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大结局(NP)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大结局np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2 本章字数:6946

    汐尘和东方彻傍晚回到东门,便见到迎出来的冷天绝。汐尘激动地扑到他怀里,全然忘却了周围几双复杂的眼睛,直到潋羽几声轻咳,才唤回她的注意。

    她稍微探出了头,看向冷天绝身后的潋羽。他变得比以前更加消瘦,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只有眼底那抹柔情仍坚定不移,他还是那个温润如水的男子。

    自上次一别,两人竟有两年没再见,如今相间,思念如决堤的潮水。汐尘想上前给他一个拥抱,却被冷天绝拥的更紧。冷天绝薄唇紧抿,冰冷的黑眸隐隐发出危险的讯号,一时让汐尘不知所措。

    见汐尘为难,东方彻上前解围,却被冷天绝打断。他霸道地抱起汐尘,径自往房间走去,。

    一到房间,还没来得及放下,冷天绝火热的唇就吻上她的,急切的闯入她的口中,汐尘也不禁收紧双臂,回吻着他,唇舌的纠缠,诉说着彼此的爱恋

    许久,两人才喘着分开彼此。天绝抱她在怀里,缓缓诉说着自己的思念,汐尘则安静地靠在他怀里倾听,温馨而甜蜜。

    大厅中,潋羽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心中不由得产生一种悲哀,对自己的悲哀,不管他如何努力,始终取代不了冷天绝在尘儿心中的地位突然,他感到肩上一沉,转头看去,看到一脸笑意的东方彻,潇洒风流一如既往,只是如今又多出一股从容和霸气,有了不输给冷天绝的王者之气。短短两年间,这个男人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不用担心,相信谨儿吧淡淡的口气,却透露着一股难以忽视的自信,潋羽不安的心也因他的话而稍稍平静。

    你真的变了很多。潋羽看着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东方彻笑而不语。

    潋羽自言自语道,在得知尘儿坠崖那一刻,心痛的感觉至今我仍记忆犹新,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尝试那种感觉,即使以死相逼,我都要设法留在她身边。

    他的话并没有让东方彻皱眉,只是淡淡一笑,开口,既然已下定决定,又何必在这苦恼我们现在,只有相信她

    他的反映让潋羽惊讶,原来他刚才的话,就是为了让自己放心吗他究竟是怎么一个男子,竟能为尘儿做到这种地步

    东方彻脸上始终挂着那抹淡淡的笑,微微拱手,转身准备离去。

    放弃到手的一切,你不觉得可惜吗潋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东方彻没有停止他离去的步伐,直到消失在拐角,他的话仍回荡在潋羽耳边,他说,他所做的一切只为一个女人只为一个女人潋羽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他居然浪费了两年光,让另一个男人进驻她的心,更也恨自己无力改变现状。攒紧双拳,心中隐隐作出一个决定

    经历了这许多事,冷天绝也看开了。既然汐尘已经设法让龙霆风相信她已死去,而北辰也身中情劫,两人如今也是水火不容,这正是他们离开的好时机。所以,他决定要兑现以前的诺言,带汐尘离开这是非之地。

    冷天绝开心地描绘着他们美好的将来,没注意到汐尘渐变的脸色。

    他把一切都说的非常美好,两个人快乐的生活,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两个人

    渐渐地,冷天绝发现了她的沉默。他扳过她,看到了她眼里的挣扎和矛盾,嘴角的笑容渐渐冷了下来,他知道,她有话要说,而那些话必是他不愿听到的。

    汐尘犹豫着想要开口,却被冷天绝打断,他独自下了决定,要第二天带她离开。

    绝,你听我说,彻和羽他们

    不要说了明天我们就上路。你刚回来也累了,先休息吧。说完,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径自抱着她倒入床塌。他紧闭双眼,不再看她。

