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0(卷2开始)

分节阅读20(卷2开始)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二卷:廷篇 逢生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3842

    逢生

    汴城最大的青楼百花阁内,到处散发的糜烂的气息,男欢女爱声不绝于耳。而在它后面,居然是一处装修华丽的院落。在西边一间厢房内,一个衣着华美俊逸男子轻抚古琴,缥缈悦耳的琴声悠扬的流淌而出,充溢着整个房间而在他正前面,一个绝美的不似真人的美丽女子慵懒地侧卧于床榻上,藕臂支着头,眼睛似享受般微闭着

    美妙的琴音在空气中流淌着,室内一片温馨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一道女音入。

    门主,一切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实行门外的人恭敬的说着

    男子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女子,低声叹了口气,知道了,下去把

    男子担忧的看着床上的女子,眼中盛的是满满的关切

    此时,女子嘴角勾出一个妩媚笑容

    谨儿,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心里的话终于忍不住,男子开口询问。

    这两人正是大难不死的东方彻和冷汐尘

    微闭的眼睛稍稍睁开,不解的看着他。这,有何不可

    东方彻清秀的眉微皱,来到床边,拉过她的柔胰,妩媚的桃花眼深情的看着她。他知道自己本不可能说服她,她出谷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只是,她非要用这种方式来报仇吗前面的路危险重重,他们要对付不是一个人那么简单,他们要对付是朝廷啊,一个对他们来说遥远又陌生的名词他好担心怕再一次失去她

    他再一次开口试图劝她,想让她再好好计划一下,再实施,可是,让是被她拒绝了

    彻,我已经等了够久了,不想再等下去了

    是的,她已经等了一年,不想再等下去了绝还在山谷中昏迷着,她不会放过那么伤害他们的人她,要他们付出代价现在,她居然有点理解夜枫报仇的心里了,也是,对于伤害过自己的人,她怎么可能放弃而他们,却是伤害了她最在意的人,这让她如何能原谅他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她才出谷的

    目光流转,看着眼前一直陪伴自己的东方彻,汐尘感动在心里,自己欠他的是怎么也还不清了。她知道不该拖他下水,这是她的仇恨,并不是他的,他没有义务陪着她,可是如今她的身边只有他了,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啊

    对他,究竟该怎么办

    汐尘坐起了身子,伸手轻轻抚上东方彻英俊的脸,将头慢慢的靠在他的怀里。

    彻,如果你不想陪我

    话没说完,就被他狠狠的吻住,堵住了她下面的话

    汐尘也疯狂的回吻他,他们就想两个困兽般,在唇舌之间索取对方,感受彼此

    谨儿,谨儿,我怎么能抛下你,我怎么能抛下你他在她耳边喃喃自语着,他不会丢下她,不会,不论她做何种决定,他都会在她身边。即使不赞同她的方式,仍是为了她建立的杀手门,只求能够在她身边,随时保护她

    汐尘娇艳的唇勾出一个迷人的弧度。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东方彻不会离开她,不过她还是喜欢他亲口说给她听她,变坏了啊因为,听这样的话,至少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孤军奋战不是吗

    纤手慢慢透过衣服,抚着他的膛,不停地在上面画的圆圈

    为什么他都不抱她他不是爱自己吗,那为什么都不抱她呢对于他对她的情意,她没有别的方法报答他了

    突然,游移的小手被他抓住,汐尘抬头,却落入一个愠怒的眼眸里她不解的看向他,奇怪他在气什么

    谨儿,我要的是你的真心,不是你的同情和报答

    看着她有些错愕的表情,东方彻愠怒的眼神慢慢缓了下来,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吻,便对她道了晚安,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汐尘无奈的叹口气,跟他的朝夕相处,东方彻已经完全看透了她,她一个什么想法,他都能看出来唉,这样,自己不是被他吃的死死的了

