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30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仇恨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4017

    再次坐到这个华丽的房间里,汐尘发出感慨。自己绕了大半个圈子,最后还是回到了这里。房间里的一切都保持着她离去时的模样,看的出主人的刻意保持。

    与北辰的相处平淡而融洽,虽然他仍然霸道、狂妄,但在她面前已经有所收敛。可是,她在风华阁的日子仍不平静。

    每夜,都有黑衣人闯入她的房间,从未间断。汐尘毫不在意,依然安稳地躺在床上,因为不需她出手,北辰已经把那些人解决掉。

    汐尘知道,那是龙霆风的探子,只是不明白,对她,他为何如此执着,就为了她放走了潋羽,害他妹妹不能成亲还是,仍想利用自己去达到目的

    而北辰皇这方面,也诚如他所料,解决了几拨朝廷来的人,只差最后一步

    但是,计划一次一次推后,只因那个女人

    靠在椅子上,北辰陷入沉思。凡事只要扯上汐尘,便让他变得犹豫,他知道这对他来说,不是个好现象,却仍忍不住沉沦。大手轻轻抚上嘴唇,仿佛那里还残留着她的味道,那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那么脆弱无助的她,让人心疼,难道真要把她再推入火坑吗

    他突然烦躁起来,在房内反复地踱着步子。

    当初将她救出来,不就是为了让她对自己产生依赖,从而帮助自己吗为何现在却迟迟下不了决定

    再将她留一段日子吧,留几日就好,让她完全依赖自己。他这样说服自己,忽略心底那抹矛盾和挣扎。

    轻轻推开紧闭的房门,北辰皇有一瞬间的怔忪,眼前一个绝色女子,静静坐在镜前,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倾泻下来,更衬出她娇艳白皙的皮肤,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从容地梳理着自己的秀发。听到门声回头的她,那不经意的回眸一笑,如同千万朵梨花刹那间绽放,绚烂夺目,深深震撼着他的心。那样的女子,他怎么舍得拱手让人

    来了汐尘见他站在门口不动,笑着开口唤他。

    北辰微笑着走向她,将汐尘拉进自己怀里,恩,我来了。

    汐尘安静地靠在他怀里,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是事情。

    手上传来她微凉的触感,北辰不悦的皱眉,随即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床铺。

    怎么穿这么少身子本就没康复,难道还要染上风寒

    责怪的语气,却夹着浓浓的关心。汐尘笑而不语,只是更往他怀里缩了缩。看到她的动作,心慢慢融化,也让他更舍不得放手了。

    将她放入床上,用被褥裹好,然后又紧紧搂入怀中。

    汐尘看着他,开口,今晚还在这睡

    北辰没有睁眼,只恩了一声,算是给她答复。

    她笑笑,微微挣扎,却被他拥的更紧。转头,看见北辰不悦地瞪着她。

    叹了口气,任由他这样抱着自己。

    她的妥协,让他满足,安心的闭上眼。而此时,汐尘却悄悄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的男子,她脸上闪过狰狞,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可现在,她什么都不能做,还要装做被他感动的模样。但是,她知道,这样伪装的日子不会过很久了,也许,他现在在动摇,不过,离开的日子就要来了

    几日后,汐尘出现在他的书房。面无表情地望着对面的北辰皇,扯出一丝冷笑。这一天终于来了,比她想象中的还快。男人之间的战争,却她一介女子牵扯进来。美人计,呵,亏他想的出来。

    他以为,自己会真心帮他吗他以为就凭那几日的相处,就能收买的了她的心真是天真啊。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有机可趁,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但是,不能让他看出来,要继续演下去

    看着她那嘲讽的眼神,北辰不自觉握紧拳头。忍不住开口唤她,语气里有浓浓的怜惜和不舍。

    不舍她只觉虚伪,口口声声说爱,却又要利用自己去达到自己的野心,这种男人,活该永远得不到真爱。

    站起身,不再理会身后那男子,汐尘往门外走去。

    你去哪身后传来他急切的呼唤。

    汐尘没有回头,讽刺的开口,当然是回去等刺客来请我喽,皇爷以为呢。

    北辰皇一时语涩,看着她的背影。

    你同意了

    汐尘轻笑出声,连肩膀都轻微的抖动,但在北辰看来,却异常的凄凉。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故意将语气放轻,显得无奈而又绝望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就像要走出他的生命般,让他心底产生莫明的恐惧。突然,他对着她的背影大喊,汐尘,我一定会去接你,一定,到时,你就是我的后,我决不负你,决不

