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1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四十章 相悦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2957

    北辰一楞,缓缓地放开钳制的双手,有些怀疑的看向她

    你不会武功

    北辰皇再一次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她的样貌的确跟冷汐尘一模一样,但浑身却散发着妖媚的风情,跟她又不完全一样。而且,在她身上也察觉不到丝毫内力,他居然感觉不到她会武,难道她真的不是冷汐尘可是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还是,她故意隐藏起来

    再次擒住她的手腕,将她拽至前,透着光的眼眸牢牢地锁住她,仿佛要看穿她一样。

    冷汐尘,你还想跟我装吗他直接开口拆穿她,他才不信她是什么普通舞姬。

    她不解地抬头,眼底一片清明。

    公子,你认错人了,奴家叫花、蝶、舞表情略显不耐,仿佛将她认错,对她是一件让人很不高兴的事。

    认错呵,对于你的容貌,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他自信的笃定道。

    讥诮地瞟向他,讽刺的开口:既然是化了灰都能认得,那我倒是觉得奇怪了,你怎么就会认错呢

    突然低声娇笑出声,妩媚看向他,凡是见过我的男人,也都说化了灰都认得我呢,没想到,我也会有被认错的一天,还真是稀奇了你真的肯定你说的那女人会比我好看吗

    眼波流动媚意横生,唇角微微勾起似勾魂夺魄。那丰盛到极致的美丽,能让任何人为之迷倒、疯狂

    看着她的眼眸陡然变暗,闪烁着隐约的光亮

    倏地拉过她的娇躯,让她紧紧贴向自己火热的身躯,不留一丝空隙,火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脸庞。

    女人,别挑战我的自制力,我可不是柳下惠

    大掌收紧,让她的下身紧贴向自己已经坚硬的男,显示他此刻的欲望

    笑靥如花地看向他,她当然知道他不是柳下惠,来这种地方的男人,就是来发泄欲望的。不过,欲望已经被引起,得不到发泄,会怎样呢

    小手爬上他的膛,若有似无地画着圆圈,撩拨着他的热情。

    爷,奴家当然知道您是来找乐子的,可是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被人认错的,特别是我,会非常不高兴所以

    趁他分神的时候,她一个巧妙的旋身,跳出了他的怀抱,娇笑的看向他

    北辰伸手想将她拉回,可是汐尘早已前一步躲入闯进的护卫身后,老鸠也在此刻进入房间。

    皇爷,蝶舞姑娘的时辰到了。您要是还需要姑娘,我再给你叫去老鸠讨好的笑着跟北辰皇说着。

    看着突然闯进的人,北辰皇很不高兴,不耐烦的看着老鸠,

    金老板不想做生意了吗居然拦客人,让开,我只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的美人,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意思。

    老鸠为难地看了眼汐尘,硬着头皮回答他:哎呀,抱歉啊皇爷,这是我们蝶舞姑娘的规矩啊,每个客人只有一柱香的时间,这我老婆子也没办法啊

    哦冷眸鸷一眯,看向冷汐尘,薄唇勾出一个讽刺的笑。排场还真不小啊

    无畏地迎向他的目光,汐尘无辜一笑,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你

    看她要离开,他下意识地就想追上去,却被老鸠拉住,皇爷,你还看上我楼里的哪些姑娘了我马上给您叫来

    滚大手一挥,摆脱她的拉扯,不耐烦的下着命令。那些女人怎么能跟她比,他只想要那个女人

    见他脸色微变,不敢再招惹他,急忙退了下去,只留他一人在房内。

    坐在房内,北辰仔细地回想两人刚才的对话。按理说,那女子应该是冷汐尘,可是从她的谈吐和行为来看,又不像冷汐尘,而且,她也没有武功,难道,真如她所说,她只是一个舞姬不,就算她真是一个舞姬,也绝不简单。她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紧抿的唇突然勾出一抹兴味的笑,想跟他玩吗好,他就陪她玩看来,今后的时间不会无聊了

    回去的路上,汐尘抬起手腕,看着被勒的那道红痕,微微催动体内真气,不一会儿,红痕消失,手腕又恢复了如常的白皙。她并没有失去武功,反而更上一层,如今,她可自如地隐藏起自己的内力,就如刚才那般,让人觉得她没有任何武功北辰皇,你一定想不到吧,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力冷汐尘了,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自己。

    突然,一阵悠扬的琴音传入她耳中,汐尘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意。东方彻一定等急了吧,才一柱香的时间而已啊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快速地朝他房间走去

    抬手刚要敲门,房门就突然打开,下一秒,汐尘就被扯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轻笑出声,汐尘也回抱他,怎么想我啊

