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8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变化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935

    尘狠狠地咬了下他的手臂,然后,趁他吃痛之际,抬腿向他胯间踢去。龙霆风躲闪不及,硬生生挨了一下,闷哼着倒在旁边。她趁机跑出房间。

    她用轻功快速地掠过屋顶,就在快要出去时,突然一张大网扑面而来,她惊险闪过,等再要离开的时候,下面已经站满了王府的弓箭手。

    龙霆风仿佛来自地狱的罗刹,沉着脸缓缓向她靠近

    汐尘衣衫凌乱,紧张地看着不断朝她靠近的男人。

    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下面有数百只箭对着自己。但她也不能让她抓住,一旦被抓,就意味着她和她肚子中的孩子都有危险。她在原地焦急地想着对策。

    正当她进退两难的时候,一群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默契地来到她身边,将她护在中央。没等汐尘反应,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尘儿,怎样,有没有受伤

    东方彻妩媚的桃花眼中,满是忧色。

    汐尘如获救星般的扑到他怀里,暗自松了口气,幸好他及时赶到,若是迟了,自己真不知该如何自救了。猛地,她想到了下面数百个弓箭手,心又提了上来。他们真能逃出去么

    东方彻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安抚地在她耳边低语,不必担心,我会救你出去。言语间一派自信的神色。

    见他如此有把握,她悬起的心也慢慢落下,现在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两人之间的互动没有逃过龙霆风的眼,虽然男子黑布蒙面,让人看不出容貌,但两人动作亲密,看得出他们是熟人,而且关系匪浅。难道汐尘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思及此,低沉的脸变得郁,鸷的黑眸闪过一丝暴戾。

    轻抬手指,士兵立刻将举箭瞄准,齐齐对着屋顶上的黑衣人。

    冷汐尘,你若现在立刻下来,我便饶你不死。他平淡的开口,似讨论天气般平静,但眼底的冷意似万年寒冰,让人不寒而栗。

    东方彻冷笑一声,没有理会他的威胁,在汐尘耳边小声嘱咐了声,对那些黑衣人使了个眼色,便带着她快速起身

    同时,数百支箭也齐齐朝他们来

    这时,黑衣人突然扯出一块巨大的布,猛地铺展开来,护住了他们离去的方向。强劲的箭在那块巨大的布前,竟没有穿透,而是被硬生生的挡住了。

    龙霆风只错愕了半刻,便回过神来,却见他们已经飞出去好几十丈远。

    该死他忍不住低咒,来人,立刻给我追

    东方彻带汐尘快速的飞掠着,直至落入一户寻常百姓家的院内。

    汐尘不解的看向东方彻,不知他为何带她来这。

    东方彻微笑着拉她进屋,我们要先暂时在这躲一阵子,等风声过了再出去。现在,城门都被封了。他知道龙霆风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所以一定会封城门,所以,他早早在这里准备好了他们的藏身之处。

    汐尘跟着他进屋,发现屋子外面看似简陋,里面却是一应俱全,且纤尘不染,看的出主人的用心。

    怎样,屋子还满意吗

    汐尘放松下来,找个椅子坐下,恩,看的出来,你已准备齐全。对了,你会在今晚行动

    本以为今晚是一定逃不出去的,没想到,关键时刻东方竟突然出现,虽然庆幸,却也疑惑,他怎么可能赶的如此巧合

    东方彻在她对面坐下,双眸炯炯的看着她。过于炽热的目光,让汐尘微皱眉头,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东方彻有丝异常。

    两人就这样坐着,气氛有些僵硬。

    许久,在汐尘以后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说,你的一切,我都非常清楚。

    汐尘的身体一僵,手上茶杯差点被她捏碎。

    他什么都知道那么,她见过绝,而且怀孕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怎么可能,他是什么时候察觉的,为何她一点感觉都没有转念一想,他知道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让他彻底死心。她已经不能在拖累他了。

    她抬眼看向他,却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狠。

    狠

    汐尘对于自己的这个发现感到吃惊。她认识的东方彻,跟这个词是完全沾不上关系,为何,现在见他却有这种感觉特别是他看她的眼神,虽然深情不减,却多出一抹沉和锐利。

    难道,连温柔的东方也会变不,不会,一定是她的错觉。汐尘摇头,试图甩去心中的那抹不安。

    怎么了,不舒服吗

    她不停摇头,他以为她不舒服,担心的上前抚上她的额头。

    见他又恢复了以前温柔的样子,汐尘轻轻微笑的闭上眼,将手按在太阳上揉搓。是的,彻没有变,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

