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4、传说中的魅惑术

4、传说中的魅惑术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10月7号,下午2点半,周一飞和王轩回到了寝室。他们十一和另外两个同班同学去了南方的几个有名的景点逛了一圈,看风景的同时也深深震撼于祖国人民的旅游热情,不管是火车还是汽车上还是景点里都挤满了人,甚至有两天他们找不到住处,只能找网吧开个通宵睡几小时。这次终于回到了学校,赫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周一飞先打开寝室门,发现韩纵仙和另一个陌生的学生在里面。韩纵仙十一回家新买了个笔记本带了过来,此刻正上网不知看些什么。另一个陌生的学生坐在吴道安的座椅上,头戴鸭舌帽,脸上居然挂着大号墨镜和口罩,好像是脸上长了什么东西不能见人一般。周一飞客气的把些旅游带回来的特产放韩纵仙桌上,韩低声道谢。然后周一飞,犹豫了一下,来到坐在吴道安椅子上的陌生同学面前,问道:“你是韩纵仙的朋友吗”

    然后这个陌生同学转头答道:“我就是吴道安啊呵呵,玩了一圈回来忘记我样子了”

    周一飞愣了一下,这声音的确中xing偏低,的确是吴道安的声音。可仔细一看,眼前人儿明显比吴道安缩水了一小圈,皮肤也白皙了好多。一个人再怎样也不能变化这么大,周一飞感觉自己的常识受到了挑战,说道:“同学你别开玩笑了,你是吴道安我还是大木老师呢。”周轩也凑过来说道:“就是。你是吴道安我还是山形老师呢”

    我叹了口气。果然瞒不过他们。话说只有智商为负数的人才会相信我是吴道安吧看来,只好用韩纵仙教过我的那招了。我利索的摘下墨镜、口罩和墨镜,镇静的看向周一飞:“我真是吴道安,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忘了吗”

    周一飞和王轩一起呆住了。

    好漂亮的女孩啊眼前的这张脸庞,似乎只能用完美来形容。漫画里般标准的瓜子脸,白皙粉嫩的皮肤上毛孔几不可见,比例恰到好处的五官,特别是黑白分明的减水双眸似夏ri里的一汪清泉般让人不由得沉浸于其中难以自拔。刚好盖过细长脖颈的秀发上飘扬着青chun的气息。虽然是一身男式宽大的长衣长袖,但依然难掩眼前可人儿的苗条身材。因衣服过于宽大,纤巧的锁骨露出在领口外,同时勾引着他们的视线止不住的想往锁骨更下方的位置探幽。

    我看着眼前两个室友一脸的痴呆样,有点明白自己现在容貌的杀伤力了。我按照韩纵仙之前教我的方法运转真气,同时用柔弱的语气说道:“我真的是吴道安啦,之前暑假玩的太疯才把皮肤晒黑的,现在不过是还原了。不信你看。”我拿出学生证,上面的照片赫然是我现在的样子。这是我上午去拍证件照的地方拍好后换上的。

    周一飞和王轩仔细看了下学生证,突然王轩的眼睛停在了“xing别”一栏,惊呼一声:“你是男生”周一飞的面部表情一时见有点复杂扭曲。

    我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当然了我虽然长得有点中xing,但可是24k纯爷们哦。况且男生寝室怎么可能住女生嘛。”

    虽然感觉不太对劲,但周一飞和王轩看着我那清澈透底的双眸,居然提不起什么怀疑的念头,反而感觉眼前的人的确和印象中吴道安有点像,大概是十一去整容了不管怎么想,他们居然鬼使神差认同了我的身份。沉默一下,周一飞先开口了:“那个,吴道安,不好意思啊,你一个十一过去变化有点大,才一时没认出来。”

    “没关系啦,以前我和你们交流太少,彼此都不太了解,以后一定多交流哦”我说话的同时附赠一个灿烂的笑容,直接导致两人又当机了数秒,才缓过神,尴尬的扯些其他话题,然后收拾东西洗澡去了。