    离去的脚步没有停顿,他听见她飘渺的声音传来,希望你不要为你的决定后悔

    直到回到房间,汐尘压抑的笑声才爆发出来。

    你也会心痛吗呵,我就是让你痛,当日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我会分毫不差的还给你。

    当真以为我不愿去王府吗不,我要去,因为我要在那里,看着你毁灭。

    倏地,她止住了笑,手轻抚上自己的小腹,目光变得柔和。

    孩子,娘一定会替你报仇,那个害你不能出生在这个世上的男子,我一定不会放过。

    一阵迷失香味扑面而来,她没有闭气,任由自己吸下那让人昏迷的香味。朦胧中,她看到两队人打了起来,随即陷入昏迷。

    龙霆风看着眼前沉睡的娇颜,心中百转千回。

    没想到她会小产,虽然是他想要的结果,但在看到他过于苍白的脸后,还是忍不住皱眉。如今这样,她还有利用价值吗

    回想了下当时北辰皇的表情,他觉得继续实施他的计划,反正,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而一旦成功,便可以立刻消灭他的眼中钉。

    一声细微的嘤咛打断他了思路,他看向汐尘,知道他马上就清醒。

    汐尘从昏迷中睁开眼,便看见了端坐在面前的龙霆风。没有惊讶,她揉揉额头,撑坐起来。觉得浑身酸痛,估计是被人抗回来的。

    你看起来不错。他戏谑的开口。

    她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还不错,托王爷的福。

    哦,此话怎讲

    若是没王爷锲而不舍的追踪,汐尘怎会安稳地坐在这里

    他听了一楞,随即仰头大笑起来。这个女人,是间接讽刺他吗

    汐尘也不说话,静静等他笑完,然后开口,你上次说的合作还算数吗

    他眉毛一挑,看着她,静待下文。

    我同意跟你合作。她说。

    这次,他是真的有些惊讶了。为何

    因为,我恨他。

    她狠的表情吓他一跳,他没想到,她也会有这种表情。

    为何他还是不解,为什么她突然变得那么仇视他。

    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吗她问他,却不等他回答,就继续下去,他让我来勾引你。他聪明的以为,这些日子你对我的重视,是出于男人对女人爱恋,以为你对我动了情,所以,他便假装没有保护好我,让你抓到我,然后,你就能对我更加迷恋,方便我从你这里偷得军事卫的地图,哈,真是可笑,难道他就没想到,我同样可以跟你合作,除掉他吗他对自己真是太自信了哈哈

    看着她自言自语,他皱起了眉。怎么才一个月不见,她好象变了很多。

    倏地,她止住了笑,看向他,露住一个蛊惑的笑,她说,王爷,咱们成亲吧

    瞪大眼睛看着她,不相信如此轻佻的话会从她口中说出。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龙霆风问她。

    她咯咯地笑了,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且,我有个可以打败他的好计划,你要不要听

    她用那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说着,珠唇半张半合,说不出的魅惑妖异。

    龙霆风微楞,怔怔地看着怀里的女人,她真是冷汐尘

    渐渐地,慵懒的神情再度回到他脸上,他看着他,问,

    看来,你真很讨厌他

    讨厌不,这个词对她来说,太轻,她是恨,恨那个男人。

    既然姑娘有如此大的意愿,本王岂有不奉陪之理

    哦这么说,王爷同意了

    不错,祝我们合作愉快。

    她满意地笑了,伸出手与他握住,协议达成。

    她的计划很简单,只要在成亲当然,引得北辰皇来劫婚,朝廷便可名正言顺的逮捕他,毕竟他抢的是王妃,罪可致死。若他不来,汐尘也可以以某种借口为由,单独约他见面,也是除掉他的大好时机。

    不论哪种情况,前提都必须是他对她有情,而这一点,她是相当有自信,只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用情到何种程度。至少目前,没有到了为她放弃一切的地步,若是真到那时,也许,事情会好办的多

    接下来,就是婚礼的筹备事项,这些事又龙霆风打理便可,最主要的是多制造些谣言,说他们如何恩爱,好进一步刺激北辰。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计划的进行着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抢亲上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6197

    与龙霆风合作,必然不能少了东方彻。现在的他,今时不同往日,经是整个武林的盟主,统领着江湖的绝大部分势力。虽然这场争斗牵扯朝廷,但武林势力也是必不可少。但这所有的一切只能秘密进行,她仍要让北辰继续以为她是站在他那一面,才出其不意的给他致命一击。

