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79、班长的关心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晚自习结束后,我和三女一起走出校门。她们问我住哪儿时,我就报上韩纵仙的家庭地址。这关系到计划的后续。三个女生碰巧都和这个方向不顺路,于是在校门口就互相告别了。我如释重任的回到大学里,去库房更衣回到寝室,打开电脑准备虐一下小学生来发泄下坐了一天的苦闷。

    凑巧另外两个室友社团活动很晚不再寝室里,韩纵仙直接问我道:“扮了一天小朋友,感觉怎么样”

    “无聊死了”我一口气把我心中的怨念都倾诉出来,结尾总结道:“老韩,我们能不能把计划加快点我真不想这样一天天的受煎熬了。”

    “哦据老夫所知,你可是刚结束这种高中生活没多久,怎么这么快就不能适应了”

    “那当然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就好比一个已经当上了领导的人突然被剥去了官职又得从普通职员干起,心里能舒服才怪。你想,他当领导时多风光”我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因为我列举的这种情况怎么和韩小说 纵仙的经历这么像他可是从一个门徒上万妻妾成群的宗派长老一夕间沦落得一无所有,被迫过着普通大学生的生活,心里落差应该很大的。但我貌似也没听他抱怨过。

    韩纵仙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冷笑道:“yu修道,先修心。若你连这点心里落差都接受不了,往后怎么应对心魔劫心魔幻象的可怕,远超你的想象,无数修士都被困于幻象中,或疯癫,或白痴,一世英名尽坠。”

    我沉默半晌,开口问道:“老韩,你的心魔劫是什么”

    没想到一听这话,韩纵仙立马脸sè大变,神sèyin晴不定了好久,才yin冷的说道:“心魔劫的类型关乎到一个修士的道心,乃一切修士的逆鳞。若非你半路出家,毫无常识,老夫必与你就此绝交。”

    虽说他此时明面上的修为只是练气初期,但一旦发怒起来却会让我都心生惧意,感觉他就像一个火山一般,平静是人畜无害,一旦爆发就有毁灭万物之威。而且他既然修为几乎尽失,又为何还保留了一些修士的神通、比如过目不忘、观望灵根之类的他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未说还有关于我莫名其妙筑基的事情,他怕是也隐瞒了不少对我没说。不过我也清楚,他嘴巴可是牢的很,想套他话纯属痴人说梦,或许哪天他真正信任我了之后会主动告诉我吧。

    我把一天的郁闷都发泄在游戏上,cāo纵着大影魔一身飞鞋跳刀推推臂章风杖虚灵刀六神装怒秀cāo作,各种完美跳大接无缝9连压的三杀四杀暴走超神,把一群小朋友虐的是丢盔卸甲鬼哭狼嚎,最后都堵在对面泉水口练习打炮了。就在这时,音响里响起了熟悉的qq音,我也停止了虐泉直接退出游戏,一看是我高中铁哥们王刚发来的。

    王刚:“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很逍遥啊,都不怎么联系好哥们了,果然是重sè忘义。”

    我:“嘿嘿,要是给你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保准你做的比我还过。”

    王刚:“擦,你小子哪来的好运,居然泡到这种极品妞。嗯,你们做过了吗介绍下过程吧。”

    男生聊天就是这样,三句不离“sè”字。只是这个“sè”的两头都是我自己,让我感觉不太舒服,我决定叉开话题。

    我:“别这么贱。你和林立最近忙啥呢”

    王刚:“还不是那个大侠世界。嘿嘿,我和林立组建了一个新公会,我是盟主他是副盟主,最近在服务器里很红火呢,还招了不少妹子玩家。你个现充别得意,我们哥俩也马上脱离单身了。”

    我:“你们呀,别被人妖爆菊就万幸了。”

    王刚:“滚”

    女生间的闺蜜和男生间的哥们感觉就是不一样。闺蜜的话,比如你买件新衣服,或换个发型,肯定会称赞你一番。哥们的话,多半是要骂你句“装逼犯”或是“青年”。大概因为我是男生的缘故,和哥们这样笑骂心里觉得更舒服也更自在。

    接下来,王刚又把话题转向“漂亮的嫂子”。

    王刚:“说正经的,你手头应该有不少嫂子的美图吧就是那种卖萌的照片。我和我室友说我高中的铁哥们找了个超漂亮的女朋友,他们都想见识一下。最好是xing感一点的。”

    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八成是要拿去撸的。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哥们的撸材,心里一阵恶寒,果断拒绝。

    我:“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两个字:没门。你们呀,还是现实点,找学院里的妹子下手,游戏里的妹子太不靠谱,保不定就是个满面络腮胡子的抠脚大汉。”

    王刚:“擦,你别得意,还是看好嫂子,别哪天被帅哥拐跑了、”

