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1、初遇元婴期室友

1、初遇元婴期室友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那ri血魔宗长老血千杀掳走无数百姓于黑雾山脉,yu血祭七七四十九天炼制万鬼齐哭千煞招魂幡。老夫游历四方时恰闻此事,断然出手,和那魔头战的是天昏地暗ri月无光。后来那厮眼看不敌,竟不惜打碎自己元婴施展魔门秘术降神位阶大法,甘愿自降境界来换取冥冥中无上真魔的法力加持。关键时刻,老夫停滞多年的青鸾剑诀竟瞬间突破至第七层,随即一招凤舞鸾情趁其秘术尚未完成就将其击杀,为正道苍生除了一害”学校的食堂窗口前的长队中,一个身穿阿迪王限量绝版炫酷t恤的高个男生口沫纷飞激动的讲述道。

    “韩道长修为盖世,法力通玄,实乃天下正道与黎民之幸。”我看着他激动的面容,礼貌的恭维一句。

    “那当然老夫为民除害,匡扶正道,冥冥中上苍自会加持气运。话说这青鸾剑诀不光在我青鸾谷,放至整个大顺朝三千宗门里面也是一dǐng一的修真功法。老夫与小友你甚有因缘,小友若现若肯拜师门下,老夫必会将这青鸾剑 诀倾囊相授”

    高个男生又开始劝诱我拜他为师了。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我老样子回答道:“道长心意在下心领了。但无奈小生尚未看破这红尘世间,心有所恋,怕是难以清新寡yu一心向道。”

    高个男生叹了口气:“这也不怪小友。大道渺茫,老夫虽为元婴期修士为宗门倚重纵横一方,但离成道依然遥遥无期。但红尘一场,本就虚幻。天下之大,唯道是真。难道小友就甘于一辈子堕于凡尘、与大道无缘吗”

    我看了看四周shè来的越来越多的奇怪视线,果断的打断了话题:“韩纵仙,你昨天又看了一晚的仙侠小说吧。”

    “是啊。看来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也多少知道些我们修真界的事情,不过大多写的有些离谱,杜撰之事太多。”

    “所以啊,请你分清楚小说和现实吧,别老把自己当什么元婴期修士了,也别老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孩子,中二也要有个底线啊。”我语重心长的开导他。

    韩纵仙怒哼一声:“老夫贵为青鸾谷长老,一言九鼎,岂会骗尔等凡俗更何况老夫还对你发过心魔大誓,你还要老夫怎么样老夫看你有修仙资质,yu提点你一二,这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缘分,你居然”

    这时候,我终于排到了买饭窗口,果断的无视后面喋喋不休的某人,点了一素两荤三两饭。韩纵仙也在食物面前放弃争吵,只点了一个素菜二两米饭。按他以前的说法,他身为元婴期修士本来早已辟谷多年,现在法力大损才不得不吃这些“满是凡俗气息的食物”。

    不过刚刚幸福的咬了一口我们食堂招牌的百年秘传传男不传女有口皆碑香嫩多汁爽滑可口的炸猪排,就听见背后两个女生自以为小声的议论:

    “诶,你看你看,那就是我们学院有名的一对好机油欸”

    “哇,真的吗听说他们开学第一天就在寝室里这个那个,被辅导员撞见了”

    “现在的基友好开放哦不过那个高个子男生蛮帅的,还有点肌肉,一定是攻吧。”

    “嗯。那个矮个子人蛮清秀的,皮肤比我们还好,真是天然的小受”

