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4、修士间的大战

24、修士间的大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好好休息一夜,次ri我们一早上路了。我们第一站是峨眉山,三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话说这峨眉山实乃是蜀中有名的一个胜地。昔人谓西蜀山水多奇,而峨眉尤胜,此话不假。山上的庙宇寺观众多,每年朝山的善男信女不知多少。加之山景幽奇,专门来看风景的人也不少。不过这游山之人,大都是去千山。那后山怪石嶙峋,崎岖坎坷,行走极其不便,加之豺狼野兽不时出没,去之人多半回不来,是以很少有人去后山。当然,以上都是民国前的事情了。现在哪个景点没被开发过呀,峨眉后山也早就修好了石阶供游人攀爬。至于野兽之类的,怕早都被剥皮炖汤了,哪里还见得到。

    此前我曾扣扣上和顾晓萱聊过此事。顾晓萱告诉我,武当派在很多年前确曾与蜀山有过往来,但自明以降天地灵气枯竭,武当派ri益末落,蜀山派又一向自视甚高,遂断绝与武当的往里。自清雍正以来,再没一个武当门人到访过蜀山,包括她的师父、现掌门顾云浩,年轻时也曾深入巴蜀找寻蜀 山入口,终一无所获。她只知道,蜀山的入口在巴蜀一带的山脉上不停移动,其上布有高深禁制,就算是金丹修士也难以发现,更谈不上破解了。

    我们4人沿后山石阶登爬,因古籍记载200年前蜀山的山门曾在峨眉后山出现过。走不了多远,两个女生就叫累了。我们就找个凉亭稍作歇息。刚坐下不多久,韩纵仙突然神sè微动。片刻后,我也听到了远处有争吵声,隐约有“洞府”、“法宝”、“禁制”之类的词。我和韩对望一眼,然后先后接口上厕所离开。

    声源地不算远,但在远离石阶的地方。众所周知,这等陡峭的山离开台阶行走是很危险的事,不过我是筑基中期修为,韩纵仙的体质经过这段时间的真气通髓也大大改善,已经能缓缓吸纳灵气,算是练气初期修士了,走这等山路自是不成问题。如果我能结成金丹,更是可以平地飞行,像什么超人一样。

    随着我们临近,声音也渐渐清晰,似乎是两伙人正在吵架。我们停下脚步,先听听他们在吵什么。

    “你们上清宫莫要欺人太甚,此处洞府明明是我和师兄先看到的”这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看到就是你们的你们白云观真是狂妄。是不是你们看一眼我们上清宫,我们上清宫也成你们的了。”只是个中年的声音,针锋相对。

    “道友,我们修真界早有规矩,无主之物先到者先得,咱们莫要坏了规矩。”又一个男子开口了。

    “什么叫无主之物这洞府分明是我们上清宫师祖曾经的静修之所,里面的一切法宝当然属于我们上清宫了”

    “你真t扯,连洞府都没进去过就知道你祖师在这里待过。你那个祖师是不是当年行走天下、见着个洞府就进去转一圈写个到此一游”

    “道友明鉴,确实如此。”

    “确实ngb”

    “罔你是一介修士,说话如此粗鄙不堪,以后别告诉别人我认识你。”

    我在远处听得一清二楚。原来啊,这峨眉山唐以前是修真圣地,不少前辈高人都在此开辟宗门、洞府。后来道教式微,峨眉山已被佛教占领了,但仍有不少道士来此寻宝,希望得道哪个高人留下的传承一步登天。这两伙道士显然一前一后发现了一个未曾被发现的洞府,在为归属权吵起来。不过看他们吵架的样子,跟街头混混没什么两样,真是丢修士的脸。

    我看了看韩纵仙,用眼神询问下一步怎么办。韩纵仙淡然道:“那群人都只是练气期修为,你一个筑基期,没什么好怕的。去看一看那洞府里到底有什么法宝。”

    于是,我和韩纵仙几步来到了声源处。那是一片竹林深处,地上有一个不大的洞口,洞口上附有禁制的气息,但已经非常淡了。禁制就和人一样,有个寿命。随着时间推移,再强大复杂的禁制也会化为乌有。这洞口的禁制估计再过两三年就彻底消散了,所以才被几个练气期修士发现了。

