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5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拆穿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7690

    汐尘挣扎,却被他控制了双手置于头顶,只能愤怒地瞪着他

    龙霆风大掌轻柔着抚着她脸上滑腻的肌肤,眼睛闪烁着隐晦不明的光。知道吗如果我有你这样一个女儿,说不定也宁愿背负乱伦的名义呢你真是天生生下来迷惑男人的说着,感的唇留恋地徘徊在她光滑的脖颈之间,印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手脚都被他钳制着,她只能不安地扭动身躯。

    放开我,你这色狼,你抓我来就是为了侵犯我的喂,你、你的手在哪儿啊

    不是的,他抓她来并不是要对她轻薄,本来只想戏弄她,没想到,他却深陷其中。如今,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打斗声,止住了他的动作。龙霆风微微起身,扭头看向门外,汐尘趁机发力,挣脱出他的钳制,一个箭步冲向门口,却在马上要碰到门的时候又被他抓了回去。两人就这样在屋中交起手来

    汐尘不想再与他纠缠,一个掌风击向龙霆风

    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接住她击来的一掌汐尘踉跄的后退数步,错愕的开着他。

    你怎么会行风掌

    你跟逍遥老人什么关系

    两人同时开口。

    刚才他回她的那掌,居然跟自己用的掌法一模一样。这是她在谷地学到的新掌法,他不可能会的还是,他也见过逍遥老人可是,逍遥老人已经很久没有出谷了

    龙霆风沉默了一会,突然展现一抹笑意,盯着她震惊的脸,缓缓开口:没想到,师傅竟又收了个入室弟子,连我都瞒住了呢

    什么他是逍遥老人的徒弟看着他不断靠近的身子,她不自觉的后退。如果他是逍遥老人的弟子,那武功必定在她之上了,她在谷底时只重点修炼了内功和轻功,其他都是半吊子水平糟,她怎么这么倒霉,居然碰上他的徒弟

    见她不断后退,龙霆风笑意更深,怎么,不来拜见一下我这位师兄吗一步步朝她紧逼。

    退到无路可退,她靠着墙壁看着他缓缓接近。

    在他的手马上要碰上她的时候,门外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门外的人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想得到她的回应。汐尘认出那是殷岩的声音,高兴地开口回应,却被他先一步捂住了口。

    别着急回他,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从汐尘被劫他就一路跟随,没想到,她被带进了六王爷府可是王府守卫森严,他费了好大劲才混了进来,却找不到她的藏身位置正在他着急的时候,居然又被守卫发现,与其打斗起来本以为打斗能引人注意,引王爷出来,却久久未见他人影,他耐心全无,大声呼喊汐尘的名字,希望她能听见并回应他

    大内高手确实厉害,不一会功夫,殷岩便开始感觉吃力,一波波的人潮让他有些疲惫

    住手

    突然一声娇喝止住了所有的打斗

    殷岩惊喜的回头,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汐尘立刻飞身到她身边,小心地将她护在身边,拉开了她和龙霆风的距离

    你没事吧他俯身在她耳边询问。

    汐尘摇头,回他一个放心的笑容,示意他不要担心然后又看了旁边的龙霆风一眼,拉着殷岩离去

    冷汐尘,好好考虑我刚才的话,我等你的决定他在后面提醒她

    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快速消失在夜色中

    看着她消失的身影,嘴角勾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小东西,你逃不掉了

    *************************

    汐尘一路跟随着殷岩往回走,心里却想着龙霆风刚才的话

    该答应他的要求吗答应跟他合作一起对付北辰皇这不是她一直等待的机会吗可当机会放在眼前时,她却开始犹豫了如果不知道绝活着的话,她可能会立刻答应他的提议,但现在她却迟疑了。不是不恨北辰,只是龙霆风和北辰皇都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当初绝就是因为轻视了他们,才会落得今天的田地,而她一介女子,又拿什么跟他们斗呢说不定最后只能成为他们争斗的牺牲品罢了

