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31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抢亲下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6770

    北辰皇看着眼前日夜思念的人儿,多日来的不安归于平静。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喜帕不知何时已被揭下,露出她的惊世容颜。初见他时,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掀起他内心的狂喜。那是不是代表,她一直都在等他的到来

    得知她要成亲的消息,内心的愤怒不言而喻,不知费了多大的理智才逼得自己不去把她抢回来。他后悔自己没有把她留在身边,悔恨和思念一遍遍啃噬着他的心,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把她抢回来,他一定会发疯,为这个女人发疯。所以,他不会再放开她,即使今后要面对更多的困难,他也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永远。

    而汐尘,始终目光清冷的看着他,没有一丝表情。

    他并没有被她的表情逼退,反而更上前一步,想把她拥在怀里。她轻轻起身,逼开了他伸过来的双臂。

    汐尘与他拉开距离,冷漠地看着他,没有一丝情绪。

    今天是奴婢大喜之日,皇爷来此,是来恭喜奴婢的吗平淡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

    北辰不理她冷漠的态度,只是强硬地拉过她,把她拥在了自己怀中。她挣扎两下,见挣扎不开,便任由他抱着。

    再次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北辰皇惶恐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也更确定了心中的想法,他爱怀中这个女子,他需要她,即使逆天而行,他也要把她留在身边,只有她能填满自己空虚的心。

    他略微糙的大手轻抚着她白皙的脸颊,眼中盛着浓浓的深情。

    汐尘,你瘦了

    汐尘别过脸不去看他,但他能感觉到她的僵硬。

    他又紧了紧手臂,声音变得轻柔,俯在她耳边,汐尘,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他的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他一遍在她耳边重复着,展现着从未有过的温柔

    怀中的人儿仍然沉默着,甚至身子有轻微的颤抖。

    北辰推开身上的人,见汐尘紧抿的嘴唇微微颤抖,眼底蓄满了泪水,却硬是不让他们掉落。他心疼地吻了下她的眼睛,那泪珠便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地掉落下来。汐尘压抑地低泣着,双肩轻轻颤抖。

    北辰眼第底盛满心疼,抹去她不断掉落的泪,轻声安慰着。

    别哭了,我们走,我带你离开这里尘儿,我们离开这里。

    汐尘抬起梨花带雨的脸,看着北辰一脸迷茫。

    走去哪里你的计划呢

    她无助的模样深深刺激了北辰,他伸手再次把她拉进怀里。

    不要管什么计划了,什么都不要管了,我要你,我只要你。

    是的,从来找她那一刻起,他已经放下了一切,只为了这个女人,他爱的女人。

    惊讶呈现在汐尘的脸上,但瞬间便被幸福取代,乖巧的靠在他身上。

    两位真是恩爱啊,可惜,只怕你们没命享受了。

    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两人同时向门口看去,见龙霆风面色铁青地站在门口,眼底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北辰见他出现并没有慌张,只是从容将汐尘护在身后,面对龙霆风的怒气。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气氛一触即发。

    突然,门外一声刺客,龙霆风一个闪神,北辰和汐尘立刻飞身出去

    但没跑多远,便被一大群士兵和大内侍卫团团围住,攻向他们。北辰倏地向天空放了一个暗号,数百名黑衣人同时现身,迅速加入了战局,场面变得混乱。

    汐尘一身火红的嫁衣格外惹眼,她挥动软剑抵挡他们的攻击,同时还要注意龙霆风不时的攻击。

    突然,又一批黑衣人从天而降,人不多,武功却异常高强,他们似乎不是任何一方的人,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冷汐尘。他们见人就杀,一步步逼向汐尘。

    他们靠的越来越近,汐尘随意瞟了他们一眼,倏地顿住。那双眼睛她不会忘记,那是冷天绝,那他旁边的人

    她看了一眼,是潋羽不会错。

    他们怎么会来

    明明让东方通知他们这是个骗局,他们怎么还来

    突然,眼角瞥见一抹白色身影加入战局,那是夜枫。他不是在昏迷吗怎么这么快就清醒了

    汐尘的头开始隐隐做痛。

    计划已经打乱,人都聚到了一起,龙霆风皱起眉,看着破坏他计划的这些人,一股无明火窜出,他一声令下,让所有人蓄势待发。他决不让任何人破坏计划。

    场面前所未有的混乱,所有人都袭向汐尘,却又对她有所顾及。倒下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但打斗的人却丝毫不见少,这样的争斗,本毫无意义。

