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3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堕情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052

    十天之后,汐尘终于可以下床走动,虽然还隐隐作痛,但已经不影响日常行动还好在落下那一刹那,求生本能让她真气护体,不然,早不知摔成什么样子了

    靠在床上,看着外面纷飞的花絮,春天又到了就是这个季节,她离开的绝

    听到渐近的脚步声,她急忙敛下情绪,换上了一副伪装

    北辰皇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阳光柔和地打在她身上,为整个人镀上了一层光晕,苍白的脸上近乎透明,平静地注视着窗外,仿佛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他快步上前,抓住她的手直到手中传来她微凉的体温,他才放下心,随即,眉头皱起。

    你身体刚好,就这样吹风,不怕再染风寒吗责备的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担心,他小心地拉高被子,将她盖住

    她没有回应他,继续望着窗外,眼底一片向往。

    看她如此出神,北辰询问,想出去

    我想你就能放我出去吗汐尘回过头,以眼神询问他。

    看着她眼底的指责,北辰叹了口气。在这风华阁内,有谁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指责自己,也只有这个女人敢这么做了。他对她的包容已经远远超乎他的范围,但他还是在容忍,难道自己真在乎这个女人不,不会,之所以在意是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如果他得到了,就不会再像这样了。不错,一定是这样女人都一样,永远只配在男人身下呻吟

    站起身来,又恢复了他邪肆张狂的本色。现在她的身子还没好,等她一康复,就马上要了她,这样,他就不会再对她有兴趣了

    别想着出去了,你老老实实地把伤给我养好,我买你回来,不是要你养病的,也该让你履行一下义务了

    暗示的话语,让她身体猛地一颤

    看到自己的话带来的效果,他满意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这个种马,女人那么多了还想收,小心尽人亡她心里小声的诅咒的,同时也盘算着如何避过这一劫

    穿过前厅,经过圆形拱门,到了后边的房间,伸手推开一扇稍微虚掩的门,走向里面。越接近内室,女子嬉笑声、丝竹声越是清晰可闻,光是此时所呼吸到的浓郁脂粉香气,便不难想到里头是何等群莺乱舞的春宵景象。

    北辰皇斜倚在长塌上,肆无忌惮地跟身边美艳女子调笑着,大手描绘着她玲珑的曲线,引得那女子娇喘连连眼睛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汐尘,着了酒气的黑眸氤氲中带着几分撩人的邪气。不可否认,他确实有张祸国殃民的俊脸。一身艳黑绫罗,一双英挺剑眉,一对媚惑黑眸,两片不点而红的感薄唇,半敞的领口处露出大片结实的口,慵懒而感

    汐尘也大刺刺地看着眼前的春宵景象,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好意思的害羞感觉,也不回避,既然把她来,她就没什么好避的

    突然,他推开已经全身瘫软的女子,倾身向前,眼里荡着笑意,黝黑的深眸紧紧盯着她

    光看多无趣,要不要跟她一起服侍我拉近两人的距离,酒气暧昧地喷在她脸上

    一起

    额头青筋突地一跳他还真是种马

    蝶舞身体不适,不能跟皇爷同乐她说的咬牙切齿。

    他一阵闷笑,接着打横抱起她,将她放入长踏上汐尘不安地挣扎,他不是想来硬的吧

    放心,你身体还没好,我当然不会强迫你,只是,既然都来了,就学着点吧

    学学什么汐尘还在疑问,但下一刻,便明白了他的含义。

    只见刚才那美艳女子慢慢趴跪在他腿间,退去他的亵裤,用手握着他勃起的男含入嘴中,上下吸吮着

    他不是想在她面前表演真人秀吧汐尘吃惊地抬头,看向北辰,发现他也正看着她,深邃幽黑的眼睛紧紧地锁住她,仿佛在舔吮他男的人是她

    倏地,她感觉小腹一热,一股热流快速窜过全身

    一会儿,那女子似乎难耐自身的情欲,将口中湿漉壮的男吐出来,爬起身,跨坐在直挺的男上,主动沉身吞纳进他的长,然后自行起伏,让她的下体紧密火热地摩擦他的男。

    女宛转的呻吟声顿时充满房内,清晰地回荡着

    被他火热的视线牢牢锁住,身体开始发热,眼神氤氲着雾气,呼吸也变的急促,她只有紧咬住嘴唇,才能制止那快要出口的呻吟

    她终于明白他要做什么了,虽然他没有碰她,但这种意更能达到羞辱她的效果,他是想告诉她,女人终是会臣服在情欲之下吗哼,北辰皇,你太小看我了

    握紧拳头,让指甲陷入血里,让疼痛唤回理智慢慢地,她冷静下来,表情也变的冷漠。虽然身体仍旧火热,但心境已经平和不少,任谁看到这种活色生香画面都会有生理反应,更何况她一个正常人不过,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最起码她能控制自己的心,自己的表情。她不会任他摆布

