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末日边缘 > 第076章 知己(求收藏)

第076章 知己(求收藏)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武器拥有能力,在这个时代并不稀罕,可那限定于魔能武器.像艾伦曾经的狂屠,现在的暗毁.经由输入源力激活魔方序列,从而让武备拥有某种性质的能力。恶魔礼赞绝对不是什么魔能武器,在桑达镇那几天,艾伦闲着没事曾检查过这把匕首。

    它并不像魔能武器一样,拥有可拆解的构件,自然也就不会有魔方序列。更重要的是,这把匕首浑然一体。刀身、握柄甚至那末端处的恶魔宝石,艾伦找不到一丝接合的缝隙,这让少年无法想像它是如何铸造出来的。

    再说回能力方面,当时艾伦和杀手拼命,精神基本上集中在战斗方面。因此之前很多细节都忽略了过去,直到杀手捉住恶魔礼赞的时候,艾伦可以明显感觉得到,杀手的血气源力被匕首吸收,并通过某种末知的方式将一丝精纯的生命源力导引至自己体内。

    那是没有任何属性,无限接近生命本源的力量。它充满着沛然生机,一进入艾伦的体内,便让他的伤势缓了一缓。那种感觉,就像艾伦直接用匕首抽取对方的生命力一般,充满了邪异的味道。

    匕首如谜,那么将恶魔礼赞给母亲的那个男人,更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他究竟是谁恶魔礼赞是他本身之物,还是他从什么地方得到的一连串的问题几乎快把小艾伦的脑袋挤破,一阵疲惫感袭来,他打了个呵欠,终于睡了过去。

    艾伦睡得很沉,窗外夜色悄然降临,少年仍一无所觉。病房里亮着柔和的灯光,恶魔礼赞安静地搁在桌边,房间中的画面如同定格在一个点上,时间不再流逝,画面也没有任何变化。直到匕首末端的恶魔宝石突然闪过一抹淡红色的光芒,与此同时,房门悄然打开。

    霍恩走了进来,他脚步落地无声。将毡帽和拐杖轻轻放在一边,他坐到艾伦的床前,看着床上熟睡的男孩侧脸。那侧脸的轮廓,让霍恩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兰妮,于是胸口无来由地微微一痛。

    贝思柯德的族长就这么安静地坐着,也没有叫醒艾伦。

    艾伦是突然醒过来的,等他翻了个身坐起来时,霍思早就离开了。在床边桌上放着一个玻璃杯,杯中已经注满温水,正升起淡淡的热烟。看着这个杯子,艾伦似乎明白什么。

    在住院期间,艾伦的客人可不少。阿黛儿和雷杰斯基本是常客,前者总不忘提醒艾伦她那一炮轰得是如何及时,那个杀手挂得是多么惨烈。最后会用扑闪扑闪的眼睛看着艾伦,然后指着一些时尚电子刊物上面的某件商品,表示自己有多么喜欢。于是今天下来,艾伦的电子帐单上就多了一些阿黛儿喜欢的小玩意;至于雷杰斯,他倒是十分关心艾伦的身体,只是每次在问候之后,难免会加上“真想和你再打一场”之类的话,于是让艾伦难免猜测他那些问候和关心背后的真正含义。

    家族里还有其它一些人来看望过艾伦,科多夫来的次数便不少。而且每次来到,艾伦都留意到他所携带的女伴不同,科多夫同样关心艾伦的身体。和雷杰斯略有区别的是,他总是说:“兄弟,快点好起来。你这个样子,可不太方便结识女孩子。”

    护卫队长巴尼也来过一次,那是一次气氛凝重的见面。那天艾伦从巴尼手上接过两个铭牌,那上面分别是阿诺和迪曼的名字。当日袭击中,阿诺当场死亡。迪曼胸口中弹,虽末当场死亡,可也熬不到送及医院,便在途中死去。

    巴尼告诉他,家族方面刚付给了两名死者的家属一笔抚恤金。但对于他来说,要把这两块铭牌送还给其家属,才是真正让他难过的事。

    巴尼走后,艾伦整整一个下午没有说上一句话。

    再回到乌加勒堡,已经是受到袭击的一个月后。

    “少爷,你的东西我给你放这里了。”管家海辛让几个男仆把艾伦的衣物和武备箱整齐摆放在客厅里,又道:“老爷让我转告你,这个星期就好好休息。下周,你就得到黎明之刃报道了,老爷已经给你处理好入学的相关手续。”

    “我知道了,谢谢你,海辛先生。”艾伦点头道。

    “那么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请稍等。”艾伦叫住他:“能否帮我把巴尼叫来”

