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顽童 > 第 11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不解放思想,能干好吗?告诉你吧,现在,上面正号召发家致富呢。”

    “守着一亩三分地,怎么发家致富呀?”

    “当然不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啦。咱们公社年底该有大动作了。”

    “什么大动作呀?”

    “我现在还说不准,也不能犯自由主义,反正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分产到户,是没商量的了,其它就不好说了。净闲扯了,按你说,明天不用起个大早?”

    “真的不用,明天你和谁去呀?”

    “还用和谁去呀,我自己就全权代表了。”

    说完,二人就各奔东西了。什么包产到户,什么发家致富,这些名词,她没有搞懂,也不想搞懂,只有一件事,她听明白了,听得是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曾经打过她板子的有道老师,明天要去公社卖j蛋。她把柴背到山下,在路边玩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她想做一件非常好玩的事,现在还不是回家的时候,她一直在等,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她还在路的两边徘徊,两只大眼睛,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扫描,当她认为决不会再有人在此经过时,她便沿着这条赶集的路来回走了几趟,她可不是盲目地行走,而是仔细地观察着地势路况,在搞恶作剧这点上,她的小脑袋瓜灵光着呢,不说是个小天才吧,也算是一个佼佼者,因为她的每一次行动,都做得完美无缺,天衣无缝,相当成功。当她踩到一处比较松软的地方后,立即停了下来,跺跺脚,抠抠土,量量路的宽窄,中间的土还算是比较松,两侧的土比较硬,象是以前这段路被挖过一样,这真是最理想的地段了,她下定决心:就是这了。这个路段的奇怪之处在于,它的宽度只有四十厘米多,两侧长了很高很高的茅草,一部分茅草,还向路边倾斜着,有一些茅草还倒在路面上,从远处看这段路,就象是密密麻麻的茅草中,被人踩出的小径,一般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不象石头多的地方,走路时,小心翼翼,以免被石头拌倒。这段路,可以让人大胆地往前走,何况又是寨里人走习惯的路,谁也不会怀疑,这段路会有治人的陷阱。于是乎,华仙把对付鬼子的办法搬来了,她先把路面上的松土和沙子挖出,量出一个大人迈一步的距离,便往深处挖,她将挖出的沙土撒到几米远的、由茂密的草包围的水坑中,这样,即使有人到草中查看,也找不出一点人为的痕迹来。从这点来说,华仙还真有点福尔莫斯的灵感和韵味,可惜,她根本找不到福尔莫斯探案集的书,即使能找到,她也不认字。当她挖的坑有她的漆盖深时,便找一些蒿草硬g,整齐地摆放在予留的土台上,最后,再用留下的表层土撒在上面,为让人看不出人为的痕迹,她用蒿草将几米范围内的路面,都扫了两遍,她自己也在周围转了几圈,对自己设计、自己制造、自己施工的产品十分满意,想想明天可能发生的事,她会心的笑了,笑得很舒坦。此时,她还是没有着急回家,她要再等一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此时此刻有人过来呢,没套着鬼子,套了个八路,那可就前功尽弃了。再说了,一旦露了馅,让妈妈知道,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啊,我才没这么傻呢,必须要等到心里踏实了再回去。从日落西山,到天已昏暗,她就没感到饿,直到该下决心回家了,肚子才不听招呼地叫了起来,她背上背篓,一步三回头、心满意足地回到家里,吃完饭,她立马钻进妈妈的被窝里准备睡觉,睡前,她十遍二十遍地提醒自己,明天一定要起早,一定要提前赶到她尽心布置的现场,隐藏在早已选择好的位置,看有道老师怎么出洋相。

    第二天早上,妈妈一醒,她便一軲轳爬起来,妈妈很奇怪:“起这么早干啥?”