    没有,只是有点累了

    累了吗也是,今晚发生了那么多事,你一定也没好好休息,进屋睡一下吧。

    说着,拦腰将她抱起,往里屋走去。汐尘没有反抗,这些举动,在以前经常有过,所以她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将她平放在床上,东方彻伸手去解她身上的衣服

    汐尘猛地惊醒,双手握进领口,你做什么

    赭石,他不像以前一样马上离开,而是坐在她的床边,身子不断向她贴近,尘儿,我好想你

    说着,手竟上了他的腰间。

    汐尘立刻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制止他的动作。

    她看着他,眼中的疑问加大。

    彻是怎么了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还意图轻薄她,他不可能对她做出这种事情,太反常了

    而东方彻,对于她的拒绝不加理会,大手反倒在她身上更加肆无忌惮的游走,不断挑逗着她,甚至还趁她不备,突然吻住了她。

    这个吻充满了掠夺,霸道的宣告自己的所有权。

    汐尘的身子猛然一僵,霍地推开他的身子,目光戒备地看着他。

    这个人不是东方彻。

    她跳下床,与他拉开距离,看着床上跟东方彻一模一样的人,问,你不是彻,你到底是谁

    她认识的东方彻,或许会嫉妒,或许会生气,却从不会不顾及她的感受,去勉强她强拨她。而眼前的男人,本就无视她的拒绝,而且他吻她的方式

    他绝对不是东方彻。

    东方彻凤眼微眯,带着些蛊惑的意味,看着汐尘,慢慢伸出手

    尘儿,你在胡说什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吗快,过来我这里。声音柔媚的像要把人融化,却潜伏着异样的危险,从这个男人身上发出的危险。

    汐尘倒退两步,紧张的看着他。这种窒息而恐惧的感觉让她很熟悉,就像面对那个男人一样。

    北辰皇她不自觉的呢喃出声,怀疑的叫出心中所想的名字。

    坐在床上的男子突地仰头长笑,浑厚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异常诡异。

    倏地,他停止了笑声,起身走向汐尘,嘴角邪气地勾起。

    其实,只要用心观察,就会看出他的身形比东方要强壮很多,且眼中更多了份鸷的邪气,而她,居然心的没有发现。

    后背抵住了墙壁,她斜眼瞄了下不远的门口,算计着该如何冲出这个房间。

    汐尘,你真打算要出去吗外面,可是到处布满了王府的官兵。北辰并没有急于抓住她,只是在距离不到三步的地方停下,黑眸专注地盯着她,提醒着她目前的局势。

    刚想逃走的汐尘僵在那里。北辰说的没错,如果她现在出去,定会被搜城的士兵发现,可是,如果不出去

    她看向面前浑身散发着沉邪气的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的

    北辰皇和龙霆风,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汐尘暗恼,为什么来救她的人偏偏是他。

    趁她不备,他快速闪身到她面前,将她牢牢地困在自己的前。抬手,向自己的耳处,轻轻一扯,将面具撕了下来,露出原本那张男十足的俊颜。

    他低头俯视怀中的美人,仔细的打量着她。

    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她了没想到一次小小的意外,竟让他与她分开这么久,也更让他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或许,对其他女人,都抱着玩玩的心态,但对她,却是认真的,从来没有过的认真。他想要这个女人,不惜一切代价。所以他卑鄙的扮演了东方彻,想借此得到她心甘情愿的配合,没想到,还是被她发觉了

    汐尘明白,北辰既然能把自己救出来,便不会轻易让她再逃出去,对于他的作风,她一向十分了解。他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男人。那她现在是否该依靠这个男人,寻求一时的保护或是引发两人之间的争斗,为绝争取更多的时间在思索的时间,她没有发现,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

    当他的唇覆上她时,汐尘才恍然觉醒。想别开脸,但北辰的手却用力的拖住她的后脑,将她使劲的压向自己,让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见她紧咬牙关,他轻笑了声,伸出手捏住她小巧的秀鼻,眼睛玩味的看着她。她的脸因不能呼吸而涨的通红,在她终于忍不住张口呼吸时,他再次压向她,灵活的舌顺势窜进她的口中,卷起她的,纠缠起来。

