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30、秋去冬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我和韩纵仙相顾苦笑。看来蜀山我们是去不成了,而且去了也没有意义。柳亭玉还呆站在原地黯然神伤,我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倒是她看到我手心处触目惊心的大伤口,赶忙去找绷带给我包扎。包扎好后,我真气散掉,手腕处经脉一通,痛的我是浑身冷汗直流,好一阵子才缓过来。韩纵仙拾起落地上的那把沾着我血的飞剑,静静包起来扔到汽车后备箱。这把飞剑之前在刺穿我手掌的同时也被我用真气封印,此刻只是个普通的铁剑。不过我也知道,法宝不是拿来就能用,回去少不了要祭炼一番。那白裙女子刚才生死一线,侥幸得生,走前没敢做多余的事,把飞剑拿走。那中年男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也没拿走这飞剑,难道是用这个法宝报答我救了柳亭玉之恩吗

    然后,韩纵仙开车,我们开始返程。半路上,水月涵幽幽醒转,对韩纵仙之前弄晕她之事还留有印象。但我们3个众口一词,都说她只是累着了自己睡过去,根本没发生她说的事。所谓众口铄金,水月涵见我们~~都这么说也不由得不信,只当之前是做梦梦到了什么。我们还告诉她,在她睡觉时我们遇到了一个蜀山外门弟子,听他说被蜀山先祖镇压了800年的邪剑仙最近出世了,跑到蜀山去报仇,现在山上是战火连绵乱成一团,所以我们这蜀山也去不成了。水月涵总觉得今天的事有蹊跷,可我们三人口径一致,她也想不出我们有什么理由要编谎话诳她,也只能相信我们的话了。我裹着厚厚包扎的手自然也逃不过水月涵的盘问,我只说是摔倒时被石子擦破了皮。话说筑基修士的体内生机就是强,这么大的伤口才两天就彻底痊愈了,一点疤痕都没留下,让我惊喜一番。韩纵仙倒是觉得我少见多怪,毕竟他是整个身体都被人砸成了烂泥还活了下来,相较之下我这点伤真跟挠痒痒没两样。

    于是,一行人开始一路东行返回中京。回去的路上有点沉闷。我和韩纵仙一直有点强颜欢笑的感觉,柳亭玉也是满腹心事一般。水月涵一再旁敲侧击,却问不出个所以然,也是颇感郁闷,不怎么说话了。

    这周ri晚上,我们先把车开到水润集团总部的地下车库里,然后打个计程车回到学校。我和韩纵仙帮两女把行李拎到她们寝室楼下,随便聊几句,也就各自散去了。回寝室的路上,我看了看神sè有点yin郁的韩纵仙,问道:“老韩,照这么看来,要使用一次传送阵可是万分困难的事。我们能不能搞到灵石暂且不提,就算有灵石还要和一帮元婴老怪去抢那传送名额,就算你恢复原来的修为也不一定压的住那么多人。你现在怎么打算”

    “老夫一生历经无数危机,都凭借着坚持和冷静在那无尽死劫中抓住一线生机,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老夫断然不会放弃返回修真界,定会去找到回去的方法。”韩纵仙说出这番话时,我又想起面对蜀山白裙女子对他动了杀机时的一幕,他凭借自己的冷静和气势硬是让那女子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了那中年道士赶来的一幕,也为他自己争来了生机。听他口气,这种生死一线的事情他还经历过很多次。这种死亡面前的镇定自若说来容易,可能做到的又有几人突然间,我发现,能认识这样的人其实是我的幸运。如果他真走了,我估计会很想念他。

    我迟疑一下,讲出了心里的想法:“老韩,其实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这里虽然不利于修炼,但也不像你修真界那般危险呀。这里还有电脑电视电影,生活起来不比那修真界有趣多了而且以你的心xing阅历,在这里做个成功人士、管理个几万人也不是难事,你一样可以体会当长老时大权在握的感觉呀。”

    韩纵仙扫我一眼,道:“若老夫还是筑基修士时你对我讲这番话,老夫或许会动心。但老夫一路历经千劫百难走到今天,向道之心早已坚固无比,眼下唯一的追求就是早ri进阶那化神期。而你们这个位面灵气稀薄至极,留在这里根本不可能修为长进。老夫也要劝你一句。这红尘万丈,就似那镜里之花、水中之月,看似繁华,实则虚幻。而那天地大道,看似飘渺不可及,但你每接近它一步,你都会领悟更多,看的更远。”

    我连忙摇头:“我结成金丹就知足了,可不跟你去修真界过那又危险又苦闷的ri子。”

    韩纵仙笑着摇摇头,忽又想起一事:“对了,那件道袍和飞剑,都是不错的法宝,你这段ri子要好生祭炼,毕竟法宝对修士战斗极为重要。”

    “怎么祭炼法”

    “嗯,就把此二物塞在你的床铺下,每次修炼时以真气清洗其表面,让它们每夜沾染你身上气息,或早或晚终会为你所用。”

    “好吧”