    “昨天检的柴还有一些没有背回来,不早点去,丢了咋办?去晚了,就让人家给检走了。”

    “那你也是吃点东西再去呀。”

    “不了,回来再吃。”

    这可能是仙女破天荒地第二次把吃放在第二位,第一次是在猪生娃的第二天早晨,因为急着要去看猪娃,就把吃饭这个头等大事给耽误了,才有了偷吃猪奶的尝试。这次没有来得及吃饭,是因为她要看一场自编自导的滑稽大戏。可真不简单,仙女总算是知道怎么摆放第一第二的位置了,仙女进步了。她下了床,头不梳,脸不洗,背起背娄,就赶到选好的隐蔽位置,隐藏了起来。十分钟过去了,没有见一人的踪影,二十分钟又过去了,还是没有觉察到任何动静,她在想,老师可能是说着玩的,今天不一定赶集卖j蛋,要是他有其他的事,把卖j蛋给耽误了呢,即便是这样,也不能急着走,一定要再等一会,如果还看不到他来,或他来了,但没有挎j蛋筐来,我就把坑给填上,让八路军栽了,不好玩。她有点失望,不知道有道老师会不会来,这时,她的精神反而不那么紧张了,精神一旦放松下来,玩心就起来了,她随手就抓了一个蚂蚱,她还想抓那个在她面前又蹦又跳的青蛙,她正要站起,扑捉青蛙时,突然看见有一个人挎着蓝子,向这条路上走来,她的大眼睛呼闪了几次,认清了来人就是有道老师。只见老师大步流星地一步一步向陷阱走来,开始,她还不怎么觉得紧张,等她看见老师一步步地近自己予设的陷阱时,她心里紧张起来,她默默地数着老师走的步数,她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任何一丝一毫的动静,都可能把老师给惊吓回去,让她的计划落空,让她退学的老师,得不到应有的处罚。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走路,她就觉得着条路怎么这么漫长,时间有点象凝固了似的,即使这样,她还是没有忘记数数,也没有数错数,她默数着:十六,十九,等她数到三十三时,只听见老师“啊”地惊叫一声,j蛋筐就势往前一窜,老师一下子跪在地上,身体向前一爬,来了个狗吃屎的姿势。在华仙的眼中看来,老师在坑里呆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才见老师用手支撑着身体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他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抛向前面的j蛋筐,他颤悠悠地、非常吃力地站立起来,挪到j蛋筐前,只见蛋黄蛋清撒得到处都是,他长叹了一声,颓丧地坐在j蛋筐旁,两眼发直,一付呆傻状态,面部就象患了面部肌r麻痹一样,身体就像似个瘫痪病人。华仙看到老师这付德行,赶快背转身去,高兴得手舞足蹈一番。极大的好奇心,又让她转过身来,把老师这个难得一见的神态看个够,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看了一会,她又转过身来,再手舞足蹈一番,然后,再去扫描老师,等她看见老师手撑膝盖,慢慢地站起来时,她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她悄悄地退出了隐蔽现场,在她的背篓旁边,痛痛快快地大笑一场,也不知她打了几个滚,仰了几回身,蹬了几次脚,拍了几次手,她自豪自己的设计,庆幸自己的成功,她总算是解了气,报了让她退学的仇,好玩,好玩,真是好玩。