    洞口两侧正立着两伙人,一伙人有3个,一身青衫,为首的中年男子练气后期修为,其身后年轻的一男一女都是练气初期
激情热梦小说5200
。另一伙人只有2个,都着绿衫,一男一女,为首的男子练气后期修为,个字很矮,比我现在的身高还不如,长相则突出两个字猥琐,总让我想起一些著名小品演员。其身后的女子练气中期,本来稀松平常的相貌在这个男子的衬托下顿时靓丽起来。这两伙人要是打起来,估计不相上下,难为胜负,所以大家才一直磨嘴皮子。

    此刻我一现身,立刻让他们吸了口冷气,眼神里充满忌惮。毕竟,一个筑基中期收拾10个练气后期也不在话下,而且他们不知道我的来历。同时他们也很惊奇,什么时候出现一个这么年轻的筑基修士不过招呼得打。我略一拱手,刚要开口自我介绍,那个绿衫的矮子道士突然几个箭步来到我跟前,“扑通”一声居然跪下了,然后开始趴我脚下嗷嗷大哭:“周师叔啊,盼星星盼月亮,您可算来了啊。弟子在这里发现个洞府,本打算把里面的法宝献给您来报答提点之恩,谁料遇到这几个上清宫的贼人,对您口出狂言大大不敬。弟子听了那是心如刀割泪如雨下恨不得立刻掏家伙和他们拼命啊,可是又怕他们人多我打不过,平白堕了我们白云观的威名。周师叔啊,您来的可是刚好啊,您可要为弟子做主啊。”

    上清宫的3人脸sè一下子黑了。为首的男子呵斥道:“亏你还是一介修士,居然为了点法宝随便叫人师叔,你的脸皮喂狗吃了”一听这话,矮子道士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声sè俱厉的反驳:“荒谬我堂堂七尺男子,怎会信口雌黄你可以质疑我的实力,但不可以质疑我的人格”上清宫那边的女子都忍不住笑了:“你要是有人格啊,公鸡都能下蛋了。”矮子道士转向我,一脸悲愤的说:“师叔你看看,他们居然侮辱弟子的人格,是可忍孰不可忍弟子一定要过去和他们拼命,师叔你千万别拦我”

    “好,你去吧莫要堕了我们白云观的威名。”我强忍笑意的答道。

    这矮个道士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从裤裆里掏出一个颜sè可疑的酒葫芦,吹一口气,葫芦一下子涨大到1米高。虽说韩纵仙告诉过我修士的法宝武器千奇百怪各式各样,但我还真想像不出来怎么用一个大葫芦去和人打架。就在我以为他要冲过去拼命的时候,矮个道士突然似乎想到什么,刹住脚步,转头一脸苍凉的看着我道:“师叔,弟子此去生死难料。弟子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只是家中尚有80岁老母,心中很是挂念。弟子若今ri为师门战死,还请师叔照顾老母一二。”

    我还是很想看他挥个大葫芦打架的场景,于是点点头,道:“你放心去吧,汝母吾母之。”

    矮个道士冲我惨然一笑,似是了结了一桩心事,又往上清宫3人那边冲过去。那3人也各自掏出法宝,严阵以待。不过矮个道士冲出不几步,又停下了,再次用苍凉的表情转头看我,道:“师叔,弟子还有一个挂念。弟子还有一个3岁儿子”

    这回他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这下子矮个道士没话说了。对面上清宫3人看懂了,开始大肆嘲讽:“有种来solo,爷让你三招。”“我东西都掏出来了,你就给我看这个”“来来来,战个痛快,谁怂谁孙子。”

    矮个道士悲壮的怒吼一声,神情悲愤:“好好好你们3个孙子洗干净脖子,好好领教下道爷我的移山填海开天辟地乾坤宇宙无敌葫芦拳”这回他似乎下定了决心,义无反顾的向对面冲去。结果没冲出3步,他身后的白云观女弟子突然从腰后抱住他,口中道:“师兄,不可以你要是使出这招移山填海开天辟地乾坤宇宙无敌葫芦拳,固然可以打败对面上清宫的贼人,但你自己也会经脉不堪重负断裂而亡的”

    “师妹,你莫要拦我男子汉大丈夫,死算什么只要能开继我白云观的威名,师兄我百死不辞”

    “可是,师兄,师妹舍不得你啊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去看长岛的雪,去听潘帕斯平原的鸟唱风吟”

    “师妹,是师兄对不住你。但为了师门尊严,师兄必须要去答应我,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学会一个人照顾好自己。还有,不要老是饿了就去吃方便面,有塑化剂的。”

    “师兄”

    “师妹”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