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9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决战上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4624

    一连数天,夜枫天天来她这里,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若有所思的看她,隐约中,汐尘闻到的硝烟的味道,他,要动手了吗

    她也变得异常烦躁,照常过着她的日子,完全当夜枫不存在,只是经常去殷岩那里打听消息,可惜,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汐尘纳闷,既然殷岩是帮她的,为什么却什么都不跟她说呢,他到底怎么想的还有,他为什么要帮自己

    这天,夜枫还是照常来看她,她也如往常一样不理他,管他坐到天荒地老。可是,她仍是察觉到他的异样

    你到底有什么要跟我说的汐尘终于受不了的从床上坐起来,他那眼神盯的她浑身发毛,还让她怎么睡而且,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也不像平时的他

    盯了她半晌,在汐尘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却回答了她。

    明天我就要离开一阵了

    离开去哪儿汐尘直觉他去的地方一定跟她有关,张口想问,却硬生生吞回肚中。不行,不能问,要沉住气,只要他离开了,她就有机会逃出去

    他要开始报复了吗那他跟她说是怎么回事让她别手垂下的眼帘遮住了她的情绪,她不能让他看出来。

    见他没有反应,夜枫继续说,

    你乖乖在这呆着,回来我们成亲

    什么成亲

    汐尘的声音接近尖叫,她不会是出现幻听了吧,这个恶魔刚说了什么成亲谁跟谁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仿佛看见怪物似的眼神。他受的伤好像没伤到脑子吧,怎么都开始说胡话了

    你脑子进水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刚说什么

    给了她一个魔魅的笑容,起身走到她跟前,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俯身让她看见他眼中的认真。

    我当然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我说,我要娶你语气异常坚定

    汐尘好看的柳眉轻挑,好笑的看着他。真不明白他哪来的自信,他凭什么认为她会答应他这种可笑的要求

    看出了她的想法,夜枫收紧手指,紧紧擒住她的下巴,汐尘忍不住吃痛。

    我不需要你的同意,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你只须在这里准备就好

    还真符合他的个,霸道无礼

    说完他说的话,夜枫放开了她,转身准备离开

    哎,你好像忘了,我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了吧这样的我,你也要娶仇不报了冷漠的声音诉说的事实,还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她不得不提醒他这个事实,既然他放不下仇恨,又何必搞这一出。再说,她还不愿意嫁他呢

    我们有过肌肤之亲他突然蹦出一句。

    恩这算哪门子回答肌肤之亲怎么了,那次的接触好像是他为了惩罚她吧为了这个要对她负责不是吧

    喂,你别跟我说你以前没碰过女人

    闭嘴,你就老老实实等着嫁我吧狠狠的回头瞪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是处、男

    一会,房间里爆出夸张的大笑声。汐尘爬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上,笑得身子不停颤抖着。他刚才的样子还真够可爱的等等,可爱立刻止了笑,从床上坐直了身子,疯了,疯了,一定是疯了,刚才居然觉得那个恶魔可爱。在这里呆久了,人都开始变得不正常了,要是那个变态都可爱,那这世上就没恶人了

    慢慢收回思绪,现在不是她想这个的时候,明天夜枫离开,绝对是要进行最后的进攻了。只是,他为什么提前行动他明明有机会坐收渔人之利,怎么突然就改变注意了是朝廷开始行动了,还是绝那边出了问题

    不行,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再在这里呆着,她非要疯了不可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见夜枫已经离开,立即冲到了殷岩的房间

    殷岩,在吗我有事情问你,呃没有敲门,汐尘直接推门而入却看见他赤裸着半身

    殷岩没想到会有人突然闯入,衣服只穿了一半

    两人皆楞在园地,就这样对望着

    反应过来的殷岩赶紧抓起床上的衣服套上,脸上也出现不自然的红润

    汐尘也急忙用咳嗽掩饰尴尬,早知道就提前敲门了。不小心瞄到他脖子上挂坠,好眼熟,在哪里见过呢她开始努力搜寻记忆

    这么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低头问她。

    抬头看着殷岩,汐尘若有所思,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见过的东西一定不会忘记,到底在哪见过呢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小石头她不确定的开口。

    只见他全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居然记得他

    看到他的反应,汐尘知道自己猜对了,惊喜的拽起他的衣袖,你就是小石头对不对,一定是,一定是,不然你怎么带着那个玉石

    太好了,如果他是小石头,一切就好办了,看他还留着当年她送的玉石,就知道这次逃跑绝对有戏了不自觉地,嘴角扯开一抹愉快的笑容。

    果然不出所料,殷岩的确将他们放走,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汐尘一直觉得他不会伤害自己,就想十多年前一样但她已经没时间想那么多,她让东方彻去通知两位哥哥,自己则要快马加鞭的赶回山庄

