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8、脱离单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水月涵爬下床,去卫生间简单的洗簌一翻,换上常服出来。我也进去洗簌一番,换上我平ri那套长衣长裤、戴上我的墨镜口罩鸭舌帽走出来。这个过程中寝室里的其他三个女生都睡的和死猪一般。毕竟,大学里6点半前起床的学生非常稀少。

    水月涵拎着一个不知装着什么的大袋子,示意我跟着她走。我们一路下楼,守在楼门口的还是昨天那个宿管阿姨。水月涵主动过去和她解释:“阿姨,不好意思,昨天表妹滞留的太久了,她学校都关门了,只好在我那儿睡一宿。”阿姨似乎对水月涵很有好感,只是说些“下不为例”之类不咸不淡的话,就放我们离开了。

    此时的校园里学生稀少,大都是晨跑或晨读之辈。水月涵领着我一路来到了白鸽草坪的长椅上。白鸽草坪位处学校西北角,紧挨着一条小河,时常有白鸽停留其上,景sè怡人,是学校里有名的幽会胜地。只不过现在还太早,没什么人来。我们做在长椅上,水月涵先拿掉我的帽子,再取下我脸上的墨 镜的口罩,彼此目光交汇,开口道:“我答应你。”

    我稍愣一下,继而欣喜不胜,激动的抓住她的柔荑:“太好了我吴道安在此对天发誓,一身一世对你永不变心”

    水月涵叹了口气:“我仔细的回想一遍。从第一次你跌倒在我身上时起,我就对你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每次看到你这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蛋,总会忍不住心跳加速。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昨晚让你嗯这个那个的其实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男生应该是那种高大英俊类型的。谁知道,最后竟喜欢上一个比我自己还漂亮的男孩子。”

    “现在中xing男生也挺受欢迎的说。”我弱弱的给自己脸上抹金。

    水月涵仔细的打量我一遍,脸上浮现出很有深意的笑容:“其实这样子也好,我一直以来的麻烦也迎刃而解了。”

    “什么麻烦啊。”我又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其实呢,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水月涵的一句话雷的我不轻。

    “大小姐,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未婚夫,况且你才多大啊。”

    水月涵幽幽的看着我,缓缓解释道:“其实我的爷爷,就是水润集团的董事长。”

    嗯,水润集团,做矿泉水和饮料的,在国内的这个行业可以排进前三吧。我以前口渴时还经常买水润牌矿泉水呢。不过没想到她的家世这么富有,正宗的白富美啊。

    “难道你的家族为了某种利益而决定把你许配给一个你不喜欢的男人”我按照经典的偶像剧剧情猜测。

    水月涵居然点了点头。这么恶俗的的情节居然还真的发生在我的身边。

    我好奇的问:“那你的未婚夫是谁啊他们家很厉害”

    水月涵迟疑下,道:“他是官宦子弟,家族权势极大,我的父母和爷爷都希望能靠上这课大树。但我很讨厌他,他太自私、猖狂、自以为事,骨子里都散发着被权势所熏臭的气息。但我没有拒绝的权力,我一毕业就得嫁给他。”

    她一直没提那个人的名字,但从她的面部表情看,她确实极其讨厌那个未婚夫。我也有些愤懑,替她打抱不平:“哪有这样的父母啊,不替子女幸福着想。”

    水月涵却叹口气:“其实,父母也有他们的难处。在这个国家做生意,要是不找个过硬的靠山,真的很可能有一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但我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去年我刚进大学,就有许多男生追求我,其中也有不少符合我心目中白马王子标准的,我也一度和一个优秀的男生走的很近。但很快,这个男生突然凭空消失了两天。再回来后,他就处处避开我,甚至都不敢看我一眼。从那时起我就明白了,我大学里是不可能和一个男生谈恋爱了。”

    我听完这番话心头一凉:“这么说来,我们无法在一起吗”

    水月涵看着我紧张又失落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我
极品桃花运sodu
不能和男生谈恋爱,但可以和女生啊”