    海辛看着他,点点头道:“10分钟后,你可以在训练区看到他。”

  
御女心经小说5200
  等艾伦来到家族训练区,还没见着巴尼,倒给雷杰斯撞上。雷杰斯看到他一声欢叫,跑过来拖起他的手就道:“走,艾伦。我们打一场去,看看躺了一个月医院,会不会把你的身体给躺生锈了。”

    “改天吧。”艾伦拉住他道:“我是来找巴尼的。”

    雷杰斯见状,只得怏怏放手说:“那我自己练习去。”

    走了两步,又回头道:“艾伦,他们是家族武士。每一名武士加入家族那一刻开始,都已经做好为家族牺牲的觉悟。相应的,家族会为他们提供晋升的渠道,给他们的家庭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如果他们战死,家族会给予补助,以及对他们的家庭适当的照顾。所以,你不必太在意。”

    说完这些,雷杰斯才径直离去。艾伦为之苦笑,他何尝不知道这些。可对雷杰斯来说,阿诺和迪曼便只是家族武士,在必要时为主人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但他始终不是在这古老家族里出生,无法和雷杰斯持同一想法。

    对艾伦而言,那是一个针对他的杀局。阿诺和迪曼则是无辜被牵扯了进来,他们会死,仅因他们和自己同行。所以对艾伦来说,他感觉是自己间接害死了两名战士。

    “雷杰斯少爷说得对。”巴尼的声音在后头响起:“艾伦少爷,关于阿诺和迪曼,你其实不用太介怀。”

    艾伦转过身,问:“你把铭牌送还给家属了吗”

    巴尼露出苦涩的笑容:“刚要送去呢。”

    “那么,带上我吧。”

    和其它家族护卫一般,阿诺和迪曼的家庭也在莱温小镇上。巴尼带着艾伦造访了两个家庭,整个过程,艾伦都默默地看在眼中。阿诺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其中最小一个男孩只有两岁,还被母亲抱在怀中。当那位母亲接过阿诺的铭牌时,哭得泣不成声。

    至于迪曼,则还没有成家。家里只有一个年迈的母亲,在收到迪曼铭牌的时候,老人没有哭泣,只是黯然一叹。

    对于贝思柯德而言,或许只是少了两个稍微厉害些的护卫,但从家族护卫庞大的数量来看,死了两个人其实是无关紧要的一件事。然而对两个家庭来说,他们却是再也看不到至亲的身影,以后只能从相片或回忆中缅怀他们。

    而这仅是一次地表任务中牺牲的护卫,纵观贝思柯德的家族历史,为这个家族而牺牲的护卫又该有多少艾伦想那大概会是一个让人窒息的数字,在乌加勒古堡的地基下,埋葬的是否累累白骨。而征战外域,又有多少牺牲的战士无法魂归故里

    归途中,艾伦默然无语。当再次看到乌加勒古堡的时候,他对于家族又有一个全新的概念。

    “少爷,你没事吧”巴尼有些担心地看着艾伦,他看上去和其它家族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少爷实在区别太大。至少,尼克就没见过哪一个少爷会亲自把战死护卫的铭牌送还其家庭。但不得不说,这个少爷的做法赢得他的尊敬,何况他一路上眼神流露出来的情感并非做作,而是发于真心。

    艾伦摇了摇头,深深吸气:“我没事,谢谢你让我参与了今天的这些事情。这些事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至少让我明白,今后的每个命令,每个行动,我应该背负什么样的责任。”

    “至于阿诺和迪曼,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们是战士,即使要死,战场才是他们的归宿,而不是莫明其妙地死在冷枪下。”艾伦抬起头,仰望着巍巍古堡:“我知道自己现在能力有限,无法做出什么回应。但不管时间过去多久,我都会给他们一个答案。那个背后指使这一切的人,终有一天,他必须血债血偿”

    巴尼身体轻轻一震,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还略显单薄的背影,他却犹如看到另一个霍恩。当年霍恩能够远征约顿,留下不世功名,将贝思柯德一举推向巅峰。能够做到这些,霍恩和他手下的十三秘密武士自然居功至伟。但其中关键,还在于霍恩的御下之道。

    他并不像其它家族族长般,把家族武士仅看成消耗品,甚至只是一些数字。霍恩视每一名武士为战友、伙伴,和十三位秘密武士更是亲如密友。正是有了这些紧密的联系,才能让当时霍恩的家族军队发挥超乎寻常的战力,在约顿星域那片混乱战场中插上贝思柯德的狮鹰兽战旗

    对于像巴尼这样的家族武士而言,士为知己者死,虽死无憾。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