    东方面色郁地面对两人,极力压抑自己的怒气。汐尘面对东方彻而坐,即使不看他的表情,也能感觉到他强烈的视线。

    而龙霆风则是一副悠闲安逸的模样,静静品着香茗。

    三人之间的气氛非常僵硬,没人出声打破这沉默。

    一名小厮突然闯了进来,打破这沉默,在龙霆风耳边低语几句。龙霆风起身,仿佛要下去处理某些事情。汐尘暗自松了口气,只要他走了,自己就有时间跟他解释这些事了。谁知,龙霆风故意想让他误会两人关系,竟在走前,爱她额上印下一吻,让她脸色微变。

    她有些不安地看着对面的男子,见他仍是面无表情,心中更加忐忑起来。

    他一定很气自己吧,居然不商量就下了这个决定。但现在已没有退路,如今的她,只能在这条曲折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突然,对面男子站了起来,绽放出一朵璀璨的笑容,向她走去。

    她立刻感到一阵冷意从脚底永出来,那笑容,却未达眼底,不但没有让她的心平静下来,反而让她明白,他真的很生气。

    低下头,她紧抿着嘴唇,任由他慢慢地接近自己。该来的总要来,她知道自己欠他一个解释。

    尘儿,你不想跟我说什么吗他的语气还如她记忆中一般温柔,声音却冰冷异常。

    他感到,心里有把火在燃烧,却无处发泄。为什么她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今天,若是她选择了冷天绝,他也无话可说,也输的心甘情愿,但为什么是那个男人,一个与她接触几个月的王爷,她到底在想什么。

    彻她张了张口,又停了下来,轻轻叹了口气。

    东方彻挑起她的一缕秀发,放在唇边轻吻着。

    多日不见,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为了能够保护她,他不断地让自己变强,当上了武林盟主,只求永远留在她身边,守护着她。甚至为了她,帮助那个冷天绝,助他重新发展势力。他无怨无悔地付出,都是为了这个女人,而今天,自己的付出得到了什么她不断抛弃了他,背叛了自己的诺言。

    这个
淫乱男女txt下载
女人,究竟把他当成了什么

    尘儿,不要再折磨为了,为什么

    他还是在笑,但任何人都看得出,那笑透着无限的悲凉和一丝丝恨意。

    汐尘抬头,看着那张曾经日夜面对的俊颜。他,瘦了好多,也憔悴了很多。为了她,还是,为了公事仔细想来,自己与他,竟有半年没有见面了。她知道,如果没有东方在后面的默默支持,自己早已经倒下去了。所以她始终舍不下他,即使她有了绝,也放不下陪在自己身边的他

    她慢慢放松了身子,在他身上寻找依靠。记得,他们以前经常这样,在她觉得异常孤独和压抑的时候,他们都彼此依偎着,相互安慰。那段日子,现在想来,依然让她怀念。

    她的动作,让东方彻僵硬的身体有了一丝软化,脸上慢慢柔和下来。

    拥抱着,两人都没有开口,也许,他们都享受这一刻温馨的时刻。但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他们仍要面对现实。

    微微拉开距离,她默默地将他引进屋里,让他吃了一颗药丸,然后,点燃桌上香炉,缕缕青烟缓缓升起。两人静坐不语,直到香味蔓延到整个屋子。

    这烟有阻止话音外传的功效。说着,边瞄了一眼窗外。

    东方彻点点,等她继续下文。

    于是,汐尘便把几日来所发生的事通通讲了一遍,还有她和龙霆风达成的协议,她都一一告诉的他。

    随着她的讲述,东方彻眉头越皱越紧。

    待她讲完,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

    这样做,值得吗

    东方彻眉头深锁,盯着汐尘,语气里尽是不赞同。要报复北辰皇,无可厚非,但为何要以这种方式他可以帮她,找人暗杀或是别的什么方法,他都可以为她去做,不一定非要成亲。成亲,便意味着她将和那个男人,以后要有着剪不断的联系,她难道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吗

    而且,成亲如何做假

    怀中的人没有说话,却笑的诡异。

    杀一个人当然容易,但杀了他,朝廷不是便可享受渔人之利她是恨北辰皇,但又何尝不恨龙霆风,若不是他一直纠缠,也不会有今天这种局面,所以,不能便宜了两人。要让他们斗,最好是两败俱伤。

