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76、王锡阐的委托

76、王锡阐的委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次ri,我们游览了几个王府和园林。韩纵仙显然对风水龙脉一说甚有兴趣,一路上尾随各个旅行团的导游听的是津津有味,还趁导游休息时主动凑上去问些问题。有的导游恰好脾气不错,虽然知道他是外人但也都热心的一一回答。遇到脾气不好的男导游,他就果断把我推上去。男导游见了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知觉间行走了一天,夜幕将至,我们找家店吃韩纵仙有了一肚子感慨:“所谓风水之说,不能尽信,但也不能尽不信。天下之事,有人为,也有天为。若能借天之势为己用,自可事半功倍。我辈修士也未尝不是如此,修为到了后期都是以元神引动天地之力,故可一念间破灭星辰。”

    “得了吧,你个练气前期的小修士,哪来的闲心天天想这些。”顾晓萱一脸鄙夷的表情。

    我倒是有点兴趣,追问道:“引动天地之力感觉好牛逼的样子哇。这得是什么境界”

    顾晓萱直接抢答了:“那至少也得是化神期。今后地球上能不dǐng>点小说 能再出现元婴期都是未知数,更别提化神期了。听师父说,最近一个化神期也是700年前的事情。”

    “嗯那现在地球上还有没有化神期呢”

    “应该没有了吧。听师父说,那些化神期老怪对天地变化格外敏感,许多人赶在灵气衰竭前就离开了这个位面。剩下的几个,自然也都这些年借助传送阵离开了,只剩下一堆元婴期来争抢剩下的传送名额。”

    吃完饭后自然是逛街时间。我一直无法理解女生对逛街的热情,明明什么都不买却也要挑个痛快,遇到些好看的衣裙顾晓萱还会拉我分头换上然后让韩纵仙拍照留影。那些店员似乎也对这种行为习以为常了,始终客气礼貌的接待。当然,她遇到非常中意的衣服也会买下来,拎包的任务当然交给韩纵仙了。

    算起来,今天都周二了,不过大学的课翘翘也无妨,何况还有王轩和周一飞这两个龙套室友帮我们签名答到。快餐店里我们也早就请好了假,经理十分爽快的给了一周的假。唯一不开心的就是詹梓璐那边,短信抱怨我出门带顾晓萱却不带上她,厚此薄彼,我只能许诺回来后给她带一堆特产。水月涵那边已经许久没联系我了,一想到这点我就心下黯然,毕竟这是我的初恋,夜深人静之时那些我们在一起的场景也会如胶片一样在我眼前划过。不过她这种xing格,我一味恳求也是枉然,还是找个合适时机吧。

    次ri夜晚,我们把那些主要景点都差不多走了一遍,也是时候回去了。我们来到火车站,照例找个黄牛砍砍价买下三张卧铺票,正待进站,却赫然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中年人。我们三人吃了一惊,并同时恭敬行礼:“拜见王前辈。”

    王锡阐摆摆手:“不用多礼。以后也记住,若在人多处见到前辈高人只需示意即可,以免引发凡人猜测。”果然,我们刚才的举止已经引发了部分路人的窃窃私语。顾晓萱最先反应过来,开口道:“我知道啦。王前辈,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却有一事。我本意过几天给你们打电话,但恰巧回家时感应到了你们的气息,正好当面相见,也说的清楚。”王锡阐在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放在我身上。我当然懂的,连忙恭敬道:“前辈有何吩咐,晚辈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没料到王锡阐哈哈大笑:“你这女娃是电视小说看多了吧,还学那文绉绉的话语。你心里想什么我何尝不懂,不必讲这些大话空话。你们来到火车站,可是要返回中京”

    我点了点头:“却是如此。”

    “听那韩小友说,你们在中京工大读书,可是离工大附中很近”

    “是的。就隔着两个街道。”

    王锡阐满意的
朱可娃传吧
点点头,道:“那最好不过了,你们恰好适合帮我这个忙。”