    东方彻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心中有一丝窃喜。他虽然把计划告诉了冷天绝他们,但以他们的格,哪里是他能劝服的了的,所以,在知道他们要的情况下,仍是没把这事告诉汐尘,只是想给她点小小的惩罚。惩罚她不顾他们的心情,擅自做出那种不明智的决定。

    不过,看着汐尘眉头紧锁的样子,东方彻又暗自心疼。沉思了一会,他无奈地拔出宝剑,也加入了战局。他终究是舍不得让她为难。

    东方彻的加入,让场面又有了一些变化。由于他的武功已不可同日而语,很快便解决了她身边许多的麻烦。

    汐尘看着他,微微动了动嘴唇,东方彻看出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跳到了冷天绝那群人面前,牵制住他们,而她则趁夜枫与龙霆风交手之时,借着混乱,向北方逃去。不知跑了多久,直到身后再也听不到脚步声,他们才停了下来。

    找到一个隐蔽的破庙落脚,北辰立刻拉过汐尘反复检查她的身体,问她有没有受伤之处。汐尘摇头轻笑。他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将她拦入怀中,紧紧搂住。

    安全了,我们终于安全了。

    恩,我们安全了。她靠在他怀里,抬头看他,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他沉思一下,开口,龙霆风不会放过我们,如今之计,我们最好先找个地方避避,然后再商讨应对之策。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你留在身边。

    汐尘稍微退离了身子,仰头看他,手抚上他俊挺的鼻子,开口,你们本只是暗斗,如今为了我,变成明争,值得吗

    他摇摇头,值得,你能在身边就很值得。若没有你,我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吗

    汐尘的笑容慢慢放大。

    其实,我对你

    话未说话,她就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对她难得的主动,北辰皇喜不自胜,立刻热情的回应,汲取她的甜美,忘情地吻着她

    趁他投入时,汐尘暗自咬破牙齿内硬物,借着唾,渡于北辰口中

    许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彼此,各自平服着自己的呼吸。

    北辰皇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看着汐尘,神情满足而幸福。

    她双手抵在他口,垫起脚尖,凑到他耳边

    北辰皇,知道吗我恨你

    说完,一个用力将他推开。没有防备的他,踉跄的倒退数步。

    他不知她为何突然变脸,觉得奇怪,想上去拉她,口却一阵气闷,心似针扎般疼痛,前方传来汐尘轻柔的声音

    痛吗

    她灿烂的笑着,但眼底却一片冰冷。

    北辰看着她,眼中盛满了困惑、不解和受伤。

    汐尘笑意迎迎地靠近他,直视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得到之后又失去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痛苦呵呵可是,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好开心,北辰皇,你也会有今天。的

    那疼痛在口越积越深,仿佛马上要破而出了。他捂住口坐下来,试着运功调息,却没有丝毫用处。

    他看着汐尘,眼中尽是受伤的神色

    为什么他问的咬牙切齿,气息也变得不稳定。

    为什么汐尘冷笑出声,看他的神色变得狰狞。

    当初你给潋翼下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让冬雪说那番话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派马车撞我害我流产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现在,你问我为什么哈,好,我告诉你,因为我恨你,恨你让潋翼失明,恨你害的天绝昏迷两年,恨你夺走了我孩子的生命,我恨你,恨你给我带来的一切。

    北辰的脸色变得铁青,紧握的双手有一丝颤抖。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个还重要吗

    她什么时候知道在失去孩子那段期间,她就想清楚了一切。那时侯,她还只是怀疑,后来,当她让东方彻去追查的时候,就一切都明了了。

    他看着她,想起他们在小屋里一起度过的一个月,颤抖的开口,我们一起的那段日子,你对我他的语气很轻,有着一丝期待。

    当然是在演戏。汐尘残忍的打断他,当真以为我爱上你了吗你太天真了。我演的不错,是不是能让明的风华阁主人都信以为真,很厉害,是不是没想到吧,千方百计算计想让我爱上你,结果却让自己掉进这骗局里无法自拔,是不是很讽刺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没有我,你会生不如死呵呵你知道吗,我的目的,就是要你生、不、如、死

