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8、被迫应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大约凌晨6点多,我们终于到了雪山峰dǐng。想到从没被登山队征服过的雪山就这样被我踩在脚底,内心难免有些小激动。韩纵仙四处探查禁制的气息,我则静静调理体内真气。半晌,韩纵仙回来了,遗憾的摇摇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从这里残留的禁制气息来看,蜀山山门应该几天前还在这里停留过,但现在已离开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该下山了,回去太晚水月涵又要担心我了。这等海拔手机根本没有信号,我也无法联系上她。就在我们刚准备下山时,整个天际突然开始有了亮sè。不知为何,我和韩纵仙同时止住了脚步,似是在等待着什么。约10余分钟后,一束温暖柔和的阳光顷刻间洒落在远方的山尖上,映出一轮红晕。接着慢慢照到了雪峰的dǐng部,并一点一点的扩散开来。只见峰dǐng从ru白sè呈现出淡淡的橘红sè,随着光线的增强,颜sè逐渐的转为金黄sè,并开始慢慢覆盖到这周围的所有山峰,一座座的山峰被逐一照亮。我们静静站在海拔5000米的高峰上,感受着耳际不曾停歇的肆虐狂风和铺面而来的密集雪花,俯视脚下一片金装的肃穆群山,看太阳慢慢的挣脱地平面爬上高空。隐约间,我似乎感悟到了一丝天地造化的伟力,丹田的真气开始急速旋转,竟几分钟内全部液化,成了一个浅绿sè的小湖,静静的停留在我的丹田内。我心情所至,真气鼓荡,体内激出风力与山dǐng的狂风逆行。两股风力反复碰撞,在我四周形成了无数个小漩涡,夹着雪花旋转盘桓,片刻后凝结成各种形状的雪团。

    “恭喜小友见景顿悟,进阶为筑基后期。”韩纵仙的声音将我唤回现实中。我也觉得颇为不可思议,竟如此轻松的就进阶了。不过进阶总是好事,我背上韩纵仙下山,往下一跃就是数十丈,寻一着脚点稍微一停,然后再向下一跃,这下山速度比上山却是快了10倍。才1个半小时,我们就回到了旅店那边,在旅店门口刚好遇到柳亭玉走出来。她不满的看我们一眼,说道:“你们吃早饭怎么也不叫上我们”“还没吃呢,只是早起散散步。”我心情大好,笑脸回答。

    然后我们4人寻一小店吃早点,并开始讨论去不去看雪山的问题。水月涵和柳亭玉是非常想去的,韩纵仙则列举100种高原反应来吓唬她们。我也不想在这里久留,怕被那老虎主人寻到,于是也极力配合韩纵仙,讲述100种雪山遇难的场景。最终,两女屈服了,决定以后找个夏天再来看。

    于是,我们吃完早饭收拾收拾行李就上路了,向青海边境开进。不过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们刚上公路不久,上方就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你们打伤我的小萌,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下一刻,我们的suv突然像是陷入了烂泥中,四个车轮不停的空转,前进不了半分。韩纵仙一言不发的踩下刹车拉上手刹,回头对水月涵沉声道:“你的手递给我。”水月涵虽然莫名其妙还是照做了。然后韩纵仙突然手指在她手臂上点几下,她一翻眼就昏倒了。柳亭玉又惊又怒:“韩纵仙你干什么”韩纵仙却不理她,打开车门下了车,我也跟着下去。柳亭玉似乎明白了什么,犹豫一下,把水月涵轻轻平放在后排上,也下了车。

    一个一身白裙的年轻女子正立着我们前方,姿sè平庸,但神sè极其冰冷,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山,感觉被她看一眼就会感冒。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少年,16、7的模样,样子倒是颇为秀气,此刻有些惊艳的打量着我。

    韩纵仙先一拱手,道:“不知前辈拦下我们所为何事”这个白裙女子是筑基后期的修为,韩纵仙现在表面的修为只有练气初期,所以按惯例叫她前辈。

    这个白裙女子扫了一眼韩纵仙,却不理他,面向我缓缓说道:“道友将小萌打成如此重伤,没几年调养断然恢复不过来,道友是否该解释一下”

    小萌说的是那个凶凶的老虎吗这女子的口味是有多重啊。我弱弱的说:“明明是你那个老虎先袭击我的,我只是自卫。”

    “自卫”白裙女子冷笑一声。
嫂子合集sodu
“小萌不过是练气后期修为,哪里来的胆子对筑基后期修士动手你莫非欺本宫不识数”

