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9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故人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7576

    对于北辰皇的改变,开始几天,汐尘还觉得紧张和不安,但渐渐地,她也放下顾虑。不管他他什么目的,至少以他目前的表现看来,不会危机到她和孩子的安全,于是,她便不再疑神疑鬼,在一旁静观其变。

    数天相处下来,如果不是以前对他的印象从中作祟,她真要被他好男人的形象所迷惑。家务几乎没有他不会做的,每天一起床,就能吃到他亲手做的饭菜,那味道,竟然跟中的大厨所差无几。还有他温柔体贴的态度,简直就像换了个人。

    在小屋已经有十日,并没有传出任何关于龙霆风的消息,日子平静的有些诡异。

    终于,汐尘忍受不住内心的烦闷,向北辰提出想要出去看看,而他居然爽快的答应了。汐尘虽然心寸疑虑,还是易容出门了。

    大街两旁繁华依旧,路旁摊贩叫卖声不短断,让汐尘郁的心情稍微得到舒缓。她毫无目的的闲逛着,思索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

    突然,迎面走来的人不小心与她相撞,汐尘低头道歉,那人随口应了句,便匆匆离开。脑中一闪而过的画面让她顿住。那个女子,她不会忘记,是那个拥有与她前世相同样貌的女子冬雪。

    冬雪,冬雪,她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好象在哪里听过。倏地,她想起数月前在一家玉器行里,那个老板提及的,就是她。是她将潋翼的玉佩那去典当的。

    难道他们在一起

    想到这,她立刻跟随着上去

    那女子在一户院落停住,然后推门而入。她看见里面庭院很大,应该是个相当富裕的人家。

    汐尘小心的翻墙而入,避免被人发现。

    只见那女子往一间大屋走去,在快要进去时,里面迎出一名男子,急切地将女子拥怀中。他小心地替那女子擦着额角的汗珠,眼底盛着满满的心疼。而女子则幸福地依在他怀中,享受着他的怜惜。

    如此温馨幸福的画面却让汐尘彻底僵硬在原地。

    她楞楞地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温存,一时不知该如何反映。

    那是潋翼,真的是他,他没事,而且,看起来是那么幸福让他幸福的,是那个女子吗应该是吧,不然,他不会露出那种表情,她记得,这样的表情,她也曾见过,那时,他只看着她

    汐尘不知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找到潋翼,她很高兴,但看到他对别的女子笑时,心里却又不是滋味。叹了口气,她真是贪心的女人。

    突然,潋翼不知对女人说了,女人满脸娇羞,微点了下,男子立刻蹲下身子,将头紧贴女子的肚子,似在倾听什么。

    汐尘身形摇晃,那那个动作代表什么

    他跟她都已经有孩子了吗

    汐尘感觉眼睛突然变得酸涩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哭,可是眼泪却像止不住似的落下,远处两人的身影也渐渐模糊。

    不,不能哭,二哥幸福的话,她应该笑的。她急忙拭去眼角的累。对,要笑,笑着走上前,笑着对他们说,祝你们幸福

    冬雪轻抚着潋翼的头,眼底一片笑意和满足。她觉得,自己现在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能跟自己爱的男子永远在一起,过着这般无忧无虑日子。她抬起头,目光正好对上远处发愣的汐尘。她奇怪地看着他,不知他何时进来这里的。冬雪借口支开了潋翼,向着汐尘走去。

    她走到他面前,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一身干净的白衫,平庸的五官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那深邃的眼睛,却微微的红肿着,仿佛刚刚哭过一样。

    冬雪仔细地回想自己认识的人,并不记得有这个人的存在。

    公子,这是我家的院落,不知为何公子会在这里

    冬雪轻柔的声音唤回了她的视线,汐尘把目光定在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脸上表现的是一种从为有过的平和,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汐尘一时恍惚,忘了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到底她现在是冷汐尘还是苏谨儿

    冬雪见他失神,又唤了他几声。

    汐尘回过神来,立刻向她道歉,说自己是冷潋翼以前的朋友,让人找了好久,得知他才此处,前来拜访,还特地拿出了那块玉佩。

    冬雪听后,脸色微变,看他的目光变得警惕。

    汐尘立刻表明立场,说自己不是朝廷派来的奸细。

    气氛一时有些僵硬。

    许久,冬雪才缓缓开口,却是在下逐客令。汐尘不解地看着她,不知她为何对自己如此敌意,她现在明明男装模样。

    冬雪此时已经没有耐心再应付他,只是转身冷冷的对他说,公子请回,潋翼因为某些事,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所以他现在谁也不记得了,如果公子真是他的朋友,就请公子不要向外透露我们的行踪。