    突然,汐尘感觉他往嘴里送了什么,她还没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进入她的食道。

    推开北辰,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你给我喂了什么东西

    他笑的一脸灿烂,盯着汐尘涨红的小脸,在她耳边轻吐了两个字:春药

    什么

    汐尘倏地瞪大眼睛看着他,却见他一脸的明媚,那笑容已经扩大到眼角。

    汐尘低咒一句,急忙冲向桌子,拿起桌上的水猛灌下去,然后对着自己的嘴猛抠起来,伴随着不断的干呕,希望能把那药给吐出来。

    北辰皇双手环,倚在墙上慵懒的看着她,欣赏着她的慌乱。

    渐渐地,汐尘感到头重脚轻,意识也开始模糊。奇怪,春药不是该全身发热吗怎么她会觉得意识模糊她强迫自己要清醒些,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晕倒,但意志却越来越弱突然,双脚一软,她倒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北辰小心的将她抱起放入床上,然后在她身边和衣躺下。

    汐尘,我会让你心甘情愿他在她耳边小声的开口。她是第一个他想真心留下的女人,所以,他会让她心甘情愿的献上她的身体,包括她的真心。

    北辰看向怀里熟睡的女人,轻笑着摇头,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本以为不会再真心爱上任何人,想不到,却爱上这个一直与自己作对的女人,是缘分还是命运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再放弃,因为,他不会再让幸福从指尖流走,决不。

    日上三竿,汐尘才缓缓从睡梦中醒来

    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过了,她懒懒地伸了个懒腰,一脸的满足。

    等等,睡觉笑容僵在脸上,汐尘猛地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她急忙从床上跳下来,发现自己的衣服端正的穿在身上,而身体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高悬的心落了下来,看来,昨晚他并没对她做什么事情。

    突然一阵脚步声打断她的思考,汐尘反地回头,看到北辰皇满脸笑容的向她走来,那笑容虽然淡,却没有半点郁和讽刺,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显得他更加挺拔和耀眼,仿佛一夜之间,所有暗的东西都从他身上消失的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个男人变了这么多,光是那不停止的笑容,就已经让她吃惊地合不拢嘴。

    这个男人是北辰皇

    北辰把她的吃惊看在眼里,笑容更深了。

    你总算起了,来吃午饭吧。

    汐尘把眼睛瞪的老大,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生物。任由他替她穿衣、洗脸、梳头,把她拾掇好带到饭桌前。自始至终,她都冷眼看着一切。既然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改变,那就静观其变,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招。

    看他不停地为她夹菜弄饭,她皱着眉头,拿着筷子的手半天没动。的

    北辰皇见她一直不动筷子,便关切的询问,怎么了不舒服吗为何一直不动筷

    她想了下,突然扔下筷子,袭向北辰的脸,在他的脸上索了阵,确定没有带人皮面具,才收回了手。她不是做梦,这个男人,真的是北辰皇。

    对于她的举动,他竟毫不生气,仍是笑意盈盈。

    完了,可以吃饭了

    汐尘脸一红,赶紧低头吃饭,掩饰尴尬。

    她哪筋不对了,居然去他的脸可是

    她再次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北辰。他居然没生气,没有板着个脸命令她,真是奇迹。而且,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笑,而且,是让人觉得很真心的笑。这世道是怎么了

    还是他有双重人格人格分裂

    怎么一夜之间,好象什么都变了

    耳边突闻他的低唤,汐尘抬头,对上他的笑脸。她感到自己头又开始疼了,事情怎么总朝着她不熟悉的方向发展,这个男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草草吃完午饭,她逃似的躲进了房间。

    本以为这是北辰为让她放松警惕的小伎俩,不料,在小屋隐匿的数天,他都这样待她,让她完全乱了。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为她料理着日常起居和饮食,在外人面前,他们要扮演一对夫妻。她强迫自己相信,这是北辰为了躲开龙霆风的搜查,故意做的假象,但他越来越怪异的行为,却让她愈发的不安,隐约中,仿佛有事情要发生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北辰皇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6218

    八岁`时候,父母因饥荒过世,我成了孤儿,为了生存,我加入了沿街乞讨`队伍但日子并没有好过,那些年龄大点`乞丐经常欺负我们这些小乞丐们,经常抢我们`钱财和食物,所以我从没有吃饱过,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还经常遍体鳞伤``

    终于有一天,两天没有进食`我昏倒在路旁``

    醒来`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非常柔软`床上我不敢相信`触着身下`柔软,以为自己已经死去`这时,一个衣着华丽`中年人走了进来,嘴角挂着慈善`微笑我一怔,随即戒备`看着他。长期`乞丐生活使得我已经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