    我戴好墨镜口罩帽子,回到寝室中,两个室友很好奇我们去哪里玩了这么久,韩纵仙就口若悬河的讲述了我们的旅游经历。当然,他讲的这些都是从网上各种旅游攻略里总结出来的,不过他编的谎话你基本上找不出什么破绽。这两个室友也听的很是神往,毕竟谁不爱出去玩呢,还和我们约
嫂子合集吧
好找机会一起出去旅游。

    ri子又回到了平常的轨道,每天上课下课吃饭睡觉,闲暇时我会上网打游戏,也会一个人练习各种法术。经过之前的共患难,韩纵仙和水月涵、柳亭玉也彼此熟悉了,有时候4个人会一起出来吃饭。水月涵依然极力的辍和韩纵仙和柳亭玉,但效果很小,两个人之间没什么特别感觉。倒是柳亭玉,对我态度好不少。虽然偶尔还是会挑我毛病,但基本上算是认同了我和水月涵之间的关系。

    秋去冬来,眨眼间到了12月中旬,天空上偶尔会飘起雪花,校园里的学子也基本上都套上了厚厚的羽绒服。我现在倒是不怕冷,穿个单衣也没问题,但一则怕太过于惊世骇俗,二则水月涵担心我穿少会感冒,所以我只得穿上笨重的羽绒服。不过穿上羽绒服之后我又遇到个新的问题。以前我穿单衣时平板的身材加上遮严的脸蛋,倒是还能让大多数路人当我是个瘦小的男生。但羽绒服这东西,有着掩盖身材的效果,我穿上羽绒服后纤细的身影和校园里的大多数女生没什么两样,所以越来越多的路人会把我当成女孩子。比如食堂大妈在听到我要4两饭时,往往会大吃一惊,嘀咕着“一个小女生怎么吃这么多”之类的话。再比如我上课的时候,偶尔讲师也会指着我道:“请这位女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开始会解释,后来就懒得解释了,顺其自然吧。

    12月中旬对男生基本意味着两件事。一是:要期末了快去图书馆抢座复习了二是:要圣诞了,赶紧借机和某某某告白。或者是要圣诞了,赶紧借机和某某某啪啪啪。不过对于韩纵仙来说,这两种事都和他绝缘。他正在电脑上浏览网页,看看哪个寺观招人。他体内经脉骨髓已被我真气打通,只要找个有灵气的地方就能快速恢复实力。可这一事却是极难。现在可不比上古,有灵气的群山大川到处都是还大都荒无人烟。如今世界上有灵气的地方就剩下不几个,还都被各种寺庙道观给占据着,还开发成了旅游景点。你没事想躲进去开个洞府修行,门儿都没有,旅游管理局肯定把你赶出去,外加一条破坏景物罪。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为这些景点里的工作人员。

    我凑到韩纵仙的屏幕前,看着上面的招牌信息,吓了一跳:“白云观至少要研究生五台山要道学博士这年头怎么想出个家这么难啊。”

    韩纵仙耸耸肩,表示无奈。我想了想,道:“要不我问问顾晓萱,走后门让你进武当山”

    他摇摇头,道:“算了。那里灵气太稀薄,老夫要花费许多年才能恢复修为。其实现在的寺观基本上都一样,灵气极度稀薄,在其中修行dǐng多只能达到结丹期,根本不可能出现元婴修士。也许只有蜀山和昆仑这种平ri闭锁山门与世隔绝的山门里面,灵气才能稍微多点,诞生些稍厉害点的修士。总之,老夫先想想别的办法。再过两天,这附近不是有个修士交易会吗我们去看看吧,兴许有些能助我恢复实力的丹药。”

    “也只有这样了。”我也想不出别的法子。我看了看手机ri历。“嗯,今天周五,交易会在周ri,富皇酒店三层。快了。不过老韩,我们手头又没有钱又没有灵石,拿什么交易呀”

    韩纵仙自信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老夫生平喜爱游历四方,收集的各种功法数以千计,可以拿功法去交易。”

    “可别人怎么知道你功法的真假呀”

    “这个我们修真界早有办法。”

    我正想问什么办法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是水月涵打来的。

    “老公,想我了没”

    “嗯,想,做梦都想。”

    “吹牛,你倒是讲讲你梦到了什么呀”

    “我梦到我们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彼此的相互嬉戏。”

    “呸,流氓,真不害臊。”

    “那是因为我爱你爱的深沉。”

    因为我和她谈恋爱才刚2个月,虽然没一开始那样,巴不得用胶水把我们黏在一起时刻不分离,但我们依然还处在蜜月期,还没吵过架,说起话来格外肉麻。扯了几句后,水月涵也讲出打电话来的原因了。“安安,这周六有时间吗来我们家坐坐吧”

    “啊这么快就拜见岳父岳母啊,也太突然了。”我吓了一跳。

    “才不是呢是我那表哥托我想见见你,我也就顺势答应了。周末在家好无聊哦,你也正好来陪陪我嘛”

    “你表哥”

    “就是那天接我们suv的那个呀,水浩来,长的还是有点小帅的。”

    我想起来了,是那位大舅哥啊。“可是,他为什么想见我啊”我一时没想出来原因。

    “哼,这还要人家说出来吗反正,周六上午10点你到梨山花园门口,我去接你。对了,要打扮的漂亮点哦”

    我挂下电话,想了想大舅哥那天的表现,突然明悟了:他该不会真的看上我了吧那我真是注定会让他失望了,插头与插头之间是点不燃爱情的火花的,只会把自己搞痛;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