    红鹫愤怒的站在殷岩面前,满脸的不敢置信,他居然就这样把那个丫头放走了,主要是知道此事,他必死无疑

    岩,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放那女人走,主知道会杀了你的她愤怒地朝他吼着

    可是殷岩本不为所动,继续处理着手边的事物

    受不了他漠然的态度,红鹫上前硬板过他的身体。

    岩,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女人,值得吗上次你放她走,好,我帮你瞒着主,可是这次,本瞒不住的,你这是找死

    见他仍是不为所动,红鹫大为火光,好,不回答她是吗,她自己去解决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刚接近门口,就被殷岩拦了下来。口气不悦的问,你要去哪

    当然是把那女人拦住,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白白送死

    不许去拦住了她的去路,不让她通行。他既然下定决心帮她,就不会让人破坏,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尘儿。

    红鹫哪里会理会他,一个箭步就要冲出去,殷岩急忙转身阻拦,两人一来一回间,已经动起武来,猛地,殷岩拔剑而出,指向红鹫。

    要想出去,就踏着我的尸体出去口气异常的坚定。

    她不由得红了眼眶。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重视那个女人,他们已经认识了十年啊,难道都比不过跟那女人相处的几天吗

    突然,愤怒的表情转而狠,从嗓子里发出刺耳的尖笑声

    哈哈岩,你还是太天真,什么叫帮她,你认为放她走就是要帮她吗你以为她要去哪她一定会回冷傲山庄,主现在正在那里,你认为他见了她还会饶她吗哈哈这样更好,那女人死了更好,免得在这里祸害人间

    此刻,殷岩的眉头已经拧在了一起。该死,他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不行,他不能让尘儿受伤。收起剑,他快速的掠出房间。

    来不及了,岩,来不及了,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哈哈

    身后传来自己凄厉又恶毒的诅咒,但他早已不管不顾,他此刻,只有一个信念救尘儿

    冷傲山庄门前此时正笼罩在一片霾中,四个白衣男子立于门前,护着倚靠在中间轿子中的银发男子。慵懒的靠在软塌之上,双目紧闭,似在养神般悠闲,但他周身发出的戾气让人不寒而立。

    一会,大门轻启,一个身着深蓝长衫的男子缓步而出。火红的夕阳光映在他身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但一双冷冽的黑眸,却让人感到似冰天雪地般寒冷。

    走到约有二十步距离的时候,他停下了,冷冽的双眸从容的看着轿中男子

    这么迫不及待的来送死吗口气一贯的漫不经心。

    夜枫这才微睁开眼睛,慵懒的打量了下落山的夕阳,轻笑出来。太阳再美好,也终有落下的一天,冷天绝,你是也一样的,不是吗

    咱们还不知道谁死呢

    轻柔缥缈的语气,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一股暗流在两人之间涌动

    等等一道清脆的女声,伴随着一个娇小的人影闯入他们的眼帘

    她挡在夜枫面前,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爹,你说过放过我们的你,不能杀他

    呵呵,不能我还不知道这世上有我不能做的事让开沉而愤怒的口气,显出他此时相当不悦

    不要,除非你杀了我

    杀你好,如你所愿

    大手一挥,一柄短小而致的短镖脱手而出,中正眉心。她,当场毙命。她连死时,还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夜枫始终笑看这一幕,对于那个死去的女子,连眼都没眨

    同样的伎俩想使用两次太小看我了

    对于那个死去的女人,他也没有再去看她。居然假扮他的尘儿,她,该死

    夜枫可惜的摇摇头。

    被你看出来了啊啧啧,可惜了,她本来是所有人里面,装的最像的

    尘儿像这个女人哼,他的尘儿怎么会像这个女人当初自己居然相信了这个女人是尘儿,真是眼了瞎。唉,还真是关心则乱。事后才察觉事情不对劲,真该死要是当时没那么心急的话,说不定尘儿已经被救出来了想到这,忍不住开始自责起来,希望尘儿没有出什么问题

    如今碍事的人已经除去,该解决咱们之间的恩怨了吧夜枫敛住笑容,懒懒的开口

    冷天绝眉毛一挑,不与置否

    那地点我来挑如何就选在祁誉山山峰那,如何

    祁誉山就是我逼你爹跳崖那座山冷天绝无所谓的耸耸肩,仍是一派从容

    恩,因为我觉得那里,很适合你葬身薄唇轻启,语气中
元媛误入陷阱的小茉莉最新章节
带着一股狠戾。

    冷天绝的冷峻的脸如花般笑开来,轻松的开口: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决战下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4460

    祁誉山顶端屹立着两个绝代男子。白衣男子一双黑白分明,没有搀杂一丝杂质的清澈的双眸,此时却出犹如毒蛇吐信般的邪恶光芒。纯洁的白色搭配他本身的气质,却显得那么纯粹的罪恶。周身上下散发出邪恶狷狂,让人不寒而立的暴戾之气。一头及腰银发随风张扬地飞舞着蓝衣男子漠然的表情却如雕像般冷峻深刻不带颜色,神色雍容温和,举手投足之间透着成熟男人的稳重气质,却自然而然地露出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严。