    见她突然冷却下来的表情,北辰剑眉一凛,猛地扶住身上女子的腰,开始快速抽动,眼睛不曾离开她一秒,脑海中浮现着她在他身下的模样,呼吸变得急促,火热的男也因此变得更加大。他身上的女子因他猛烈的动作喊叫得更加放浪,和着肌肤拍打的声音,刺激着人的感官

    而汐尘始终坐在旁边,冷眼看着一起。只有她心里知道,自己正受着怎样的煎熬

    在她以为这煎熬将用无止境的持续下去时,他终于在一声闷哼中,爆发出来

    她暗自松了口气,脸上却是露出嘲讽的笑容。

    身上的女子已经在刚才激烈的欢爱中昏死过去,室内只剩下北辰低沉的喘息声。

    看着他巨大的男缓缓从她体内抽出的旎糜动作,心跳又开始加速。不仅如此,在与她的对视,他刚发泄完的男居然又挺立起来混蛋,这个男人非要用这种方式折磨她吗他不是想再表演一次吧

    已经完了吧,完了小女就不奉陪,先告辞了她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开口,可是出口后,还是显得急切了些

    还没等他开口,她已经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的背影,邪佞一笑,早晚,他都要得到她

    汐尘逃似的跑回自己的住处,一进屋,立刻用冷水冲了把脸摊开手掌,已经血红一片该死的男人,居然想到这么变态的方法逼她就范哼,当她初试情欲的小姑娘吗,她才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想玩是吗我就陪你

    一连三天,他都用这种方式招待她除了身体稍有反应外,她已经能够应付,就当看了场免费a片只是,如果那男主角能专心看她身下的女人,别老盯着她瞧,她能更自在些

    这种情况在第四天改变了,因为,她的伤好了

    看到软塌上只有北辰独自一人,一丝疑惑产生,以为他放过自己,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如堕地狱

    学习了那么多天,今天咱们就来验收下成果,如何他仍旧慵懒地靠在那里,漫不经心的样子

    呵呵不必了,我笨,什么都没学到,再说,我的身体也还没好她干笑着回他。开玩笑,与跟他上床比,她宁愿选择继续受折磨

    他优雅地起身,慢慢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浑身散发着一种压迫感。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

    没关系,我亲自教你,关于身体问题,你放心好了,大夫说了,这种事,不影响的

    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他居然去问大夫这种问题突然,感觉身子一轻,随即落入柔软的床塌上

    等等她推开他凑上来的唇,我知道我没资格拒绝,但我仍要告诉你,我不想

    她可以找借口搪塞过去,但躲过今天,以后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所以,她索直接说出自己的意愿

    俯身看着身下的女子,勾起一丝邪肆的笑容。

    没有哪个女子在我身下不是自愿的,你要试试吗如果你能抵挡的住的话,我便放过你含住她的耳垂,他在她身边说着

    记住你的话推拒的手慢慢垂在两侧,任由他火热的唇舌和大掌抚摩全身。

    对于男女之事,他是个中高手,他不信有女人能抵挡的住他的挑逗,女人,本就是容易沉浸在欲望里的动物

    在他熟捻的撩拨下,体内开始蠢蠢欲动,但只要一想到冷天绝苍白的脸庞,火热的欲望如同泼了冷水般,立刻冷却了下来不错,她怎么能忘记绝还处在昏迷中,而罪魁祸首可能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一滴眼泪滑落脸颊

    身上的人猛地停住了动作,看着她带泪的笑,一股怒气直窜而上。

    做什么不许哭那笑容、那眼泪碍眼极了,特别是那笑中带着的绝望,让他的心狠狠地抽痛,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总能牵动他不为人知的情绪。要了她,要了她,只要抱了她之后,就不会有这种反常行为了,他一个劲地提醒自己。但那滴眼泪仿佛烙到他心底,怎么也无法磨去

    他蛮横地撕开她的衣物,扮开她紧闭的大腿,长指往花心处一探

    干涩的甬道毫无湿意,她居然毫不动情

    抽出手,他看见上面带着的丝丝血迹而她的眼神已然变得空洞

    好,好,你狠,你以为这样我就放弃了,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爬上我的床

    猛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卧室

    空洞的眼神慢慢变得深沉,汐尘缓缓坐起身子,慵懒地靠在床头,嘴角擒着一丝冷笑。心甘情愿呵,怕是你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那之后,北辰皇处理完公事便立刻去雪楼,没有再
嫂子合集笔趣阁
去汐尘那里。像是故意做给自己看一样