    汐尘睁着双眼,眉头紧拧。绝的占有欲她深有体会,要让他接受彻和羽非常困难。算了,这种事情急不来,只好慢慢劝他了

    没想到,第二天,冷天绝当真收拾好行李,无视汐尘的劝阻,执意要离开东门。

    绝,我们不要这么着急吧,在住几天再走也可以啊。汐尘仍不断地试着说服他。

    冷天绝直接将他抱上马背,不听她任何借口。东方彻和潋羽已经追了出来,拉住他要牵走的马。

    你们要去哪儿这是怎么回事潋羽抓着缰绳问道。

    没有理会他的话,冷天绝长臂一挥,夺过缰绳,翻身跃上马背,扬鞭而去。两人一见,立刻跃上身旁的骏马,追随而去。

    看这身后跟随的二人,冷天绝不禁收紧手臂,更揽紧了怀中的汐尘,另一只手不停地挥动马鞭。

    突然,一阵怪风袭来,直冲汐尘和冷天绝的坐骑。冷天绝一个旋身,抱着她落地。然后两人看到前面的白色身影

    夜枫汐尘暗自惊呼,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此时,后面的东方彻和潋羽也追了上来,站在了他们后面。

    冷天绝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他低头看着怀中的汐尘,咬牙切齿道,尘儿,你到底惹了多少麻烦,嗯

    汐尘看着周围的几个男人干笑几声,这不才四个么,还有一个没来呢不过,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她看了看前面的夜枫,冷邪魅依旧,一头银发如水般倾泻,冰冷而高贵,幽黑的双眸对上她的,透露着深深的爱恋和怨气,于是,汐尘想到了自己对他不止一次的欺骗。

    小尘,你说过爱我的,为什么现在要离开夜枫说着让三个男人震惊的话,缓缓朝汐尘走去。

    冷天绝额头青筋突出,拥着汐尘的手臂更是不断收紧。你在胡说什么

    汐尘也被他刚才的话镇住了。她记得自己的确说过爱他,但,那是为了骗他上当的借口,似乎,从遇见他开始,对他的,便永远是谎言。可是,那句话真是她的谎言吗自己当真一点不在乎他吗汐尘也变得不再确定

    谨儿,他说的是真的

    她听到一个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扭头看去,那是东方彻。汐尘没有说话,只是避开了三人探究的目光。她默认的态度让夜枫冰冷的脸上多了丝柔情,却也成功了激起了其他三人的怒火

    冷天绝大喝一声拔剑刺去,同一时间,东方彻和潋羽快速飞身到汐尘身边,护她带离危险地带。

    两个矫健的身影快速交叉着,不断发出刀剑碰撞的声音。

    你们两个不要打了喂,住手绝,不要打了汐尘朝两个纠缠的人大喊,她不想让他们任何一个受伤,一个都不要。可是她的喊声对他们一点作用都没有,汐尘转向身边人,彻,羽,你们快上去拉开他们,不要让他们再打了,快

    东方彻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打斗的夜枫,目光鹜的可怕。潋羽也是无动于衷,站在一旁,没有出手阻止的打算。

    汐尘想上前阻止,却被东方和潋羽二人钳制在原地。

    交手的两人招招致命,没有一点手下留情。两人武功不分伯仲,打了几百个回合让是难分难解。远处的三人,只感到一阵阵剑气扑面而来,不得不以体内真气来抵挡。

    夜枫,不要打了汐尘对着他大喊。

    听到汐尘的声音,夜枫一时分心,转头向她的方向看去。冷天绝抓住时机,剑尖直指他心口处

    汐尘惊呼出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了他们的钳制,飞身向夜枫扑去,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身体挡住了那致命一剑。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只感到背部温暖的湿溽。然后,她听到温柔的男声在身后响起,谨儿,不要伤害自己

    尘僵硬地转身,看见东方彻前的红色如花般迅速绽放,渐渐蔓延到整个膛

    不汐尘想大喊,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微弱的单音。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东方彻漂亮的手指抚她的脸庞,留恋指间的温度,谨,你一直没有跟我说那三个字,即使是欺骗也不曾说过,知道吗,我很嫉
大圣传无弹窗
妒很