    两人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注视的对方,却各自发出真气,以气势压住对方

    夜枫如星的眼睛突然爆出一道光,一刹那间杀气都爆发了出来,长剑一抖就与冲向了冷天绝。

    冷天绝提剑抵挡,携着一股强大的气旋卷去,从正面直接攻击,衣带随着四周猛烈的气飘飞着,只是手轻握着剑,便已生出剑气,刀光剑影你来我往,一时半会儿竟分不出胜负。

    汐尘此时已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山庄,却见庄内一片寂静,便知已经晚了抓了刘管家询问,得知他们正在祁誉山决斗,又急忙飞身前往

    远远地看到决斗的二人,却不敢上前,此刻二人正专心打斗,她上前只会让绝分心,而且,他们的剑气如此凌厉,过去可能会被二人的剑气所伤她只能焦急在在远处观望,不打扰他们心思却百转千回,究竟该如何让他们停止呢二人都是人中高手,这样斗下去,只有两败俱伤

    两人打了三百多个回合仍是分不出胜负。

    突然,夜枫感到他气势一滞,神出现一丝波动,生出剑气。只见一片茫茫剑光,头上的影化作无数落樱纷纷飘落,剑气如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冷天绝涌来。

    玄冥剑回转,冷天绝以柔和内力化解了他的凌厉,身形顿起,变化万千,一招横扫千军迎向他的剑气

    两剑相碰,火花飞溅,冷天绝顿时感到中翻江倒海,向后退了好几步,卸去压力,忍不住吐出一口血。夜枫也退了两步,把要涌出口的鲜血硬生生咽下,脸色也变为煞白。

    远处的汐尘只觉衣裙翻飞,一股狂飙刮扑面而来,倒退数步

    敛去嘴角的鲜血,犀利冰冷的眼睛望想对方。

    这才是你的真正实力吗你让人假扮尘儿,就是想让我受内伤的吧

    话刚说完,又吐出一口鲜血。

    前两天受的内伤还没全好,今天又催发真气打斗,伤食更重。且不知如何,体内此时居然有一股乱流涌向四骸百,竟扯的全身酸痛,怎么会这样

    夜枫也并不好受,刚才的正面冲突已经损耗不少真气,此刻他也只是硬撑,如果他再如刚才一般攻来,他必不能阻挡只是,冷天绝此刻看起来异常痛苦

    突然,冷天绝猛地抬头,漆黑的眸狠毒的盯着他,如同从牙缝中挤出话,你对我下毒

    冷天绝终于明白那从四处聚集而来的痛苦自何处,那绝对是中毒了,他居然对他下毒,而自己却毫不自知怎么可能

    夜枫好看的眉轻皱,下毒他只是设计让他受伤而已,什么时候下毒了看着冷天绝不断冒汗的额头,依旧冷漠。

    谁对你下毒了,我还不至于那么卑鄙

    绝

    看见冷天绝痛苦的就要倒下,汐尘冲上前去,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怎么可能,绝怎么可能会败

    尘儿冷天绝看清楚来人,有些疑惑的开口,手自然而然的伸到她的脖颈出,直到到了那条挂坠,才露出欣喜的笑容。他的尘儿,终于回来了嘴角不自觉的扯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汐尘号上他的脉搏,感到了他气息的紊乱,毒居然已经攻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绝,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中毒,这毒已经已经汐尘着急的眼泪断了线般不断落下。

    伤,很重毒,很深

    暮地,把目光转向夜枫,眼中透露着强烈的指控,是他下的毒

    夜枫见到汐尘出现,原本惊讶,没想到她居然跑了出来。紧接着就是愤怒,她居然不相信他,他没有下毒

    我、没、有、下、毒他咬牙切齿的重复了一遍,他居然该死的不想让她误会他

    再次号上他的脉,眉头紧皱,看想天绝。

    绝,这好像是慢毒,你已经中了好久了

    怎么会这样中了很久的毒,那就不可能是夜枫下的,那是庄里有内奸

    此时冷天绝面色已经发青,刚才动用了大量真气,已经把毒完全催发出来,如今,他全身如万蚁啃噬般痛苦难受,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落下

    绝,绝汐尘焦急又无助地一声声呼唤着,手足无措,她没见过这种毒,本没法帮他解

    本想给汐尘一个安慰的笑容,可是中翻滚的血气一个劲向上涌,又一口鲜血喷口而出,这次,吐的是黑血

    眼泪掉的更凶,仿佛决了堤一般,不断往外涌出

    看着汐尘如此关心冷天绝的模样,夜枫口如同被人狠狠锤了一般疼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脚步缓缓移动,不断想两人靠近他不能忍受她为了别的男人落泪,她是他的,她只能为他伤心

