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末日边缘 > 第004章 残酷(求收藏)

第004章 残酷(求收藏)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那是一个人类。

    确切地说,是个人类的少年。大概十岁上下的年纪,却要比同龄人更结实高大一些。或许因为长年运动的关系,他手脚纤长而充满了爆发力,简直就像一头刚成年的雪狼。

    少年拥有一头苍灰色的碎发,显然头发没有经过任何修饰,而是胡乱用利器处理,没有任何轮廓可言,却充满了一种狂野不羁的感觉。特别是那双明亮的,宛如红宝石般的双眼,更是那么的桀骜不驯。

    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朝角鹿走了过去。蹲下身,轻轻抚摸着角鹿的额头说:“很抱歉,伙计。最近食物有些难找,所以你看,我很难放过你。来吧,我帮你解脱好了。”

    手按在匕首的握柄上,轻轻一拉,切断了角鹿的动脉。诡异的是,没有任何鹿血从伤口喷出。当少年将匕首从鹿尸里拔出来时,匕首上的鹿血几乎在沸腾

    血液以某种神秘的方式被刃锋所吸收,最终一点不剩的消失在匕首上。匕首一如以往地干净,那=:“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贪吃了。”

    他把匕首纳入一个皮鞘里,然后别在了腰间。双手捉着角鹿的前肢,然后将这只个头比他还大些的动物背在了身上。朝着树荫的方向走,少年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希望白芳那家伙吃了这头鹿,可以快点好起来才好。”

    这个少年自然是五年前和银雪狼白芳一起离开了戈壁小镇的艾伦,五年过去了,他从一个小男孩变成了少年。

    这五年的时间里,艾伦和狼群生活在一起。他和白芳一起狩猎,在这几年中,他从白芳身上学到许多东西。偶尔,艾伦看着母亲留给自己的匕首时,就会想到那副黑白二色的画面。

    黑色的地面,以及白色的断指,还有那指上的银戒流动着哀伤的光芒。

    每次看到这个画面,艾伦就必须把自己埋到冬雪中,以浇灭心中那团燃烧的火焰。那里面,充斥着对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的恨意。

    阿基米德那个素末谋面的父亲,总有一天,他会用冰冷的匕首钉入那男人的心窝

    快到狼群所在的山谷时,艾伦突然听到了枪声。他脸色一变,丢下角鹿大步飞奔而去。

    有猎人

    这可不好,因为狼群正在一个非常难熬的阶段。白芳受了伤很严重的伤。

    半年前狼群迁徙到这片山林的一个山谷中,在山谷里有个几百平方的山洞,那是雪狼的老窝。它们是半年前迁徙到这里,为了赢得那个山洞的使用权,白芳和原先山洞的主人,一只同样也是三阶危险种的地穴巨蛛打了一架。

    最终巨蛛给白芳撕成碎片,可巨蛛的临死反扑,也让白芳受了重伤。

    半年过去了,白芳的情况并不好。它的皮毛已经不再如艾伦初见时流逸着银色的光辉。它们变得灰败,并且脱落,白芳身上甚至一些地方已经腐烂,银雪狼周围的空气充满死亡的味道。

    如果现在受到猎人的袭击,狼群很可能会因为白芳的关系不愿撤离,从而给猎人一网打尽的机会。雪狼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名同伴,而这种品质同样也已经植根在艾伦的灵魂中。

    少年飞奔着,转眼已经到了山谷外侧。

    远远就看到几名士兵正对着谷中开火,山谷里飘荡着黄色的浓烟,带着刺鼻的气味。一头头雪狼被烟逼了出来,还没等它们搞清楚状况,士兵的点射就让它们变成具具尸体。其中一头特别强壮的公狼被射中之后,却仍奋勇地冲了过来。眼看就要冲过士兵的火力网,古特捉起手上的步枪,一个长点射把它射得在地上打了几滚。接着几个点射直接将它轰飞,雪狼仍在地上抽搐着,却无力再爬起来。

    那是托尼一头懒散,却还算不错的狼。

    艾伦本来就艳红的眼睛,如今更是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他发出稚嫩的啸声,手脚并用飞扑上一株香樟树,再从上面扑到一个士兵背上。艾伦灵活得像只猴子,扑上去的瞬间便拔出匕首在士兵喉咙间一抹,便结果了这名士兵的性命。

    “妈的”旁边一个白人士兵大叫,摸出腰间的手枪朝艾伦就是一个点射。

    长年生活在山野,培养出来如同野兽般的直觉,让艾伦迅速矮身避开这记射击。他手脚落地,接着朝白人士兵跨下滑了过去。匕首在午后的阳光下带出一条光带,士兵脚部肌腱当下被挑断。他痛叫一声跪了下去,艾伦从他背后弹起,像狼一般扑到他背后。