    汐尘楞在原地,消化着她刚才的信息。

    潋翼失忆怎么会这样

    上前拦住她去路,想问她怎么回事,却被一道男声打断。尘儿

    潋翼不知何时已经出来,站在门口呼唤她的名字。她惊喜的回头

    原来他并没有失忆,他这不是叫出她的名字了吗

    汐尘刚想张口回应,却听见另一道女声在她之前应答,紧接着,她看到冬雪高兴地扑到了他的怀里。

    潋翼接住她扑过来的身体,轻点着她的鼻头宠腻地笑着。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除了楞在原地的汐尘。

    他叫的明明是她,为什么走过去的,却是另一个女人是自己听错了,还是潋翼叫错了他真的没记忆了吗

    两人甜蜜地相拥,而潋翼自始至终竟没有看她一眼

    汐尘落寞地转身,不想再看这个画面。若是他真的幸福,就不该打扰他了吧。那么,她也可以安心地离开了吧

    迈着沉重的步伐,她往门口移去

    潋翼稍微松开怀抱,轻抚地冬雪的秀发含笑,那温暖的笑直荡进她的心里。

    尘儿,刚才你在跟谁说话

    冬雪看了眼那人离去的背影,满不在乎的说,没什么人,走错地方而已。

    潋翼点点头,总觉得刚才那人的声音让他非常熟悉,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

    见他似在想事情的样子,冬雪急忙打断他,翼,我们进去吧,外面冷

    听她说冷,潋翼立刻把外衫脱下罩在她身上,把她拥紧。的

    还冷吗咱们赶快进屋。

    恩,翼,以后不用出来迎我了,你眼睛看不见,出来不方便

    最后那句话,让汐尘刚要迈出的脚硬生生顿住。她刚才说什么潋翼看不见了

    冬雪和潋翼两人刚进屋,便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冬雪把门打开,看到了刚才院中的那名男子。

    她不悦地皱着眉,看着他,你怎么还没走,我不是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吗

    汐尘没有理会她,就想硬闯,却被冬雪拦住。

    让开,我懂医术,让我替潋翼看看他的眼睛。

    冬雪有些许犹豫,最终还是阻止她。

    汐尘有些生气,她都表明自己的意图了,不知她为何还要如此阻拦。想推开她直接闯入,又怕伤及她肚中孩儿,只能在那里干着急。

    将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潋翼从里屋走了出来,打破了两人的僵局。

    尘儿,是谁来了

    他

    我是城中的大夫,是夫人请来为您看眼睛的。汐尘见冬雪想开口,急忙在她之前把话说了来,然后趁她错愕之际,硬是挤进屋里。

    冬雪只能愤恨地瞪他一眼,过去扶潋翼坐下,汐尘也急忙跟了过去,让他伸出手,号上他的脉搏

    秀眉渐渐拢紧,脸色也越来越凝重,汐尘抬眼看向冬雪,却见她回避的目光,心底不禁冷笑。怪不得她不愿让她检查潋翼的病情,原来是这么回事。

    松开了手,汐尘犀利的目光向冬雪,眼底一片质问的神色。

    察觉大夫已经检查完毕,潋翼没有焦距的眼睛望向汐尘,问:是不是我的眼睛治不好了其实已经来了很多大夫了,都说难以治愈。其实我也习惯了,反正从我有已经以来就是这个样子,也没觉得什么可惜边说着,边将冬雪的手紧紧握在手中,只要有尘儿在我身边,任何苦难,我都觉得值得。

    他的话仿佛一把尖锐的刀子,狠狠地在她心口划了一道。汐尘忍着眼中的酸涩开口,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一直会把你治好,一定

    说完她又看向冬雪,夫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冬雪自知躲不过了,深吸一口去,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两人并肩走在庭院中,各怀心事的沉默着。突然,汐尘顿住,看向一旁的冬雪,质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她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潋翼。潋翼不是单纯的失忆,而是中了蛊毒,一种让人忘却过去的蛊,而眼睛的失明是因为那蛊所引发的副作用。如今,蛊已经深入骨髓,她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帮他解开。