    我听的是额头筋直跳,真想把饭盘子扣在她们头上。不过良好的教养让我忍住了。

    事情要从3天前说起。

    经历过了高考并在家度过了一个轻松暑假的我,兴奋的拎着一堆行李来到了1000公里外的中京市工程大学,忙乎了好一阵把入学的相关手续全办好,领好钥匙来到了寝室中。

    寝室里已经来了一个人,高高的个子,大概有1米8出头吧,身子偏瘦但蛮结实的,露在短袖外的半截胳膊上肌肉线条明显,估计经常运动吧,脸上线条像是刀削斧凿出来一般,棱角分明,配上有些清澈锋利的眼神,倒是枚典型的帅哥。话说由于我一直身材矮小单薄,所以多少有些羡慕这类阳光型帅哥。我主动和他打招呼:“你好,我叫吴道安,来自上京。”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高个男子直接道出我名字的出处,让我有些惊讶和敬佩。随后,他行个抱拳礼道:“老夫我叫韩纵仙,中京本地人,幸会道友。”

    总之,韩纵仙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有些文绉绉的帅哥。但随后,突然他像是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一双眼睛狠狠盯着我,把我从上到下看了好几遍。“我身上沾了什么吗”我奇怪的问。

    韩纵仙没有回答我,而是直接走过来,一双大手抓住我的胳膊,像是摊位上挑橙子一样仔细的捏了捏,然后开始继续绕道后面摸我的后背。我当时怒了,一把推开他:“你干什么”结果由于我力气太小而他又身体高大结实,反而是我被反作用力推倒在地上。韩纵仙见我倒地,不但没扶我,反而扑到我身上掀开我的t恤摸我的肚子

    就在这一块,寝室门被从外面推开了,辅导员、班主任和我的另一个室友,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地板上面sècháo红挣扎时累的t恤被掀开的我,和压在我身上双眼直发绿光还在继续“抚摸”的韩纵仙。

    本来辅导员这次来,是挨个寝室提醒新生,不要被那些假装学姐学长打着勤工俭学名义推销东西给骗了。这些“学长学姐”下手都很快,新生刚到大学防范意识又差,往往等班会在说这些事情时,已经有不少学生掏过了钱。所以这届辅导员和班主任开学第一天就拜访各个寝室进行说明,省着在有同学上当。不过当他们看到了刚才一幕后,登门的目的就变了。

    “同学们,大学是树立正确人生观价值观的重要时期”辅
古怪的微笑全文阅读
导员开始认真的开导我们。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倒是韩纵仙一幅老子最大你爱咋咋样的样子,居然在那边看手机。辅导员当然怒了:“韩纵仙你知不知道尊重老师”韩纵仙冷哼一声:“区区凡人,也敢对老夫指手画脚。要是老夫一身修为还在,定会罚你们在盥洗房干10年杂役。”辅导员哪见过这么蛮横的学生,当即要记他大过。班主任后来又劝了劝,此事才不了了之。不过我从这之后逐渐确定,韩某是个中二病的晚期患者。不过更让我头疼的,是我和他之间的基情已经在学院、尤其是女生的口中、广为流传,还传的越来越离谱。

    时间回到现在。我身后一桌的2女还在孜孜不倦兴趣盎然的议论我和韩的事迹。

    “听说当时辅导员训斥他们时,那个攻根本不在意,还说他们已经相恋了10年呢”

    “哇真勇敢欸。不过那个攻长得那么帅,搞基可惜了。”

    “这有什么越是帅哥搞基才越好看啊。”

    “嗯嗯。对了,你说那个受得菊花是不是已经”

    “八成是吧”

    我在也听不下去了。冲韩吼道:“都怪你我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都被你给毁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找女朋友啊还我梦想中的后.宫啊魂淡”

    韩纵仙还是一副管我鸟事的表情:“这群凡人,连一个简单的摸骨断资质都不明白。何况吾辈修仙者,一心向道,只为成仙,世俗礼法不加于身。待你修为有成,你每一句话都是规矩、是礼法。至于后.宫魔道修士有个几千小妾再正常不过。就算吾老夫身为正道宗门的长老,不修那魔道采yin补阳的邪术,身边也有几个金丹期的女修士时时侍奉。只要你拜老夫为师”