    躺在床榻上,思绪又开始飘远

    当日坠崖,东方彻在通知完冷家兄弟后,便独自快速赶回冷家,却没想到会看见冷汐尘跳崖的一幕。当时他脑中一片空白,想也没想,便跟随他们一起跳了下去。结果,却大难不死,三人掉在一个深潭之中,命是都保住了,但冷天绝由于身中剧毒,再加上受了严重的内伤,导致了昏迷不醒。

    他们在崖底徘徊之际,误入迷阵,走了两天才走了出来,没想到却来到了如世外桃园般的地方逍遥谷谷里的逍遥老人就是在江湖上消失许久的世外高人。她在外面跪了整整三天,才求得逍遥老人答应为绝医治,于是三人便在这逍遥谷中暂时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半年,而这期间,绝的情况没有半点起色,她几乎临近崩溃的边缘,而东方彻,则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细心的照顾,才让她没有在这期间神崩溃

    慢慢地,她从伤心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开始计划着报仇不错,报仇她不会让伤害了绝的那些家伙于是,她把绝托付给了逍遥老人,跟东方离开了那里

    在短短的半年内,东方彻创建了东门,培养了大批的杀手,以百花阁为据点,收集各方的情报原来在冷家消失后,夜魔也消沉了下去,没有再在江湖上掀起什么风浪,所以,北辰家风华阁成为最大的势力,在江湖上几乎无人能及。在商业上,北辰也已经完全掌握了龙耀国的经济,冷家的生意几乎都由他接手。而冷家两兄弟如人间蒸发般,再没了消息

    他们究竟去了哪,她也派人打听过,但一直杳无音信。如今,她只能自己想办法,来对付北辰和朝廷。而她也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既然他那么喜欢女人,她就从这方面下手。所以,她故意放出风声,只要把他引到百花阁,她就有机会接近他

    只是

    汐尘缓缓的睁开眼睛

    东方彻很反对她这个计划,毕竟这是拿她自己去诱惑北辰,他怎么会愿意呢可是,除了这个方法,她真的没有其他途径去接近那个男人了。她一个女人,让她拿什么去和他斗呢美貌,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算了,不想了,不想了明天有场硬仗要打,她要养蓄锐疲惫的笔上眼睛,在入睡的那一刻,她仿佛又听见了那缥缈的琴声

    不

    夜枫气喘吁吁的坐起来坐在床上,冷汗不断地从额头滑下,眼睛茫然地看着前方,突然痛苦地抱住头

    噩梦,又做噩梦了为什么为什么汐尘坠崖的那一幕总是不断的出现在他的梦中。他已经报了仇,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如此空虚没了仇恨,他还剩下什么如今,夜魔已经淡出江湖,那他还能做些什么

    变了,从遇到冷汐尘那一刻,一切的都变了

    他下床,走到窗边,像汐尘以前那样,靠在了窗棱旁,仰望着天上繁星。微风吹来,银发张狂的飞起,给整个人添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小尘,你究竟给我下了什么蛊,已经一年了,我却还是忘不了你,不管清醒还是梦中,都布满了你的影子,你究竟在哪他一直相信她还活着他曾疯了一般去崖地寻找她的尸体,却什么也没发现,所以,他们一定都活着只是,为什么找不到她,找不到

    不,他不会放弃,小尘,我说过,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到,你是我的

    看向远处的目光透露着坚定

    百花阁今天热闹非凡,许多达官贵人、纨绔子弟都聚到了这里因为有一批新人要在今晚卖出初夜,而且,之前一直传的沸沸扬扬的绝代舞伶今晚便要献上她的初场演出

    汐尘在后面悠闲的准备着,完全没有被前面的热闹影响半点情绪,透过铜镜看着坐在一旁抚琴的东方彻,有半张脸掩盖在面具下,嘴角微微勾起。

    我就这么好看东方彻没有抬头,却调侃的开口。

    当然了,面具好看极了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长时间的相处,已经让两人之间如亲人又如情侣般亲密而那个面具,就是汐尘仿照现代神雕中的造型,请人给他打造的因为北辰认识东方,易容对那些高手来说,本毫无用处,所以她索用这种方式来掩盖他的相貌