    可是,尘儿,成亲怎么办你让我借江湖势力压制北辰,我可以办到,但成亲呢难道你真要为了这个跟龙霆风成亲

    她沉默了会儿,点点头,这是引他来的最好办法,也是让两人冲突的最佳时机。

    不行,我不同意。东方彻立刻否定。

    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他不来该如何这样,你不是白白牺牲。而且,成亲是假,但仪式是真,只要你们拜了天地,那就是夫妻了,名分上的夫妻,那就是无可厚非的事实了,你懂不懂

    汐尘轻笑一声,毫不在意。若是不来,我也有办法,你不用担心。还有,那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大可不必在意。

    你还是不懂,只要你们拜了天地,那就是夫妻,世人眼中的夫妻,你不可能再推脱了。东方彻有些激动,声音也不自觉放大。

    世人眼中的夫妻她不甚在意的笑了。世人的眼光与她何干,将来是她一个人的,她要按自己的意愿活下去。

    彻,你应该知道的,我不在乎世人的眼光

    东方彻的脸因生气有些扭曲,但仍倔强地坚持。他不能让她嫁给别人。

    两人谁也没有退让。

    长久地沉默后,汐尘终于被他的坚持打败,率先开口,算了,先不说这件事。潋羽他还好吗

    看了她好一会,东方彻才缓下情绪,点了点头,将潋羽的消息告诉了她。

    原来,他已经去了南方与冷天绝会合,两人正在为重建势力而努力。这样,她就可以放心多了。希望这边的事能够快点结束,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到绝的怀抱了

    婚期越来越近,汐尘终于说服了东方彻,让他同意举行仪式。之后的事情便交由东方处理了,至于如何说服南镇的绝和潋羽,汐尘也不担心,因为她相信东方自有他的一套说法。

    成亲的消息传到风华阁,没有一丝动静,而北辰似乎也与往常一样沉溺于他的雪楼之中。看着得到的消息,汐尘只觉好笑。沉溺雪楼别人或许不知,但她却一清二楚,如今的雪楼里,除了侍女,已无任何人,他能去那里,决不可能是去找女人。不过这也的确是个掩饰的好办法,只是,那里的一切,她已经太了解了

    看着那火红的嫁衣,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越在乎的东西,失去时便越痛苦。北辰皇,如今的你究竟有多在乎我呢真让人好奇

    大婚之日终于到来,王府的大厅里井然有序地坐满了宾客。由于是王室成婚,皇帝也出席的婚礼。他高高在上地坐在大厅中间,等待着新人的到来。

    汐尘看着镜中一身火红嫁衣的娇艳美人,不由得一时怔忪。本是该为最爱的男人穿上的红色凤霞,如今却用来完成谋,多么讽刺

    突然,他听到门外一阵嘈杂,似有有人要闯入,却被门口的媒婆拦住。

    王爷,婚前夫妻不宜见面,不吉利的。她听见媒婆这样说。但那男子哪里理会这些,直接推门闯入。

    月光下,一个身着火红嫁衣的女子静静坐在镜前,莹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在月光的映照下,淡淡发着光泽,瑰丽的红唇圆润盈满,杏眸微眯,带着一丝丝魅惑,似黑夜中最危险的妖,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见他微楞地盯着自己,嘴角微微勾起。

    王爷也会为女人失神吗真是难得。

    这个明而狡猾的男人,总是能够冷静地处理一切,她不知道,这世上可否还有事物能得到他的重视。

    对于她的讽刺,他不可置否。只要能顺利完成计划,解决掉敌人,他并不在乎她如何说他。

    龙霆风挥退房内闲人,让房间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他走到她旁边坐下,欣赏着她的美貌。

    冷姑娘果真绝色,连本王见了,都快要心动了。

    可王爷毕竟还没心动,不是吗

    龙霆风一听,哈哈大笑起来。不错,女人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影响自己的霸业。但若是眼前的女人,或许可以考虑,聪明而漂亮的女人,这世上,真不多见了。

    汐尘,此次若是成功,当我的真王妃如何,本王让你一起享受这荣华富贵。

    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王爷还想利用汐尘吗

    他摇摇头,冷姑娘误会了。除去北辰皇,这世上,除了皇兄,我们便是最大的权利者,你难道不想和我一起分享的权利,又是权利,为何男人都这么不择手段的得到这个她只是一个女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若是说她有什么野心,就是和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那便是她最大的愿望。可惜,男人们都不懂,他们以为,有了权势,就可以让喜欢的女人幸福,可他们可曾问过女人想要的是什么