    冬雪微微勾动唇角,眼睛看向远方。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冷哼一声,汐尘走到她面前,不让她逃避她的的眼睛。

    那蛊是你下的。口气十分肯定。

    她敢肯定那蛊是这个女人下的。从她一开始掩饰的态度和回避的眼神中,她就看出了端倪,只是想不到,她为何要这样对潋翼。

    冬雪绕过她,继续向前走着,飘渺的声音悠悠传入汐尘耳中。我为何要跟你解释你难道没看见么,现在我们生活的很幸福,我觉得很满足,而潋翼他也很幸福。

    幸福汐尘觉得可笑,夺走了一个人以前的记忆,还导致他失明,这是为那人好这是幸福如果这是幸福,那潋翼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汐尘拉住她向前的身子,强迫她回头面对自己。你这算什么幸福,你这是自私,你用私心地想要留住潋翼所以给他下了蛊毒,对不对你怎么能这么做,就算你现在留住他的人又怎样,他心里永远不可能有你。你现在所认为的一切都是假象,是你一相情愿的想法

    冬雪别过头,却被汐尘又扳回去。

    我不会这样袖手旁观,我一定会把他治好,一定。

    说完,也不理会她的震惊,汐尘快步走出庭院。

    冬雪目送她离开,双手渐渐收紧。好不容易,她才得到了这个男人,她不会让任何有机会破坏她得之不易的幸福。还有三天只要再过三天,让蛊完全与潋翼溶为一体,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唤回他的记忆了。转身,正要回屋时,一个男子突然跃入她眼前

    男子缓缓转身,露出了那张英俊邪肆的面孔。他含笑看着眼前的女子,将她惊讶尽收眼底。

    北辰慢慢的靠近,冬雪就慢慢后退,始终和他保持着距离。她明白这个男人的危险,她不想惹祸上身。

    见她如此回避自己,北辰不禁低笑出声。雪儿,我记得以前见你的时候,你可是很热情的,如今,怎么变得如此生疏

    冬雪冷眼看着他,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府邸中。以前因为身份关系,自己不得不对他委蛇承欢,如今,她已是自由之身,不想再招惹这个危险的男人。

    对她警惕的眼神,北辰也不以为意,他看着汐尘刚刚消失的门口,一丝笑慢慢爬上嘴角。那笑让冬雪不禁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又后退两步。

    危机出现了是吗需不需要我帮忙北辰回过头,看着冬雪开口。

    冬雪顺着他的目光看着门口,顿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嘴角挂上一丝疏离的笑,看着北辰,不劳皇爷大架,这是小女的家事,小女可以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北辰轻笑出声,望着她的脸上一片笑意,只是那笑却没有达到眼底。你真的肯定自己能解决即使,那个人是冷潋翼最深爱的人

    冬雪顿时楞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北辰。

    他在说什么

    最爱的人怎么可能,那个女人不是坠崖死了吗,怎么会威胁到她突然,她仿佛想到什么,猛地抬眼望向门口。难道刚才那个人是

    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北辰自信一笑。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合作的

    离开了潋翼,汐尘没有直接回小屋,而是跑遍了城中所有药铺。以前在冷傲山庄,她也曾看关于苗疆蛊毒的书籍,却没有深入研究,如今她只能尝试问问城中各家大夫,看是否能找到有关的解决方法。

    回到小屋时,天色已经暗了。她推门而入,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北辰抱着她,满脸的担忧,问她去了哪里,怎么去了这么久。

    汐尘不习惯如此亲昵的动作,推开他,没有回答,只是疲惫地坐到椅子上。

    跑了整整一天,毫无所获,让她异常失望。难道真没有办法,解潋翼的毒了吗

    第二天汐尘再要出去时,北辰说什么都要跟随,汐尘劝他不过,只好作罢。由于北辰在身边,她不敢贸然去找潋翼,只好又徘徊于城中药房之中。而对于她的行动,北辰并没有强迫她解释,只是耐心地在一旁跟随。

