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强占弟妹 > 大结局(爱是解药5)

大结局(爱是解药5)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五

    感情一旦确定,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理所当然而且更为自然。

    他们之间的相处变得更为融洽也更加甜蜜,像是要弥补这些年的不懂得珍惜,不论在家还是去外面,他都会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哪怕他要去书房办公也会拉着她坐在一旁。无人的时候,他们相互凝视的目光越来越胶着,分开变成一件特别艰难的事情。吻也越来越放肆,越来越热烈

    她越来越爱跟他撒娇,哪怕偶尔使使小性子,他也会无限地包容她。他收敛了男人的霸气越来越温柔,他宠着她,全心全意,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开心,她爱他,哪怕是分离半会也舍不得放开他的手。原来爱情带来的喜悦,对他们来说,竟是这般的无限美好。

    那火热的气氛让家里的小霸王不满了,爸爸妈妈以前最重视的人都是他,现在他们眼中竟然只有彼此了。有时候他放学回家,他们竟然静静地抱着坐在阳台那里不说话也不理他。

    还有没有更过分的父母

    然而,甜蜜过后伴随而来的是分离。整整半个月的假期总是要结束,再依依不舍也要离开。

    楚孟的工作重心全部在伦敦,他再不舍再心疼老婆还是得在半个月后动身出发了,因为那边的阿政一天数番电话过来。凝儿又要坚持在国内生产后再过去,她现在这样过去只会让他没有办法专心工作,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放她一个人在家,而张嫂年纪也大了,凝露不想让她跟着跑去那么远,别的人她又不习惯,那只能生产完后再说吧

    毕竟以前他工作也是一直这么忙的不是吗楚孟拗不过她,没有办法,只能孤身前往。

    可是他才走没几天,凝露就后悔了。已经习惯有他在身边的日子,突然没有他,她每天都过得很难受也很想念。

    虽然他每天晚上在她入睡前会打电话给她,陪她聊天,或者跟他们两母子视频。哪怕只是听她说一些琐碎的小事,比如宝宝的胎动;比如今天看了什么新闻;比如今天吃到什么好吃的之类,比如楚致修又招到了多少家长的投拆。他都很有耐心地听完,听她的絮絮叨叨,再多也不嫌她烦,一直陪到她有了睡意,才会断线。

    现在她每天最期盼的事情,就是晚上与他的电话或视频。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的对话时间总会在他上班的时段,可是他却总是说没有关系,有几次她看到他那个美艳绝伦的秘书来催过他几次,虽然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可是从他总是说那一句:,她就知道其实他真的很忙很忙,却总是为了自己而耽误了工作。

    原来只要她愿意,他真的是个一百分的好老公,对她温柔宠溺到至极,稳重,脾气虽然算不上很好,可是在面对她时,那可怕的大男子主义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他会尊重她的想法,体贴她的需求,迁就她偶尔的无理取闹。这份心意,让她哪怕是睡觉醒来都觉得很感动很甜蜜,只恨自己以前为什么会那么执着,总是看不清自己的心,也没有付出半点的努力去了解他。

    还好,还好。他们都还来得及去重拾那些曾经被岁月蹉跎过的甜蜜,他们终究可以牵着彼此的手再也不分开。

    这样的生活,她应该觉得再无所求才对,当然,如果他可以在她身边,那就更完美了。可是,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凝露想破了小脑袋也想不起来。

    晚上8点的时间,又是他们的开心对话的时间。可是今天楚致修小朋友却躲着有不愿跟爸爸说话。

    他怎么了大洋彼岸的那一端,英俊优雅的男子正对着她浅浅的笑,低沉好听的男音透过电波传入耳内。凝露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厉害。说出去怕是要笑死人了,他们明明已经就是结婚了好几年的夫妻了,甚至第二个孩子都快出生了,她竟然能看自己的老公看得发呆。是不是很蠢

    脸在下一刻通红了。而那个因为掉牙齿而不愿意跟爸爸说话的小朋友坐一边的沙发玩游戏去了。

    凝儿,怎么了是不是想我了戏谑的笑声再次传了过来,让凝露终于回神。

    老公,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你有没有想我想调戏她是吗她也是可以的。

    凝儿,我马上飞回去好不好像是受到刺激一样,某男竟然冲动得无以复加,真想就丢下手头永远也做不完的工作回去算了。

    不要。人家开玩笑的嘛怕他真的会马上飞回来,凝露急忙出声阻止他。他这个人做事可真的一点也不按理出牌的。

    可是,我真的想你了。再想一点就没有办法工作了。凝儿那声重重的叹息声从遥远的国度传来,让凝露更加想他了。光是这样看着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了,唔,好想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尽情地撒娇。

