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35、找到个冤大头

35、找到个冤大头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我循声看去,却是一个看上去20多岁的青年人,个子高大,脸上棱角分明,特别是一双眼睛格外明亮,是那种扔到人群里也很醒目的帅哥。而且他的修为在练气后期,以这个年龄也算是天资卓越了。他一拍自己牛仔裤上系着的储物袋,里面飞出一个小口袋,落在摊主女子的面前。她打开检视一下,确认无误,点点头,把储物袋递给男子。此刻她内心对我极其不爽,毕竟可从来没哪个男子对她这么大方过,但生意还是要做的,不过她心里在狠狠诅咒这个男子鸡飞蛋打追不到我白当冤大头。

    这男子拿到储物袋后,先冲我略一拱手,道:“在下张文翰,茅山正一派第三十七代弟子,师从掌门邱真人,敢问姑娘师从何方”

    “小女子姓吴名单字安,见过道友。”我按照礼节还礼。“师尊他老人家遁世潜修,不喜世人打扰,还望道友见谅。”

    “令师即为隐世高人,那是在下唐突了。”张文翰说完,转向韩纵仙,道:“敢问兄台可是与这位姑娘`dǐng`点`小说`师从同人”

    “确是如此。在下姓韩名纵仙,资质平庸,这修为却不如我这师妹,让道友见笑了。”韩纵仙说完,眼珠一转,补充道:“我这师妹自小在山中长大,这还是第一次奉师命入世,对这外界之事甚为无知。张道友若有闲暇,还望为我们师兄妹答疑解惑。”

    张文翰自然求之不得。“在下生平最是古道热肠,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嗯,初次见面,这个下品储物袋就当做是薄礼,安安姑娘切莫拒绝。”说完把他刚买下的储物袋递予我。我当然不会拒绝,傻子才不要呢,不过口头上还得客气两句。我接过储物袋时,他的手似是无意的在我细嫩的柔荑上擦了一擦,我连忙收回手,想到竟被男人吃了豆腐,顿觉好囧。张文翰那边,则是刚感受了佳人那柔滑细嫩的肌肤,又看到佳人俏脸微红的可爱模样,不由得心神一荡,暗道今天真是碰到个极品妹子了,绝对不能放过。

    就这样,我、韩纵仙和张文翰三人同行。张文翰本来也有三个随行同伴,此时却很懂事的去了别处转悠,显然不想当电灯泡。他一路上给我详尽介绍了华夏修士现状。比如说当下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结丹修士竟然和元婴修士数量差不多。修真之路,每想更进一步都比之前要艰难百倍,正常来说差不多100个结丹修士里才能勉强有一个进阶元婴。但300年来天地灵气枯竭,修炼比起上古艰难百倍,别说结婴了,结丹都需要天资奇佳和各种造化奇遇,所以近代结丹成功的人屈指可数。不过元婴修士却是寿命悠长,活个5、6百年不成问题,所以那些古时候的元婴老怪但凡没走的都活到了今天。结果就是,古时候的金丹修士早死了,元婴老怪却还活蹦乱跳,近代又没几个后辈结丹成功的,导致修士的实力出现一个大断层。若天地灵气继续这般衰竭下去,等过了几百年,现在的元婴老怪都作古后,结丹修士就真的是修士里的霸王了。不过现在结丹修士也差不多称霸一方了,因为元婴老怪在这片天地里修为根本无法再进一步,所以基本都遁世隐居,研究超脱之法。结丹修士倒没那般超然,一般还留在宗门里,为一派根基。这个张文翰,就怀疑我那个师父可能是某个元婴老怪,我只能随便支吾几句应付过去。

    眨眼间,到了晚上9点,zi you交易时间结束了,交易会进入第二阶段:拍卖会。会场的临时展台那边打起灯光,一位筑基中期的老年修士来到展台上的大桌子后面,将拍卖品逐一的拿出来介绍,然后下面的人zi you竞价。实际上,到场的不少人都是冲着拍卖会来的。因为修士间的交易物品大都稀松平常,淘宝上买就是了,倒是拍卖会上会有不少市面上看不到的好东西。不过这次拍卖会与我们倒是无关了,因为拍卖必须用灵石或人民币结算,而且能拿出来拍卖的物品价格也不会低,不是我所能考虑的。不过买不起总能看看吧,而且看张文翰的样子似乎对这次拍卖很是期待。

    能拿出来拍卖的东西果然都价格不低,底价都至少100个下品灵石,再竞价一番,成交价经常过千。拍卖品也是各式各样都有。比如说黑熊jing的妖丹,此物既能练宝也能练丹,最后以500块下品灵石的价格成交。再比如说元婴老怪的书法真迹,其中蕴含了他的一丝修为感悟,若能参悟则受益无穷。张文翰看中的是一件防御型法宝,最后如愿以800灵石价格拍下,看来是个有钱人啊。