    她的沉默,让他以为她在考虑,不禁有些得意。

    我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一下,等我们计划完成后,你再给我答案。

    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开,汐尘连忙叫出他。

    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他回身给她一个自信的笑,一切妥当,只能鱼儿上勾,若他敢来,决不让他活着踏出这里。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嘴角扬起笑容,一双冰冷的眸子紧紧盯着他消失的方向

    王府的大厅丝竹声不断,准备妥当的汐尘跟着喜婆步入大堂。即使眼睛掩盖在喜帕之下,汐尘也能感受到四面而来的目光,特别的那道带着悲凉和愤怒的目光。汐尘暗自在心底叹气,彻,再忍忍就好,事成之后,她必定要远离这是非之地。

    易容后的东方混在一群侍卫里,神情复杂地看着大堂的一切。那个女人,自己心爱的女人,正一步步迈向另一个男人。看着男子牵过她手中的红绸,他有一种要冲上去杀人的冲动。心,好痛,好痛即使明白这是一场骗局,心仍觉得异常疼痛。

    经过繁琐的礼节,仪式终于进行完毕,她又被众人牵着送如洞房,东方彻也趁机悄悄隐了下去

    坐在新房等候的汐尘握紧了拳头,有一丝丝的紧张。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等那个人的到来,那个人

    突然,她感到一阵劲风刮过,接着便看到一双男的靴子立于眼前。汐尘长长舒了口气,看来她等的人终于来了。挂着一丝笑,她慢慢显起了喜帕,看向来人

    夜枫她轻叫出声,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该死,她光想到通知南镇的冷天绝他们,竟没有想到还有夜枫。

    看到她的反应,夜枫眼底温度骤降,浑身散发一种狂獗之气。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看到我来,很惊讶

    汐尘皱着眉,想着如何快点把他打发。

    夜枫抓住她的双肩,把她提起来,目光冷的看着她。

    你居然敢嫁给别人

    她想推开他,但他却纹丝不动。暗自气恼自己的心大意,居然没有考虑到他的因素。开口向他解释,却被他鲁的打断。

    我不要听你的借口,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你不能嫁给任何男人,你只能是我的妻。说着,抓起她的手腕,将她扯下床,不管你今天愿意与否,我都要把你带走。

    她挣扎。计划都进行到这一步,决不能前功尽弃。不得已,她冲他大喊到,你冷静点,这是个局,是假的。

    夜枫的身子顿住,转头看向她,仍是满脸怀疑。

    假成亲

    对。汐尘肯定的回答。

    听了她的话,夜枫仿佛听到什么笑话般仰头大笑,吓的汐尘连忙上去捂住他的嘴巴。他怎么笑那么大声,想把别人都引过来吗

    夜枫掰下她的手,冰冷的目光盯着他,带着一丝受伤。

    小尘,你骗我太多次了,我认为,我还能相信你

    她脸色沉下来,他居然不相信她的话

    这时,夜枫慢慢把她圈入怀中,紧紧扣住,说:小尘,不论你今天说什么,我都会带你走,今天,由不得你。

    看着他马上要带自己走出房间,汐尘急得口不择言,枫,等等,听我说,我我爱你。

    夜枫的身子楞在原地,僵硬地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女子。

    你刚才说什么

    她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为了计划,即使再荒唐的谎,她都要撒。既然他如此重视她,就利用这点来牵制他,当然,也要快点让他离开才好。于是,她只得继续撒着谎。

    枫,我喜欢你。这场婚礼不是真的,你相信我

    此时的夜枫,完全从她的告白中清醒过来,脑子只有一句话,那句我爱你

    见他分神,汐尘趁机抚上他脖子,打开戒指的暗扣,扎进他皮里。

    那是最厉害的迷药,任他武功再高强的人,也敌不过她的一滴。

    一阵刺痛传来,夜枫惊噩地看着她,双手狠狠地握着她的双肩,随即,身子虚软的倒下,昏迷前,他仿佛听见她说,对不起。

    他感到了悲哀,为什么你要一次次骗我,为什么

    察觉,冷漠的看着他。

    东方彻依她的话,把夜枫抬了出去,自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汐尘知道他在生气。刚想唤住他,却发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与茫茫夜色中。

    她有些迷茫,究竟她的报复值不值得孩子已经失去,不论她做任何事都无法挽回,还增加了关心她人的痛苦,这样做,值得吗

    正当她苦恼时,迎入眼帘一双黑色皮靴。她顺着皮靴抬头,看到了那张等待已久的脸。

    后悔已经来不及,已经进入这个局,就退不出来。如今,她只能向前走。

    北辰皇,这次,我们将帐算清吧。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