还演这种深情戏码,我最讨厌这种男人了,告诉你,我最讨厌动不动就受伤的男人了你,你要是还是个男人,就赶快把伤给我养好,老这个死样子,做给谁看啊

    汐尘激动的已经口不择言,她只想发泄,为什么后来的几次见面,他都给她搞成这个死模样

    东方彻楞楞的盯了她一会,随即了然的笑了,大手抚上她的脸颊。这,是为我流的吗

    什么汐尘往脸上一,一脸的湿润她赶忙转身擦掉脸上的泪,回过头又狠狠的瞪他东方彻眼里有止不住的笑意

    好,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变强,强到足够保护你他满眼的笑意,口气却是异常的坚定

    哼,把伤养好了再说吧

    不理会他的笑意,汐尘转身把纱布取来,小心的将原来的浸红的纱布扯下,换上干净的。看着他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鼻子又开始发酸

    md,这夜枫就知道下手轻点,把人打成这样

    没关系,已经不疼了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神态,他忍不住开口安抚她

    汐尘给了他个你骗谁的表情,然后继续手中的工作

    处理完之后,又忍不住警告他,这是她最后一次替他包扎,要是还有下次,他就直接去死好了

    东方彻则始终微笑,没有说什么

    临走的时候,汐尘提醒他要快点把伤养好,两人好一起逃出去。至于计划,她已经想好,只要那个人帮忙

    冷天绝受伤的消息此时已经传到北辰和朝廷那里,如今,那里已经开始筹备计划北辰家开始大量吞并冷家的产业,朝廷也一个劲想冷家施压,让他交出北方的盐运权。而冷天绝的两个儿子已经联手,周旋于北辰和朝廷之间

    北辰家

    北辰,不是说此事不宜急躁吗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动手了,不符合你的作风啊一身紫色锦衣的男子慵懒的靠着椅背,说的云淡风轻

    北辰没有立刻开口,只是别有深意的笑笑。急躁,怎么会急躁,他准备这一天已经好久了,如今,他身受重伤,再加上个夜魔的帮忙,这不正是除去此人好机会吗夜魔,哈哈,就知道这个魔教不是那么简单,如今,他只须等两人斗的两败俱伤后,坐享渔人之利就好还有那个女人

    危险的双眼危险的眯起,勾出一个诡异的笑,这次,你跑不了了吧

    看见北辰的这样眼光,锦衣男子饶有兴味的挑了挑眉,他只有在看中猎物的时候才会露出这样表情,不知他又看中了什么

    你好像很兴奋

    北辰皇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放心,不会耽误咱们的计划的,王爷就回去等好消息吧

    静静品味着手中的香茗,眼中发出狩猎般的光芒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