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0、见过大舅哥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眨眼间,到了周五,我们约定晚上7点在校门口见面,水月涵的那个表哥会把车开过来。想起马上要开始的蜀山之行,我内心也充满期待,毕竟我从小也听过不少关于蜀山的传说。什么倒悬的山峰啊、御剑飞行来去无踪的剑仙啊,谁不想亲眼看见呢。不过这天中午倒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话说我吃完午饭回到寝室正逛着贴吧,看着一群小学生就鳄鱼后期打团能否追着adc砍的问题争论的热火朝天不累不休,内心顿时升起一股优越感。韩纵仙不在寝室,大概去了图书馆。另两个龙套室友周一飞和王轩则看了看我,互相使个眼sè。然后,周一飞来到我身后清清嗓子,严肃的说:“小安,我们有话跟你说。”

    “说吧。”我干脆的合上笔记本,站起来仰脖看着他们。

    周一飞犹豫了一下,道:“小安,能不能把你脸上的墨镜什么的摘掉啊”

    我爽快的把墨镜口罩帽子摘下,露出无暇的面容。

    看着我微翘的樱 唇和清泉般干净明澈的大眼睛,两个室友不由得失神片刻。王轩轻咳一下,说道:“小安,那个校庆晚会上的小仙女,就是你吧。”

    我倒是不知道他们也去看了校庆晚会,不过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干脆的点头承认。“我的一位学姐在学生会文艺部。我被她硬拉过去充数的。”

    “那那个,你知道那个”王轩说话断断续续的,似乎很犹豫。还是周一飞爽快的接口说完:“小安,我们研究很久,觉得你可能是女xing假两xing畸形症。”

    “什么东西”我一头雾水。

    “就是说,你其实是个女生,但只是那个地方长得像小罢了。”

    我巨汗,反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

    这回王轩接口道:“其实,那天的校庆晚会后,我们满脑子里都是你在花瓣纷飞中翩翩起舞的身影。说实话,我们我们喜欢上你了”

    我顿觉菊花一紧,后撤两步,惊慌的看着他们。难道说,我吴某人就要在今时今刻菊花失守吗王轩看着我小鹿一般慌张躲闪的目光,顿觉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连忙解释:“那个,小安,我们不会做什么的。但你知道,那时候我们以为你是男生,喜欢上一个男生的事让我们苦恼了好几天。但我们慢慢的发现,你可能不是个男生。男生怎么可能有这么清纯漂亮的脸蛋怎么可能有那么好闻的体香怎么可能有那么安静的睡脸怎么可能柜子里放着那么多女装”

    他每说一句我就不由得退后一步,最后都半坐在了书桌上。哦买糕的,我的室友是偷窥狂啊,居然趁我不在看我衣柜。王轩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轻咳一声,道:“总之,我们查了些相关资料,知道了有一种女xing假两xing畸形症,患者会有嗯小,但那个其实不是的,是那个呃,总之,小安,你去医院检查下吧,尽快恢复女儿身。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继续是朋友。”

    我的蛋蛋开始一阵阵的忧伤,忧伤到伤那种。我是不是该脱下裤子当场撸他们一脸来证明哥的纯爷们身份不过这样太粗俗了,有辱斯文。不过转念一想,他们要是知道我的纯爷们身份,那岂不是会堕入对自己基佬身份恐惧的漩涡中而且,若他们确认了我是男生,那我在他们心中绝对是个女装癖,进而被他们讨厌、憎恶,一个寝室里这样多尴尬呀。

    我眼珠转了转,拿定注意,默默的低下头,黯然道:“其实,高考体检的时候,医生就发现了我是女xing假两xing畸形。”看着两个室友一副“果然如此不出所料”的眼神,我继续补充:“那之后,我被全班同学当成了怪物。我在班级同学嫌弃鄙夷的目光中度过高中的最后三个月,并报考了千里之外的中京工大。父母一直希望我去做手术,以女孩子的身份入学。但我怕,我怕别人知道我的18年男生生涯后会再次把我当作怪物,我不想自己的四年大学像高中最后的三个月那样”我说话时真气在嗓间流转,发出天籁般清脆悦耳的嗓音。言语中也极尽幽怨,简直是闻者惊心听者落泪。至少我面前的两人眼圈已经泛红了。