    残忍的话,让他最后的希望也完全破灭。

    原来,她从未爱过自己,从未这个认知让他心痛难耐,一股热气向上涌动,他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看着他,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她不会同情他。

    她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手放到他心口的位置。

    心痛吗当初你让人撞掉我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心痛

    北辰没有说话,豆大的汗珠沿着额头滑下,心口的疼痛让他脸色苍白如纸。

    汐尘自言自语的开口,知道你中的什么毒吗是西域的情劫,这药一定要心爱之人喂下才能有效,所以在下毒之前先要让对方爱上自己,而中毒之人只要一想到心爱之人,便会痛不欲生。是不是很神奇这毒有解药也没有解药,只要忘却那心爱之人,不再想她,这毒自然会解。但就是这小小的要求,却难煞了众多有情人,因为一旦动情,怎可能立刻忘却。皇,你说,你会不会忘记我

    看着他为了爱她而痛,汐尘说不出心中是痛快还是难过。她恨他,真的恨他,他做错了太多事,让她没有办法不去恨他,但她也有一丝不忍,因为她的利用他对她的爱来折磨他

    北辰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他已经听不清她的话,只看到眼前模糊的身影。他颤抖着想伸手把那身影拦入怀中,像以前一样,但疼痛让他虚软无力,他只来得及碰触她的手臂就沉沉地倒了下去。汐尘伸手接住,让他倒在自己的怀里

    汐尘知道他没死,情劫不会要人命,只会痛不欲生。如今他昏了过去,是不是代表他对她用情真的很深,让他控制不住地去想那她,该为这样的结果感到高兴吗

    东方彻一进来,便见北辰倒在汐尘怀中,而汐尘看向他的目光,竟也不是那么仇恨,这让东方彻不悦地皱起眉。

    他上前推开她身上的北辰,把汐尘从地上扯了起来。

    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看他痛苦的样子,舍不得了

    他咆哮的口气中夹着失望、愤怒、不甘和伤心。她总是这样,在关键的时刻心软,然后又给自己带来麻烦。

    汐尘看着焦急又愤怒的东方彻,淡淡的扯出一个笑容,靠进他的怀中。

    彻,我知道我的意志不够坚定,对敌人不够残忍,可是,这次,我不会了。北辰皇,那个总是霸道、野蛮,甚至狡猾的男人,今天,也让她看到他痛苦虚弱的模样了。恨,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能让我变得如此残忍

    思及此,汐尘不禁收紧手臂,往东方怀里缩了缩。算了,不要想了,事情已经发生,再多想也改变不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东方彻始终注视着她,情绪慢慢平定。虽然她没有说话,但她心底的矛盾,他却能够明白。汐尘最大的缺点就是心不够狠,而他们又朝夕相处那么久,两人之间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只是她强迫自己让仇恨凌驾于情感之上,才有了今天这种局面。情劫一毒,既是对被下毒者的折磨,也是对下毒者的考验。

    两人静静相拥一会,才缓缓分开彼此。

    东方彻见汐尘情绪已稳定,便开口问她打算把北辰怎么办

    汐尘看了眼地上昏迷的北辰皇,别开了眼。让人把他送回风华阁吧。他已身中情劫,回去后必定痛不欲生,也算为孩子报仇了,我们没义务替龙霆风除去他的眼中钉,他们不是喜欢斗吗就让他们争个你死我活好了。