    话未说完,身子便直直向前倒去,落入汐尘怀里。

    恐惧迅速蔓延到她全身,汐尘颤抖着双手捂住他不断流血的伤口,血从她指缝尖缓缓流出

    不压抑的恐惧终于吼了出来,林中回荡着她凄厉的哭喊声。

    两年后

    高大的树端上分别站了两个绝代男子,一黑一白形成强烈的对比。白衣男子一头银发自然垂下,致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漆黑的眸子寒潭般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寒而栗。黑衣男子相比白衣男子成熟许多,俊美的脸上擒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浑身散发着高贵的王者之气,慵懒中透着一丝凌厉。

    两人沉默地对峙,突然同时跃起,在空中交手

    他们打斗的声音,惊醒了床上熟睡的人儿。

    汐尘揉着眼睛走出屋子,对于两人的争斗,她也只是淡淡瞄了一眼,不予理会。这两个人,从住在一起开始,决斗就像吃饭似的,一天三次,从不落下。刚开始,汐尘还担心他们弄伤彼此,到后来,她也懒得去管了,反正他们只是斗斗,没有真的伤过对方。

    没有理会他们,汐尘径自走到东方彻和潋羽身边坐下。

    潋羽看了眼身边的汐尘,严肃的表情稍微缓和,替她理顺了额前凌乱的发丝,立刻感到三道凌厉的视线。潋羽脸上的笑容更加明媚了,轻轻地将她拉入自己怀中。

    尘儿,睡的可好

    他将嘴唇贴着她的耳垂儿,两人立刻形成的暧昧的姿势。这时,夜枫和冷天绝已经停止了打斗,虎视眈眈地站在他背后。而他对面的东方彻眉眼轻挑,执起一子轻轻放下

    将军

    潋羽一楞,随即懊恼地低咒。东方彻趁机将汐尘拉到自己怀里,将她坐到自己的腿上,脸颊贴着她的摩挲,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脸上,谨儿,今晚陪我,可好

    话音刚落,两把剑立刻抵在他喉咙处。

    汐尘瞪了东方彻一眼,暗自骂他笨蛋,明知这种话不能当着他们面说,还故意说那么大声,故意找死呢。

    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汐尘伸了个懒腰。

    你们该打的打,该下棋的下棋,我去林子里散散步。

    我陪你四道男声一起响起。

    难得出奇的一致,让四个人都略显尴尬。看着这四个一起生活了两年的男子,汐尘只能无奈地摇头,算了,我还是自己吧,你们继续

    尘儿冷天绝轻声唤她,上前想跟上她的脚步,却冷不防被突然冒出来的夜枫拦住,冷漠的眼里有着分明的挑衅。

    不一会,身后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又响起了

    汐尘独自来到一条溪边,找了个干净的地方躺了下来,享受午后的阳光。

    想着他们四人不断争斗的样子,一抹浅笑爬上嘴角,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思绪慢慢飘到两年前那天

    那天,东方彻身受重伤,汐尘他们将他抬回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当时的他,脸色苍白如纸,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一丝生气。那一剑,正刺在他的心口处。

    她在他床前大哭大叫,任谁都拉不住,最后,还是冷天绝将她打晕。醒来后的她仿佛变了个人,不哭不闹地整日站在东方彻床前,眼神空洞,好象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冷天绝的怒吼、夜枫的威胁、潋羽的劝解,她都听不进去,只是一味的站在床前,等着他醒来,等着

    那段日子对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煎熬,但她仿佛谁都看不见,每天如木偶般呆立着,直到她体力不支,昏倒在他床前。

    然后,她感觉自己好象做了很长一个梦,梦中她怎么都醒不过来,她听到了无数声呼唤,但每次她要奔向那人的时候,就头疼欲裂。迷雾围绕着她,怎么也找不到出口,于是,她就在黑暗中徘徊,一直徘徊的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终于缓缓醒来时,她看到了四张憔悴而充满担忧的脸,还有他们身后的那位白须老者,那是逍遥老人。的

