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穿越之yd掌门 > 第28章|有人闯山

第28章|有人闯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苏颜夕平时总是一副不假颜色的模样,连说话都是冷嘲热讽的,此刻见他面色绯红,擎苍更是心里痒痒的,才被推开又忍不住扑过去,将他抱了个满怀。在他侧脸吧唧重重地亲了一口,调笑道:宝贝,你是黑寡妇吗,办完了事就把人踹走当真半点不念同床共枕之情啊。

    苏颜夕不答,抬脚就准备真的给他一脚,没想到刚一动,被折腾了一晚上的身体就和他抗议了。

    本掌门倒是真想给你一脚苏颜夕疼得直抽冷气,但碍於面子,又不好表现出来,因此口气更加不善,滚远点,本掌门要沐浴。

    看著自己的劳动成果如此显著,擎苍倒是笑得更加开心,说:没想到你这麽急切,要和我洗鸳鸯浴呢,果然是天荡。

    你究竟是怎麽将沐浴直接理解为鸳鸯浴的啊反正苏颜夕也不是第一次拜倒在天妖跳跃的思维面前,所以他也懒得和对方争辩。

    出去烧水,要一桶热水,一桶冷水,苏颜夕吩咐道,将那只木桶灌满,大约七分热水,三分冷水,剩馀的放在旁边备用。

    堂堂天妖让个凡人这麽使唤,擎苍是又好气又好笑,在他耳边磨牙,连称呼都换了,苏掌门,你还真不客气。

    苏颜夕勾起嘴角,冷笑道:你既然叫我一声掌门,便是我门下弟子,难道本掌门还差不了你做事你这个长老,不过是个挂名长老,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天妖张张嘴,发现竟无话反驳,瞧著对方讽刺般的笑容,发现昨天那个在他身下呻吟、放荡的男人真是可爱太多了。

    擎苍凑到他耳边,边往他耳朵里吹气,边说:哪里的话,如果以後苏掌门半夜後瘙痒,尽管可以差遣,本天妖乐意之极。

    面对挑逗,苏颜夕却是神色不变,如果连烧水这等小事都做不好,本掌门对你其他方面的能力,可是很怀疑的。

    擎苍被噎得无话可说,明明自己抬手就能杀了这个伶牙俐齿的凡人,却偏偏只想吻上那张毒舌的嘴。

    不过是沐浴,何须如此麻烦。

    说著,只见擎苍抬抬手,做了几个手势,房间角落里的木桶便自己飘到了面前,像被一线拉扯似的。接著在木桶上方又凭空出现一股水流,也没有源头,就这般刷刷几下,木桶被装了个七分满。

    而且,上头竟然还冒著热气。

    苏颜夕还是第一次见他施展法术,看了个目瞪口呆、目不转睛。

    擎苍见他如此,心里不由得意,不过是些小把戏罢了,让苏掌门见笑了。

    苏颜夕虽然没见识过法术,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现代社会的汽车飞机,哪样说出来不令他们啧啧称奇因此,他很快回过神来,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你是何属

    哈哈,凡夫俗子岂能与天妖相提并论。属是修士的说法,天妖集天地灵气而生,本就不在五行之中,何来属之说。这天地间的万物,皆能供天妖驱使。擎苍豪放地笑道,神态中带著与生俱来的骄傲与不屑──尽管那是一个几乎被屠尽的种族。

    大约是回想起自己原本强大的种族,竟只剩下了自己一人,擎苍的神情又陡然转暗,连刚才所说要洗鸳鸯浴的心情都没有了。

    苏掌门便好好沐浴吧,把该清洗的地方清洗乾净,若是再病了,你的那位小师弟可又要担心了。

    难得那个无赖走掉了,苏颜夕暗暗松了口气,挖苦这家伙自己还行,要安慰他,还真的无从下手。

    就让他自己钻牛角尖去吧,苏颜夕甩甩脑袋,决定忘掉擎苍那张俊美的脸上所露出的失落黯淡。他从床上下来,然後将自己放进木桶里。

    腰酸背疼的身体,浸到温度适宜的水中,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苏颜夕整个人靠著桶壁,手臂搁在木桶边缘,尽情地放松劳累的身体。一边休息的同时,一边调出系统界面来。

    果然,昨天和擎苍做爱之後,便完成了苏颜夕最为原本最为头疼的那个升级条件,而加上之前收萧念、秦非、擎苍作为门派弟子以及完成隐藏任务获得的门派声望,堪堪满足了主线任务的所有要求,乾阳门已经自动从1级升到了2级,苏颜夕也获得了不少的灵石以及特殊物品作为奖励。现在的门派信息变为──

