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祖师爷 > 18.第一圣地又如何?

18.第一圣地又如何?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知道青衫女子的背景是太虚观时,林锋的心骤然沉到谷底。

    在这个天元大世界,妇孺皆知,最强的三大宗门,就是道门圣地太虚观,佛门圣地大雷音寺和剑道圣地蜀山剑宗。

    但就算大雷音寺和蜀山剑宗,嘴上或许不说,心中也要承认,三大圣地之间也有高下之分,而太虚观则是毫无疑问的三大圣地之首,世间第一宗门。

    不同于其他两大圣地香火鼎盛,门人满天下,太虚观其实极为低调,门下弟子数量也不多,但只要有太虚观弟子入世,必将震动天下。

    太虚观收徒是走精英路线,门槛高得离谱,所收弟子,无一不是惊才绝艳的修道天才。

    不考虑其他方面,单纯以根骨悟性来说,太虚观弟子的平均值绝对天下第一,毫不夸张的讲,那里是天元大世界修道天才密度最大的地方。

    而太虚观的道法神通也名震天元,其至高道典太虚大道妙要被誉为天元大世界离天道最近的道法,只要修 练,必然可成就元神无上之境。

    天笼咒印更是太虚观的招牌法术,鼎鼎大名在修道界广为流传。

    连萧焱在短暂的疑惑后也想起天笼咒印的来历,不由一惊:“你刚才说天笼咒印你是太虚观门人”

    青衫女子微微点头:“我的名字是燕明月,师门正是太虚观。”

    萧焱的神色复杂起来,有些怅然:“太虚观”

    林锋嘴里发苦,他想起来了,乌州城中关于萧焱的种种流言,其中一样就是昔日萧焱展现惊人天赋时,曾惊动过太虚观,有意将其收入门下。

    现在看萧焱的表情,就知道这条传言是真的。

    林锋用脚趾想都知道萧焱此时的感受,毕竟那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圣地,能成为太虚观弟子,不仅萧焱自己修炼一途走上康庄大道,连整个萧家都跟着光宗耀祖。

    而之后萧焱陡然从天才变废柴,太虚观便与他擦肩而过,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太虚观说不定就成为他的一个心结,一个巨大的遗憾。

    更糟的是,说不定还会牵扯出他已故父母的遗憾,比方说“到死都没看到儿子成为太虚观弟子”这一类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有一个重新进入太虚观的机会摆在萧焱面前,他会怎么选

    林锋都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太虚观又如何第一圣地又如何”林锋心里发狠:“搞定了这个萧焱,说不定还能搭上一个萧真儿,这种买一送一的好事错过了,要遭天谴的”

    林锋仔细观察,发现燕明月语态从容,看向萧焱的目光中带着歉意,但却没有炽热恳切。

    燕明月的神态看上去不像伪装,那就说明她只是对萧焱抱有歉意,或许出于补偿心态她会引荐萧焱入太虚观,但并不是看重萧焱的天赋,执意要收其为徒。

    也难怪,她出身太虚观,从小就是在天才堆里长大的,什么样的惊天妖孽没见过她自己恐怕就是个天赋惊人的修道天才。

    既然这样,就给了林锋可乘之机,林锋心中不停思索,突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

    林锋脸上浮现出一缕阳光般温暖和煦的笑容,他的视线转向身旁的萧焱。

    “饕餮真是好久没见过了”林锋目光打量着萧焱掌心上的第二枚戒指,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萧焱一呆,燕明月的目光也望向林锋,明眸中闪动着意味难明的光彩。

    “这位道友见过活着的纯血饕餮”燕明月看着林锋,朱唇轻启:“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林锋微微一笑:“山野散人,名号不值一提,本座姓林,叫我林道人就可以了。”

    说罢,不等燕明月答话,林锋接着说道:“本座方才听燕道友提到,你是十年前受伤,然后托身于这戒指中,对吗”

