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84、告别室友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医院手续跑完了,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点内疚,低声道:“老韩,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哼,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杀一人者诛,杀百人者雄,杀得万人为诸侯,杀得千万人是为王。杀人尚且无所谓,这点小事又算什么”韩纵仙一幅理所当然的口气。

    我摇摇头,不能认同他的这番理论:“我们做事不该守法吗如果大家都不守法,不就天下大乱了”

    “守法你说的是法律哈哈哈。”韩纵仙似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随即神sè一敛:“老夫今天就告诉你,什么是法法,是强者用来约束和奴役弱者的工具那些世间的强者,几时把法律当成一回事普通人只能一妻一子,朝廷大员们却可妻妾成群子嗣满堂。普通人只能有一个身份证,大员们却身揣几十国护照。普通人偷个几十块即入监狱,大员们窃取国库千百亿依然高坐庙堂之上。法律面前,弱者平等。强者面前,法律就是个屁”

    我 不屑的撇撇嘴:“就是你这种想法的人太多,我们才一直人治。如果所有人都能敬畏法律,那法律自然就可以约束强者。毕竟,历史上弱者联合推翻强者的事例比比皆是。”

    “无知弱者永远是弱者,墙头草随风倒,只能在别的强者带领下才能凝聚起来。哪次改朝换代,不都是那一小撮强者间你死我活的争斗弱者,只是强者间争锋的炮灰,没人在意弱者的生死,反正不管死多少都能再生出来。”

    我依旧摇头:“你说的是以前的事了。时代在进步,信息的普及、交通的便捷、普世价值的推广,会让强者弱者间的界限与差别越来越淡,人与人之间也会越来越平等。”

    “时代在变,但人xing不变。人xing不变,那你期望的场景就永远不会实现。”韩纵仙这种活了200多年的老怪物自然顽固的很,不可能被我几句话说动。

    这时候,附中的高大的教学楼已经耸立在了视线内,我和韩纵仙就地告别,回到附中的教室内。这时候,秦语晴她们已经考完试吃好午饭回来了,看到了我连忙问道:“安安,你那么早交卷后跑哪去了”

    “厄,最近有点发烧,就趁机去医院看看。”

    没想到秦语晴立刻露出一幅关心的表情:“真的吗我来量一量看看重不重。”说罢就把小手贴在我额头上。我真气一运转,额头自然的变得滚烫起来。秦语晴缩回小手,焦急的说道:“哇,好烫哦。安安,你还是去医院吊针吧”

    我立刻做出一幅虚弱却又故作坚强的样子,微笑道:“这怎么行呀,来新学校的第一次月考肯定不能逃走呀。姐姐放心啦,安安能撑住啦。”

    据说妹子的三种瞬间最吸引人:哭泣时的破泣一笑、虚弱时的故作坚强、还有xxoo时。反正我现在是符合第二种了,秦语晴的目光里一下子满是怜爱和心疼,轻轻的揉了揉我的秀发,关切的说道:“那你这两天一定要注意身体呀,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我乖巧的点点头,一幅可爱小兽的模样,让其他女生爱心大起。

    下午是语文考试,我身为男生自然有偏科,高中语文一直很弱。不过筑基以来记忆力大涨,肚子里的墨水也积攒的多起来,居然做起卷子顺风顺水,写起作文也是下笔千言一泄如注。

    语文考好后就放学了,学校体谅学生考试压力大,所以月考期间没晚自习。我和秦语晴她们一起走出
嫂子合集无弹窗
校门,临别前她们各种针对感冒献计献策,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也让我内心满是暖意。

    此时天sè尚早,我回到大学、换了衣服,直接去学院找班主任,把医院的证明全交给他。班主任看了一遍,诧异的抬起头:“你已经完全是女生了吗这里面完全没提两xing畸形的事。”

    虽然很羞耻,但我还是果断的点点头。班主任点了点头:“如此最好不过,也不会引发女寝那边的误会。嗯,你先回去吧,什么时候换寝我会通知你的。”

    于是,我一路回到寝室,路过大堂时楼管阿姨又提醒了我一遍,烦的我是真想掐死她。刚一会寝室,就看见王轩和周一飞正一脸惆怅的在互相敬酒。擦,这两个人在搞哪出啊,怎么突然借酒消愁起来他们见我进来了,立马停下手里的动作,神sè复杂的盯着我,把我看得都发毛了,颤声道:“你们怎么了今天这么反常”

    还是周一飞先开口了:“听老韩说,你马上要搬到校外去住了”

    我明白了事情根源。我点点头。

    周一飞深吸一口气,道:“你还记得我们曾经对你的告白吗”

    这是要逼答复的节奏吗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不会喜欢上男生的。”

    周一飞和王轩相对苦笑一下,这次是王轩开口道:“我知道,我们没钱长得也不帅,配不上你这般仙女一般的女生。所以我们间早就有了秘密协议,在你搬出去之前会一直尽全力保护你的真实身份。不过这一天还是来到了,以后我们怕是很难见面了。”

    他说的句句属实。我对他们的感情只是最普通的朋友,属于见个面打个招呼聊两句天气就分开的那种,以后没理由再有什么交集了。我想安慰他们,但张张口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见这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默契的点点头,王轩开口道:“小安,我们能不能抱你一下”

    虽然被男生抱有点恶心,但他们毕竟这段时间帮了我不少的忙,还是满足他们这个小小的愿望吧。我大方的点点头,两人顿时喜出望外。先走过来的是王轩,他打量着我明艳不可方物的小脸蛋和纤瘦孱弱的小身子,居然一时不知从何下手。我干脆采取主动,走上前双臂抱住他的熊腰,小脑袋侧着贴在他的肉呼呼的胸前,轻声道:“谢谢你,王轩,我们永远是朋友。”

    王轩没有想到,这个自己看了半年的美女室友抱起来竟是这般的舒服。细瘦纤长的小胳膊,软绵绵的小身子,青丝下安详宁静的玉容,还有那股淡淡的幽香,让他的身体各处感官无时无刻不在受用着,身子也渐渐的有了反应。渐渐地,我的小腹处就感受到了一个异物的崛起,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惊呼一声跳开两步,不满的瞪着他。王轩心里也是这个后悔啊,怎么这平ri里能屈能伸好用无比的小弟弟偏偏这时候调皮起来,这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妹子面前抬头啊。

    我先是很不满,但转念一想,自己要是被一个美女那么亲密的抱着,也多半会有反应吧。嗯,大家都是男人,男人都懂男人的事,就别介意了。于是,我对着王轩笑了笑,又走向周一飞,主动抱住他。周一飞倒是很安分,只是一只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小脑袋,像是个慈父一般。我突然恶意的想,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生理上的难言之隐呢

    总之,告别也告别了,不过这晚我还是要在这里睡得。两个室友更是抓紧一切机会偷看我,像是要把我的音容笑貌完整的拓印在记忆中一样。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