    门派名称:乾阳门

    门派等级:2级

    门派声望:50籍籍无名

    弟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笔趣阁
子人数:6人

    金钱:白银500两

    四品灵石20块

    敌对势力:无

    20块四品灵石,苏颜夕差点没笑歪了嘴,系统总算豪爽了一回嘛。而且,还另外奖励了特殊物品一件──星辰引灵决。

    特殊物品,应该是个好东西苏颜夕打开来看了看,发现竟又是一本心法,而且从描述来看,并非是七种属的心法。

    莫非这世上,除了天妖,还有不在五行之中的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还未测过自己究竟是属於哪一种属,莫非这个特殊物品,是与自己有关

    於是,苏颜夕想到了那个测试属的水晶球,可惜那东西因为携带不便,被他留在了藏经阁。

    看来过会儿,得去亲自测试一回才行。

    苏颜夕这样想著,就不由越发感到时间紧迫,连泡澡的心思都没有了。他正打算从木桶里出来,却不想,门被突然从外面打开了,一个身影猛地冲了进来。

    掌门师兄掌门师兄

    苏颜夕不悦得蹙起眉,他可没有在他人面前赤身裸体的习惯,因此不得不重新坐回木桶里。

    何事这般慌张,进屋都不知道先敲门吗

    师兄楚寒清听到苏颜夕责备的声音,也想到自己太冒失了,站住脚,定定神,打算说明来意,结果看到师兄正在沐浴,刚准备好要说的话,倒是一股脑都给忘记了。

    师兄因为热气而被熏得有些微红的脸,脸上还带著细细的水珠。木桶的高度,正好可以看到他修长的脖颈,以及漂亮的锁骨。而白皙的肌肤上,不知如何有著几颗红点,看起来特别的暧昧。

    此刻的师兄,除了目光像平时那般严厉之外,别的地方,无一不散发著诱人的气息,让人真想扑过去咬上一口。

    苏颜夕自然不知他脸色异常的原因,只当是事态复杂,他一时不知如何说起,心里便更加生气,觉得这个师弟实在太不堪重任了。

    究竟乾阳门发生何事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怪我门规处置。苏颜夕刻意加重了语气,喝斥道。

    楚寒清也惊觉自己失态,赶紧把突然生出的绮靡想法抛之脑後,正色说道:师兄,秦非方才从镇上回来,说见到了一对人马正上山来,已经到了半山腰,大约半个时辰後,便到山门。

    苏颜夕听了,心里不免一惊。乾阳门落魄已久,对方是友的可能不大,若是敌,以现在乾阳门的状况,最需要修养生息,好让门下各弟子快快修炼,实在不宜另生事端。

    可知对方的来路

    这楚寒清面露为难之色,迟疑了会儿,才答道,带路的是二师兄。

    又是那家伙苏颜夕握成了拳头,自己不愿与一介武夫为难,他倒是三番四次找上门来,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吗

    尽管心中气愤,但苏颜夕面上仍旧不动声色,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叫各弟子在乾阳殿集合,我一会儿就过去。

    是。

    苏颜夕正待要起身换衣,却见楚寒清虽然应了,但迟迟不见有离开的意思,疑道:还有何事

    师兄

    楚寒清扭捏了半天,导致苏颜夕都怀疑,这孩子是吃错什麽药了平时是个横冲直撞、莽撞之人,怎麽现在也变得遮遮掩掩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平时太严厉了苏颜夕皱起眉,想。

    由於他自问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难免在教育上会有所偏差,特别是对於楚寒清这样正处於青春期和叛逆期的小孩,因此他不免将楚寒清的异常表现归结於对自己的畏惧。

    於是,苏颜夕放缓了口吻,问:有话就直说吧,师兄答应你,无论你说什麽,师兄都绝不怪罪。

    似乎是得到了鼓励,楚寒清终於开了口:师兄的房间里若是有蚊虫打扰,不妨换间房间睡吧。

    蚊虫苏颜夕疑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口的红印。

    斑斑点点,著实壮观

    这还只是口,只怕脖子上也

    心里将擎苍这个王八蛋从头到脚骂了个遍的苏颜夕,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有心了,这事我自有分寸,你先下去吧,现在应付山下的来客要紧。

    是,掌门师兄。楚寒清应道,转身便出了门。心中念念不忘的却是,刚才师兄的脸似乎更红了,难道并非蚊虫所咬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