    我连忙做个国际通行stop手势。这家伙三句话不离本行,总是让我拜师,不知是何居心。大概是一个人中二无聊,一定要拉上一个

    吃完午饭,回寝室待一会,然后又和韩纵仙一起去上下午的课。一路上,韩又一口一个“老夫”怎么怎么样,我则无jing打采的听着,不时的发出“哦”“嗯”“啊”之类的感叹词,表示我在听。话说我为什么要和韩纵仙一起上课下课理由也很简单,人总是需要个伴的。一个人上课下课吃饭,多孤单啊。更主要是开学的基情事件过去后,班里的男生对我总有些避犹不及,同寝室的其他两个室友也报成小团体,不怎么和我和韩说话交流。我再推开韩纵仙的话,就真的在大学里成了孤家寡人了,我可不想这样。韩虽然中二晚期,但好歹算是半个正常人吧,长得也不赖,和他在一起总不亏吧。至于那些谣言,我坚信过段时间自然就消声灭迹了。

    课堂上,我无聊的趴在桌上手机摇着微信,期待能得到热情学姐的回应。韩依然在用手机看着各类仙侠小说。话说他真是个狂热的书迷,所有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和我聊天就是看小说。这时候,课堂上的老师似乎发现下面的同学有些jing神欠缺,决定来次愉快的互动。他在黑板上写一道题,用诱惑的声音说道:“有同学能回答上这道题目吗我会在期中考试时给他加5分。”虽然奖励诱人,但台下半天无人相应。老师无奈的打开点名簿,叫了几个人,大都表情一脸无辜加茫然,就像是第一次听说公鸡能下蛋一般。我内心有点小紧张,被点到名又回答不上总是有点尴尬吧。幸好,老师接下来点了韩纵仙的名。只见韩纵仙面无表情的走到黑板前,干净利落的几个步骤给出题目答案,然后转身下去,深藏功与名。老师也震惊无比,没想到这个成天上课看手机的同学居然干净利落的解开这个不算简单的题目,赶忙夸赞几句。

    我也纳闷了。开学后我基本上所有时间都和他在一起。他除了拿到课本的当天每本书都翻一遍之外,再就没看过课本,每天除了手机看小说还是手机看小说。我突然灵机一动,小声问他:“喂,你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过目不忘”

    结果韩纵仙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那当然金丹期的修士就可以对读过的功法过目不忘了,何况老夫元婴期的修为”

    我忽略了他后半段的话,兴奋的说道:“原来你是神童啊,真没看出来你以后考试都做我旁边吧,完了我请你吃饭。”

    结果他很雷的回我一句:“老夫为什么要参加考试”

    我愣了好半天,反问道:“你不想毕业了吗”

    “毕业有什么用能增加老夫的修为吗能帮老夫返回原位面吗”韩的思维方式保持着中二病晚期的症状。

    我放弃了和他的争论。你和他探讨什么,他都会扯到修仙上。算起来这几天他跟我讲了好多次,说什么他是来自某个修真位面的元婴期修士,为一派长老,门人弟子数以万计。因为和几个其他门派的修士争夺一个宝物,肉身被其他人打成烂泥,元婴也被重伤,危机时刻只能逃入空间裂缝中,然后一路折腾来到了地球上,夺舍了一个重病的躯体。这个躯体原主人的名字呢,就叫做韩纵仙。

    这么老套的小说情节,你敢信欺负我不懂科学啊,穿越这种事怎么可能现实中发生。每隔几年都会有某人声称自己从过去或是未来穿越到了现在,但最终都证实是谎言。至于从其他位面穿越过来呵呵,平行宇宙是否存在还是未知数呢。我的人生轨迹一向非常平稳,我可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之事。

    下课了,我垂头丧气的和韩一起去吃饭。摇了一天手机,也加了几个女xing好友,但没一个靠谱,聊着聊着就聊不下去了,约炮更别提了。想想贴吧各种微信钓到几分木耳,怎么我就没这种好运呢好不容易离开家乡,远离父母的监督,我是巴不得立刻就告别处男身的,也好向我几个高中的狐朋狗友好好炫耀一下。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