    匕首寒光再闪,将这士兵同样抹喉灭杀

    枪声响起,艾伦右肩中弹,匕首掉到了地上。他知机地往前一扑,果然变成临时掩物的士兵尸
嫂子合集txt下载
体连连跳动。少年捡起匕首咬到嘴间,手脚急蹬一个侧滑闪开。视线中,捕捉到古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就在刚才短短的几秒间,竟然让一个白毛小鬼连杀二字。这可是传出去,古特的佣兵队只怕会被人笑话到来年的春天。古特心下恼怒,下手更是狠辣无情。手枪子弹连跳,一记记点射追着艾伦痛击。艾伦的灵活超乎他的想像,他以z字型的轨迹移动着,让古特的点射频频落空。

    几次侧滑之后,艾伦切入了古特的射击死角。他用力从地上弹起,嘴巴松开,匕首掉下正好被左手接着。艾伦瞳孔扩张,全身血液加速流转,手中的匕首刀尖一翻,带着一道光带往古特喉咙扎去。古特咬牙,枪交左手点向艾伦的额头。

    眼看两人几乎要拼个同归于尽的时候,一只手掌突然凭空出现,紧紧握住艾伦的手腕并将他甩飞了出去。艾伦给砸到了树干上,跟着一个拳头扫在他脸上,把艾伦扫得整个人摔到地上。最后一只脚踩在他的头上,脚上的力度不断加剧,像要把艾伦的脑袋踩爆。

    “不要杀他。”团长安迪叫道。

    “为什么”头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小子像是让雪狼养大的,一个狼孩。嘿,你不觉得这是意外收获吗或许巴比伦上一些大人乐意养条新奇的宠物。”安迪摊手道:“再说,赫恩那老头不是想要一个没有任何记录的男孩,好代替他那儿子去参加生存游戏。我觉得他会乐意出大价钱的。”

    艾伦他勉强活动了下脑袋,眼角处可以看到女人的大腿根。她低下头,朝少年吐了抹口水:“算你走运,小子。”

    这时,山谷里响起一声苍凉的狼啸。听到这记啸声,艾伦心中一紧,那是白芳。

    安迪也兴奋地举起手,让古特的士兵不要轻举妄动。片刻后,在山谷里一头摇摇晃晃的雪狼走了出来。白芳的模样变了许多,已经不再像和艾伦初见时那般披着银辉闪烁的毛发。现在它身上的毛发非但没有光泽,而且大片大片的脱落。甚至脱毛的地方,还出现了腐烂的痕迹。

    唯一没变的,是那双澄静的蓝色眼睛。

    看到白芳的时候,安迪脸上的笑容一僵,跟着抱头怒叫道:“妈的,这是什么东西银雪狼好吗,它可能曾经是,那现在呢老子花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难道就为了猎杀一头快要死了的东西”

    白芳如今这个样子,安迪就算把它毫发无伤的干掉,显然也卖不出好价钱。安迪痛骂不已的时候,白芳向艾伦看了眼。眼神的交汇中,艾伦知道,白芳在问自己为什么不走

    艾伦倔强一笑。

    白芳会意,它又发出一声低吼,然后开始奔跑起来。就如艾伦不会放弃它,不会放弃狼群。白芳也用自己的行动来回报他的忠诚,因为它早视艾伦为狼群的一员。让幼狼活下去,这是狼群亘古不变的铁律

    在白芳朝阵地这边飞奔过来的时候,安迪怪叫一声朝它跃了过去。白芳张嘴吐出一道冰风吐息。可惜现在是夏季,而且白芳自己身体虚弱,吐出来的冰息又细又薄。安迪连规避也省了,直接穿过了冰息,重重一拳砸在白芳的头上。

    白芳当下扑到了地上。

    它摇了摇头,从地上弹起又往安迪咬去。后者身体一个诡异的旋动,就让白芳咬了个空。接下来,安迪只是绕着白芳游走。在旁人看来,根本不明白他在做什么。可在艾伦的眼中,却看到从安迪的指尖不断释放出一些紫色的源力线,它们像蜘蛛丝一样纤细,却将白芳渐渐包裹了起来。

    身上的源力线缠得越多,白芳的动作就越迟缓。到最后,白芳几乎动弹不得。安迪这时拍拍它的脑袋,还有余暇朝艾伦微笑,接着连接着源力线的双手左右一扯,白芳顿时四分五裂

    艾伦瞳孔扩张到了极限。

    “不”

    他尖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让他抬起了头。辛娜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才低骂一声,又用力将艾伦踩了回去。再次重重地陷进泥土里,艾伦只剩下一只眼睛可以看到外界。视线刚好捕捉到白芳的双眼,它的脑袋被齐齐地切了下来,一双蓝色的眼睛安静地看着艾伦。

    一如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兰妮与他决别的最后一眼。那勿勿的一瞥中,充满了太多的情感,多到用言语不及表达。

    艾伦直直地看着白芳,像要把它的眼神铭刻在灵魂里。

    巨大的悲伤淹没了他。

    可他没有眼泪。

    五年前,他失去了兰妮。

    五年后,他又失去了白芳。

    现在,他又只剩下一个人。世界,还是一如既往的残酷。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