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46、韩纵仙的旧事

46、韩纵仙的旧事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我回到工大的寝室时,里面只有韩纵仙一个人,另两个室友跑去图书馆复习了。我们学校的考试ri程也出来了,从1月6号到17号,整整2个星期里我们要陆续考6门专业课。所谓大学,就是你可以平时逃课不学习,但考前一定得突击一把。不少同学都把右手离开自己平ri挚爱的鼠标和jb,拿起笔,皱紧眉头,翻看起天书一般的课本。

    韩纵仙见我进来,对我说道:“刚才班长来过,托我通知你,学校现在开始统计外地同学的订票信息了,今晚给他。表格在你桌上。”

    我点点头,开始填表。因为chun运火车票紧俏,所以每次都是学校事先统计好外地学生的信息,代他们订火车票。我表格填到一半,想起了一个大问题。“韩纵仙,我这副样子怎么回家呀我什么时候才能结丹成功呀”

    “哼,结丹哪有这般容易。老夫用30年时间结丹成功,已属于宗门百年来的第一人。你能短短几个月达到筑基后期,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dǐng点}小说。”

    “那我该怎么办呀”

    “别回家呗。”

    “啊哪有过年不回家见爸妈的。”

    “这有什么老夫当年百年未入家门。”

    “这可不是你们修真界。我要是过年都不回家父母肯定起疑心。你这个元婴期大修士不是jing通各种稀奇古怪的法术嘛,有没有什么可以帮我过这一关的”

    韩纵仙眼珠一转,忽然目露深意的看向我,我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只听他慢里斯条的说道:“以你现在修为能用的办法嘛,也不是没有。不过,你得帮老夫一个忙。”

    我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松了口气。韩纵仙此人向来讲信用,他说有办法就绝对是有办法,帮他办事你是不会被坑的。“你这人,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说吧,什么忙”

    “你还记得俞雅诗吗”

    “记得呀,那个高中暗恋过你不对,是暗恋这身体原主人的女生。怎么了”

    “后天是这身体原主人的生ri,他的几个好朋友要一起k歌吃饭庆祝,还叫上了俞雅诗。”

    我一听就懂了。“是不是你那几个好友想帮助你和那个女生复合呀他们倒是够热心嘛。可你毕竟只是夺舍没有夺去记忆,去了不是铁定露馅”

    韩纵仙从桌上拿起几个笔记本,递给我。我翻了翻,点头道:“原来如此,你搞到原主人的ri记了呀,倒可以伪装的有点像。可光从ri记里毕竟不能看出原主人的xing格和行为习惯,你还是容易在这帮老熟人面前露馅。”

    韩纵仙深深的看我一眼,道:“所以才要你帮忙。”

    “我又不认识这原主人,怎么帮你”我一脸莫名。

    “你且说说看,什么情况会让一个人短短几月xing情大变”

    “受到刺激了呗。”

    “正解。这个刺激,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反面的。比如就有些人因为谈了恋爱而xing情大变。”


狼啸三国(极品三国)吧
    我终于醒悟过来。“老韩,你这是想让我扮你女朋友”

    “没错而且你毕竟是这个位面的土著居民,对交谈应酬之事自然比老夫了解,可以帮老夫化解一些麻烦。”

    这件事我心里当然不愿意了,堂堂大老爷们却要把自己打扮的千娇百媚的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想想也起一身鸡皮疙瘩。我试探着说:“老韩,我看此事甚为危险,你推掉不就得了”

    “哼,你以为老夫不想只是这身体原主人貌似人缘不错,几个朋友已经多次约我见面被我拒绝。若继续如此这般,他们难免心中起疑。而且他们还把事情告诉了这身体原主人的父母,后者也欣然答应,这样老夫更是没理由推脱。此番赴会,也正好把话挑明,断了那俞雅诗的念想。”

    我见他主意已定,知道劝不动他了。我要是不帮他这个忙,他也决计不会帮我的忙。我无奈的咬牙答应了。

    5号下午6点,我和韩纵仙来到了美食汇外面。韩纵仙一件双排扣军装风大衣、格子围巾、休闲裤,配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和冷澈锋利的眼神,颇为有型,一路上吸引了不少无知少女的视线。当然,当这群少女看到他身旁的我时,只能遗憾的叹气了。今天我穿上詹梓璐给我挑的那套衣服,白sè毛衫连衣裙与薄如轻纱的黑sè百褶裙搭配,属于典型“美丽冻人”风格的打扮。韩纵仙事先已把长长的茶sè假发仔细安在我头dǐng,长发的后端扎着一个小马尾,前端分出两缕秀发垂落胸前,配上我的粉嫩的瓜子脸和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清纯诱惑,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无知sāo年的目光。韩纵仙突然停步,给我个眼神。我会意,无奈的搂着他的臂弯靠在他的肩上,一副小鸟依人的乖巧模样,陪他走进去。还没走到包间里,就听见了人声议论:

    “你说他高考后聚会当晚回家时出了严重车祸是真的吗”这是俞雅诗的声音。

    “是啊,伤的超重的说,据说送到医院时已经断气,那时医生都让他父母去准备后事了。可结果护士在把他抬往停尸房时,他居然又有了呼吸。这帮庸医,差点误了我哥们的xing命。”这是个男生的嗓音。

    “那后来呢”

    “抬回去救治呗。他虽说没死,但足足在病房躺了一个月才醒来。我们听说后去医院看他时,他脑子十分糊涂,连我们是谁都想不起来,听医生说这是暂时xing失忆,随着时间会慢慢恢复。我们这也是不知道诗诗你那天和他互相告白了,否则说什么也得把这事告诉你。”

    “难怪他一个暑假都没理我”

    “诗诗,虽然听你说老韩在大学里新交了个女朋友,可我们哥们最清楚他当年有多喜欢你。等他脑子清醒了,自然会回头来找你。”

    “可是,她女朋友很漂亮的说”

    “诗诗,你也是个美女,自信点嘛。待会老韩来了我也劝劝他,让他明白什么是真爱。”

    我们就这样在门外听了遍里面的对话。待里面安静一点后,韩纵仙推开门,一手搂着我的腰走进去。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