    东方彻意味深长地看着汐尘,没有回应,半晌,他才点头答应,让人把北辰抬了出去。

    经过她的欺骗和背叛,北辰应该会恨她的吧恨吧,最好不要再想起她,这样,你也许能减轻痛苦。

    至此一别,后回无期。

    不再看他离去的背影,汐尘把眼光又调到东方彻身上,正碰上他探究的眼神。汐尘无所谓的笑笑,该解决剩下的麻烦了。

    事情都安排妥了吗

    东方彻点头,轻击两下手,立刻有两人走进来,抬着一具女尸。两人把尸体放下后,又快速消失在黑暗中。

    汐尘看向那女尸,发现她身型的确和自己非常相似,便满意的把衣物首饰都脱了下来,套在了那女尸身上

    熊熊大火燃起,火光照在汐尘脸上,显得分外妖娆。

    绝他们都没事吗汐尘淡淡地开口询问,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远处的大火。

    恩,事情我已经跟他们讲明白,现在,都在东门等你。东方彻顿了一会,思索了下,才继续开口,夜枫也知晓此事了。

    看向远处的面容微微有些动容,很快又隐去,但心里开始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夜枫,夜枫

    突然,火光中传来一片嘈杂,大批士兵涌入那里。隐约中,她好象看见一个红衣男子快速赶到。他站在庙前,背对她而立。

    他的身影依然挺拔,汐尘在心底感慨。龙霆风,你真是永远都那么镇定啊

    火被扑灭,龙霆风慢慢走了进去,看着地上焦黑的尸体,他眉毛皱了起来。

    这是冷汐尘怎么会被烧的面目全非

    他蹲下身子,自己打量起地上尸体,脸已经看不清楚,但身形和头上的头饰却跟她一模一样。伸手向她颈间探去,看到了一块色泽均匀的石头。他记得这个石头,是她从不离身的饰物。

    看来,这真的是她。可惜了,原本那么美的一个人,死时,却是那么难看的样子。

    他又看了看周围,却没有发现北辰皇的尸体,脸色暗了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只要冷汐尘一人的尸体,北辰皇呢他又下令属下在搜查一遍,仍是没有收获。

    他气的将身上的礼服一撕。

    召集人马,随我一起到风华阁。

    跃上马,率领众人往北辰府邸跑去。

    冷汐尘一死,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缉拿北辰皇。不管她的死是否与他有关,他劫持王妃的罪名都洗脱不掉。龙霆风在心里窃喜,终于可以除掉这
嫂子合集帖吧
个眼中钉。

    远处,汐尘始终看着一切,直到所有人都离开。

    结束了,一切终于结束了。从今以后,她再也不用纠缠在这无休止的争斗中了,再也不用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情归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6566

    东方彻和汐尘并排而行,朝着下一个城镇迈进。

    摆脱了所有的是非纠葛,汐尘顿觉轻松不少,走在乡间路上,也有了看风景的心情。他们并不急着前行,只是让马儿随而跑。汐尘不由感慨,自由的感觉真好。

    东方彻看着他轻松的表情,心情也随她好了起来。就在两天前,她的心情还异常沉重,在屋中关了一天没有见人,他知道,她在挣扎,毕竟有一年的朝夕相处。虽然,她恨他们,但谁能保证这恨中不能夹杂别的情感所以,他给她时间,让她想明白,而他的任务,就是守护她,永远的守护她

    她终于没有让他失望,当她再出来时,他又看到了她自信明媚的笑脸。他知道,他爱的那个苏谨儿又回来了

    这两天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正当他想的出神,听到她轻柔的声音响起。东方彻先是一楞,随即愉快的笑了,注视她的眼睛一片柔情。她能顾虑到他的感受,说明她心里一直都有他,他还奢求什么呢的

    谨儿,你跟我还要如此见外吗他驱马靠近她,执起她的手握在手中。只要是你的意愿,我都会遵守。你要记得,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守护在你身边

    他深情的告白,让她感动,心中却泛起一丝苦涩。如此好的男人,为何为爱她这样的女子而她,配吗

    汐尘低下头,抽离了被他握住的手。东方彻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没有收回。轻松的气氛刹时变得死寂。