    妈妈,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肉麻了我回去了。小帅哥挑起了好看的眉毛,跳下沙发就要往外走。

    真是受够他们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不过去了一趟伦敦,然后爸爸又追回来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以前他们都不会这样的,现在个个都冷落他。

    婆婆说那是恩爱的表现。恩爱那以前他们就是不恩爱了难道是因为妈妈有了弟弟后他们才变得恩爱大人的世界太难懂了

    楚致修,给我过来。低沉的声音从被凝露打开外放模式后在书房里回荡。不就是掉了一颗牙齿吗竟然不敢给他老子看了

    妈妈楚致修停下脚步转头回来,小手捂着嘴满脸委屈的样子。爸爸真的好过分啊明知他掉了牙齿说话要漏风的,还要他跟他视频。

    楚孟,算了,好不好。慈母多败儿就是这样了。

    不行。就因为这点小事跟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那他怎么去学校上课楚致修,你给我过来。虽然小妻子撒娇的样子让他很心软,但是还是不能姑息那个小子这样的行为。

    不情不愿,楚致修紧闭着小嘴走了过来,却始终不开口。

    楚致修,你仍然坚持不开口说话吗楚孟在屏幕那边挑眉。

    don't.板着脸、抿着小嘴,楚致修坚持用打字的方式跟爸爸交流。虽然中文输入法还学得零零落落,没法顺畅使用,但用英文表达,一般的交流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那你捂着嘴说好了。楚孟看着儿子一脸为难的样子,心中想发笑又怕没了父亲的威严。

    idon't.that'小朋友依然坚持着。

    不礼貌楚孟在那头哭笑不得。他儿子原来也学习到了礼貌这个词。

    这时,张嫂急冲冲跑进来,根本注意到屏幕上的楚孟,边走边兴奋地说着:小少爷,你看婆婆给你买什么回来了

    张嫂,你真的去买了凝露看着张嫂手上的小口罩,哭笑不得。刚才从学校回来后,楚致修一直捂着嘴巴坚决不肯开口。张嫂就想到了去买小口罩,没想到竟然回来这么快。

    对啊,买了好多个呢快点来看看,什么颜色的都有。老板说卖得最多的就是这个了,叫什么宝宝张嫂翻着手中那些的颜色不一的小口罩,终于拿出一个蓝色的。

    是海绵宝宝。凝露笑着拿了过来套在自己嘴上,嗯,小了一点。

    楚孟,你看,好看吗臭美着,凝露把脸伸到了屏幕旁。

    好看。低低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少爷张嫂这时候才看到电脑那一头,少爷对着少奶奶一脸的宠溺。真是失策啊,她进来得不是时候呢

    小少爷,我们到客厅去试试看哪个好看好不好

    好楚致修小朋友巴不得马上离开书房。

    婆婆,为什么都是这么幼稚的图案啊他也是幼稚小屁孩子一个好不好

    小朋友都喜欢的啊

    可是我不喜欢楚致修小朋友自认为自己不是一般的小朋友。

    一老一少的声音渐渐走远,直到听不见。

    楚孟,我也买一个好不好重新坐回位置上,凝露手里还拿着那个可爱的小口罩。

    你买来做什么呢那样我看不到你的小嘴了。我想亲它了某男人公然在明亮的办公室里调情了。

    楚孟,你怎么可以这么好色而且他现在是上班呢竟然说出那么暧昧的话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只对你好色。我不止想亲小嘴,还想某男想继续调情,结果一个不识相的男人没有敲门就进来了。

    孟,亲够了没有亲够了是不是该去开会了进来的江允政。孟也太不靠谱了,让那么多人在会议室等了快20分钟了,他老兄还在跟老婆卿卿我我而且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楚孟,快点去工作了。我也要回去睡觉了天啊,凝露看着那边江允政一脸的坏笑。丢脸死了,他们竟然在外人面前那么丢脸。