    已经四天了,北辰还是这样跟着自己,汐尘不免有些着急,总觉得他有监视的意味,否则怎么会对她形影不离

    到了第五天,北辰因有事不需要处理,不能跟在她身边,汐尘来不及易容,直接奔向潋翼的住处。

    冬雪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汐尘,并没有让她进屋的打算。


艳妓貂蝉全文阅读


    翼已经休息了,不想别人打扰。

    汐尘冷哼一声,侧身想越过她,却被她先一步拦住。她有些恼,看着冬雪,你什么意思,我只是进去看看他,你让他失忆我还没找你算帐,你现在居然拦我

    冬雪只有挂着淡淡的笑看着汐尘,那笑过于自信,让汐尘感觉十分不安。

    让我进去。

    没想到这次冬雪居然侧过了身子,为汐尘让出一条路。汐尘吃惊的看着她,心底的不安越发强烈。她暗自给自己打气,大步迈向潋翼的房间。

    你现在才来不觉得太晚了吗冬雪飘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顿住了汐尘的脚步。

    汐尘转头看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冬雪慵懒地靠在门旁,眼睛飘想汐尘,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你有什么资格进去看潋翼

    汐尘微楞,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冬雪继续道,当你和那男人一起跳崖时,可有想过潋翼的感受你可知道他为了你忍受了怎样的痛苦当年你丢下他,自己一个人不责任的与别的男人徇情,潋翼差点发狂。为了找你,他整日整夜,不吃不喝,朝廷那时也对他打压,没收了他所有财产,而他却丝毫不介意,只是一味地寻找,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你知道吗呵,我想你一定不会了解,你只想着你的男人,哪里会在乎别人的感受。如果我不让他忘记,你以为他凭什么能活到现在失去记忆又怎样,看不见又怎样,总比让他做一具行尸走好许多。

    突然,冬雪的神情变得凶狠,那怨恨的目光直刺进汐尘心里。

    可是,我没想到,即使他失去了记忆,却仍记得你的名字,哈哈真是讽刺,到头来,我还是只能做你的替身,才能呆在他的身边。不过,即使这样,我也心甘情愿,我爱那个男人,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当谁不一样,即使这幸福是偷来的,我也很满足。但是我恨你,恨你这样一个女子,却能得到潋翼如此深刻浓烈的爱。我告诉你,你不配。

    她慢慢向汐尘走去,那慑人的气焰,震慑到汐尘心里。

    你,真是一个人差劲的女人,明明已经有了男人,却留给别的男人希望,你可知道,就是你的这种模糊的希望,犹豫不决的态度,才把别人害的这么惨。今天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把潋翼变成这个样子的,如果没有你,他就不会为你疯狂,就不会失忆,更不会失明,是你,一切都是你。

    她字字狠毒,如同针尖扎在汐尘心上。她踉跄着后退,身子竟有些不稳,捂住口扶着桌角。

    一切都是她的错吗是她把潋翼害成这个样子的

    突然,她想到了大哥,那个如风般温润的男子,却因她,曾被禁于皇,还有东方彻,也因她遭受过牢狱之灾,还有绝,曾经是那么高高在上的男子,如今,一无所有,似乎所有跟自己有关的男子,都因她遭遇了不幸。是她,为他们带了厄运。

    那么,她,是不是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一瞬间,所有的信念轰然倒塌,汐尘迷茫的眼神慢慢变得空洞。

    冬雪将她的变化看在眼里,眼底浮现一丝愧疚,转瞬即逝。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怪汐尘,但为了让她死心,她只能彻底的打击她,让她放弃。虽然这样做有些自私,但在爱情上,有谁不是自私的呢所以,她只能这样做。

    冬雪不再看她,越过她,径自走进里屋。她想,从今以后,那个女人,不会再打扰他们的生活了吧。

    汐尘呆里在客厅中央,眼睛没有焦距地望向远方。

    繁华的大街上,汐尘如同一缕幽魂,与热闹的街道格格不入。

    突然,迎面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马上就要碰上她,而汐尘却浑然不觉,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连旁人惊恐的呼叫声,都没有听见。

    一阵剧痛传来,汐尘却茫然不知,只觉身体已经脱离了思想,不由她控制。

    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心底一片悲凉

    原来,错的,都是她

    对不起,所有的人,对不起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放手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4110

    孩子没了

    这是汐尘清醒后的第一个认识。她微微转头,看到了北辰惊喜和大夫们的如释重负。她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想再闭上眼睛,却被北辰猛地拥进怀中。