    林锋现在要夺回这场谈话的主导权,绝不能给燕明月机会,不能让她提出引荐
盛开的玫瑰帖吧
萧焱入太虚观做补偿的事情,否则萧焱会立刻纳头便拜,那就没他林锋什么事儿了。

    燕明月看了林锋一眼,这一眼仿佛看到了林锋心底,她或许不知道林锋究竟在想什么,但明显看出了林锋掌控谈话主导权的意图。

    林锋面色如常,但手心已经冒汗,这个女人太精了,就像能看穿人心一样,明明平淡如水,没有丝毫咄咄逼人的意思,但却给林锋带来如山的压力。

    不过所幸燕明月并没有深究,只是平淡的点点头:“确实是十年前没错。”

    因为系统的保护,她看不出林锋修为深浅,可这世上能让她看不穿的人实在太少了,因此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燕明月对林锋的态度体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敬意。

    林锋点了点头:“不久之前,本座曾经遇到一只妖怪,那妖怪明显也是有重伤在身,被迫将神魂寄托在一棵老桃树上。”

    萧焱有些奇怪的看着林锋,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起看似无关的话题。

    燕明月神情不变,只是静静看着林锋,等他的下文。

    林锋抬眼与她对视,两人的目光都平静而悠远,林锋淡淡的说道:“据当地人说,那妖怪也是在十年前突然出现的,哦,对了,是个女妖。”

    燕明月的神色终于产生了变化,垂下眼帘,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道友可知那女妖来历”

    林锋摇摇头,然后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本座只知道,她自称胧夜。”

    燕明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目光投向远方,视线却没有焦点。

    良久后,她悠然一叹:“我没有死,她果然也没有死”

    燕明月转头看向林锋,认真的说道:“多谢道友告诉我这个消息,道友可知那胧夜下落”

    林锋心说不知道,但那女妖精养好了伤多半要来找哥的麻烦。

    他微微摇头:“这本座却不知道了。”

    说话的同时,林锋始终在细心观察燕明月,留心她神态变化的一举一动。

    在听到胧夜仍然活着的消息后,燕明月如皓月般明亮的双眸染上了一丝愁绪,甚至流露出些许焦急。

    林锋心里长松一口大气,知道自己赌对了。

    这燕明月,同那胧夜,就是标准的宿敌关系,很有可能是什么道门圣女对阵妖族圣女的戏码。

    两人的容貌,天赋,道法都是不相伯仲的层次,相互欣赏理解却又生死对立,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纠葛一生,上演一出出相爱相杀错,是亦敌亦友的好戏。

    一般来说,或许还会爱上同一个真命天子

    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听到胧夜的消息,燕明月果然不淡定了。

    虽然她养气功夫不错,但林锋还是能看出,她现在恨不得立刻找到胧夜,再与之大战三百回合。

    这样的情况下,她总该不会还惦记着补偿萧焱了吧

    至少不会是第一要务了。

    林锋决定再给她添把火,于是开口问道:“燕道友失了肉身,只剩下神魂寄托在戒指中,行动怕是多有不便吧”

    燕明月目光一闪,深深看了林锋一眼后,坦白的说道:“我有办法重塑肉身,只是在此之前,需要做许多准备功夫,在此期间,确实仍要寄托在戒指中,否则虽然不会伤及神魂,但会白白流失法力。”

    看着已经完全恢复平静的燕明月,林锋心中凛然,不敢再有丝毫松懈。

    眼见燕明月话说的坦白,林锋也不饶圈子,直接说道:“本座或许可以助道友一臂之力。”

    说罢,林锋取出安魂草,燕明月一见,立刻认了出来:“安魂草定魂丹的主要材料,有定魂丹,我确实可以脱离戒指,神魂稳固,白日神游万里不在话下。”

    她深深看了林锋一眼,突然不再出声,而是用法力传音给林锋,不让萧焱听见。

    “道友苦心造诣,可是为了这萧焱小友”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