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末日边缘 > 第032章 中毒(求收藏)

第032章 中毒(求收藏)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看吧看吧,我早说过这是个无比糟糕的决定。”自动手轮在露茜的手指中旋转着,枪体纹路的光芒逐级退去,在夜色下留下两个淡淡的金色光环后,如同泡影般消失。露茜将枪收回腰侧的枪套,改用匕首挑起之前烤熟的肉排,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她吃得仔细,一片肉排直吃了足有20分钟之久,才拍拍肚子准备离开。露茜将篝火用泥沙覆灭,又看了那两具尸体一眼,才掉头离开。可走了两步,她突然“哎哟”轻呼一声,扶着树干的手竟然有些许颤抖。

    刚才肚子一阵绞痛,一点血腥更在嘴中化开。她不由张嘴轻咳,竟咳出几缕血丝。那血丝溅在白皙的手掌上,腥红中尚带着紫萤色的光泽。露茜皱眉,这可不是什么吃坏了肚子,而是中毒了

    可她想不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黑夜过去,白天悄然来到。还是晨曦时分,一片片薄雾随风而动,宛若轻纱在山石树隙之间悠悠流转。东方露白,万物初醒,慵懒的晨光给林叶镀上一层白金色的光泽。几许晨光钻过一棵高杉的叶隙,渐渐滑落到树底。树底有一簇灌木,灌木丛被晨风轻拂,微微摇摆着,露出后面一个深而昏暗的空间。

    原来却是个树洞。

    一头剑齿暴狼跳下个矮坡,低着头用它那灵敏的鼻子在地面嗅着什么。暴狼那从嘴唇下翻出来的剑齿在地面拉出两道浅浅的痕迹,无论是树叶还是泥土,被剑齿轻微带过,便会悄然裂开。暴狼一直来到那灌木旁边,突然抬起头,然后用它的两条前爪扒开了灌木,露出后面一个足有人高的树洞来。

    树洞里,隐约可见蜷缩着个人影。

    艾伦蓦然张开了眼睛,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像小蛇般爬上他的心灵。那种冰冷滑腻的触感,让他什么睡意都不翼而飞。

    然后他就看到了暴狼那泛着昏黄光泽的兽瞳。

    几乎没有考虑,战术长刀化成一道激电直刺暴狼的双眼。不管什么危险种,眼睛总是为数不多的软肋之一。暴狼也不例外,这只暴狼刚发现了猎物,还不及高兴。忽然猎物便暴起袭击,那朝着眼睛刺来的长刀,让暴狼受惊后跳。

    艾伦趁机钻出了树洞,长刀前指,另一手反握狂屠的刀柄。他微微放低了身体,人往前弓,双足锯地,一付随时扑击的姿势。这种姿势让暴狼感到熟悉无比,突然它才明白,眼前这猎物给它的感觉不像人类,反而像自己的同类,又或某种近亲。

    那是雪狼扑击前的姿态

    剑齿暴狼,三级危险种。力量与速度专精,剑齿中空,内有毒囊,咬中猎物时会释放神经麻痹毒素。关于这种危险种的资料很快在艾伦脑海中流过,资料的来源自然是休顿塞给他的生物图鉴。自然而然的,艾伦便把注意力放在暴狼那最为危险的一对凶器上。

    剑齿

    暴狼低声咆哮,它很饥饿。在过去的一星期里,它只猎食到一头角鹿。距离上次进食已经超过5天,这几天里它一直用水填饱肚子,脂肪在饥火中下降得很快,已经快到危险警戒线。如果它再吃不到任何东西,很快它就会给饿死。

    眼前这个人类少年,在暴狼的目测中肉量不多。可他身材匀称,肌肉纤维会被普通猎物更为丰富。更多的肌肉纤维,意味着能够转化成更多的能量。吃下这个少年,足够让暴狼再挺过一个星期。

    尽管这个少年同样让它感到危险,然而饥火压过这种感觉。于是暴狼脖子间的一圈毛发突然炸起,那是进攻的信号

    艾伦瞳孔微微扩张,身体放得更低了。在这个瞬间,暴狼扑了过来,它的速度甚至要比昨天那个擅使战术长刀的乔还快上一两分几乎在同时,艾伦骤然侧移,可肩头还是飙起了一道血光。衣物撕裂,肩膀给撕出几道口子来。暴狼一击不中,又灵活地跳跃扑击,它采取的是之字型的运动轨迹,移动之间快逾闪电

    又是一次强劲的扑咬,这次,艾伦用上了旋步。身体如同陀螺般一转,堪堪从暴狼的扑击轨道上闪过。艾伦眼神一冷,战术长电闪电刺下,扎在暴狼的左爪上,连同它爪下的肉垫一起钉在了地上。