    还有大哥,他怎么会落在朝廷手中而且成亲

    怎么可能,大哥怎么会跟别的女人成亲

    她不想相信他的话,但他那自信的语气,又让人很难怀疑。为什么潋羽会娶朝廷的公主事情变得太复杂,她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了那个龙霆风,说是做交易,却没有给她留一丝转圜的余地他在逼自己做决定。

    这趟浑水一旦踏进来,便很难再退出去了

    绝,告诉我该怎么做

    尘尘儿尘儿见她发呆,连到了风华阁都没有发觉,殷岩只好低唤了好几声,拉回她的注意力。

    啊什么事回过神的汐尘看向殷岩,不明所以。

    轻敲了下她的头,都到门口了还没回过神来,想什么呢突然想起什么,担心的皱起眉头,你没事吧刚才在那里没发生什么吧

    看了眼眼前的楼阁,心底微微叹口气,转身回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我没事啦,你不用担心,还有,今天谢谢你,多亏有你

    见他还要说话,她急忙打断他,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进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说完,也不等他回应,快速跃进楼内徒留一脸担忧的殷岩。

    推门而入,便看见黑暗中那抹身影,汐尘心底一惊,暗叫糟糕。

    暗中的身影没有移动,只是紧紧盯着她,鸷的眼眸仿佛蒙上一层寒霜,让室内温度陡然下降

    汐尘忐忑地站在门口,那强烈的视线仿佛要将她穿透,只站在这里,就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愤怒今晚是怎么了,怎么大家都挑今晚找她麻烦

    沉默良久,北辰皇终于打破静谧。

    打算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过来冰冷声音寒澈刺骨。

    犹豫半晌,终是迈着步子靠近,却在离他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北辰不满的皱眉,站起身就要拉过她,汐尘反的后退,不知不觉中,用了少许轻功。他一楞,随即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开口:怎么,去了趟王府,连武功都懒得装了

    汐尘错愕,他怎么会知道难道,他早发现她的身份了思及此,又后退了数步,警惕地看着他,

    冷汐尘,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再反抗我过来他向她伸出手。

    不要她想也不想的拒绝,既然已经被发现身份,就没有必要再装,以她现在的武功,逃命是没问题的,但是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她自信一直扮演的很好,那他是何时发现她的身份的

    暗处的北辰皇眼神隐晦闪烁,沉默一会,他回答她。其实,你一直都扮演的不错,我差一点就以为你真的只是个普通舞姬。但夜枫的出现,让我又开始怀疑。他是一个谨慎的人,不会没把握就来贸然来找一个女人,所以就算你不是冷汐尘,也必定是跟她有关之人,但世上能有几个跟她容貌一样的女子呢还有你的受伤,如果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至少也应该修养一个月吧,而你居然只用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康复让我知道你一定会武功之后,为了更确定你的身份,我用刘管家的来试探你,没想到你的伙伴还真的将他绑走,我就更确定你的身份冷汐尘

    可惜他还是陷进去了,即使知道了她的身份,他还是管不住自己不去想她。虽然一直逃避,但她还是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脑海中如果这个女人的目的是想引起他的注意,那么她做到了,而且还非常成功

    我真的很佩服你,居然能骗我这么久,你是第一个能把我骗的团团转的女人,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

    既然招惹了他,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笑的森,慢慢向她靠近。

    汐尘没有后退,毫无畏惧地迎向他。

    原来,那时他便发现了她的身份,可他为什么不马上不揭穿她明知道她接近他的目的,还留她在身边,他就如此自信她奈何不了他吗

    还有,惩罚她有什么错,是他先害她一家在先,她如今对他还什么都没做,他凭什么要惩罚她

    我想你大概记忆不好,是你先害我们冷家家破人亡,现在怪我骗你呵,还真是恶人先告状

    家破人亡北辰皇冷哼一声,冷天绝又不是你的父亲,那算什么家

    汐尘震惊,他连这种事情都调查过究竟,她的事,他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嫂子合集无弹窗
   终于明白这个男人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她现在真有逃跑的冲动了