    马儿让在前行,但两人之间却沉默的可怕。

    彻

    汐尘轻轻唤他,立马让他背脊挺直。他知道,她接下来的话,将决定他们二人将来。他紧绷神经,全神贯注地注意她要说的话。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的感情一直是支持我走下去的力量。你的付出,让我感动,我不是无情之人,在和你的朝夕相处中,我也爱上了你,你是那么温柔、那么体贴,让人不知不觉的深陷,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你就像风,无时无刻不围绕在我周围,给我温暖和关心,让我沉浸在你的温柔里。但是,我还有绝,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子。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自己逃不掉,他的爱是狂风暴雨,让我无法自拔,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呼吸。那一次的失去,已经让我尝到苦果,我不敢再冒失去他的风险了,我怕,好怕所以,我们分手吧你是如此优秀,定值得更好的女子,我不配,不配拥有如此优秀的你,离开我之后,你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你一定会

    够了

    东方彻大声打断她的话,铁青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不知何时,两人的马已经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汐尘回头,看着落在后面的东方彻,他的眼神错综复杂,交汇着愤怒、痛苦和伤心,最后都化为唇边一抹苦笑

    他慢慢向她走近,汐尘觉得他的每一步都是走在她的心上,生疼

    走到她身边,停止,黑眸牢牢锁住她。

    到了最后,你还是要抛弃我,是吗我为你做的一起,永远都比不上冷天绝,是吗即使知道这样,我还是不甘心,我不甘心

    他一把将汐尘从马上拉到自己的怀中,紧紧锁住,仿佛要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你让我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好,那我告诉你,我的幸福就在我眼前,你就是我的幸福,我要你,只要你,你懂不懂。谨儿,你总是这样,把你自己认为好的路强加给我们,冷潋翼这样,我也是这样,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想法有没有给过我们选择的机会感情不是选择,不是推来推去,需要两个人共同面对,不是你一个人的决定

    汐尘震惊在他怀里。

    她一直都是如此自私吗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别人听了他的话,汐尘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原来,她才是那个最无情之人

    潋翼,对不起

    彻,对不起

    她缩在他怀里,身子开始颤抖,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东方彻长吸口气,平息了下自己的情绪,轻抚着她。

    谨儿,当你随冷天绝跳崖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他在心中的地位,我想,他们也都跟我一样。所以,我不奢求你像爱他一样爱我,只要让我守护在你身边就好,哪怕只是分一点点爱给我,我就很满足。我以前欠的情债太多,如今是我得到报应的时候了。但我不后悔,我很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能遇上你、爱上你,让我明白,原来我也可以如此深爱一个人。所有,不要赶我,让我留在你身边,让我看着你就好

    汐尘在他怀里已经泣不成声。

    我爱你,我爱你,这样的你,让我怎能不爱这样的你,让我如何放的下但是,霸道如冷天绝,怎么能接受她有其他男人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东方彻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问:是担心冷天绝不接受我吗

    汐尘在他怀中轻点点头。绝占有欲非常大。以前,为了让我眼中只有他,清除了我身边所有的人。如果他知道我有了别的男人他会杀了你

    东方彻轻叹口气,看着汐尘,即使这样,你还是爱他

    汐尘抬头,注视着东方彻的眼睛里异常坚定。

    是无论绝是什么样子,她都爱他,不会改变。

    见她坚定的语气和眼神,东方彻真的很嫉妒那个让全心全意爱着的冷天绝。但他也只能无奈,谁让他不是第一个进入她心里的男人

    谨儿,如果他真如你爱他般爱你,他必定会接受我。不管那男子有多强悍,在他心爱的女子面前都会心软。爱一个人,会想方设法让她快乐、幸福,所以,只要有你的坚持,他一定会接受。

    会吗汐尘不确定地看着他。东方彻轻笑一声,拉下她的头靠在自己的口,相信我,一定会的。

    听到他如此自信的保证,汐尘也随之放松下来。对,彻说的一定没错,她相信他,一直相信。

    靠在他的怀里,她感到幸福离她越来越近。

    在东门等候汐尘的冷天绝、冷潋羽二人,等了三日仍不见人影,开始有些不耐。

    就在两人担心不已的时候,王府突然传出新王妃辞世的消息。冷天绝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下得到情报,尘儿死了怎么可能