    缓缓抬头,狭长的桃花眼妩媚的朝她眨眨,勾魂摄魄。

    只有面具好看吗语气轻佻暧昧。

    汐尘咯咯的笑了起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自恋呐

    东方彻走到她跟前,接过她手中的木梳,轻柔的替她梳理着。温暖的气氛流动在两人之间

    一阵局促的脚步声

    门主,北辰皇到了

    到了

    汐尘和东方彻相视一笑,好戏终于要开始了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妓院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411

    奢华的大厅里歌舞升平,台上女子莫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众人眼光。北辰皇斜靠在椅子上,慵懒地打量着下面的一切,表情略显不耐。

    都是一些庸脂俗粉,还以为在这里会有什么好货色,居然都是这样一些人,看来这次,他又白来一趟了不自觉地,他又想到了冷汐尘,那个如致完美的女人,可惜居然死了,唉,只差一步,他就可以得到她了

    倏地,整个大厅黑了下来,只留下台上的一点光亮。下面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悠扬的琴声流淌而出,轻灵而缥缈,场内慢慢静了下来突然,一个火红的身影,随着音乐,如翩翩蝴蝶般闯入众人视野,一瞬间,众人呼吸都被夺去窈窕的身段,妩媚的身姿,暧昧的眼神,绝世的容颜,那一举一动无不勾引着下面男人的火热的欲望一个美的不似人间女子的灵一下子虏获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随着琴音,汐尘尽情伸展着腰肢,现代学过芭蕾舞的她每一个跳跃、落地都显得那么优美。脚腕儿上的银铃,随着她的跳跃也不停的发出悦耳的声音,和着琴声,更添一股活泼的气氛。突然,音乐陡然急转,变得急促激烈,如洪水般激情澎湃,却又带点轻快的调皮。汐尘也随即转换舞步,拾起裙子的一角系与腰上,露出纤细的小腿,跳起了爵士舞。随着她的每一次跳跃,大腿若隐若现

    抬腿,旋转,弯腰,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流畅、妩媚

    从她一出场,北辰皇的目光就没有再离开她

    冷汐尘

    
霸气重生之超强天后sodu
他吃惊的发现,那个在台上的女人居然是冷汐尘,而震惊却远不至此,那飞扬的青丝,妩媚的眼神,伸展的腰肢,热情的舞蹈,无一不强烈地吸引着他的视线,他的心不可抑制地狂跳着,为着那台上的女子

    汐尘也注意到了他火热的眼神,了然的一笑,极尽了万种风情,媚眼如丝地扫过场下,却独独将他遗忘。她,要让他自己送上门来

    琴声渐缓,她的舞步也慢了下来。最后随着琴音一起静止

    汐尘笑着慢慢站起身子,扫了下没有恢复神智的众人,得意一笑,偷偷朝东方彻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场下众人却仍沉浸在那热情的舞中,一时鸦雀无声

    这时,老鸠笑着走上舞台,清了清嗓子,以唤回众人的注意

    各位,这位就是本楼花魁花蝶舞希望她今晚带来的舞蹈,各位爷还满意还有,今晚蝶舞姑娘她老鸠转头,询问地看着汐尘。

    我出一百两突然,下面一个声音大声喊到。

    众人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一声一声,此起彼伏的开始喊价,而汐尘始终默不作声,只是轻轻拭掉额上的薄汗,冷眼看着台下的一举一动,如置身事外般

    不一会,价钱已经喊到了六百五十两

    北辰皇充满兴味的看着台下的情况,眼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台上的那抹纤影,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微一招手,他旁边的小厮立刻了然的上前听候吩咐

    一千两小厮按照主人刚才的吩咐,大声的喊了出来。

    众人一片哗然,纷纷看想喊价的方向,居然有人出到一千两,这究竟是何许人

    汐尘此刻终于抬眼看想北辰的方向,虽然隔着帷幔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知道他一定是那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一一千两百两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声音微有些颤抖,仿佛下了很大勇气般。