    待两人离开后,韩纵仙目含深意的看看我,说道:“看来小友的修仙天赋实乃上佳,第一次对凡人施展魅惑术就效果显著啊。”

    “什么魅惑术啊”我一脸茫然。

    “就是你刚才用的法术。许多修真门派的年轻女修士都会修行此术。此术利用女修士的容貌优势,降低周围异xing的心理防御力,并心生好感。在一些场合用会有很好的特效。比如一个女修士要问某个男修士买个法宝,施展魅惑术后往往可以用极低的价格购得。当然,此法只对同阶修士或凡人有效。”韩纵仙侃侃而谈。

    “擦,说白了就是sè诱啊,你居然让我一个男人去勾引室友”我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道。韩纵仙则还是一副万年乌龟事事不惊的样子,淡然道:“舍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方法继续留在学校”我一下子哑火了。唉,为了我平淡而zi you的大学生活能继续下去,直到我修为到了那个什么结丹期,可以施展那个能盖头换面的法术为止,出卖sè相就出卖吧。

    不过如今蒙过了室友,也算了了一个心事,我继续网游冲级。王轩和周一飞洗澡回来后各干各的事,但我总感觉到他们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我这边瞟。一眨眼,时间到了晚上9点,王轩和周一飞因为旅途疲劳早早上床休息。我因为担心明天上课的事情,也无心继续游戏,和高中哥们告别后下线关机,收拾收拾上床了,不过不是睡觉,而是按照韩纵仙之前教的修行之法运转真气。不过这种真气循环的感觉真是奇妙,就像是一个熟练的按摩师帮你揉捏全身一般,很是舒坦,2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我徐徐收功,通体舒泰,丹田处的白sè气团似乎也稍微大了一丁点。在这种惬意的感觉下,我陷入梦乡。

    早上7点半,我在闹钟声里起来。迷迷糊糊爬下床去,拿起脸盆毛巾去楼道尽头的公共盥洗室。结果一路上男生聚集而来的目光和各种诧异惊艳
嫂子合集笔趣阁
的表情,让我一下子想起了现在的处境。我苦笑一声,简单的洗簌后回到寝室,换上长衣长袖,戴上我的帽子墨镜口罩,背上书包,和3个室友一起去食堂吃早饭。

    说起来。这还是开学了第一次寝室4人一起结伴行动。说来都怪韩纵仙,让我开学第一天就被当成基佬,进而被同学敬而远之。不过经过昨天的事情,周一飞和王轩对我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说话客气无比,还处处照顾,比如买个早饭都让我去占座位,他们三个排队。

    吃早饭时,王轩奇怪的问:“那个,吴道安,你为什么要戴墨镜口罩啊多古怪啊。”

    “嗯,我怕我的样子太引人注目,影响了学习。”我一边说出勉强想出来的拙劣借口,一边摘下墨镜露出清幽深邃的双眸。魅惑术的要点之处就在于眼睛,真气通过眼睛给异xing浅度的心里催眠。果然,在我的魅惑术下,两个室友的智商成功的降到零以下,完全的认同了我的理由。王轩还加以补充:“是啊,我们小安这么漂亮,还不得被那群饥渴难耐的工科男给吃了啊。”言语间已经把现在的自己和原来的自己清晰的划分了界限。不过他一声“小安”真让我有点起鸡皮疙瘩。韩纵仙还是一副天塌下来有高个扛着关我鸟事的淡定姿态,悠闲的品尝食堂特sè早餐牛肉煎包。

    我在周围同学奇怪的目光下踏入教室。话说你要是路上遇到个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人,估计也会好奇的多打量几下。我挑个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子坐下后,韩纵仙果断坐我旁边,王轩和周一飞坐在我后方。在有些忐忑的心情中,上课铃想了,秃dǐng的副教授不急不慢的踏入教师,开始上课。