    有道此时,完全忘记了踏进陷阱后,自己的疼痛和颓丧,他不断地自言自语:“见了鬼了,见了鬼了,真是遇见鬼了。”等他清醒过来以后,他回身看了看现场,他明白了,这是个人为的陷阱,是专门为他而准备的,而且知道他今天要卖j蛋,知道必须在这个时间,走到这个陷阱,让我掉进陷阱,摔伤腿脚,打烂j蛋,其用心,何其毒也!他纳闷了,是谁这么有心计,专门跟我过不去呢?这个人,肯定是和我有过过节的人,说不定,是个暗中结过仇的人。想到此,他慢慢地向四周打量着,一瘸一拐地转着圈,想发现点有用的线索,起码能看到点蛛丝马迹。他望了好长时间,又仔仔细细地观看了现场,一点疑点也没有发现,于是,他向蒿草扫起瞄来,也没有发现异常,他纳闷了:这陷阱挖出来的土,总该有放的地方吧,这土总不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会像水一样蒸发吧?他走了几个来回,也没有发现湿土的痕迹,作案的人肯定是个高手,说不定是个惯犯,可咱们寨,没有这样的高人哪,难道是外村人?他百思不得其解,越是不得其解,越是胡思乱想,越是胡思乱想,越是不得要领。在有道老师来了几个脑筋急转弯之后,他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思路:线索,还得从知道我卖j蛋的人中去寻找。谁知道我今天要卖j蛋呢?啊,我想起来了,昨天放学后,我遇到的那个卖j蛋的人,他知道我今天要卖j蛋。但我和他没有任何过节呀,甚至连脸都没有红过,再说了,他去公社去了一天了,来回百十里路,够累的了,怎么也不会下作到为我这十来斤j蛋,披星戴月,起五更,爬半夜,像贼似的,偷偷地来这挖陷阱吧,犯得上吗?他累得早一头扎进被窝里了,哪还有闲功夫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他肯定在排除之列了。还有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就是邻居八哥,他昨晚曾问过我,明天是不是赶集卖j蛋去,我告诉他了。现在看来,知道我卖j蛋的人就是他们俩,按排除法破案原则,排除了另一个人作案的可能,只能是这一个人了,这是铁板钉钉的事,一定是非他莫属了。这可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啊,表面上装得有多和气呀,暗中到和我叫起劲来了,真是会抓耗子的猫,不乱叫,耍起蔫坏来了。他看我平时小心谨慎,不惹是非,想搞坏,无从下手,趁我要去集上卖j蛋,他来算计我,糟蹋我,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笔帐,我一定要清算,而且,一定要算个门清。想到这里,他毅然地站了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看见打碎的j蛋,他心疼不已,又万般无奈,只好将掉出筐外的j蛋,不管是破还是裂,能检回来的,就尽量检回到筐篮里,他的前身,袖口,两只手,都沾上了十分不雅观的j蛋青j蛋黄,他此时气填于胸,怒生于胆,痛含于心,那里还管身上是否沾染脏物,挎起篮子,骂骂咧咧,踢石踏草,忿忿地往回走去。离开现场、躲到老师意想不到的隐藏处的仙女,还是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死死地盯着老师的一举一动,生怕略一分神,将最精彩的节目忽闪过去,让自己排练导演的剧情出现瑕癖。看见有道老师已经走远了,怎么回头都无法看见她后,她才敢大胆地坐起来,心中不免暗笑:“八哥这回可掺了,八哥就是有八张嘴,再巧言令辩,也分辨不了自己所受的冤枉了,何况,八哥不是灵牙利齿之人,说话尚有些木呐,怎么能说过当老师的有道啊,没有的事,也只能屈领了。”想想,有道老师会和八哥吵架,争吵得面红耳赤,脸红脖粗,口沫飞溅,垢语连篇,那可是真值得一看的好玩节目。倘若是他们俩嫌吵得不过瘾时,两个人再放一跤,在摔个鼻青脸肿的,真是好玩,好玩,太好玩了。不知二人放跤时,是不是象她一样,抱腰,使拌子,最好是九跤五胜的,摔的跤越多,越好玩。要是每人都来四个仰巴叉,第九局时,两个人再同时摔倒,再来个九局五胜,那不就更好玩了吗。想到这些,仙女是既开心,又兴奋,又不敢大笑,怕有人听见露馅,只能会心的笑笑,再手舞足蹈一番。等她确实看不见老师的踪影时,自己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检满一背篓干柴,才兴冲冲地回到家里,补上她那还没有来得及吃的早餐,她就觉得今天的早饭,吃起来特别地有滋有味。

    有道老师误入陷阱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地传遍了只有弹丸之地的、没有围墙阻碍的、华家寨的每一家,仙女自然也从家里人,当作新闻报道的头号新闻中听说了,她听得聚精会神,还不时地提一二个问题来,看看他们讲述得是否准确,但她没有随和着别人说,这是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看她总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样子,谁又会怀疑这件轰动一时的故事,竟是六岁的仙女干的呢。她能装得这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与她是风马牛不相及,妈妈更是毫不怀疑,这会是自己眼皮底下最乖最乖的、最听话、最懂规矩的、最有自觉性的仙女的杰作。一时间,寨子里是沸沸扬扬,各种猜测都有,绝大部份人都猜想到一个方向上来了,就是有道老师对哪个学生做得太不公平了,学生回家一述说,引起了家愤,大人又不敢公开到学校理论,心中又实在气愤不过,只好采取这种不正当的手段,设下陷阱,既算是对老师的一种报复,又算是对老师进行地一次公开警告。也有少数人不这样想,他们认为,不定是哪个娃子搞得鬼把戏,看了电影,就到处去效仿,照猫画虎,挖了个这样的陷阱,偏偏就让他给踩上了,算这个有道老师倒霉,也可能是个报应。有的老年家长就以此为例,教育家人多做善事,早成正果,绝不能误入歧途,不然,迟早会遭报应的。老一辈人会乘机说,从古到今,这因果报应,是万万错不得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经过的年轻人,才不信这一套呢,觉得老师陷入陷阱,纯属偶然,是赶巧让他给碰上了,别人走这条路,没准也会踏进陷阱里,他是第一个走的,就像第一个吃多腿动物的人,没有尝到螃蟹,而把蜘蛛给吃了,该他倒霉,只能算作是运气不好。