    目光又转向眼前的四个男人,手抚上东方彻的脸,问,你醒了

    话音刚落,她立刻被拥进一个火热的怀抱。她能感受到他的激动,因为东方彻的身子都在颤抖。

    而另外三个人,居然反常的没有上来阻止,让她非常奇怪。后来,她才得知,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十日。那日她晕倒后,便被他们带到了逍遥谷。逍遥老人轻松地将东方彻的生命挽回,却始终唤不醒昏睡的汐尘。他说,那天是她醒来的最后期限,如果那日再不醒来,真要永远睡下去了

    后来的他们,不再提起那天的事,似乎也达成了某种协议,五个人一起找到这么一块幽静之地,隐姓埋名。

    她多么希望这种悠闲的日子能永远持续下去,跟她爱的男子一起

    突然,一股强烈的视线倏地打断她的回忆,她立刻起身察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难道是她多心

    汐尘拍拍身上的草屑,顺着河流往上走。隐约中,她看到河对岸有一座小茅屋。汐尘走近它,发现它竟然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可不知为何,她却一直没有注意。

    她轻唤两声,没人答应,便自己主动走了进去。屋内有件简单的摆设,而且纤尘不染,一看就知道屋子的主人爱好干净,汐尘突然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住在这里

    可惜等了好久,直到太阳落下,仍是没有看到主人归来。此时,她要是再不回去,家里那几个男人又要发飚,汐尘无奈,只好起身离开。

    她没有注意,一双深情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注视着她

    后来,一连几天,汐尘天天都来小屋坐坐,却始终没有看到主人,但屋子的桌上却多出了不少小糕点,她隐隐察觉到什么。

    这天,汐尘故意早点离开,然后躲在暗处观察。果然,不出一会,一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坐在她原来坐的地方发呆。汐尘悄悄猫着腰来到他门口,突然蹦了出来,

    哈,这次还见不到你话还没说完,她便楞住。

    她看清了男子的脸,那是冷潋翼。

    汐尘僵在原地,手还因刚才的动作举着,样子有些滑稽

    潋翼本还沉浸在自己的伤感中,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然后,他看见她举着双手,一脸的呆滞,样子可爱有滑稽,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发现了自己的举动,汐尘急忙放下高举的手,不自然的笑笑。

    翼,你、你怎么来了

    潋翼慢慢停止了笑声,朝着她伸出手。汐尘犹豫片刻,上前抓住他的手,任他牵住,把自己拉到他怀里。

    突然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段汐尘依偎在他怀里的日子

    尘儿他轻轻唤她

    恩

    你曾说过,你会等我,等我想清楚,就可以来找你。那,我现在想清楚了,你还会要我吗尘儿,让我在你身边好吗这两年来,我看着你们幸福地在一起,心就很痛。我告诉自己,只要你幸福就好,幸福就好,看着他们拥抱亲吻你,我就嫉妒,疯狂地嫉妒,可我只能看着,只能看着尘儿,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想你想的快要疯了

    两年积累的思念,在一日全然爆发,他抱着她撕吼出他多时的心愿。

    汐尘被他的话震住。他是什么意思,他是说他已经这样看着她两年了默默在远处看着她与别的男人一起吗他究竟承受了多大的折磨。

    汐尘捧起他的脸,心疼地在他唇角印下一吻。

    不会了,翼,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

    说完,唇坚定地吻上他的,诉说着自己的承诺。

    潋翼加深了这个吻,抱起她,往里屋走去

    夕阳西下,汐尘和潋翼牵手出现在众人面前,潋翼幸福地笑着,跟眼前四个男子铁青的脸色形成鲜明对比。

    冷汐尘苏谨儿

    等、等等,你们听、听我解释

    树林传来男子们的怒吼声和女子的求饶声热闹的日子刚刚开始

    正文完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