    看到我充满敌意`注视,他没有生气,反而理解`笑了我看着他糙`大手向我`头,居然没有反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放下戒心,也许是他那慈祥`笑瓦解了我`心

    `

    他说,如果他`儿子没死,应该跟我一样大了`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眼中`悲伤已经深深感染了我如果我`父母没有死,是不是也会经常这样抚摩我`头`突然,他`大手抚上我`脸庞,把我拦到他怀里`

    我听见他说别哭,

    以后你就是我儿子了`

    我哭了我伸手去自己`脸,发现真`是一脸`湿热自从双亲过世,我便强迫自己变强,不再流泪,不再懦弱,没想到,却被这个男人轻易瓦解`

    `那次是我第一次肆无忌惮`大哭出声,在一个陌生人怀里哭`

    之后,他真`把我当成自己`孩子来疼爱着,他让我叫他父亲,那时起,我便丢掉了以前`一切,改名叫北辰皇`

    我以为我终于得到了上天`怜悯,遇到一个如此疼爱我`好人,却不知这只是我一切噩梦`开始`

    父亲是北方一个有些家道中落`商人,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布庄,生意很是清淡他`妻子很早就过世,只留下一个女儿虽然日子不富裕,却也勉强能够支持我`加入无疑又增添了他`负担,但他仍是顶住了他父母`压力,将我留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那么像他`儿子,但我已经决定,会像他亲生儿子一样报答他`恩情

    我主动要求跟他学习从商,他欣喜`答应了,并帮我请来了城中最好`教书先生教导我们,也经常跟着他到处跑着,学习着经营之道`

    不知是我真`有这方面天赋还是因为刻苦,对于他们教导`东西我很快`学会了,并且能够举一反三,然后,我发现了父亲从商之道有着很大`弊端,我将自己`观点说给他听,他听后非常欣喜,愉快`接受了我`建议,还放心`把他`事业`一小部分交给我答理得到父亲`鼓励,我更加卖力,觉得一切`努力都是值得

    布庄`生意越来越好,我们一家`生活也得到很大`提高,父亲也很少答理布庄`生意了,而我包揽了一切事物`fb`

    虽然如此,我还是能察觉到家中其他成员`敌意在这个家里,除了父亲之外,我几乎跟其他人说过话,因为从一开始,我做`一切就是为了报答父亲,其他人`想法,我本不去在意这些事情父亲也是知道`,但他总是站在我这边,于是我更相信他,更死心塌地`为他卖命

    `几年`时间,布庄在北城一带已经小有名气虽然那时冷家已经占领了龙耀国`大部分商号,但我们`布庄依然红火`经营着`

    我以为,自己会这样平淡`过一生,没想到,我们却接到了皇上`圣旨

    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招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进,本不想去,最后终是敌不过父亲`劝说,陪他一起上路了`d9`

    我不知那次去皇是不是正确`选择,但我却在那里遇见了第一个让我心动`女子

    第一眼看到她时,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美丽`人

    `清秀脱俗`脸上洋溢着纯粹`快乐,一身绛红纱裙随着秋千`摆动,划出美好`弧度,乌黑`发丝随风飘扬,在空中妖娆`纠缠,银铃般`笑声不断从她口中溢出,仿佛误落人间`快乐灵

    `我就这样痴痴`看着她,一连被父亲叫了几声都没回应`

    突然,秋千上`小人惊叫一声,一道红色`身影被甩了出去``

    我想也没想`冲了出去,用身体护住了那坠落`身体`

    背后生硬`疼,但我却完全察觉不到。我看见怀中`人慢慢`抬头,清澈`眸中映出了我`脸心,开始剧烈`鼓动,为着她眼中我`身影`

    我听见丫鬟们惊叫着朝这跑来,慌张`检查她`身体,询问着她有没有受伤

    `那是,我知道了,她是公主

    父亲过来把我拉起,检查着我身上`伤势,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看向公主,发现她也在看我,慌忙`别开了眼我知道像她这般高贵`人,是我高攀不上``

    跟随太监,我们来到一个偏僻`书房心中疑惑不断增大,皇上召见,为何要选在如此偏僻`地方`书房里坐着两个年轻男子,年纪也就十五上下,但全身却散发着高贵`让人难以忽视`气质