    凝儿,不要理他,我们继续。楚孟没有半点被人看到的尴尬。不就是20分钟嘛,让他们等好了。

    凝露,我先把你老公借一下,晚点再还给你。江允政把脸靠到电脑边。

    楚孟,你快点去了我要下线了。人家阿政都这样子了,他怎么还好意思坐得稳如泰山呢

    凝儿,好好睡觉。明天我们再谈。她已经害羞脸都红了,他怎么好再为难她工作确实
婚聘无弹窗
也要去做了。

    春末夏至,季节交替。

    凝露肚子里的宝宝离预产期不到一个月了,每天挺着个大肚子上上下下真的很辛苦,还好之前她已经有过一个宝宝了,要不然她还真受不了现在这样。

    明明在快5个月的时候肚子还没怎么涨起来,谁知道过了7个月后竟然像吹气球一样一天比一天大起来。

    楚孟,我不想让你走了。

    看着他在穿衣镜前打着领带,凝露挺着个像小企鹅一样的肚子在他后面拉着他的衣服。

    这半年来他们总是这样聚少离多的,他每个月总会抽几天回来陪她,然后再赶回公司。

    那我不回去了。停下手中的动作,楚孟转过身子抱着她,两个偎依的身影在镜子里清晰无比。

    如果楚孟当初知道会这样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去成立什么公司了。让自己忙得连怀孕的妻子都不能多陪几天。以前是她不需要他,可是现在看她这样的依赖,他恨不得自己可以分成两半,或者干脆把公司结束了算了。

    不好了她只是舍不得他走而已,又不是真的让他不工作了。她知道他喜欢不同的挑战,如果真的要他天天在家陪着她,久了他一定会腻死了。

    不是喜欢我陪你吗亲了亲她红润的脸颊。

    喜欢。可是你还有工作不是吗把脸靠在他胸前,真想让时间就这样停止了。

    没关系。低低的声音消失在唇边。

    离别的亲吻愈来愈激烈,眼看就要失控,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少爷,时间到了。是司机老张。

    再等几分钟。楚孟理了理她有点凌乱的长发,在红肿的小嘴上亲了亲才放开她。这几天,因为她快临产了,所以每晚除了抱抱她,他什么也不敢做,就算是吻也不敢吻得太深,怕控制不了自己。

    可是,今天在他就要去伦敦之前,他们却快要失控了。真想把她一起带上飞机算了。

    楚孟,我生宝宝的时候你一定要回来,好不好再舍不得也得走啊虽然已经有过一个宝宝,但那时因为意外,她在打麻醉后就一点知觉也没有了,所以,对于这个马上要出世的宝宝还是担心的。

    乖,不怕的。一切都有我在我回去把工作都交给阿政,然后回来陪你好吗他的大手抚着她圆滚滚的肚子,其实他心里也是紧张得要命。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让她感到害怕。

    楚孟,楚孟再次扑进他怀里,真的好舍不得他走啊。她好想哭了怎么办

    凝儿,不可以哭。我不去了,在家陪你。一看到她可怜昔昔的样子,他的心都痛了。让阿政自己处理好了,他拿出手机就要拨电话,有人却比他更快一步夺了下来:楚孟,不许你不去。快点走了,飞机要起飞了。

    她只是有点难过而已了,又不是真的让他不去

    无奈地看着那个小女人努力地把他往门外推,楚孟觉得自己这辈子真的就栽在她手里了,翻不了身了。

    明明就舍不得他走,又要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好吧,好吧,他尽量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要处理的大事都处理完就回来陪她待产,最多一个星期。楚孟只给自己一个星期的时间。

    凝露在楚孟走了后,在张嫂的搀扶下在客厅里走。她的身体很重,最近都不大愿意到楼下去了,因为每走几步都会气喘息息。

    可是,今天才没走几步,她的腰际传来有点熟悉,但又有些不同的酸软感觉,甚至感觉到有潮湿的液体涌出来。

    少奶奶,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还是累了我们先坐一下。张嫂很快就发现她的不对劲,连忙搂着她,稳住她有些摇晃的身子。

    张嫂,有东西流出来是不是宝宝要出生了忍着强烈的不适感,凝露低下头看着滴在地上的水液。

    张嫂顺着往下看:呀,可能是羊水破了。少奶奶,你快躺好。我马上叫车过来,我们必须要到医院去。有经验的张嫂马上拨电话给宋子寺,让他安排人过来。

    明明还有一个月才到预产期,怎么会提前了呢

    很快,医院的救护车来了。

    而那个正要赶到机场去的男人也在半路掉头回来了。

    待产室里。

    好疼凝露小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袖子,张着小嘴不断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我好怕楚孟