    这节课属于我们机械学院的专业课,班级容量30人,算是小班吧。更关键的是,这个秃dǐng的副教授是我们班级的班主任。如果说哪个老师对我最熟悉的话,绝对是班主任,毕竟在班会课上见过不少次了。

    上课前是惯例的点名。点到我名字是,我轻声答“到”。结果没想到班主任早就留意到劫匪打扮的我,冷声道:“这位同学,不要随便dǐng替别人签到。而且你也不是这个课的学生吧。”

    还好,周一飞主动帮我解围:“老师,他就是吴道安,他最近生病了,怕光怕污染的空气,所以才这幅打扮。”

    班主任一脸的不信:“这个吴道安,替人答到也就罢了,还想个这么离奇的借口。”

    王轩连忙站出来:“老师,他真的是吴道安,我们和他一个寝室,怎么可能认错”

    韩纵仙也开口声援:“是啊老师,他十一病了一场,瘦了好多,所以感觉和原先不太一样。”

    正所谓三人成虎,班主任本来只对我有个模糊的印象,此刻众口一词,他不由得有些犹豫。但他又仔细打量下我,还是感觉不对劲,说道:“你摘掉墨镜口罩让我看看。”

    我叹了口气,果然正常人是接受不了这么荒唐的解释,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班主任变成非正常人。我轻轻的摘下自己的劫匪三件套,一双清澈水亮的美目定定的看向班主任:“老师,我真的是吴道安,前几天染了风寒,病的很重,瘦了许多。”

    我说话间自然用上了魅惑术。果然,此术对男xing效果奇佳,班主任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柔弱可人的“女生”,还有那幽幽深潭般的眼眸,记忆中原来的吴道安样貌居然开始消退,逐渐替换成现在的模样。我此刻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学生证递过去,班主任看了下证件上的照片,嗯,的确是这张漂亮的脸。班主任终于相信了,尴尬的说几句好好休息之类的客套话,继续他的点名。

    我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发现四周不少男生都在直勾勾的看着我,敢情是刚才的魅惑术把好奇围观群众也给影响了。我赶忙再次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那些目光才悻悻的收回。

    之后的几节课,上课的老师基本上只管讲课,对于底下看手机的、小声交流副本心得的、谈情说爱的、奇装异服的学生没有去关注的兴趣。一天就这样平安的过去了。不过在食堂吃饭时,竟意外的听到了两个猥琐男在谈论我。

    猥琐男a:“幸好我今天早上没逃课,你个懒虫后悔去吧。”

    猥琐男b:“发生了什么”

    猥琐男a:“班上来了个超漂亮的妹子那脸蛋,那皮肤,特别是那勾人心魄的大眼睛,我现在还能回想起来。回去有的撸了。”

    猥琐男b:“撸撸撸,天天就知道撸,我们不是说好戒撸一百天、违者砍手吗”

    猥琐男a:“哼,那是你没看到她。否则”

    猥琐男b:“话说我们机械学院就那么几个妹子,我们早都摸清楚了,哪有什么能激发我们超高撸点的货sè啊。”

    猥琐男a:“这事我也奇怪了。好像是这个妹子平时都拿墨镜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所以才逃出了我的万花筒写轮眼吧。”

    猥琐男b:“说正经的,那个妹子叫什么、几班的”

    猥琐男a:“好像叫吴什么安,点名的时候开始没留意。下次上这课一定打听出来”

    我很是恶寒的听着这段对话,同一饭桌的其余3个室友也自然听的一清二楚,表情各异。韩纵仙先开口了:“小安啊,要是他们知道你是男生的话,不知会是什么表情。”一旁的周一飞接口道:“只要可爱,就算是男生又有什么关系。”王轩居然赞同的点点头。但周一飞马上发觉话有不妥,连忙补充:“开玩笑的啦。”我当场只觉得菊花一紧,深感自己在寝室得好好保护自己,别在告别处男前先失去贞cāo了。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