    不同与汐尘的轻松,东方彻则是一脸紧绷,拥抱的手臂也慢慢收紧,仿佛要把她融入血般一般。

    怎么去了这么久,不知道我担心你吗语气有着轻轻的责怪。

    老天,她才去了一柱香的时间而已啊他也太紧张了吧虽然觉得他有些夸张,但心里仍是觉得很甜蜜,毕竟被一个人紧张的感觉让她很幸福。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对了,你准备一直这样抱着我汐尘微微出声暗示他,她可没忘,出门前两人做过什么

    东方彻低笑出声,稍微放开她,轻抵着她的额头,不抱你,那你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真是,明明心里明白的很,非要让她说出口吗算了,反正谁说都一样。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凑上自己的红唇,煽情的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与他的舌纠缠

    温度慢慢升高,一会儿,东方彻夺回主动权,灵活的舌勾住她的丁香小舌,不断地汲取她口中的律,不放过她口中的每一寸空间。突然,汐尘感觉身子一轻,便被人拦腰抱起,向大床的方向走去。她牢牢的勾住他的脖子,紧贴着他,两人的唇自始至终都没有分开过

    轻轻地将她放到床上,唇终于离开她,看着她迷蒙的双眸,他最后一次确认,谨儿,真的可以么

    回答他的又是她的一记热吻

    终于,他不再顾忌,恣意的享受这具他渴望已久的身体

    衣物不知何时已经脱离身体,此刻,两人如初婴儿般赤裸相对。

    东方彻邪气的桃花眼不断在她身躯上巡礼,

    邪肆地勾起嘴角,谨儿,我说过,今晚不会让你睡的

    说完,他一个翻身,让汐尘跨坐在他身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个挺身,再次在她体内顶送起来,室内只剩下男人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破碎的呻吟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重遇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745

    晌午的阳光洒进屋子,一片明亮的温暖,床上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甜蜜而温馨东方彻浅笑地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儿,心底的满足不言而喻。突然,怀里的人微微动了一下,慢慢转醒

    汐尘一睁眼,就对上了东方神情的眼睛。揉揉蒙胧的眼睛,看了看外面大亮的天,现在什么时辰了

    看她刚睡醒的可爱模样,他的笑意更浓,爱极了她这懵懂的样子,吻了吻她的额头说:已经午时三刻了,小懒猫

    已经这么晚了么汐尘慢慢爬起来,揉了揉发酸的纤腰真要命,昨晚有点纵欲过度了,现在吃到苦头了。转头看见对她笑得暧昧的东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都怪他,他还笑

    无视她的抗议,轻轻一拽,将她拉入怀里。

    再睡会吧,昨晚累坏你了

    你也知道累,那昨晚还拼命汐尘推开他,坐了起来,不睡了,已经睡饱了,想洗个澡,昨晚出了太多汗,难受

    呵呵,你不洗也没关系啊,不管你怎样,我都喜欢恩你不穿,我更喜欢东方彻盯着她的裸体,笑的有些邪恶。

    拍掉他作乱的手,汐尘随便套上了件外衣。色狼,懒得跟你理论。我去洗澡

    用不用我陪你

    他调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汐尘回头对他作了个鬼脸,转身跑开了,引起东方彻一阵大笑

    见汐尘完全消失,东方彻才开始慢条斯理地穿戴,走到外屋坐下,侯在暗处的人影立刻现身,报告着他所得到的消息。听着属下的报告,俊秀的眉毛微微皱起。夜枫还在打探谨儿的消息他到现在还没死心吗,早知道,他就该让人弄具尸体在山下,免得他再纠缠不过,就算他再怎样找,他都不会把谨儿交出去,现在,谨儿已经是他的了,他不会让任何人再夺走她还有冷天绝,既然你已经沉睡,就睡下去好了,最好永远别醒他一直尽力地隐藏她的踪迹,就是为了避免某些人的纠缠,要不是扭不过她,前两天的舞台都不愿让她上。唉,报仇他来解决就好,她为什么非要亲自出马呢他不想让那些男人招惹她啊

    挥退手下,东方彻独自思考着,谨儿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明目张胆的把北辰引过来,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她到底有什么计划为什么连他都不肯讲呢

    不一会,老鸠又匆忙地跑来,禀告北辰又来了,还是指名要汐尘。眉毛拧的更紧,他怎么又来,谨儿到底怎么想的,为何要跟他如此纠缠

    刚沐浴回来的汐尘刚好听到这一消息,嘴角满意的勾起,终于还是来了,来的还真早呢,才过午时就来了

    让嬷嬷回了话,汐尘就准备过去,却又被东方拉住好不容易安抚了他,汐尘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再次与北辰见面,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针锋相对,他对她可以说是十分宽容,大部分时间只是唱歌弹曲,也没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汐尘看起来只是敷衍的回答着他,实际上她的每句话都经过仔细斟酌。她的身世,东方都已经帮她安排
长春禁色txt下载
好,她只需按照安排好的说出来即可,本不怕他调查。