    `我难以想象如此年轻`两个人就当今`皇帝和王爷`

    我低着头偷偷打量着他们,正巧碰上他们探究`眼神,并没有躲开,只是静静回视

    `对于我`反应,那个紫衣男子似乎很满意。他走到我面前说,他叫龙霆风,今后就是一起合作`伙伴了`

    伙伴我不解`看想父亲,却发现他早已吓`冷汗直冒,本无心理会我`眼神只得又看想座上`黄衣男子他轻笑`看着我说,从今以后,朝廷会扶植北辰家,会让北辰家成为北方一带`霸主,但我们必须帮他对付一个人`

    我问,是谁`bf`

    `他说,冷天绝`

    我讽刺`笑了,问他,怕冷家功高盖主,要夺了他`权么

    听了我`话,他没有生气,只是无奈`笑了,那笑承载了说不尽`悲伤

    `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以前`自己,无奈又无助`承受命运`安排

    `

    如果我不答应呢我听见自己这样问他`

    `他没有回答,只是了然`笑了,仿佛这是意料中`答案我看见他眼中`光亮一下子暗淡了下去`既然我`才能能帮到他们,为何要拒绝呢至少,我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用`轻叹了口气,我把手伸向龙霆风,对他说,希望今后我们合作愉快`他惊讶`看着我,随即愉快`握住我`手

    自始至终,我都没看向父亲,也因此忽略了他眼中一闪而逝`戾气`

    出前,我再次见到了龙耀国`公主,也知道了她`名字龙思滟`

    我看着她慢慢向我走来,就像慢慢走进我`心里火红`夕阳光映在她身上,为她周身镀上一层金光,仿佛一个女神,浑身上下散发着耀眼`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她说,谢谢你那天救我`

    我微笑着低下头,敛去眼中`炽热,声怕眼中浓烈`感情把她吓跑`

    我们开心`交谈着,她`话很多喜欢问东问西,且很喜欢笑,带着女孩子特有`羞涩`笑,让我忍不住更加沉沦我突然庆幸自己接受了皇上`提议,如此以来,我是否有更多`时间接触她了呢

    离之时,心莫名`失落,为着心中`那个公主知道是痴心妄想,却还侥幸`希望她能来送行最后,她还是没来,但我却永远记得她那天`话,她说有空会去北城找我

    回到家,我第一次尝到了相思`滋味我只要更用心`投入到生意上,让工作麻痹自己,才能制止自己不去想她笑靥如花`脸`

    而过于专注工作`我没有发现,父亲眼中不时闪现`狠`e

    `离一个月之后,我居然接到了她`信她说她偷偷溜出了,来到北城东边`一家客栈

    `我`快乐不言而喻,急忙丢下手中`工作,冲向那家客栈谁知,迎接我`不是那想象中`笑靥,而是四个陌生`大汉`我被绑到了一个破庙,然后我看到了那个我最相信`人`

    我开口叫他,他转过身,狠`笑着,显得异常狰狞我错愕`看着他,不相信他是那个经常对着我露出慈爱`笑`父亲`我看着他慢慢朝我走近,狠狠甩了我几个巴掌`

    他骂,你个狗东西,居然爬到我头上了`

    我疑惑`看着他,不明白他`意思接着我又挨了一巴掌

    然后我听到了这辈子最让我心寒`话他说,当初就是看中他`才能才收养他,而自己果然没让他失望,在数字方面十分有天分`他将布庄生意搞`红红火火。本想多留一段时间,却没想到他竟慢慢`取代他`

    我摇头否认,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代他,我只是想让他们过`更好`

    但他本不为所动他说,即使我没有取代之心,他也早晚会除掉我`

    我震惊`看着他`

    因为你只是一条狗,我不会让一条狗爬到我`头上恶毒`话穿过我`耳朵,直直刺进我`心里`

    我一直敬重`那个父亲,竟只当我是一只狗我悲哀`闭上眼睛不再挣扎

    `

    为什么选上我我听见自己这样问

    他冷`笑了,慢慢走到我面前盯着我`眼睛,说,你知道为什么那些乞丐经常欺负你么

    `

    我感到自己`身子明显一震,难道我`遭遇不是意外吗`

    是我让他们欺负你,折磨你,这样我才有机会接触你为什么选上你记得这个石头吗

    我看到他手里`玉石,看起来很眼熟,想起那是小时侯我用两个馒头从小乞丐那里换来`。当时石头并不是这副模样,而是糙不堪,但我却看`出它`质地很好,所以把弄了过来然后自己将他磨圆,去掉表层`污垢,在水中浸泡数日,让石头展现出它原本`样貌之后,便将它卖与玉石店,也因此过上了几天好日子`