    他定定地看着怀中的美女,脑中想着的确是汐尘的脸孔。不都是张了一双眼睛、一张嘴吗和这些女人有何区别她不就是脾气倔强了些,不驯了些,聪明了些,那绝色容颜比别人美了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同

    他不懂,真的不懂,剑眉一拧,不苟言笑的黑眸极其深沉。

    他闭上眼睛,想让体的欲望赶走那侵入脑中倩影。由着女子的唇吻遍他的肩膀、口,他依旧没有太大反映。

    主人,锦缎庄刚送来了夏季布料一个小厮出现在门口,手里捧着布匹。

    北辰招手让他进来。

    那女子一见那些布料,立刻扑了上去,拿起一缎月牙白的绫布跑到他面前。

    爷,您看这布料衬我么

    当那块月色般瑕白的绫布被递到手边时,他心头一凛,大掌抚过上头流光溢彩的花纹,只觉那光泽像极了某人的皮肤

    这块绫布,除了蝶舞,谁也衬不上

    把这块布拿到蝶舞房里他说着,将布匹扔到小厮怀里。

    身边美人的笑容僵在脸上。

    爷,奴家也喜欢得紧呢身体贴上他,磨蹭着他的膛。

    瞥了她一眼,女人立马噤声。虽说北辰在床第间对她们都不错,可一旦生起气来,任何人都惧怕三分

    突然,他邪气地笑了起来,咬着她的耳垂,要布料干吗,我最喜欢你不穿时候的样子了

    女子陪着笑,转身跨坐上他的腰间,蛇腰诱惑地转旋着。

    北辰皇也没有辜负她的美意,一个翻身将她压如身下,撕开衣服一个挺身便进入了她,开始激烈的抽动。女子快慰的呻吟着。

    不错,他不在乎她,不在乎,没有她,他不是照样跟女子欢爱吗那个女人本影响不了他

    可是,在达到顶峰的那一瞬间,脑中浮现的却是她那时含泪绝望的脸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遇见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3368

    在房里憋了半个月,汐尘终于找到机会甩开众人,自己偷偷溜出来

    穿着下人的衣服,悠闲在散步。汴城的大街上热闹依旧,酒楼、茶馆、商铺生意兴隆,小贩叫卖不绝与耳。

    有多久没有好好逛街了,久到她都记不得了算了,今天就逛个够本吧边想着,身子已经开始行动,抬脚走进一家玉器行

    绸缎庄里,汐尘挨个地试着衣服,乐此不疲,没注意到旁边的老板抽搐的青筋

    试完最后一件,刚想抬脚出门,却看见老板的脸已经变黑她要是这么出去是挺过分,毕竟她试了一个半时辰的衣服啊

    随手挑了一条腰带递给他,老板,这个我要了,帮我包起来吧

    那口气,仿佛是对他多大的恩赐似的,他的嘴角开始狂抽。最后终于哆嗦着接过那条腰带,挤出五个字:五文钱,谢谢

    汐尘想口袋,接着整个人僵住。刚由于出门太急,她没有带钱袋

    现在,轮到她的嘴角抽搐。

    哈,老板这么漂亮的腰带你卖五文真是太便宜啦,我真想多买几条送亲戚朋友什么的,对了,老板,我看你家衣服都很独特的样子的,您的生意一定很好吧,哈哈,我就知道,您看起来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个大好人,大好人啊她嘴里乱七八糟的胡扯着,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五文谢谢。他又重复一遍,眼睛死死盯着她。

    我知道,不就五文钱吗,我有钱,还有很多呢,别说五文,五十文我的都付的出来,只是,呵呵我的钱好象落家了后面越说越小声。

    气氛陡然尴尬,偷偷抬眼看了下老板,发现他额角青筋爆凸。唉,她怎么遇上这种事啊

    姑娘,我刚看您的钱袋掉了,喏,看这是您的吗门口进来一个年轻男人,打破了一室的尴尬

    我的钱袋记得出门的时候没带钱啊,怎么可能是她掉的呢又看向门口那男人,一脸的严肃认真,让她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算了,先过了这关再说,大不了等回去还这钱袋主人的钱于是,她边怪自己糊涂,边接过钱袋,匆匆付了钱,便马上离开了那里。

    出了缎庄,她连忙向那男子道谢。

    姑娘不必谢我,是我家公子吩咐我这么做的,这钱,也是他的

    你家公子汐尘心底纳闷。

    对,公子请姑娘到醉仙楼一聚男子做了个请的动作

    受了人家的恩惠,不当面谢人家也过意不去吧。于是,便跟他,上了醉仙楼的包厢内

    进入包厢,她看到了一个身着藏蓝色长衫的熟悉背影,他慢慢转身

    是你汐尘吃惊,没想到帮她的人,居然是他

    龙霆风微笑地看着她吃惊的表情,眼睛闪过一丝玩味。

    本来他只是无聊的听下属报告着风华阁那边的情况,却不想见到了她的身影。虽然身着陋简衫,仍掩不住她出众的气质,更没想到,她有如此调皮可爱的一面。刚在绸缎庄那尴尬的一幕,他可是尽收眼底本以为她只是个空有美貌,冷漠无聊的女人,原来,她还有另一面怪不得北辰那么重视这个女人,她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干吗一直站着,坐吧