    北辰一直在不停地试探着,妄图想从她身上察觉点蛛丝马迹,但一直都是毫无收获,他也让人调查过她的身世,都跟她说的一样,没有任何纰漏。但就是因为太确,也让人不由得怀疑

    但他仍是不断地接近她,不管她是不是冷汐尘,他都想要得到她

    终于,在两人接触的第四天,北辰说出了他的目的。

    什么他要帮你赎身东方彻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一时不能消化她的意思。

    汐尘点头。早知道他会有所行动,却没想到这么快。她都没卖身,他赎什么身不过这也是个接近他的好机会,也许她可以考虑这件事。但她看向一旁的彻,心里笃定他会反对了。

    东方彻当然会反对,在好不容易得到汐尘之后,他怎么可能再让她离开他。

    你不会答应他了吧他小心的询问。

    没有。

    东方彻舒了口气,但她后面的话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我会考虑

    考虑为什么要考虑她应该明确拒绝他的,她怎么能考虑呢

    叹了口气,汐尘知道要说服他很不容易,但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她需要更多的了解他身边的人事,这样才能掌握更多有利信息来对付他再说,如果她不答应,她的身份不是就被拆穿了吗哪有嫖客为姑娘赎身,姑娘拒绝的道理。

    所以她先斩后奏,第二天答应了北辰为她赎身的决定,才告诉了东方

    东方彻几乎暴跳,不听她的任何解释,就是不答应她的要求。汐尘无奈的坐在房里,彻已经有一天不跟她说话了,明天北辰就要来接她了,这个样子,她怎么能走的成啊就是她想走,彻也不会放了她吧思来想去,汐尘只能利用他对她的感情来软化他了。

    当晚,不理会东方的不理不睬,她一个劲说着,说两人的感情,说自己对他的承诺,说她对他的爱再附上缠绵激情的一晚,才终于得到他的应允。原来,这哄男人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汐尘坐在风华阁的轿子里,压抑住对即将面对的将来的不安,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还好,她还有东方彻,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夜枫快马加鞭的赶往汴城,他终于得到了有关于冷汐尘的消息。前两天,居然有人看见她现身百花阁。百花阁,一个是非之地,她为什么会在那里但是,无论她在哪里,他都会找到她把她带走,她是他的

    驾使劲地挥动马鞭,他如此渴望见到她,那个一直出现在他梦中的人儿,这次,不再是在梦里,他要在现实里拥有她

    银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随着他的飞奔,随风飞扬

    但还是晚了一步,等他到达汴城的时候,汐尘已经到了北辰的风华阁

    直到搬进风华阁,住了三天,汐尘才真正了解到北辰爱好美人的程度风华阁只是他整个楼阁的一个名称,北辰住在正北的风楼,而女眷则都安排在西边的雪楼里,而这里,可谓真正的美女集中营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多美女聚在一起,而她也知道了,这就是北辰存放美女的地方

    这里的女人,个个都及得上百花楼里的姑娘,怪不得北辰对那里的姑娘都不感兴趣,看惯了如此多的美女,一般的姿色实在很难再入眼了。那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有了这出色的美貌,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只是这么多女人,他应付得过来吗这是三天来,她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

    突然,她感到房内异物的入侵,冰冷的气息不同与东方彻的温暖,汐尘可以肯定来的绝不是东方她没有回身,静静的等候着,在对方没有表明来意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说不定,这是北辰派人来刺探

    一双冰冷的手上她的脖颈,汐尘浑身一颤,紧接着,落如一个熟悉的怀抱

    小尘我终于找到你了

    汐尘僵硬着身子,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公子,你认错人了她微微挣扎,想摆脱他的怀抱,但他强硬的桎梏让她本无能为力

    扳过她僵硬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夜枫终于到了日夜思念的人一年不见,她比以前更加成熟,也更加的妩媚,不同于以前的清新无尘,如今的她变得妖媚而蛊惑,眼波流转间有着勾魂夺魄的魅力她,变了好多

    汐尘不自然地别过脸,避开他过于炙热的视线,不知为何,每次见到他,心都不可抑制的颤抖,他给她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我、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公、公子认错人了