    正当他想不顾一切冲向王府的时候,东方彻的信及时送到了,将所有经过跟他讲了一遍,冷天绝这才放下心。随后,他让人调查了王府和风华阁的情况。

    汐尘的死,让龙霆风把责任都推到了北辰皇身上,他纠集大军将风华阁重重包围。皇帝并未加以阻止,当时北辰掳走王妃时,很多人都亲眼目睹,这是冒犯皇亲国戚的大罪,任他势力再大,也是死罪。但没想到的是,会遇上北辰的顽强抵抗。原来,不知不觉中,北辰皇也拥有了自己的军队,而且实力并不亚于朝廷,狼子野心昭然若示。至此,朝廷和北辰皇由暗斗变成了明争。

    冷天绝面无表情地听完属下的报告,低头若有所思。他明白,这争斗的发起,汐尘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期间,她又经历过什么呢思及此,如果当初他能狠狠心,将她带离那个地方,现在的他们,又是一幅怎样的光景如今,他不必再担心他们以后会被朝廷追杀了,不必再离开她争夺权利,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吧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汐尘为了他当初说的平静的生活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甚至是一个小生命的代价但汐尘并不打算告诉他,她不忍心看见绝为这件事内疚和字则,这个事情将会作为秘密永远藏在她心里。

    与东方彻深谈之后,汐尘并没立刻回东门,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汐尘站在院中,感慨良多。刚才彻想陪她进来,被她阻止了,她不想别人看见翼如今的样子,因为骄傲如他,定是不喜欢别人见到他柔弱的样子。她不禁握紧手中的药方,这是她在王府时跟一个御医要来的方子,她要治好翼的眼睛,一定。

    她抬腿要进入屋子,却听见背后一声轻呼,顿时让她顿在原地。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听到翼唤她的名她僵硬着身体不敢回头,她怕一回头便发现这是一个梦。谁知,那声音又近了写,轻轻唤着她

    汐尘再也忍不住,倏地转身,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潋翼,明朗的眼含笑望着她,闪着点点柔情,一身水蓝长衫衬出他修长的身子不知为何,再见他竟比上一次消瘦很多,神情也变得憔悴,眼底有着深深的黑眼圈。最重要的是,他刚才唤她什么尘儿难道他恢复记忆了怎么会

    两人就这样遥遥相望,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看着对方。许久,汐尘在迈着缓慢的步子朝他靠近。她走到他面前,慢慢伸出手想触他,却倏地停住,手顿在半空。

    翼,你真的是翼我不是在做梦她盈满泪的眼睛不确定地看着他,生怕这只是她的一场不真实的梦。

    潋翼温柔地笑着,执起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反复地磨蹭着她手心柔软的肌肤。尘儿,我是翼,我是翼我想起你,终于想起你了

    潋翼轻柔地说着,声音微带哽咽。他在这等了好久,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还好,她又回来了,回来了

    汐尘猛地扑到他怀里,压抑地哭出声来。这不是梦,不是梦,她喜欢的那个翼又回来了,他终于又记起她了。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放开,但真见到他,听到他再唤自己的名,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的呼唤,好想他,好想他,她怎么可能忘记他

    潋翼也紧紧抱着她,感受她身上传来的温暖和激动的心跳。尘儿尘儿他一声声在她耳边低唤,像要把她的名字刻到心里。

    两人紧紧相拥,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许久,汐尘才从激动的情绪走出来,疑问慢慢涌现。她从他怀中探出头,搜寻了一下,到处都找不到冬雪的影子。

    翼,冬雪呢怎么没见她还有,你的记忆,怎么恢复的

    潋翼的身子一僵,抱住她的手开始收紧。沉默许久,潋翼才缓缓开口道,死了

    低沉的声音中包含着讽刺,眼中却找不到丝毫惋惜。

    汐尘楞住,抬头看向潋翼,眼中分明有着不可置信。

    潋翼停顿了下,继续开口,冬雪在我失忆之前,便已经身重剧毒,只有一年多的活命。所以,她为了留住我,向北辰皇求了失心蛊,借此把我困在她身边。后来,随着日子的流逝,她活命的日子越来越少,所以,当你出现的时候,她才异常的恐慌,只是没想到,你会真的放手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黯淡下来,眼神中充满了悲伤。虽然那段时间自己失去记忆,但现在的自己却能清晰记得那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也知道了汐尘最后选择了放弃他

