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57、水月涵的未婚夫

57、水月涵的未婚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什么”我惊呼一声,跳开两步,jing惕的看着他。

    水浩来见我这个反应,苦笑一声,开口道:“安安,你也不用立刻答复我。像你这般优秀的女孩子,有权利好好斟酌一下自己的伴侣,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又不是很多。但我想告诉你,我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我知道,过早的告白容易激起女生的抵抗情绪,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你知道吗,我把你在四川旅游时拍的照片设为电脑桌面,我每次见到涵涵时都会努力打听你的情报,我这段时间还请教了不少好哥们怎么追你。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当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什么策略都是多余的,只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意就够了。安安,我今天就把自己的真实心意传达给你了,希望你能有一天回应我。”

    说道后面。水浩来的目光越发炙热,我有点心虚的避开他的眼神,低声道:“浩来,你是一个好男人。但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水浩来的 目光难免暗淡了一下,但旋即恢复,真诚说道:“安安,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希望你记住,如果有哪一天你累了、倦了,还有我这个港湾可供你歇息。”

    一旁的顾晓萱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水浩来,然后醒悟过来,有些自怜的想道:原来我是个电灯泡呀唉,谁叫安安魅力太大,连同为女孩子的我都有时会心动,更别提那些男人了。不过天下帅哥这么多,错过这个还有别的嘛这么一想,顾晓萱的心情又好转了起来。

    国人向来就有围观的传统,水浩来声音不低的告白自然引来了不少闲杂人的观看。恰好今天还是情人节,不少好事群众开始起哄了:“姑娘,这么好的男纸,你就答应他吧”“你看他俩多般配,真是一对璧人啊。”“帅哥不要放弃,我看好你哦”我脸上是青一阵紫一阵,真想一个狂风术把这些杂人全部吹跑。水浩来倒是颇为体贴的说:“安安,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学校了。”

    回去的路上,我只是看向窗外,一言不发,顾晓萱倒是和水浩来聊得起劲,说什么她是我最要好的闺蜜,要想和我交往必须先过她这一关之类云云。水浩来居然还有点信了,和顾晓萱交换了手机号和qq号,后者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时刻将我的最新情报发给他。

    回到学校,我照例把顾晓萱送到招待所。她站在招待所门口,却不进去,对我说道:“安安,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在里面睡觉,超无聊的说。”

    我没好气的说:“我的姑nǎinǎi,你不睡这儿还能睡哪”

    顾晓萱眼珠滴溜溜一转,小手指着我道:“我要和你睡一起”

    “啊我可是住在男生寝室。”我觉得她疯了。

    顾晓萱不屑的摇了摇手指,道:“安安,你就别拿这个说事了。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都能混在男生寝室里半年不被发现,我为什么不可以呀我看过那部电视剧,知道一个女生住在男生寝室该注意些什么滴。”

    我一时语塞,很想告诉她电视剧和现实是两码子事,其中涉及到许多技术细节,但我又不知该怎么开口解释。于是,我拿出另一个理由搪塞她:“萱萱,我们寝室4张床4个人,没你睡的地方呀。”

    “嘻嘻,我们睡一起不就好了武当山的时候我们不也一起睡的嘛”顾晓萱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行你就不怕被那些男生发现后给给吃了”

    “哼,人家好歹是个修士,哪有那么容易被欺负的。”

    “不行,你快回你的招待所睡觉去吧。”

    “哼,我要去楼管那里检举你”

    “算你狠。”

    于是,我先进到学生会库房里换好长衣长袖墨镜帽子口罩出来,领着顾晓萱大摇大摆的进了寝室楼。我们大学宿舍的管理相当宽松,访客都不用登记,时常有哥们搂着女朋友进来的。我遮住自己是因为我在班上的身份还是个男生,要是一袭衣裙的进去成何体统。顾晓萱倒是无所谓,就直接跟进来了。

    王轩和周一飞已经回到了寝室,韩纵仙位子空着,估计是和俞雅诗啪啪啪去了。我对两个室友介绍道:“这位是我的高中闺蜜顾晓萱,在钱唐市上大学,开学晚,所以先来中京玩几天,暂时住我们寝室,和我睡一张床,不会打扰你们吧”

    两人当然表示不介意。自从他们认定我是“女孩子”后,对我态度格外客气,比如出去打热水这种事都是他们代办的。不过王轩想到了一个问题:“小安,她知道你的嗯身份喽”

    顾晓萱接口道:“当然知道呀。高考前她被班级同学排斥,还是我一直安慰她呢。”来之前我告诉了顾
落魄党无弹窗
晓萱,说我在被室友发现女儿身后,灵机一动,用女xing假两xing畸形症来搪塞他们,博得同情,成功留下来,顾晓萱听完后还为我的机智称赞不已。