    和校长关系比较好的、读过私孰的一个老者,就悄悄地对校长说:老师对娃必须要善待,要有菩萨普渡众生的慈悲心肠,切不可稍不随心,就对娃子动板子,罚站,罚立的,私孰那套,现在不时兴了,谁的娃子都是父母的心头r,哪个舍得让老师打呀,听说有道老师,就会来这套,不然,为什么他会踏进陷阱里了?这是对他的警告,再这么一意孤行,那就不是踏陷阱了,而是踏进地狱了。当校长的可得注意,世上一切事物,都是相生相剋的,对学生娃不好,孔圣人会罚他的,一定教育老师教书育人,行德积善,学生崇拜老师了,师生关系不就和睦相处了吗?这个老先生说得有点耸人听闻,但也十分在理,校长还是听了进去,他在考虑是否在他任上,废除手板制度。

    昨天哪个卖j蛋的人,绝对不相信有人会陷害老师,他觉得是老师自己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个跟头,将j蛋摔了,怕回家不好交代,就谎编了一个掉进陷阱的故事。昨晚他走这条路时,那是绝对没有什么陷阱不陷阱这劳什子的,就连一个小坑都没有,说自己掉进陷阱里,肯定是老师耍的障眼法,是搅乱视听的烟雾弹,是想通过制造错误舆论,混淆是非,麻痹视听,这个举动,是的残渣余孽行为。打死他,他也不认为有什么陷阱这劳什子,是杜撰,除非有人吃饱了没事干,半夜三更搞夜游,制造唯恐天下不乱的陷阱,不是神经不正常者,就是别有用心之人。这没关系,泥鳅掀不起大浪,狗r端不上菜盘,大可不必惊慌失措。反正,他所知道的后期能用的新鲜名词,全用上了,这多么显得他有文化底蕴和时代精神哪。仙女这些天,竖起灵敏度极高的小耳朵,装作玩石头的样子,到处探听有关陷阱的说法和传闻,没有一个人说到这个陷阱和她有关,她慢慢地就不再关心陷阱的事了,这个秘密可以隐藏到她自愿说出来的时候,就像她用陷阱套住树墩妈一样,在寨里人的心目中,永远都是一个难解的谜。