    你要是敢逃,我就让人杀了冷潋羽似看透她般,他沉地开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他在皇作客的事吧要是你敢跑的话,我就让他大婚之日变成他的忌日

    你敢龙霆风拿潋羽威胁她,北辰也这样都吃准了她放不下大哥

    我敢不敢就取决于你的合作了

    说话间,他已经来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向自己。

    仅是这样抱着她,他就觉得无限满足天,她到底给自己下了什么毒突然瞥见她颈间的吻痕,眼睛骤地鸷眯起,周身倏地发出暴戾的气息。

    他推开她的身子,紧紧盯着她,他碰了你你让他碰了你语气中隐藏着暴风骤雨。

    想起在王府时,龙霆风曾调戏她,这吻痕应该就是那时留下的。汐尘没有回答,只是低头不看他,他的确是碰了她不错

    见她默认,北辰怒火更盛,一拳击向墙壁该死的,他居然敢碰他的女人,龙霆风,这笔帐我一定找你算回来

    他还跟你说什么了他问的咬牙切齿,任谁都能听出他隐忍的怒气。

    汐尘沉默着,不知该不该跟他说实话。最后她还是以实相告,既然两个人都是强硬的角色,那就让他们自己斗好了反正她本来的目的,就是挑拨他们的关系

    听了她的话,北辰放开了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既然她一直想找他报仇,为何还要把这件事告诉他

    为什么要告诉我

    汐尘受不了的翻白眼,是他先问她的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你先问我,所以我才告诉你,现在你又来问我为什么告诉你拜托你不要把问题想这么复杂,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事爱想那么多,我只是不想牵扯进来,你们之间爱怎样怎样,别再扯上我

    说完,推开他走向床榻。一个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她都要累死了,他还要在这问东问西的,成心折磨她啊

    不管你究竟打算如何,都给我记住,你逃不开我的,这辈子,都休想

    撂下话,头也不会地离开了房间。

    既然朝廷已经向他宣战,他也要赶快做好准备了。龙霆风,有安稳日子你不过,却自找麻烦。好,我就让你尝尝惹到我的后果

    鸷的黑眸骤地发出嗜血的光芒

    窗外阳光明媚,但丝毫照不进冷潋羽霾的心里。

    知道汐尘平安已经三天了,身体却没有一点起色,为什么会这样他发觉自己的内力仿佛在消失,半点也使不出来。本以为这是长时间颓废导致身体不好,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如果真的只是身体问题,为什么连内力都消失了面对这种情况,他隐隐感觉不安。

    正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龙思滟推门而入。

    她看到阳光下,一个面如美玉男子倚窗而依,墨黑的长发随意地用一条缎带束在脑后,有些调皮地散在耳边,随着微风的吹拂迎风飞舞。瘦削却俊逸的脸庞,挺直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浓黑的剑眉,完美的不可挑剔

    一束阳光打在他身上,竟让他看起来仿佛不似人间,那样缥缈虚无

    端着汤药的手不自觉地一抖,险些将药汁洒出来。

    从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她就被他深深吸引,当听到皇兄有意撮合他们的时候,心中那份喜悦不言而喻,可是,没想到他拒绝了呵,也是,如此完美的男子,怎么可能会记得自己呢本以为永远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她居然又再次见到了他,虽然,那时的他如死了般了无生气。

    瞒着皇兄,将昏迷不醒的他救了回来,知道他此时已经是朝廷通缉的要犯,但她还是冒险把他留了下来。细心地照料他的起居,治疗他的伤痛,想以自己的努力打动他冰封的心。但他仿佛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无论她如何努力,都进入不了他的内心。但她仍不死心,这是第一个让自己动心的男子,她不想放弃