    他说,他想不到一个十岁`孩童竟有如此慧眼和头脑,而也就是那时候,他选中了他

    就因为这个小小`玉石,他竟从那时侯就开始算计我了么`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突然发现自己经从没有了解过他`

    可是这么多年`相处,他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于是,我问他,你曾把我当成是你`儿子吗`

    他仿佛听到什么笑话般,仰头大笑`

    `

    儿子我告诉你,你只是我`一条狗,一条只听我话`狗`

    他无情`话再次击溃我`神经,彻底让我崩溃原来,自始至终,我都是被他利用`棋子突然间,我觉得好恨,恨自己如此相信他,恨自己这么年来傻子般`付出`

    `他把我丢给那四个大汉,说,随你们处置,只要最后杀了他然后头也不回`离开了

    `随他们处置我不知他最后为何要留下这句话,看向身后`四个人,发现他们都以十分秽`目光看着我,手开始解着身上`衣物`

    `那是我一生中最黑暗`时刻,绝望`吼声不断`回荡着,身体承受着撕裂般`痛苦,但身上`痛远不及心里`痛那一刻,我仿佛被打入地狱,且永无出头之日`

    四个人发泄完欲望,满足`开始穿戴`

    我忍着下身撕裂`痛苦,摇晃`站起来,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眼神如何,但却看见他们身体一僵,眼底浮现惧色``

    我仰头长笑,陷入癫狂状态,隐约感到有苦涩`体流入嘴中`终究,我还是没死,一个流浪`剑客救了我。`从那时起,我`格也完全改变了我变得心狠手辣,毫无感情,因为我知道,你越是在乎某样东西时,就越会为那样东西失去理智我受到`教训还不够吗所以我不再去爱,不再对任何人付出`

    `

    我没忘记自己`筹码,在商业这方面`天赋就是我报复`最好筹码我找到龙霆风,在他`协助下,顺利`发展了自己`势力`

    我永远忘不了我出现在那老头面前时,他`表情,仿佛看到鬼般呵,我现在不就是鬼吗一个没有感情,只会杀人和毁灭`恶鬼那时,我就发现权利真是个美好`东西,能让人拥有你想要`一切,看这老头,不正为了弥补以前`过错把自己`女儿推给自己吗我当然会要,只有折磨他最珍贵`东西,才能让他更痛苦`所以,我当着他`面,找来了十个肮脏不堪`乞丐强奸他女儿,然后给他喂了强效春药,让他与自己`女儿交媾``

    屋内回响着女子凄惨`叫声,却只能让我愈加`兴奋,为着那报复`快感

    `

    我疯了吗是`,我疯了,从我知道真相`那一刻就疯了,而这一切都是他们`杰作

    我成了北辰家真正`主人,但我一点没有高兴`感觉这里曾是所有`罪恶之源,而我却重新接手了这里`

    `

    随着势力`扩大,我`野心也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想摆脱朝廷`控制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我们共同`敌人还没有除掉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我`兴趣,除了那无边`欲望

    `

    那之后,我再也没去找过龙思滟,进看见她,也只是匆匆一瞥对她,自然`产生了一种排斥因为一看想到,便会联想到那段曾经不堪`过去她曾是我`弱点,而如今,我不会再让自己有弱点,不会再去爱任何人`

    我曾以为我会一直这样,不断追逐着权利,直到遇到了她`我不相信自己会再次动情,还是对着一个敌人之女,可是,心偏偏沦陷了,不知不觉中,受到她`吸引即使拼命提醒自己曾范下`错误,仍忍不住悸动`权利和女人,究竟孰轻孰重我一时也搞不清楚了我怕再重复当年`错,可心底又有个声音不断劝说自己再试一次,矛盾不断折磨着我`那么,就让我试一次,就这一次,让我全心全意`爱`

    把北辰`番外写出来了~~呵呵`

    偶决定写北辰并不是说非要收他`意思,只是觉得他作为文中男主人气太差这可能跟我前面`描写有关,其实一开始就设定他为坏男人类型,因为我觉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没想到,他居然\"坏\"到没人爱了~~所以只好偶来爱他,给他赚点人气喽,至于收不收,尚在考虑中。。。。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