    不要怕,我在这里。男人从来没有这样惊慌失措过,他一边安抚着即将临盆的人儿,一边乱了方寸大声地责骂着旁边的助产士:为什么她会这么疼

    楚先生,生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啊。一个护士小心翼翼地回答着他的问题。女人生孩子就是要疼痛的,无痛分娩,只是噱头而已。何况楚太太说要选择自然生产,痛是当然的,可是她不敢把这话说出来,就怕楚先生会一时失控会把她们都杀了。她可没忘记楚太太第一次生孩子时,他在手术室外面的大吼大叫的声音连一楼的人都听到了。

    可是,楚先生跟他们家的宋医生是好朋友,她们哪敢得罪他一群无辜的医务人员站在那里,一个个都不敢怒也不敢言。宋医生怎么还不下来解救她们啊

    新一波的阵痛来袭,她身子紧绷,鼻腔里哼出疼痛,楚孟更慌了,紧握住她的手,喃喃地道歉,一边亲吻着她汗湿的手一边说着:对不起,宝贝。是我不好,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让你生孩子,再也不让你这么痛了。对不起来,痛就咬我的手。

    在场所有的人都被他类似于傻气的话而想笑出来,可是,没有人有那个胆敢去笑他。

    一向冷峻的眉眼,此时满满的都是心疼,脸色比她还惨白。

    而她真的咬住了他的伸过来的手,因为新一轮的阵痛又来了。

    此时的这个男人,似乎脆弱得不像那个无所不能又霸道的大男人,可是这样的他却帅得让她她好心动,她的心软得像一摊水,软得好像那些疼痛也没有那么难忍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赶了过来,是宋子寺跟宋玉澜带着几个产科医生过来了。

    凝露,如果真的有那么痛,不如考虑一下剖腹产宋玉澜过来帮她检查了一下,宫口开得差不多了,顺产应该没有问题的,可是眼前那个慌乱得不像话的男人让她忍不住出声劝她。瞧他的手背被咬了出一个个的血印却仍然一声不吭,满心满眼里只有床上那个一边抽气一边流泪的妻子。

    宝贝,我们听医生的好不好楚孟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

    楚孟,我想生出来。都说自然产对宝宝比较好,所以她还想再忍一下。

    可是,你这么痛,我好心疼。

    楚孟她动了动手指,示意他靠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让他直接愣在了那里,连她下一波的阵痛都忘记了伸手给她咬。

    凝露紧紧抓着手下的被单,嘴角轻轻的笑了。在那么痛、那么难受、那么煎熬的情况下,她真的笑了。他是吓坏了还是怎么了不相信她说的话吗

    孟,快点让开了。凝露马上要生了。一轮又一轮的阵痛之后,她的宝宝终于快要出来了。可是,那个男人竟然挡住了想把她送进产房的医护人员们。

    宋子寺不明所以地看着发呆的好友他是吓傻了还是怎么样刚才明明还好好的啊

    楚孟,楚孟发呆的男人终于被一声声的叫唤回了魂。

    凝儿,不要怕,我在这里。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楚孟觉得自己的眼眶发热。

    我不怕。我们宝宝马上就要出来了。可是有句话你还没有跟我说。一边忍着痛,一边看着他的脸。

    她都已经跟他说了,他怎么可以不说呢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虽然他对她的心对她的好已经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是,她要亲耳听到他说才行。

    凝儿,生完宝宝我们再说好吗说什么在这个时候她要说什么呢楚孟的脑子一下子被问住了。

    不要,我要你现在说。你不说,我就不生了。

    宋子寺看了这对活宝似的夫妻直翻白眼。一个白痴一个傻瓜都不知道待会生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孩子。

    说什么某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傻还是被吓傻了,还在问。

    楚孟,你这个混蛋。说你爱我啊这下子明白没有。产车上的产妇明明已经疼得直咬牙了,怎么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喊出来啊

    凝儿,我一直都爱你。原来是这个,可是她不是早就应该知道了吗

    那你刚才还想那么久

    凝儿,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再放手。

    真的吗

    真的。

    那你会爱我多久

    很久很久,一直爱下去,永远不分开。

    一大群人啼笑皆非地目睹了这对在生产前诸多废话的男女彼此间的真情告白,一边笑一边把产妇推进产房。

    世间的情话这么多,其实只有一句最动人,那就是我爱你。

    全文完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