    众人又一直转头看向声源,原来的董员外,一身肥胖的肥,脸上尽是猥琐的表情。

    原来是董员外啊

    就是,都这么大年纪了,吃的消么

    我说董员外,你老都这么大了,要这么小的一个姑娘,不怕累坏您的身子吗

    一个人调侃的说了句,众人哄堂大笑。

    笑什么美人价高者得,你们少在一边嫉妒被人调笑,董员外的脸通红,恨恨地瞪了眼刚才说话的那个男子。转头又看向汐尘,一副色迷迷的样子。

    汐尘对他灿烂一笑,他昏眩的傻傻地笑了起来

    我出五千两

    北辰皇从帷幕中走了出来,直直地看向台上的汐尘

    此时场内已经一片寂静,谁都没有想到,从帷幕中走出来的,居然是风华阁的主人北辰皇

    汐尘也无畏地直视着他,眼底一片清明呵,为什么不能清明呢毕竟她现在不认识他,不是吗思及此,汐尘对他灿烂一笑。

    各位,好像还没听嬷嬷说完吧蝶舞是卖艺不卖身呢

    哗场下一片惊讶声,只有一个人依然挂着玩味的笑容

    此时,老鸠也出来打圆场,一个劲的朝着底下的人骂自己老糊涂了,没把这事说清楚,而汐尘则无辜看向北辰皇,无奈的耸耸肩。却看见他嘴角的笑容慢慢加大

    在老鸠耳边低语几句,又瞟了眼北辰,汐尘走下了台

    啊累死我了一下了舞台,汐尘立刻大声的抱怨起来。扭了扭酸痛的肩膀,眉头都皱在一起

    东方彻抱琴走在她身后,面无表情的低垂着头,但微皱的眉头却显出他此刻的不满

    汐尘一回头就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忍不住凑到他旁边。

    怎么了你在气什么

    奇怪了,计划不是很顺利吗他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眉头皱的更紧,狠狠瞪了她一眼,便不再理她,大步往房间走去。汐尘小跑的跟在他身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彻,等等,等等我啊,你到底在气什么啊

    进了房间,眼看东方彻就要把门关上,汐尘急忙上前挡住,抵住门框,不让他关门。又询问了一遍,他在生什么气

    没有理会她,东方彻径自走进屋子,将琴放好后,定定地看着她却见她一副无辜的样子,他无奈的叹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生什么气,只是看到她对下面的人笑的妩媚的样子,全身就如着火般燃烧着,怎么也扑不灭,他,实在很难接受她在别的男人眼前卖弄风情,这让他好难受可是自己又有什么权利要求她,是他自愿要帮她的,这种情形早就应该预料到的,不是吗可是,他真的想杀了那群窥视她的男人,不想让他们觊觎他想守护的人

    汐尘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捧起他的脸,直视着他的俊容。

    彻,不要生气了,我知道错了看到他刚才的表情,汐尘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原来他在吃醋啊是她不好,没顾虑到他的心情

    叹息着拉过她,搂在怀中,谨儿,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啊

    谨儿,答应我,别再招惹那些男人了,我不喜欢

    汐尘在他怀中咯咯地笑起来,突然拉下他的头,在他唇角轻轻印下一吻

    是我今后就只招惹你,行了吧

    小东西

    猛地拉起她,薄唇迅速的印上她的红唇,灵活的舌长驱直入,进入她的领域中,邀她共舞。汐尘也大方的回吻他,主动伸出小舌与他纠缠,从她的口中他的口中,纠缠的舌始终没有分开

    在欲望爆发的前一刻,东方彻推开了她,眼中一片氤氲,那是情欲的前兆两人急促的喘息着,凝望彼此的眼中多了份沉。

    谨儿,我想要你暗哑的声音透露他此刻的渴望,布满情欲的眼睛已经发红

    汐尘妩媚一笑,轻轻抬头吻住他上下移动的喉结,然后无数的细吻密密麻麻地落在他的颈间和脸上。彻,我一直都为你准备好了,我一直在等你

    突然,他低吼一声,拦腰将她抱起,大步朝床榻走去。

    身子刚落入床榻,一具火热的身体立刻覆了上来,唇也跟着落下,准确地找到她的,反复吮吸。身体紧密地贴合着,不留一丝缝隙,大掌覆上她小巧的部,轻轻揉搓,另一只手来到腰际,慢慢扯开她的裙带