    既然我和她口径一致,室友也就没多想什么,随便和顾晓萱扯几句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顾晓萱则一边霸占我的电脑看电视剧,一边和我聊着帅哥情报。王轩和周一飞听着两个女孩子的对话,想到一个男生寝室里居然会住进来两个女生,真是奇妙至极啊。

    很快,到了睡觉的时间了,顾晓萱拿我的牙具去洗簌一番。男生寝室里不配卫生间,只是在楼道的两头有一个大的公共卫生间和洗澡间。不过卫生间和洗澡间里都有一个个高大的隔间,隐私xing上倒不成问题。洗簌好后,她换上我以前穿的灰sè男睡衣,我换上另一套白sè男睡衣,先后爬上床。学校的床铺还是蛮宽的,而我和顾晓萱又都这么纤细,完全可以彼此平躺着互不相干的睡觉。当然,顾晓萱要是肯老老实实的睡觉她就不叫顾晓萱了,她很快就不老实的贴过来,章鱼一般的搂着我,凑到我耳边吐气道:“安安,你的身体好柔软哦,像是在抱着一个大布偶睡觉一样。而且,还香香的呢”

    “求你快去睡觉吧”我用着近乎哀求的语调说道。

    “嘻嘻,才不要呢,人家就要抱着你睡觉,谁叫你身上又软又香。”

    我无奈了,反正抱一抱又不会少块肉。更关键的是,被她柔软的身体贴紧时,我也有种很舒服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异xing相吸

    顾晓萱声音虽轻,但这寝室更小,另两个室友听着顾晓萱的话语,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两个女生抱在一起的18禁画面,不免气血上涌,这一夜对他们可难熬了。

    次ri一早,我迷迷糊糊间感觉胸口处有一种麻痒的感觉,奇怪的睁开眼,正是小丫头的两只小爪子不安分的在我睡衣胸口上方的位置处揉啊揉。我连忙直起身推开她,生气的瞪着她:“你干什么啊”结果顾晓萱还一副委屈的样子:“哼,人家见你那里那么小,好心想帮你揉揉大。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真想给她跪下了:“姑nǎinǎi,这个地方是不能随便碰的。要是我揉你那里,你愿意吗”

    没想到顾晓萱挺了挺小馒头,颇为骄傲的说:“当然没问题啦人家这里虽然不大,但手感很好的说。来,你试试看。”说着抓着我的手往她身上按去。我连忙缩回来,头疼道:“算我怕你了,我还是先下去吧。”说罢跳下床洗簌去了。今天15号,17号才开始正式上课。这两天大量同学陆续返校。顾晓萱是闲不住的,白天拉着我去图书馆说是要邂逅帅哥,我坚决不去,随她自己玩去,我留在寝室给水月涵打电话发短信qq留言,可她都不理我,让我苦恼万分。那个钱三公子的家世我已经查清楚了,他的父亲叫钱常德,为山东省布政使,属于手握实权的朝廷大员。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在昨天的本市新闻中有这样一条:热烈欢迎山东布政使钱常德大人莅临本市交流考察。结合水浩来的话,这人是那钱三公子的老子没错。我之后又百度下钱常德的资料,当即吸了口冷气:他居然是五席大长老钱锡联的二儿子总所周知,大禹帝国是选举君主制国家,帝国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元老院,元老院里共有20个普通长老和7个大长老。可以说,每个长老都是帝国权力金字塔最dǐng尖的人物,跺跺脚帝国都要抖三抖,随便一句话就可以定人生死。而7位大长老更是权力巅峰中的巅峰,各个把持着帝国的一方命脉,每个大长老背后的家族都是整个帝国最dǐng尖的豪门世家。大长老间又分坐席,从首席大长老到七席大长老,首席大长老同时兼任帝国皇帝,高居于龙椅之上,对内会见四方朝臣,对外弘扬帝国盛威。五席大长老权力虽不及皇帝,但也差不多远,而且完全有能力在10年一届的元老院换届选举中角逐至高皇位。五席大长老的孙子,这背景实在是大的有点渗人。我虽为筑基后期修士,但不会愚蠢的认为自己能和整个国家机器对抗。现在不比上古,古时候修士仗着自己的神通法宝尚可以在万军丛中来去自如。现在呢,飞机坦克大炮导弹一轰,结丹期修士一样得秒跪,这也是如今修士地位大不如前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水月涵以前谈起这个未婚夫时总是一副愤恨但又无奈的表情。不客气的讲,别看水润集团家大业大,只要大长老一句话,水家会顷刻间一无所有。在帝国里,权势的力量远远的凌驾于金钱之上。当然,我不会因为这个就放弃水月涵,我总得想出个解决办法来处理这个未婚夫。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设法和她和好再说。只可惜,我怎么联系她她也不回我。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