    慢慢的拍卖会临近结束,台上的老修士这次拿出了一副画卷,介绍道:“这是一位青城派弟子游历时在一古老洞府里发现。经鉴定,此画乃神霄派创始人冲和子所
元媛宝贝就想欺负你吧
绘,画上留有其一丝感悟,或对诸位道友修炼大有裨益。”

    这拍品一出,台下顿时议论纷纷。“冲和子王文卿那可是北宋人,御赐的金门羽客,在那个年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据说他晚年闭关冲击化神期,有人说他成功了并去往别的世界,也有人说他冲关失败就此坐化。”台上的老修士静静等待台下安静了下来,然后开口报价:“起拍价500下品灵石。”

    这个价格让台下一时陷入静默。所谓的道韵感悟,都是要看个人机缘。有人看一眼先辈留下的墨迹,顿有所悟,很快修为进阶。也有人天天跟在大神通修士屁股后面,却没得道半点感悟。买这种东西,其实有赌的意味。搞不好买回去就是一张废纸,白白浪费大笔银子。

    这时候,一个台下的修士大声道:“这么贵的东西,买回去又不知有没有用,怎么也得打开画卷让我们先看一眼吧”

    老修士摇摇头:“规矩使然,此类拍卖品不能随意观赏,否则难免掉价。不过老夫在此以宗门信誉担保,此画绝对是冲和子的真迹。”

    台下沉默良久,冲和子的名号还是很诱人,台下有人报价了:“我出500。”不一会,又一个声音:“510。”

    韩纵仙紧紧盯着展台桌上卷起的画卷,目光里竟难得的露出一丝渴望,转头给我个眼sè。以他的阅历,能看中的东西自然不会差,可我手头空空,你再看我我也变不出钱呀。不过我旁边倒是坐着个金主,只能打他的主意了。

    我不动声sè的拉扯下张文翰的袖子,腻声道:“张公子,你不打算买下这画卷吗”

    张文翰摇摇头,道:“心境感悟这种东西,虚无缥缈,我不愿做此等赌博之事。”

    “可是,公子,你的师门师祖里肯定有不少在冲击元婴境界,这画说不定能助他们一臂之力,到时候公子你可是门派功臣,少不了无数奖赏。”

    “嗯”张文翰笑着看了看我。“安安姑娘怎么这般关心我门派之事。我看,是姑娘自己好奇这画中之物吧。”

    张文翰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我的想法。我知道与其否认引发他的反感,倒不如直接承认然后撒娇卖萌来的好。我两只小手拽住他的一支胳膊,小嘴一嘟,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媚意盎然。“公子,安安老早就听闻冲和子前辈的大名,真的很想看看他的真迹呢。公子,你就帮帮安安嘛~”

    张文翰这边呢,看着我一副娇憨可爱的小模样,又听到我裸撒娇卖萌的声音,鼻子还因贴我过近而闻到一股有人的清香,只觉sè香味俱全,无比享受,骨头都酥了,差点就把持不住的想把我扑倒在地。他运转真气,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恢复一点清明,心里的yu火则越发旺盛,只想今天晚上就把我办了。他轻咳一声,故作深思状,道:“安安姑娘言之有理,这冲和子的真迹可是有价无市,百年难遇,却是不能放过。嗯,我尽力拍下吧。”

    听他答应了,我也松口气,眼波流转,嘴角轻扬,柔声道:“公子对安安真好。安安先谢过公子了。”此时的张文翰已经彻底被我迷住了魂,一只爪子握住我的小手,认真说道:“姑娘真是客气。说实话,在下与姑娘真是一见如故,这就是吾辈修士口中的缘分吧。”我则似乎是不好意思的别过脸,给他一个含羞带媚柔情无限的侧脸,让他yy去吧。

    接下来,张文翰义无反顾的加入竞价中。茅山就是财大气粗,最后用1500的高价拍下了画卷。不一会,一个人手持画卷走到我们面前,交接好钱财后,画卷就归了张文翰。我见他拿到手,赶忙道:“公子,打开来看一下嘛,到底画的什么”

    张文翰这时候倒是不糊涂了,把画卷直接收到他自己的储物袋中,微笑道:“姑娘莫这般心急,此处人多嘴杂,待会儿我们不妨另寻一幽静之所,一起探讨这两xing、啊不,是冲和子画卷的奥秘。”

    这家伙,得意之下差点说出心里想法。我有求于他,只能假装没听懂,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一副无知少女的模样,欢声道:“好呀好呀一切但听公子安排。”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张文翰和他三个同门要回住处暂歇,并力邀我们和他们同去,一起探讨天地大道、万物轮回。唉,怎么修士泡个妞还要拿什么天地什么轮回来说事。不过话说一般男生想和女生这个那个也会找些奇葩的借口吧,比如外面下雨我没带伞路上把伞仍了,或是哎呀太晚了没车了你丫不会打车啊,或是我们来一起探讨人生吧其实在探讨生人。修士倒不屑于像凡人这般俗不可耐,所以从来都管啪啪啪叫双修啊、参禅啊、合体啊、通衢啊之类文艺的名称。原来修士都是文艺青年来着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