    我就这样又和他扯皮了半天,心情也愉悦不少,去楼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道尽头的洗澡间冲个澡,直接换上睡衣睡裤,神清气爽的走出来。结果刚出了隔间,就被叫住了,是我们班的班长。班长打量着我出水芙蓉般的清丽面容和宽大男式睡衣下娇小纤细的身姿,目光又在我拖鞋里晶莹剔透的小脚丫上停留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道:“吴同学,我能不能和你私下聊聊”

    虽然我很反感八卦行为,不过他身为班长关心下同学状态倒也说的过去。于是我点了点头,随他一路出了宿舍楼来到夜sè笼罩下静谧的cāo场,我们在草坪上随意的渡着步,班长问出了他憋了好久的疑惑:“你究竟是男生还是女生呢”

    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了经验,轻声反问一句:“你说呢”

    班长似乎把我这话理解为了肯定句,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是男生,你的三个室友一定也是因为怜惜你所以才给你打掩护吧。可是你明明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要装成男生住在男寝虽然我们同学素质都很高,不会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可这事要传出去总归影响你的名声。”

    于是,我又对他讲了一遍那个神奇的故事,就是我此前对两个室友和班主任讲过的那个。跟着韩纵仙时间久了,我也演技见长,说起来是声情并茂,讲到悲伤处大眼睛里还会凝结出淡淡的水雾。听完了我的讲述,班长的表情一下子变了,看向我的目光里满是怜惜和溺爱,开口道:“我能明白你的感受,但该面对的终归是要面对。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人,宁可晚一点去面对。班长,你愿意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说话间,我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看向班长,后者自然是拍胸脯做保证。

    话都讲完了,班长却没有回去的意思,又和我绕着cāo场跑道边走边聊了许久,中途还硬是去了附近的超市给我买了一瓶高贵的营养快线,其险恶用心路人皆知。我也不去点破,学着印象里我接触过的那些女生那样举止言谈,比如走起路来步子很小、双手自然的搅在一起搭在背后,笑起来的时候还会用小手轻轻掩住小嘴。总之,一路走下来班长已经认定了我是个正常可爱的“女孩子”,态度也愈发的殷勤起来。我怕夜长梦多,开始双手抱胸做寒冷状。班长不是傻子,关切的问:“怎么,冷”

    我点点头。四月的夜晚还是有点寒意的,我现在身上又只有睡衣睡裤。我本以为他会顺势和我回寝室楼,但我错了,他居然利索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我肩上。我一脸黑线的抬头看着他,他黑黝黝的老脸上居然有点泛红的迹象,说话也难得的有点结巴起来:“那个,回宿舍不还有段路哈。你先披着,到了楼里在还我。”

    我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也不想拂了他的美意,就这样一路走向寝室。谁知路上又遇到了同班同学赵兵,这厮眼里甚好,隔着老远就打招呼:“班长啊,这么巧嗯你旁边的女生是你的女朋友吗”赵兵说话间就走进了,看清我的脸,惊呼一声:“你是吴道安你怎么披着班长的外衣难道你们在搞基”

    班长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刚想开口解释,却突然想起他承诺过我了某件事,这下子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还是我给他解了围,瞪了一眼赵兵,道:“瞎说什么呢,我只是最近有点伤风,借班长的外衣披一下。”

    结果赵兵不依不挠:“那你有病了不休息,穿个睡衣和班长在外面做什么”

    这个问题不好解释啊。我果断的耍无赖:“你是谁啊管这么多。”

    赵兵笑了:“瞧你这幅小模样,还真像个发嗲的女生。嗯话说你真的是男生吗怎么看都不像呀。”

    班长立刻站出来给我说话:“别乱讲,吴道安就是长的那个一点,但绝对是男生。我和他一起去学校的公共澡堂洗过澡的。”

    赵兵还是一脸的狐疑:“真的吗班长,你不会是因为和吴道安有一腿所以替他打掩护吧”

    “赵兵,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们两个男生,怎么可能有一腿。”班长说的是义正言辞,但看向我的目光里却满是柔情,这不是不打自招吗赵兵嘿嘿jiān笑两声,也不多说,先走了。

    班长表情有点尴尬,解释道:“赵兵就是直肠子,想什么就说什么。”

    “而且还嘴巴特别大。”我补充一点。

    一时间,两人都诡异的安静下来。两人都在想,以赵兵的八卦xing格会把这事怎么到处宣扬。片刻后,还是班长开口了:“你放心,要是有什么谣言我会第一时间去帮你承担。你要是今后有什么困惑,也可以来随时找我。要是你哪天想通了也来找我,我帮你一起去学院说明情况,给你调到女生寝室楼。”

    呵呵,你是帮不上这忙了。我口头上还是意思一下表示感谢,然后进了寝室楼。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