    门主,北辰少爷求见姑娘

    老鸠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纠缠的二人,让沉醉的他们立刻清醒过来。

    该死东方彻有些恼怒的低吼出来。那该死的北辰皇尽坏人好事

    汐尘也立刻起身,还有个北辰,她几乎都将他忘记了。转头看见一脸懊恼的东方彻,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吻了吻他紧皱的眉心,安抚的说,我们有的是机会,急什么先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起身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准备出去,却被东方彻一把拉住

    我陪你去他不放心的开口。不想让她单独去面对那个男人,他太危险。

    知道他的担心,汐尘回身给他一个拥抱,撒娇似的在他怀里蹭着。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应付的你啊,就洗干净了在这等我吧,我回来继续说完,不忘调皮地冲他眨眨眼睛。

    东方彻愉快的笑出声,宠腻地揉着她的头发,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就是拒绝不了她的请求

    那我走了哦

    汐尘离开他的怀抱。

    恩,小心不放心的嘱咐。

    汐尘无所谓的摆摆手,走出了房间。随着老鸠慢慢离开他的视野

    大手一挥,一个黑影在眼前出现

    小心的护着她东方彻冷冷的吩咐着,脸上敛去的表情。

    黑影点了下头,便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谨儿,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你狭长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来

    北辰皇慵懒地坐在包厢内,品味着手中的香茗等候着佳人,没有一丝不耐。不一会,他听见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笑容渐渐扩大

    看着老鸠身后红衣的冷汐尘,眼底的惊艳一闪而过。一年不见,以前清纯的如仙子般美人变得更加成熟,与以前出尘的气质相反地,如今的她却透露着一股妩媚和感,眼波流转间,竟如勾魂摄魄般妖惑人心一丝疑惑爬上心底,她真的是那个冷汐尘

    老鸠退了出去,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人,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北辰皇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仿佛要看透她的内心。而汐尘自始至终冷静如常,淡漠的迎向他的注视

    看着她冷静的模样,他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站起身来,带着巨大的压迫感,慢慢的朝她靠近这次,他不会再让到手的猎物逃跑了

    大手勾起她的下巴,敏锐的眼望进她的眸子里,试图看出她的心思

    转而,低沉一笑。小东西,不怕我么

    火热的气息吐在她脸上,欣赏着她临危不乱的勇气

    汐尘无辜的眨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为什么要害怕皇爷不是来找乐子的吗蝶舞会尽量让爷高兴的爷是想听曲还是啊

    北辰皇猛然收紧的手捏疼了她的手腕,她忍不住痛呼起来可是他却不理会她的呼喊,只认为那是她的小把戏,大手一捞,将她困在怀里,低头埋进她的颈窝,深深吸着她身上散发的幽香

    我想吃你低沉暗哑的声音,显示出他此刻的欲望。

    汐尘皱眉,他还真直接,虽然知道过来会被调戏,却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

    爷,您好像忘了,小女卖艺不卖身要是爷想找女人,可以去跟嬷嬷说然后看着被抓红手腕,又开口,还有,你弄疼我了

    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看见她的手腕处赫然一道红痕,牵起她的手放到嘴边,轻舔着那道红痕,微闭的双眼显出陶醉的神情

    嗖地抽出手腕,退后几步,拉开跟他的距离,有些恼怒的看着他。

    公子,请自重

    北辰哈哈的笑起来,对于她的反应觉得十分有趣,她还想装作不认识他吗

    小东西,还想不认我恩

    清秀的眉皱了起来,不解地看向他,你什么意思什么认不认的我好像第一次见你吧

    第一次呵,别跟我说一年之后你就把我忘记了要是这样,我只有用我的方法让你记住我了

    猛地拉过她的身子,汐尘再一次痛呼出声

    北辰一楞,缓缓地放开钳制的双手,有些怀疑的看向她

    你不会武功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