    我正不知如何向她解释时,韩纵仙替我开口了:“前辈息怒,且听晚辈一言。那天我们刻意隐藏修士气息,是而前辈的灵兽当我们为凡俗,对我们出手。我们也担心这灵兽今后若对普通人下手,难免伤了人命,有违天和,是而出手教训一二。”

    “师父,他说的应该是真的。”那白裙女子旁边的少年倒意外的开始声援我们。“这小萌在山门里就娇宠惯了,被它咬伤的弟子也不知有多少。这两位道友想必登山时恰巧路过小萌附近,小萌恶习又犯,上去逞凶。何况这两位道友虽然对小萌出手,但也手下留情了,未下杀手,否则它安有命在师父,依小徒拙见,此事两边各有过错,不妨就此揭过。”

    这少年修为只有练气中期,但头脑灵活,竟把当ri之事有如身临其境一般还原。我也松了口气,这徒弟都这么讲了,师父也不会再为难我们吧。我向那少年投去感激的目光,结果他对上我的视线后脸颊一红,竟似害羞般的低下头。

    就在我刚刚安心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白裙女子缓缓开口道:“赵云帆,忘了为师怎么教你的吗世上但凡漂亮的女子都不是好东西,只会勾引你迷惑你蒙住你的道心,你可是这么快就忘了为师的教诲”话毕,猛一甩袖,真气带起一股劲风袭向那少年。后者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面sè苍白,显然伤了元气。随即,她还是那副万年冰山般的表情转向韩纵仙,冷冷道:“本宫做事,何时需要练气期小辈指手画脚你自断一臂,我可不追究你乱言之罪。”

    最后,她终于面向我,冰冷的目光中透出一丝yin寒,道:“你这小丫头,年纪轻轻修为竟到筑基后期,定是修了那魔门采补的邪功,此番你必须随本宫回蜀山一趟,由我蜀山长老审判发落。”

    “简直是欺人太甚”我刚想这么说,一边的柳亭玉倒是先替我说出口,还一脸鄙夷的盯着白裙女子。“你个死老太婆,当自己是皇后还是女皇啊,凭什么别人都要听你的啊,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还有,什么叫漂亮女人没好东西啊,分明是自己长得又老又丑嫉妒人家。但你再怎么嫉妒,也没男人会要你这死老太婆”

    柳亭玉的毒舌名不虚传,一直面sè冰冷的白裙女子成功被激怒了,双目也从冰山变成了火山,恶狠狠的盯着柳亭玉半晌,怒极反笑:“好好好一介凡人也敢对本宫这般说话,今天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在她盛怒的时候我就有准备,体内真气全力运转,防备她的突然袭击。不过她的攻击之猛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只见白裙女子柚子一甩,一口雪亮的三尺飞剑疾shè向柳亭玉。我早有准备,在飞剑前方用真气布下防御结界。结果,飞剑只是停滞了一刹那,就刺穿了我的结界,继续shè向柳亭玉。我没想到同是筑基后期,我的防御结界竟如此的不堪一击,下一手法术根本来不及准备。

    眨眼间,飞剑距离柳亭玉已不足三米,冷冽的杀气已将她彻底笼罩,柳亭玉的表情也由惊恐转化为绝望,死亡的yin影已倒映在了她的双瞳中,她看不到自己还有生的希望,自己的未来马上就要被这一剑斩断,而自己却没有任何方法,再强的求生yu也无法帮她躲过这一剑。面对迫进的飞剑,她的大脑突然以平常千百倍的速度转动起来,平生的一幕幕在眼见似万花筒般掠过。她突然觉得,自己眼下的最大心愿,就是死前再看他一眼。只可惜,似乎没有机会了

    就在柳亭玉思绪百转的时候,一个瘦弱的身形突然挡在了她的前面,帮她挡住这必死的一击。眼前的人成功了,挡住了飞剑,用叠在一起的双掌。代价是,这对纤细嫩滑的柔荑被飞剑无情刺穿,泊泊的鲜血沿着白皙的肌肤不断淌下,触目惊心。但眼前的瘦弱人儿并没有喊痛,而是第一时间回头看向她,柔媚的小脸上满是对她关心。发现她没事后,才松了口气,回过头用牙齿把飞剑叼出手掌,任殷红的血洒满一地,却没吭一声。这一瞬间,她心底里的某个部位似乎被触动了。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