    将他身旁的椅子拉开,示意她坐下。

    看着挨着他的座位,想了想,仍是在站在原地。蝶舞身份卑微,不敢与王爷同坐

    眉角一挑,哦看不出你是个迂腐的人呢要你坐,你就坐吧,又不是在朝堂上,没那么多规矩。来

    他又把椅子向外拉开了点汐尘依言坐了过去坐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大街上的景象,而绸缎庄正好在这酒楼的斜对面,所以他才出手帮助她的吧

    拿起桌上茶杯轻饮了起来,眼睛却始终打量着她。上次看她是晚上,并没瞧仔细,这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她,终于明白北辰为何宁和夜魔交手也要夺走她,她真是老天创造的最完美的艺术品了任何形容美貌的词语用在她身上都嫌欠缺,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

    他不敢相信,如此一个绝色女人,仍没有成为北辰的入幕之宾

    知道吗,风华阁现在已经找你找疯了,北辰皇也正大发雷霆呢

    找疯了呵,这又与她何干。

    王爷太看得起小女了吧,蝶舞只是阁内一个普通舞姬,怎么能让皇爷发火

    龙霆风低笑出声,低沉的嗓音刹是好听。你还真小看自己的魅力呢要是他不在意你,能为了你跟夜魔对上吗

    汐尘抬头看他一眼,见他嘴角始终擒着一抹自信的笑,仿佛什么都在他掌握中。既然他什么都清楚,她也没必要说什么,反正她在北辰家的一切行动,他都了若执掌

    看着她恢复又冷漠的神情,了然一笑,冷漠,只是她的保护色,如果拨开她的伪装,真正的她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忍不住地,他想看到真正的她

    为什么偷溜出来,不喜欢那里

    没有看他,丢给他一个简单的字,闷这可是她的实话,毕竟在床上呆了半个月,骨头都僵硬了

    又是一阵闷笑声。

    看来你还没有长大嘛

    汐尘白了他一眼,没有开口随意瞟了眼窗外,浑身一颤

    不可能,不可能,她不可能看到他错觉,一定是错觉,他应该在崖底昏迷,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自己太想他的缘故但那熟悉的身形,却又冲击着她的理智,不会错,那身形,那样貌,除了绝,不会再有第二人

    龙霆风也发觉了她的异样,轻唤了她好几声,都没反映,便轻退了几下

    她霍地站起身

    对不起,时候不早了,我要失陪了,告辞说完,也没等他回应,便快速地冲向楼下

    龙霆风疑惑地看着窗外,刚才她就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匆忙的,究竟是什么呢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本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挥手招来一影子,示意他了出去

    等她来到楼下,刚才那人影早已不见,她顺着街道疯狂的寻找,却再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如果绝真的醒了,彻不会不告诉她,还是他隐瞒她不行,她要文清楚,她要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绝

    转身往百花阁奔去,却被北辰半路劫住,一把将她拉上马背

    放开,我有急事要回百花阁你放手在他怀里挣扎,迫切想要摆脱他。

    老实的给我呆着,哪都不许去你是我的人他沉的吼道在得知她不见的那一刻,内心有多着急,生怕她是被人掳走或是遭遇什么不幸,没想到,她是自己逃走,愤怒和伤心一起袭上他。他从没这么在乎一个女人,而她,仍三番两次的违背他,这让他如何忍受

    急迫的心情已经隐忍不住,她觉得,要是他再不松手,她会一掌击向他,才不管什么武不武功呢现在她脑子里只想着冷天绝

    倏地,唇上传来的压力让她愕然地睁大眼睛,慢慢地停止挣扎。

    她在做什么差一点,她就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了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她不能贸然行动,否则,前功尽弃现在,她不是冷汐尘,是花蝶舞,一个微不足道的舞姬

    感觉到怀里的人不在挣扎,北辰放开了她

    告诉你,别想逃离我,永远别想他霸道的宣告着

    没有回答,她只是顺从地靠向他。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往四周一看,她差点想找个洞钻进去。他居然在大街上就公然亲吻她,她以后还要不要出门了要是这事传到彻耳朵里

    鸵鸟地把头埋低,不敢再往下想

    远处的龙霆风始终注视着这一切,眼底闪过一丝狠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