    暴狼吃痛,咆哮着想要挣脱。这时,眼睛中闪过一道黑色的弧光,满腔的怒意饥火如雪消融。一头再怎么愤怒的野兽,当脑袋掉到地上,自然无从怒起。艾伦握着狂屠的手稳定如山,黑色大刀的一记弦月斩,将暴狼整个脑袋都削了下来。
嫂子合集sodu


    狼血把艾伦喷了个正着,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滚烫的血珠正在脸上滑过滴落。

    艳红的瞳孔中,火焰渐渐熄灭了。艾伦呼出口气,收起狂屠,拔起扎着兽爪的长刀。走到暴狼的脑袋前,用匕首将那两根长达二十多厘米的剑齿给起了出来。暴狼的剑齿十分锋利,完全可以当短刀用,也可以用来布置陷阱。特别是那牙齿中的毒囊,更具价值。

    他又从树洞里取出行囊,将剑齿收起,连狼血也不擦便继续起程。身上的狼血在一定时间里会残留着暴狼的味道,三级危险种的味道会让大多数低级危险种绕道,艾伦可以省了许多麻烦。

    继续朝既定的地点推进,林木渐密。两个钟头后,艾伦攀上一道矮坡,阳光从身后洒下,在草坡上形成一片金色的斑块,照得坡上棵棵乔木在地面投下道道硕长的阴影。艾伦把自己藏在其中一道阴影中,蹲在草坡上向下看去,一道熟悉的身影便滑入了眼中。

    露茜。

    金发少女扎着双马尾,正坐在草地靠在一棵高大的乔木下休息。她的脸色不太好,苍白的脸孔上泛着一丝淡淡的青色,就连握着手枪的手也不时轻颤一下。

    艾伦皱眉,从阴影中离开,滑下了草坡。

    听到动静的时候,露茜立刻举枪,反应一点不慢。如果不看脸色,还真看不出她的异样。在看清是艾伦后,她松了口气放下枪,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你受伤了”艾伦走了过去。

    露茜耸肩摊手:“正确的说,应该是中毒了。不过你的样子看上去比我还糟糕,没事吧”

    艾伦身上的狼血已经干了,变成一片暗红色的血迹。他看了看给暴狼捉出来的伤口,那里已经喷了止血喷雾。现在伤口微微收拢,早就没再流血。他摇头:“皮外伤,没什么。倒是你,怎么中毒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露茜苦笑:“我记不起什么时候中的毒,更别说知道是谁下的毒。”

    “给我说说你现在的情况。”艾伦蹲了下来道。

    “这种毒很隐蔽,我估计是。在昨晚和两个笨蛋交手之前,我记得很清楚,身体并末出现任何状况。可在交手之后,毒性就发作了。现在毒素已经掺进血液,我用自身的源力镇压,但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毒素随血液进入心脏”说到这里,露茜做了个割喉咙的姿势。

    艾伦没好气地看着她,哪怕到这份上,露茜仍是这付大大咧咧的模样。

    “还有多少时间”艾伦问。

    “从昨晚出现中毒现象后,我就不断用源力去中和毒素。大概,还能够坚持15个钟头的样子,这还得亏了毒素不够强烈。要不然,就我那点源力。”露茜打了个哈哈,一脸自嘲的模样。

    “对方不敢使用太过强力的毒物,否则,你的导师会提前发觉。这是种慢性毒,目的是为了让你在死亡擂台中才丧命。这样的话,那个人就可以收割你的分数。”艾伦站了起来,朝周围看了眼:“毒物发作的时间对方应该很清楚,从发作时间来看,对方不会离开你太远,距离应该控制在一天的路程里。”

    “不过说到这,下毒的人要如何厘定你的方位除非”艾伦沉声道:“对方知道你会去哪里”

    露茜一征:“你是说艾米莉”

    自从迈克设局要在死亡擂台开始前废了艾伦之后,露茜和她那个小团体便决裂了,也只有艾米莉还留在身边。同样的,也只有艾米莉知道他们集合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既没艾米莉被干掉的讯息,她本人也还没有出现。

    如此一来,当属她的嫌疑最大。

    露茜有点无法相信,却还没天真到否认这种可能性。尽管艾米莉看上去善良无害,可能够代表一个行政区参加死亡擂台的孩子,又哪个会是简单的料。如果她真的那么纯良,早就在训练营的时候给干掉了。只是露茜想不出来,艾米莉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你呆在这别动,最好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别让人捡了便宜。照顾好自己,我去把那个人找出来。”艾伦说道:“正常来说,对方身上应该还会有解药,以便在需要的时候还能够威胁你。”

    “其实你现在最好的做法是离我而去,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而牵涉进来,只怕连你也会有危险。”露茜耸肩:“说到底,我们的联盟关系也就维持到干掉其它人之前。而现在,我已经很难履行一个盟友的职责。”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