    “那你柜子里的女装,是你父母寄给你的、希望你能早ri认同自己的女生身份吧”王轩主动的帮我圆谎了。

    “嗯。但是,现在的我还是接受不了作为一个女生生活下去。你们,能帮我保密吗”

    王轩和周一飞看着我泛着泪花楚楚可怜的眼神,哪里说的出一个“不”字。周一飞郑重说道:“小安,你放心,在你下定决心做一个女孩子前,我们绝对守口如瓶。如有违背,就如”他顺手拿起个圆珠笔用力一折。但这圆珠笔很不配合的只是弯了弯,没断。就算他使出吃nǎi的力气,这个圆珠笔也只是弯成月牙形,可就是没折断。我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样子,“扑哧”一笑,轻轻掰开他的爪子,把质量过硬的圆珠笔放回原位,笑嘻嘻道:“好了,我知道了,以后大家还是像以前那样相处吧。”

    “嘿嘿,一定一定。”

    有时候一件不经意的小事,经过时间的发酵终会变成不得了的大事。可谁又能预料的到呢

    晚上7点,我、韩纵仙、水月涵、柳亭玉一起来到校门口。我穿着慢跑鞋、加厚牛仔裤、长袖衫和一件黑sè运动外套,背着书包,里面装着些换洗衣物和旅行用品。韩纵仙的装扮和我差不多,也是背着个大书包。我也没戴墨镜之类的遮挡物,反正这三个人都知道我的样子。两个女生带的东西就多了,每人一个手提箱不够还外加一个大号旅行包,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把寝室里的家底儿都拿过来了。当然,拎包的任务就交给我和韩纵仙了。水月涵的旅行包沉的厉害,我怀疑里面塞了一半的石头。不过我现在可是筑基中期修士,别说这个旅行包,就算百斤重石也可单手轻松举起。

    一亮银灰sè的“别摸我x7”招摇的停在校门边,一个一身西装颇为英俊的年轻男子正坐在驾驶位上,探出车窗往校门那
嫂子合集帖吧
里打量。见到水月涵,挥了挥手。

    “小涵涵,你老哥可是把我最喜欢的座驾借给你了,你要怎么报答呀”年轻男子打开车门出来,一边把水月涵的手提箱接过来一边说道。

    “嘻嘻,老哥一向最疼我了,我以后在叔叔面前一定多表扬表扬你”两个人熟练的聊两句。然后年轻男子又转向柳亭玉,接过她手上的手提箱,笑着说道:“一段时间没见,小玉姑娘出落的愈发标致了。”

    “要你管呀你对我有什么企图呀”柳亭玉继续发挥她的毒舌风格。

    然后年轻男子才注意到从后面走过来的我,只觉眼前一亮:好标志的女孩自然垂落的茶sè短发,标准的瓜子脸,微张的薄薄的樱唇下是一点银牙,弯弯柳眉下的大眼睛里仿佛凝聚了天上所有的星光,璀璨绚丽。虽然穿着明显过度宽大的男装,但这只会衬出眼前女孩与那些庸脂俗粉的不同,灼若芙蕖之出渌波。以他情场老手阅女无数的经历,此刻也不觉有些恍惚。他很快回过神来,走上前接过我手上的手提包。感觉到这个手提包重量不轻后,他皱着眉看着我一旁的韩纵仙道:“你这人,长得这么壮,怎么让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提这么重的箱子”

    此话一出,现场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我这才想起来,其实我和水月涵的真实关系只有韩纵仙和柳亭玉知道。在其他人看来,我和水月涵只是关系很好的闺蜜罢了。我也不想做些让水月涵为难的事,就在外人面前装女生装到底吧。我瞪了一眼韩纵仙:“哼,听见没,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还特意运转真气发出了清脆的天籁之音。韩纵仙愣了一下,苦笑道:“这次是我不对。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这位表哥见韩纵仙认了错,也不再理他,身子转向水月涵问道:“小涵涵,这位小美女是你的好朋友吗以前没见到过呢。”

    水月涵看到刚才表哥的表现,心里明白个七七八八,笑嘻嘻道:“是呀,她是我们文艺部新招的干事,漂亮吧”