    汐尘在他怀中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时的我只是认为那样才是对你好的,却忽略了你的感受为什么,我一直在做错事

    潋翼淡淡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

    后来,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找来人给我过毒。

    过毒汐尘惊呼出声。那是苗疆一种残忍的方法,把身种剧毒之人身上的人过到另一个人身上,如此一来,中毒者恢复健康,而过毒者必死无疑。这种牺牲自己的方式没人敢去尝试,难道

    潋翼眉头紧皱,脸上有了一丝动容。

    是的,过毒,冬雪让人将我体内的蛊毒过度到了自己身上

    他不会忘记,他恢复记忆后,见到身边奄奄一息的冬雪的情景,那时的她,在笑,一种胜利的笑。她说:翼,我知道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爱我,但我至少得到过你,至少我在你生命中留下过痕迹,至少,我的死会让你记得我,永远记得我

    这些话,让潋翼震惊的无以复加,他很难相信,会有一名女子会为了让他记住,拿自己的生命去赌。

    汐尘平静地听着,心里泛起一丝苦涩。冬雪,你何等的聪明,居然用自己的死拿来赌。汐尘明白,这样一来,即使她再找潋翼,两人也再回不到从前了。冬雪用自己的死证明了自己的爱情,她会存在于潋翼心中,难以抹去

    隐约中,她仿佛看见了冬雪胜利的笑容

    那孩子呢她听到自己开口学问,声音飘渺。

    孩子没有孩子,一切都是谎言,谎言她在我失忆后告知我她怀孕,那时的我本毫不怀疑

    谎言又是谎言,冬雪,难道你的爱情就只能活在谎言里

    汐尘在他怀中沉默良久,仰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

    那你爱她吗

    她听见自己这样问,看到潋翼瞬间变色的脸,那是苦涩和悲哀

    放在腰上手渐渐收紧,拉近两人的距离,潋翼看着汐尘,我爱的人,只有一个,尘儿,你不知道吗

    汐尘轻笑,可是,我们还是回不去了

    她的语气是无奈,也是事实。回不去了,两人都回不去了

    汐尘轻轻推开潋翼,想拉开两人距离,却突然被拽了回去。

    为什么回不去我没变,尘儿,我对你的心一直没变,为什么回不去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可是翼,你能忘记冬雪吗你们毕竟一起生活了一年,你难道真对她一点感觉没有她死了,她是为你死的,你没有感觉

    潋翼脸色铁青,他不能否认她的话,她的死的确给了他一定的震撼,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能在一起了啊。他刚想开口,却硬生生顿住,因为他听见她接下来的话

    而且,绝没有死,他还在等我

    听到这里,他才恍然明白,眼中最后一丝光亮也暗淡下去。冷天绝没死,就是说,她选择是冷天绝而不是他。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最爱始终是那个男人

    他扬头大笑,笑声中透露着深深的绝望。为什么,为什么尘儿爱是始终不是我

    那绝望的笑声让她害怕,汐尘急忙摇醒他。别笑了,翼,别笑了,你这样,我很难受。

    翼,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你是我最喜欢的二哥。但,我最爱的不是你,这样的我,你能忍受吗翼,你不能,不能。所以,我、我们

    如果我能忍受呢潋翼突然停止笑声,认真的看着她。

    汐尘苦笑,翼,何苦勉强自己。你和我都有很多问题,等你真正放下的时候,再来告诉我你的决定,我会等你。的

    错身与他擦肩而过,向门口走去。

    尘儿他唤她,拉住她的手。

    汐尘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抽回了握住的手。

    我等你只留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汐尘出去,看见始终守侯在外面的东方,勉强扯出一死笑容。

    东方彻微楞,把她拉到怀里。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了,记住,我在你身边

    汐尘的泪水终于决堤,在他怀里尽情哭了起来

    写的有点乱,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什么了~~~写完就直接贴了,也没检查有没有错别字,大家将就着看吧~~

    看偶虐翼是不是又心疼~~表怕~~虐虐偶就收了,虐的越厉害~说明偶收的可能越大,hoho~~ms偶真有bt倾向。。。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