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三十一章 绘纹

第三十一章 绘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石屋黑暗,一豆灯火跳动,摇曳出婀娜舞姿。

    公良来到巫住的屋里,就见玉罕埋头趴伏在矮桌前画东西,而巫在一旁看。

    玉罕抬头瞄了他一眼,又继续埋头画。

    巫让公良坐下,看着他抱在怀里不安份的左顾右盼的小家伙问道“这是你抓来的小兽?”

    “嗯。”公良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安抚着道。

    巫头没再说什么,转而问道“听说你差被凶鸮抓走了?”

    “是。”公良惭愧道。

    巫语重心长的说道“在这莽荒林之中不仅有毒虫猛兽,还有吃人的花草,杀人的毒木。凶险遍地都是,所以到了林中要注意四周情况,不要掉以轻心,避免生意外。若有不懂不会的东西可以问部落中有经验的勇士,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免得害了自己性命。”

    “知道了,巫。”

    对于巫的提醒,公良十分感谢。想起自己从丛林里挖来的三色稻,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就从怀里取了一些出来,请巫帮忙鉴定。

    巫也没见过三色稻,奇怪的看了看后,就拿起一粒三色稻捏了捏,谷壳受不住重力裂开,顿时露出里面雪白的米粒,飘散出微微诱人的清香。巫闻了闻,又看了下,就将米粒放入嘴中嚼碎吞下。瞬间,一股暖流直下肚中。这股暖流和凶兽肉的能量十分相似,却很纯净,还氤氲着一股让人胃口大开的芳香。

    “好。”巫开口赞道,“听说你在试种这东西。”

    “是的,巫。我叫这东西三色稻。”

    “名字不错。”巫看着桌上五颜六色的稻谷说道“这东三色稻很好,你尽管去种,有什么需要可以去跟两位领说,我会让他们配合你。”

    “谢谢巫。”

    巫又说道“现在你已经是部落勇士,可以画下焱纹,你可带来了你猎来的兽血。”

    “带来了。”

    公良连忙取出自己猎来的野兽心头血。

    巫看了,就从旁边架子底部取出一个水晶瓶,瓶中也装着兽血,但显然不是普通低级野兽,而是凶兽。巫拿了水晶瓶,又从旁边架上取下一个瓶子,瓶中装着一些红色粉末,他小心翼翼的用指甲挑了一放进水晶瓶的凶兽血中,凶兽血猛然沸腾起来,不停的翻滚冒泡,并飘出缕缕妖异的青烟。接着,他又从架子上取下几个瓶子,将里面的粉末一一倒在水晶瓶里,又拿起一根羽毛搅拌起来。

    不一刻,瓶中凶兽血和那些粉末混合在一起,颜色变得没有凶兽血那么鲜红,变得隐隐约约,若有若无。

    巫这一刹那的动作,让公良想起上化学课时的试验,感觉巫不去学化学真是浪费人才了。

    “把衣服脱下。”准备好东西后,巫说道。

    公良知道巫要在自己身上画焱纹,就脱下衣服。忽然想到一件事,连忙问道“巫,焱纹是固定的纹路吗,能不能画别的图案?”

    第一次有人问这样的事情,巫不觉一愣,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画个不一样的东西。”

    “哦,
嫂子合集无弹窗
你要画什么?”

    公良想了想,向巫要了张空白兽皮,画下自己想要的图案。

    巫看了他画下的图,现是头野兽,表情凶悍,也不知是什么,就问道“这是什么野兽?”

    “睚眦(读牙至)。”公良应道。

    睚眦豹身龙,怒目而视,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杀好斗。

    在公良前世的史记范雎传中有记载“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意思是一顿饭的恩德一定要偿还,一恩怨一定偿还。也就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还。”

    因为有睚眦之怨必报这个形容心地偏狭,气量狭小,些微嫌隙都不肯相让的字眼,大家都以为睚眦这东西不是什么好货,是凶兽。

    其实国人在字眼上的解释很微妙,有时说这个人性格内向、孤僻、不会与人相处,但何尝不是这个人清静无为、与世无争,个性淡泊;说这个大大咧咧、不会说话,何尝不是这个人心性纯真,不擅做作;而睚眦必报,又何尝不可以看作是一个人真性情的表现,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况且,在他前世睚眦被视为克煞一切邪恶的化身,所以用睚眦来作纹身很不错,可谓美观、护身两不误。

    “可以吗?”公良对巫问道。

    巫看了他一眼,了头。反正焱纹也不需要固定图案,只要用秘法和秘药将纹路画在身上就行。

    公良很高兴,就跟巫说了怎么画。他让巫把睚眦的头画在右胸上面眼睛看着前方,让它的凶焰杀气显露出来,让人一看就害怕,心生恐惧,主要是让敌人胆寒。

    巫是部落的先知、智者、长者、引导者,是部落唯一不二的话事人。

    他说的话部落里的人无人不听,他给人画焱纹的时候,向来是想画什么就是什么,从来没人像公良提出这么多的要求。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满足了公良所有要求。

    画出来后,公良看了看胸前睚眦焱纹,感觉凶威凛凛,非常不错。

    巫又将两段口诀传授给他,一个是燃烧焱纹的口诀,叫燃血决;一个是取兽血的方法,叫凝血决。据说在以前焱部的人可以直接用凝血决凝聚凶兽身上的气血精华,只是现在不行了,只能取凶兽身上的心头血来用。不过口诀还是传了下来,谁知道以后用不用得着。

    画好后,巫就将公良猎取的野兽心头血放在他身上的睚眦焱纹上,并让他运行燃血决。

    说也奇怪,在他运使燃血决的时候,瓶中的心头血竟然慢慢被焱纹吸收,焱纹也慢慢在公良身上消失隐没。

    “以后你用燃血决燃烧焱纹的血液必须是自己猎取的猛兽,不能使用出自己力量的猛兽精血,要不然力量太大,会让你迷失,直至沉沦。”巫警告道。

    公良连忙恭敬应下,对这种关乎性命的东西,他可不敢马虎。

    “这一卷你拿去看看,不懂的过来问我。”巫又从架上取下一个兽皮卷给公良,然后摆摆手让他离开,继续看玉罕画东西。

    看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  来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