    在他炽热的怀中,她能感到他的激动,连拥抱她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汐尘抬手想回抱他,让他放心,可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抬起的手无力地垂下,任由他抱着。

    北辰皇面容憔悴不堪,眼底有着深深的黑眼圈。汐尘昏迷了三天,他就在床边守了三天,一步也没有离开。见她醒来,他激动不已,但她那抹笑,却像在他心上扎了一刀。所以他想都没想就拥住了她,怕她再次沉睡过去,再也不醒不过来。

    她的虚弱让他心疼,但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做,为了他的目的,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屈服。

    秋天的夜已变凉,但在北辰温暖的怀抱里,汐尘沉沉睡去。

    看着她沉睡的俊颜,北辰皇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柔和。他慢慢抚上她憔悴的容颜,心中复杂异常。究竟他这样做对不对可是不论对错,都已经做了,没有他后悔的余地。如今,他只能顺着这条路走下去

    和衣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将她拥紧。

    对不起,汐尘,对不起。他在心底道歉,他只能这么做,这个孩子,他容不下

    清醒之后的汐尘,变得更加沉默,经常待在屋子中,整日不说话,像在沉思什么。此时的北辰皇,则对她表现出十分的耐心,她不说话,他就陪着她,寸步不离。她默默地,将一切看在眼里。

    这日,北辰从外面回来,带来了龙霆风的消息。他终于放开了城门,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离开这间小屋了。

    汐尘淡然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仿佛他说的话本与她无关。北辰上前抓住她的肩膀,让她正视自己。

    我要你跟我走。

    他霸道的宣告,只换来她淡然的一笑。汐尘轻轻转过身子,摆脱他的钳制,慢慢走回屋里,北辰听见她飘渺的声音传来,她说,好

    小屋中,汐尘慵懒的靠在软塌上。

    这几日,她想了好多。冬雪的话的对她打击的确很大,却也让她看透了一些事情。她骂的没错,她是很自私,贪心地去奢求别人的爱,却总不放手,现在,是时候清醒了。

    在出发前,汐尘再次来到潋翼的住处。

    轻轻敲开门,汐尘看到了冬雪吃惊的表情,那警惕的眼神和防备的姿态,让汐尘无奈,自己真给她带来如此大的威胁吗

    汐尘站在门外,看着她,轻轻开口,我明天便要离开,临走前,能让我再见见二哥吗

    冬雪微楞,注意到了她称呼的改变,她是叫的二哥,而不是潋翼。那是不是代表,她真的放下一切,愿意承认他们了

    汐尘见她错愕地楞在原地,也没有出声打扰,只是静静等她的答复。

    的一会儿,冬雪回过神来,抬眼望向汐尘,却见她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犹豫片刻,她还是挪开了身子,带汐尘走进里屋。

    潋翼就在里面,你的虽然冬雪表面仿佛很平静,但眼底的不安却是掩饰不住的。她不知道自己放这个女人进来见潋翼是对是错,毕竟,她曾是潋翼深爱的女人

    汐尘了然的笑笑,上前轻轻握住她的手,嫂子放心吧,我只是想再见他最后一面。

    听到她的称呼,冬雪身子僵硬片刻,抬头看她,见她笑的一脸真诚。

    她,当真不怪她了么

    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般,冬雪把里屋的门拉开

    他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一句话,仿佛耗尽了她所有力气。

    汐尘笑而不语,轻巧的旋身进入

    冬雪目送她进去,心底浮现一丝紧张。虽然潋翼对过去已经完全没了记忆,但是,那个女人的存在始终是她的危机。她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不断嘱咐自己要冷静,但内心的焦急仍是出卖了自己,握紧的手心中全都是紧张的汗水

    一柱香后,那道紧掩的门终于被推开了,汐尘从里面走了出来。

    冬雪在门开的同时立刻站了起来,在看见她独自出来后,长长吐了口气,紧绷的心终于落回原处。

    汐尘仍是那张淡然的样子,走到她面前,说:送我一程,好么的

    两个女人,一前一后地漫步在庭院中。秋天到了,落叶纷纷扬扬,铺满了一地,给整个院子罩上一层萧条。

    汐尘拣起一片落叶放在手中把玩,眼睛飘向远处。如此大的院子,你们两人住,不显冷清么

    冬雪笑笑,还好,每天都有仆人前来打扫。我和潋翼都不喜欢外人打扰,所以才选了这么个清净的地方。

    不喜欢被人打扰吗

    汐尘无奈的笑笑。记得以前的时候,二哥是最爱热闹,最喜欢逗他的一个,如今却住在如此冷清的地方神情逐渐黯淡下来,脑中又浮现冬雪那天的话,是自己害他这样的吗还是,两年的时间,能让人发生巨大的变化