    该死,她结巴个什么劲。

    夜枫没有理会她,只是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露出了脖子上挂着的吊坠

    混蛋,你做什么

    汐尘气的也不再隐藏内力,提起一股真气击向夜枫,却被他轻巧的躲过。他就定定地站在不远处,盯着她的吊坠,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汐尘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露在外面的黑耀石,立即揪紧衣领。她不爱戴饰物,只要这个吊坠,是她一直不离身的东西,没想到竟被他认出来了

    慢慢地放开手,汐尘直视着他,既然身份已被拆穿,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只是,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怪异的气流流淌在两人中间,他们都没有开口,只是这样默默地注视着对方

    跟我走

    夜枫开口打破沉默,低沉的声音飘荡在空旷的室内。

    勾起一丝冷笑,冷眼看向夜枫。跟你走凭什么

    就凭你是我的他猛地上前抓住她的手腕,作势就要把她拉入怀里

    汐尘一个巧妙的旋身,纤手一缩,躲开了他的束缚。她妩媚地笑着,但眼底一片冰冷。

    一闪而过的诧异,没想到她能躲开自己。看来她变的不只是外貌,还有她的武功黯冷魅的眼眸突然发出高深莫测的邪气,他缓缓想她伸手

    过来

    看着他停在空中的手,无视他的命令,汐尘直接走到桌旁,为自己倒了杯茶水独自饮起来。如今的她已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她不会再任由人摆布。

    他周身散发着的冰冷而暴戾的气息,突然,戾气全消,夜枫笑着看向她,顿时整个屋子仿佛都亮了起来。汐尘喝茶的手一顿,险些将水洒出来。

    他徐徐地走向她,在汐尘旁边一个空位坐了下来,邪魅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带着淡淡的柔情。汐尘不自在的别开脸,他为什么要这么看她

    小尘,你一点都没变

    即使她的样貌和武功都变了,但她的格,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倔强

    还有,武功高了很多从她刚才能够自如的隐藏自己的气息,他就知道,她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

    托你的福如果不是他避得他们坠崖,她也不会今天这身武艺。

    抓住她的手,茶杯应声落地这次,他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你在恨我他艰难的开口,当初他并没有避她跳下去的打算,他只是想让她回他身边,却没想到,她会选择那种极端的方式来惩罚他当她坠崖的那一刻,他的心也跟着死了

    深深地叹口气,汐尘抬眼正视他

    我没有恨你,毕竟伤绝最重的不是你

    是的,她不恨他,经过这次绝受伤,她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报复行为,因为自己现在正在走他以前的路,所以她没资格去恨他而且,严格算起来,绝并不是他伤的,在那之前,绝已经中了很深的毒,而他只是被利用了

    那晚,他们居然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般谈了许久,要是在以前,这是汐尘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可现在却真实的发生了。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吗一整个晚上,他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跟我走,每次,都被汐尘拒绝了。虽然他口气仍然霸道,但那明显软化下来的态度,竟让汐尘有种他在求她的错觉

    求她

    那个不可一世的夜枫

    可能吗

    跟我走耳边又传来他的低语。

    又说汐尘无奈的摇摇头,我说了,我还有事要留在这里,不会跟你走的,死心吧就算没事也不能跟你走,我要是走了,东方彻还不追杀我

    受伤在他眼中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即使只有那么一瞬,汐尘仍是看见了,但她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在离去时,夜枫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留下句我还会再来的,就消失无踪了

    想到他离去时的眼神,她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汐尘疲惫的躺在床上,这些天她都快累死了,白天要应付北辰的纠缠和那些无聊女人的骚扰,晚上又要面对夜枫的不停轰炸,她快要崩溃了,再不让她睡觉,她真要疯了

    不意察觉的一阵微风,汐尘知道那块膏药又来了索装做不知道,继续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今天,她说什么都要好好睡觉

    小尘,跟我走吧

    靠,又来,他有完没完。汐尘有些火大的立刻从床上弹起来。

    夜枫,你够了吧,都说了三天了,你烦不烦啊,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的睡个觉吗我已经快两天没合眼了,我白天很累的汐尘压低声音朝他吼着,真想上前掐死这个死脑筋的人,他还真是不死心

    夜枫看着她脸上出现的黑眼圈,一丝心疼划过心口,无声地叹息,他走过去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你做什么

    汐尘戒备地看向他,他不会想乱来吧

    睡觉

    睡觉在这里

    喂,你要睡回你那里睡啦,这是我的床

    汐尘推他,却见夜枫已经闭上了眼睛,本不理会她的话。他当这自己家啦

    算了,两天没合眼了,睡觉最大。挪了挪身子,在夜枫旁边的空位躺了下去

    隐约中,她感到被拥进一个火热的怀抱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