    我们三人面面相视,都在想:元婴期大修士居然叫我们帮忙依他的能力会有做不到的事情如果他做不到的事那我们更做不到了。王锡阐一眼就看穿我们的想法,开口道:“你们无需多想,听我讲完即可。”

    故事要追溯到明朝万历年间。那时的王锡阐还很年轻,偶然邂逅了一个叫木婉玲的女修士,并一见倾心,两人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也最终结为伉俪,育有一女,但她却没有修仙资质。修士间的子女拥有修仙资质的概率远远大于凡人,但没有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夫妻两人商量了一番,决定以凡人的身份陪伴他们的女儿过完这一生。于是,二人携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来到一个沿海的小县城定居,以木匠为生计,周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修士,就连他们的女儿也不例外。后来女儿长大了,嫁给了一个姓秦的读书人。这个秦姓男子虽一生未中功名,只以教书为生,但待他们的女儿却是极好的。及至许多年后,女儿和秦姓男子相继老死,但留下了一支后脉,王锡阐夫妻两也因活了太久开始引人生疑,最终以假死的方式告别了世俗生活。又过了许多年,木婉玲一生修为止于结丹期,终究是早一步亡故,王锡阐痛定之余也格外留心自己这支世俗后脉,免不得暗中关照一二。遗憾的是,这支后脉一直人丁单薄而且没出过有灵根的人。时间长了,王锡阐也开始忙于自己的事情,不太关注这秦家支脉。时至最近,他因思念亡妻而又去追查了一番这支脉的现状,发现里面竟然诞生了一个双灵根资质甚佳的女孩,叫秦语晴,相貌还酷似亡妻,他便起了把她接到他身边将其引入仙途的想法。可是这女孩如今都16岁了,过着幸福安宁的世俗生活,他怕强行带走她会引发她的怨气。他可不想被这个酷似亡妻的后代记恨。恰巧他碰到我们,就蹦出个想法,想让和秦语晴年龄差不多的我们设法引导她、让她主动的去求仙。

    这事情咋听上去挺简单的,但cāo作起来却不容易。试想,一个女孩本来过着家长爱老师疼的幸福生活,你却突然跑她跟前让她放弃这ri常去跟一个她从没听过的老祖宗去寻仙问道,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答应呀。王锡阐看出我们的为难,开口道:“几位小友且管放心,我断不会让你们白做事。我手头有两颗护田丹,能降低你们结丹失败后的死亡概率,事成之后必定相赠。”

    这个报酬不可谓不重。对修士而言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命了,命没了什么都没了,所以那些可以保命的丹药和法宝都是最受欢迎的。这护田丹就属于可以保命的丹药。能将结丹失败后的死亡率从3成降到2成,就算在上古年间这也是不可多得的重宝,更何况今ri。若是把它拿到市面上,必定引发修士间的一番拼命争抢。而且我冲击结丹在即,这丹药对我可是雪中送炭,毕竟谁不怕死呀。况且不客气的讲,就算对方让我白做事我也得去做,毕竟所谓平等谈判只存在于实力相近的人之间。强者命令弱者,这在修士间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今他肯给我这么重的报酬,我还能多说什么我郑重道:“前辈放心,晚辈一定尽力而为。”

    王锡阐点点头,目光依旧停留在我身上,说道:“此事中你却是关键。依我观察,你正是那种心思活络之辈,可以先设法接近她成为她的好友,ri后才好办事。具体怎么做,你们自己商量,拿定主意后先告诉我一声。若有什么需求,也只管提就是。”

    事情交待完毕,王锡阐很快离开,留下我们三个面面相视,不知今天之事是福是祸。虽然对方看上去脾气不错,但要是我们把事情办砸了难保他不发火。一个元婴期大修士的怒火,我们可承受不起。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逢山开路想办法了。于是,我们趁着候车的时间,聚在一个小角落里讨论起来。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