    所以,趁他喝醉的那天,她偷偷爬上了他的床,躺在了他的旁边皇兄是疼自己的,因此他没有被治罪,她也如愿以偿的能够嫁给他了。

    将药放在桌上,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来到他身旁,静静地看着他。

    冷潋羽始终没有回头看她,他已经隐隐察觉哪里出了问题。半晌,他回身,眼睛落到了那碗药汁上,眉头微微皱起。

    龙思滟注意到他的神情,也回头看了眼那碗药汁。

    这是里最好的补药,你风寒刚好,要好好补补身子

    他收回视线,也不看她便直接回绝,自从喝了这药身体就变得很奇怪,而自己无法使出内力,说不定就和这药有关。

    眼中闪过一丝光,便迅速地隐去。没看她的潋羽,丝毫没有察觉。

    沉默良久,龙思滟终于问出心中一直想问的话。冷大哥,你是不是不想娶我

    他的目光终于落到她的脸上,盯着她,慢慢开口。

    我爱的人不是你

    龙思滟心中一痛。虽然一直知道他不爱她,但亲口听他说出来心中还是忍不住抽痛

    那是个怎样的女子她忍不住开口询问。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可以让冷大哥如此执着和迷恋

    冷潋羽没有回答他,眼睛飘的很远,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抹很温柔的笑意。

    龙思滟的脸色瞬时变得惨白。即使他不回答,但那种深情地让人沉溺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踉跄的后退几步,双手紧紧握成拳。

    药药凉了,我去帮你热热她颤抖地去端起桌上盘子。

    不用再端来了,我不喝他提醒她

    她什么也没说,逃似的出了房间。看着心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的深情,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凌迟

    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居然发现六哥龙霆风。

    看着她有些憔悴的面容,他眉头不悦地皱起。你怎么了,面色这么惨白

    回他一个虚弱的笑,她坐在他旁边。

    没什么,有点累六哥怎么来了

    知道她定是为那冷潋羽伤神,他也不点破。自从思滟将冷潋羽弄到这之后,她便一天比一天憔悴,他有时候都怀疑,到底是冷潋羽病了,还是她病了

    无奈地叹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经陷进去了

    思滟,你不要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找我商量,你一直都是我们最疼爱的妹妹,知道吗

    恩,我知道了,六哥她知道哥哥们一直都很疼爱她,也不想让他们担心,但就是控制不住为他伤神。对了,六哥找我什么事

    我给你的药,你让冷潋羽吃了吗

    她犹豫一下,眼神闪烁不定。吃吃了,六哥不要担心

    龙霆风锐利的眼睛盯着她,没错过她脸上的心虚。

    滟儿,你说谎。他拆穿她。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子,一直不擅长说谎,所以他一下子便能看出来。

    滟儿,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你不是想要那个男人吗六哥是在帮你

    不,六哥,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我想要他的真心。上次那样做,我已经很后悔了,我不要这样,我要的是他的爱啊

    可是如果你连那个男人都留不住,如何能得到他的心只要你跟他成了亲,接触的日子久了,自然便可得到他的心

    龙思滟没有说话,只是垂下眼睑,讽刺的笑了。日久生情可能吗如果真能生情,在过去那一年里,他和她不应该早有结果了吗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她喃喃自语。

    龙霆风轻轻拍拍她的肩,安慰着她。他一定不会让冷潋羽逃跑,一定会让这个婚礼顺利完成。突然,一个绝色的脸庞闪过心底,龙霆风柔和的脸瞬时变得邪魅

    冷月楼后院的厢房内,一个挺拔的男子面窗而立,浑身散发着让人不易亲近的冰冷气质。这等俊美又成熟男人,不就是死里逃生的冷天绝

    此时的他剑眉深锁,薄唇抿起,看得出他内心的焦急。

    他已经动用了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去打听尘儿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消息,怎能让他不焦急说来也奇怪,虽然他的势力已大不如前,但要查一个人的踪迹,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就是查不到呢

    难道有人故意阻止

    眼眸倏地变得狠,猛地击向窗楞,木头应声而碎。

    门外传来响声,他收敛了情绪,起身准备上路。

    这个南方小镇已经得到控制,要想尽快恢复实力,就必须去更大的地方,他失去的一切,他会一分不差向他们讨回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