    算了,算了,一切都已过去,如果与她在一起注定不幸,那她不如早点放手的好,也许,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睁开眼睛,眼底的迷雾慢慢散开,展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她转身,轻握住冬雪的手,嫂子,我二哥就交给你了。今日一别,今后恐怕无再见之日,你跟哥哥要保重。我祝福你们。

    望着她的眼睛,那里一片真诚。冬雪知道她的真心祝福,眼眶慢慢湿润。

    二哥的眼睛,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我不会放弃,我说过,我一定会治好他,就决不食言。所以,这段日子就暂时麻烦你照顾二哥了,有了药方,我一定快马让人送来。还有,这块玉佩

    她把玉佩交到冬雪手上。

    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们,只有这块玉了,它曾是我们之间最美的回忆,如今,我把这回忆交给你,从今以后,他的记忆中,就知道你了的冬雪含笑点头,眼中已泛起泪光。的faa两个女人终于释怀。的b慢慢地在庭院走着,他们心平气和地交谈,仿佛多年的好友。

    走到门口,汐尘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冬雪。

    好了,送到这里吧,保重

    她没有说再见,因为可能用不能相见

    冬雪微微颔首,眼神中已有些许不舍。

    迈出的步子突又折回,来到冬雪面前。看着这个跟自己前世一样的女子,汐尘开口,能让我,以我的方式道别吗

    你的方式冬雪还没反映过来,就被汐尘抱个满怀。

    汐尘抱着她,看向潋翼的住处。

    冬雪拥有跟自己前世一样的容貌,是不是代表她俩本就是一体的如果是,那么,翼,今后就让这个女人代我来爱你吧

    你要的爱,我给不起,所以我放开你,让你能够得到一份完整的爱。冬雪是真的爱你,已经爱的骨髓里,我自认没她对你那般深情,我没有那个资格

    所以,翼,要幸福,一定要幸福,不管在哪里,我,都会祝福你。而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在心里的某个角落,会一直留个位置,那是属于家人的位置

    松开了冬雪,却见她仍没有回神,估计是被自己刚才的行为吓到了。

    那么,保重了。

    她大声的道别,深深看了眼潋翼的房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看着她挺直的背影,冬雪心底浮现深深的自责。她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不应该和北辰合作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两人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潋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回头,看见心爱的男子正温柔的对着她微笑

    愧疚慢慢隐去,只剩下他温柔的笑脸。

    她笑着向他走去。

    不管做错与否,都没有她后悔的余地了。爱情本就是自私,为了她心爱的男人,任何事,她都肯去做。

    从今以后,冷潋翼,将会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男人了

    汐尘刚推开小屋的门,北辰皇的询问便劈头而来。

    你这是上哪去了,早上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我还以为

    勾起嘴角,她第一次主动靠近他,望向他问你以为什么

    他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但眉宇中能看出他的焦急。他以为她不会回来了,以为自己失去她了

    她嘴角的笑更深了,抬手轻抱住北辰,感觉到他身体一颤。汐尘抬头望着他,媚眼如丝,皇,我想变强,你能帮我么

    如果自己的软弱和无能,只能带给所有爱她的人伤害的话,那么,她要变强,强到足以保护她重视的人,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即使这要让她付出沉重的代价,她也再所不惜。孩子都已经失去了,还有什么不能失去的

    北辰沉默不语,眼底有着矛盾和挣扎。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连她话都跟他揣测的一样,可为何在听到她的话时,心中会有一丝落寞和不甘

    把她拥得更紧,用尽全身的力气

    皇汐尘唤他,慢慢抬手抚上他的剑眉,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你,我不想连你也失去帮我

    说着,樱唇慢慢靠近,覆上他的,温柔的缠绵

    是的,什么都失去了,所以不在乎失去更多,若是有人肯主动让她利用,何必浪费这个好机会

    她笑了,眼底的光不再清澈。伤害她的人,她决不放过。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