    不要过来汐尘没有回头的朝他大喊,不允许他靠近他们

    前进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

    你凭什么命令我不屑的语气,傲慢的态度。他如同死神盯住他的猎物,慢慢的朝他们靠近

    拿起冷天绝的玄冥剑指向他,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她不会让他再伤天绝分毫

    夜枫嘴角勾出一个鬼魅的笑容,她,想跟他动手吗呵,有胜算吗他缓缓的朝她伸出一只手,眼中发出光。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来,到我这来,我就不杀他他低声哄着,仿佛想引诱猎物的猎人。

    感到冷天绝突然握紧的手,汐尘看了眼夜枫伸出的手,突然展出一个灿烂的笑魇,低下头,当着他的面在冷天绝的唇角引下一吻,然后深情的望着他

    你我此生,永不相负

    冷天绝虚弱的笑了,眼底盛满了浓浓的爱意虽然此刻他已身形不稳,但依然不损他先天卓尔不群的气质。

    而夜枫在听完这话后,周身迅速散出一股高深莫测的沉邪气,目光幽冷,犀冷如冰。握剑的手已经青筋爆凸。

    这时候跟我作对,对你没好处他咬牙切齿的说。

    提起手中的剑,他们此刻深情的模样让他觉得碍眼极了

    而他们两人本无视他的存在,也无视那不断逼近的剑

    叮一道清脆的声音,挡住了夜枫刺过来的剑

    是你夜枫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居然背叛他一下子,头绪完全理清他就怀疑,汐尘怎么可能一次次逃离夜魔,原来是他暗中帮忙可是他为什么背叛他,他,已经跟随自己十多年了

    汐尘看着立于他们前面殷岩,惊喜的开口,岩,是你

    倏地,汐尘感到手臂一紧,疑惑的看想天绝,却见他满脸醋意的以眼神询问他们的关系她无奈的叹口起,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吃这种飞醋只是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她又转向了殷岩,担心的看着他,以他的武功,能打过夜枫吗

    两个男人就这样对峙着,夜枫以眼神不断询问着殷岩,为什么背叛他,却得到他逃避的眼神

    突然,殷岩感到了衣角被人轻微的拉扯,他回头看见了汐尘担忧的眼神一瞬间,他绷紧的脸瞬时融化,露出一个单纯快乐,如同孩子般的满足的笑容,得到她如此的关系,值了,一切都值得了

    看到他笑容的那刻,汐尘有瞬间的失神,他,原来也有如此开心的笑容

    殷岩,让开,你想送死吗怒气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难道殷岩也跟她有关系吗

    殷岩只是纹丝不动的挡在他们前面,眼神中透露着某种坚定

    找死

    杀气瞬间引爆,挥剑上前,两人打在一起。可能由于刚才的战斗消耗了夜枫太多真气,殷岩居然也勉强受的住他的攻击

    汐尘紧张的看着两人,她无法上去帮忙,武功且不说,天绝也支持不住对了,天绝

    转头看向天绝,只见他紧紧的咬住发黑的嘴唇,眉头快拧成结,冷汗不断往下流,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擦掉他不断滑落的汗珠,汐尘难过的看着他,但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绝,绝,是不是很痛痛就叫出来吧,别再咬嘴唇了,会咬破的

    绝,张嘴,来,要住我的手对,咬住

    汐尘将手伸进他的嘴中,将快要呼痛的喊声使劲咽了下去没关系。没关系,这点痛比起绝的本不算什么,不算什么

    可是,夜枫再怎么受伤,毕竟武功高出殷岩很多,不一会,殷岩就败迹显露。夜枫凌空一掌,殷岩口吐鲜血,坠落下来

    经过两场打斗,夜枫已经有些体力透支,他气喘吁吁的朝着汐尘他们走去

    汐尘扶着冷天绝不断后退,很快,她就发现本退无可退,因为后面就是万丈悬崖。

    尘,过来,到我身边来夜枫再次向她伸出手

    不,不要,汐尘不停的摇头。她转头看向天绝,对上了他的眼睛

    决,愿意始终跟我一起吗

    当然,不管尘儿去哪,我都愿意奉陪

    即使是地狱,你也要跟来吗

    只要有尘儿的地方,哪儿都是天堂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达成某种共识般,轻松的笑了

    夜枫突然隐约感觉不对劲,快步上前想抓住她,却只抓住了她的一块衣角

    汐尘和冷天绝两人已经双双往崖底坠去

    不两到凄厉的吼声,伴随的是一个坠落的白色身影

    夜枫楞楞的看着手中的一块白布

    猛地,向天发出凄厉的撕吼

    第一卷已经完结了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