    我很快明白她的意思了,连连摆手:“不行的,我不会再穿女装了。”

    “真不穿”

    “绝对不穿”

    我们双目互不相让的瞪了一会儿,水月涵突然头一扭,小嘴一翘,非常委屈的看着我:“人家的第一次都交给你了,你却这样对人家,你你还是个男人吗”

    我最受不了美女撒娇卖萌装可怜了。况且我也希望和她继续在一起,能交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哪个男生不愿意呀。但听他描述,我要继续男装和她交往的话,很可能会很快被消失。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事情吧。我左思右想,别无他法,只得咬咬牙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爱情,我愿意一时牺牲男生的尊严。”

    水月涵展颜一笑:“我就知道老公对我最好了。”听着一声甜美的“老公”,我只觉骨头都酥了。随即水月涵把随身携带的大号购物包递给我:“呐,这里面是我平时穿的一些衣服,每次幽会前你就换上吧。我们身高体型差不多,也省着你单独去买女装了。”我苦笑的接过大包。她又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过来:“你住在男生寝室楼,换装肯定不太方便。这是学生会一个小仓房的钥匙,那里平ri没人会去。对了,里面还有面很大的落地镜,你可以借着镜子好好的打扮下自己呢。”我接过钥匙,问道:“你还参加了学生会啊。”

    “是啊,本小姐可刚刚在上周的学生会选举中当上了文艺部部长呢。”水月涵一脸的自豪。

    说起来,水月涵这样家世优秀人又漂亮贤淑的女生要是在大学里过于低调反而古怪呢。相比起她,我还真是个废渣死宅。不过一想到这么优秀的女生都被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也不由得豪情万丈,看着她sè泽诱人的樱唇坏坏的说:“我刚刚为了你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你也是不是该表示一下呀。”“怎么表示呀”“啵一个呗。”“流氓”水月涵一脸羞涩的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晨光中,我们彼此间的距离渐渐缩短,四片花蕊般的唇瓣相互碰触,很快两条滑腻的香舌也纠缠在了一起

    话说这一切并非没人看见。在和对岸的凉亭里就有一个矮小的男生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是贫困山区考上来的,学习刻苦,每天都会6点多来到白鸽草坪河对岸的凉亭里学习。因为中间隔着些稀松的茶树,我们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却看到了我们。他非常惊艳的看着河对岸草坪长椅上的两个女生在那里亲密的说着什么,口中不由得啧啧感叹:“好漂亮啊长头发的温婉秀丽,短头发的靓丽可爱。只要二者得其一,我此生足矣”然后他看着看着,发现对面的两个美女竟然抱在一起热吻了,顿时大跌眼镜,一阵悲呼:“苍天啊,你居然让这么两个极品美女玩百合,你还给不给我们这群男生一条活路了”悲愤之下,无心看书,收拾收拾去课堂了。

    当然,这个男生只是故事里的一个龙套,没人关心他。我和水月涵依依不舍的惜别后,戴上我的墨镜口罩鸭舌帽,回到我的寝室。说起来,我这么一副怪异的打扮,我们楼的宿管员居然没有一次叫住我,主要是我们这个楼的宿管是个糊里糊涂的老头子,身世比较可怜,三年前妻子病故,唯一的儿子则在两年前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自那以后他就有些jing神恍惚,学校方面也很同情他,让他继续当宿管,也算是种颐养天年吧。这个老头子呢,也基本上不怎么管事,我们楼也居然没发生过什么重大的盗窃事故,所以他的宿管一直当到今天。

    我回到寝室,收拾书包准备去上课。韩纵仙正坐在电脑前,看我回来了,眼前一亮,把我拉到阳台上低声问道:“双修的感觉如何”

    “爽。”我简单扼要的一个字概括。

    “嗯,不错,一天之内就进阶到筑基中期。对了,双修之事,也非多多益善,一周1到2次为佳,多则真气外泄,过犹不及。”韩告诫一番后,也拿好书包和我一起上课去。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