    “确实漂亮,像是画中走出的仙子。”这位表哥实话实说。

    “怎么,表哥,你是不是想追我们的仙子呀”

    “哪有哪有。”他当然不能直接承认。

    水月涵眼珠一转,贱笑道:“表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的小仙子其实还待字闺中。你要是哄好我,我就在她耳边给你美言几句。”

    “表妹别开玩笑了。你看,小仙子都害羞了。”

    害羞你妹啊,哥脸红是被这丫头给气的,居然这么对她老公。待我逮到机会,饶不了她。不过仔细一想,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我未来的大舅哥啊,第一次见面怎么也得留个好印象吧。于是,我扬起羞红的小脸蛋,冲他甜甜一笑:“你就是水姐姐经常提到的表哥呀,比她讲的还帅呢。”

    这位表哥看着我爬满红晕又面含笑意的俏脸,和清脆悦耳娇憨柔媚的声音,顿觉骨头一软,难得的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那个,呵呵,很高兴见到你。嗯,以后有空来我们家玩哈,我嗯我经常在家的。”

    “表哥,你不是经常出差、很少回家住吗”水月涵在一旁很不给他表哥面子。

    “那个,有忙有闲嘛,呵呵,最近刚好比较闲。”

    “是遇到我们的小仙子才闲的吧”

    “表妹你就是喜欢开玩笑”

    我看着这表哥yu盖弥彰的样子,不由得莞尔一笑,看的他又是一阵心旌摇动。只可惜行李很快就放置好了,他也没什么理由待下去了。在叮嘱了“路上小心“之类的话,依依不舍的看了我几眼后,他叫辆出租车回公司了。

    这位表哥走远后,柳亭玉没好气的瞪我一眼:“有女朋友了还去勾引别的男人,真不要脸”

    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呢水月涵又劝解两句,然后我们商量下座位问题。讨论下来,由韩纵仙先开车,他累了换水月涵。然后又是谁挨着水月涵坐的问题。我希望柳亭玉做副驾驶位,我和水月涵做后排。柳亭玉则想把我赶到副驾驶位,她和水月涵做后排。最终结果,是水月涵做后排正中,我在她左侧,柳亭玉在她右侧。还好我们都很瘦,三个人坐后排丝毫不感觉挤。

    车刚刚上路,柳亭玉开始继续挖苦我:“居然在月涵表哥面前卖萌装嫩,真不害臊。我猜啊,那水皓来现在心里一定正盘算着,怎么通过表妹结识你。”

    我不客气的反击:“这至少说明我比你漂亮,你也去勾引他试试呀,看他理不理你。”

    柳亭玉大怒:“漂亮又怎样,我要是男人才不找你这样的洗衣板呢”

    “切,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夹在中间的水月涵头疼的做个国际通用停止手势:“好了,别吵了。你们一个是我的男朋友,一个是我的好闺蜜,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柳亭玉冷哼一声:“什么男朋友呀,这么漂亮又爱勾引人,迟早有一天被哪个帅哥拐跑了。”

    “哪像你,xing格这么差,人又粗俗,天底下没有哪个帅哥愿意拐走你。”

    “你们别吵了”

    韩纵仙淡定的开着车,对我们间的对话充耳不闻。由于他是第一次开车,虽然此前看过些相关教学视频,背过了交规,但刚上手肯定生疏。还好市区里车多,开不快,他开的也算平稳,两个女生也没发现什么异样。然后,韩纵仙熟悉了驾驶后,车速一路飙升,水月涵不得不一再的提醒他降速降速。

    我和柳亭玉也慢慢吵累了,在水月涵的提议下决定看个电影。水月涵掏出ipad,我靠在她左肩,柳亭玉靠在她右肩,一起看部毫无撸点的ri剧。看了几集后,已经半夜12点了,两个女生都有点困了,她们把后排座椅放平,躺上去盖上毛毯准备睡觉。水月涵睡前提醒韩纵仙开累了换她开,然后很快睡着了。我倒不困。依我现在筑基中期的修为,连续3天不眠不休也问题不大。但她们都睡了,我一个人也无聊,就索xing开始修炼了。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