    一入冬,她就和女娃门玩撮石子,跳皮筋,跳方块,抛布袋,撮嘠啦哈,划成类似棋盘的格格道道,用石子,草g代替棋子,玩老牛赶山,憋死牛,吃石子的游戏。经常出现的,是在俩人玩的时候,招揽一帮小脑袋瓜,头挨头的挤在一起,各出各的高招,开始,还能非常文明地指手画脚,紧接着,嗓门大的,力气足的,就把下棋的娃取而代之了,吵吵嚷嚷一番,大家不欢而散。等又有二人摆开阵势后,一帮娃又围了上来,再分成两拨,再闹个不欢而散,这就是娃们的一种玩法,时间一长,都变成好朋友了。在路上玩这种游戏,经常被大人驱赶,娃们还得不停地躲让,有时,刚摆好阵势,就被人轰走,娃们虽然背后骂驱赶她们的人,但也着实无法,毕竟挡路的是她们自己,总有人干扰她们玩,让娃们很不高兴,华家寨这种特殊的建筑方式,迫她们要转移阵地,生产队的场院,成为她们最理想的游戏场所。于是,她们将玩的地点,选择到生产队——这一中国社会最后存在的最末一级的组织形式。这到不是娃们有意识地在这里做一个最后的纪念,以留恋就要消失的、伴随他们父母兄长二十二年的、随口就能说出的习惯称呼,而且,在这些年里,生产队这三个字和工分
嫂子合集小说5200
一样,是九亿农民谈话中,概率出现最多的名词。这个从五八年就跨进的人民公社及其下属的生产队建制,就要解体了,大队书记已传达了上面的精神,说不搞人民公社了,要恢复什么乡镇,生产队也取消了,统一改名为村寨,一句话,完全恢复解放以前的那一套称呼,只不过是换汤又换药了,公有制又改回私有制了,集体土地,只不过改名为包产到户了。寨民们关心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称怎么改,而是关心改了名称以后,这个改了的名字的内容。大家知道,生产队改村,肯定是换汤不换药的事,队长还是队长,只不过队长的名字,改成村长罢了。还是当书记好,不管社会组织结构怎么改,名称怎么变,他到是个不倒翁,是个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一切都变,唯书记才是不变的正主儿,书记还是书记,正象上边传达的,以不变应万变。这些称呼也就算了,反正,不管是社员,还是村民,永远都是最底层的人,他们上面有无数的长官,他们的下边,就是山水土地,他们无法再向下了,除非是死亡,有可能再下一层,若是火葬,想往下再下一层的机会都没有,死时的最大愿望——入土为安,也只能落空了。只要是在村寨里活着的人,都会有人来领导他们,他们直接的领导,还是原来的队长书记。受领导可以,但怎样来领导,就得说道说道了,就说时下吧,怎么个包产到户,牲畜、土地、工具,笼统地说,就是生产资料吧,过去,都属于大队,挣工分也挣习惯了,这冷不丁地要搞单干,怎么干,咱不说别的,就说这土地,这些年都是集体经营,各块地种的都不一样,肥撒的也不均匀,肥瘦贫瘠更不一样,怎么个分法,谁愿意要那些种啥啥不收的地呀,要都去争好地,这一大家子人,还不得撕破脸皮呀,本来,一个寨子里的人,都是亲戚,是同一祖先的后代,因分地闹得脖粗脸红的,再有人出言不逊,动起武把c来,祖宗的脸面可就丢尽了,华氏的祖传遗风所剩几何?话说回来了,地嘛,总是有肥有瘦的,十个指头还有长有短呢,何况这天生的土地了。就算土地让了,可这牲畜呢,牲口不是也有老有小,有壮有弱吗?这怎么分,真要是分到一头不能犁地的牲口,那这地还能种吗?别说是发家治富了,就是天天折腾这头牲口,还不知得花多少钱呢。算一算,队里这些牲畜也不够分呀,一家分不上一头啊,老的,弱的,它总算是一个牲口,那分不到的,可怎么种地呀,农民不就是靠这几亩地吗?唉!在生产队嘛,挣得少,自己干吧,又担惊受怕的,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是心烦意乱,什么它妈的拨乱反正,越拨越乱,越反越闹心。变革之前,华家寨的农民们,实在是有点堵得慌,光堵心也不行啊,上面说了,这是大势所趋,要一刀切,就这么一刀切下去,能切得准吗?这么一把大刀,谁能拿得动,即使能拿得动,持刀的人他怎么能下死手去切呀。说过去是冒进,是大锅饭,要把生产队这口大锅给砸了,好好的锅,他给砸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呀,大锅饭,不也是饭吗,只要能吃饱,大锅小锅,能有什么区别,难道小锅就能把锅里的饭,变成馆子里的饭?不可能啊,糊弄谁呀,别把我们都当屯老二,以为我们不识数呢。城里人,还不是靠我们屯老二养活?上边说,让我们解放思想,这思想可怎么解放呢,解放来,解放去,还不是围着土地转?思想再解放,这土地,耕牛分配不公,也是没咒念。有人说了,过去不是挺好的吗,多省心哪,生活是清苦了点,可什么心都不用c啊,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就行了,除了和工分叫劲,其他什么都不管,多自由自在呀。

    不管是什么东西,一但它要失去时,都会感到惋惜,这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怪。虽然各家都有自己一本难念的经,大锅饭的经好念,一旦包产到户,这经不就更难念了吗?这一时期,只要乡亲们聚到一起,都自然而然地就把话题,转到围绕犯嘀咕的包产到户上边来,一种怀旧的情结,剪不断,理还乱,让社员心里好不烦恼噢。

    要说怀旧吧,又不怎么满意现状,要说包产到户吧,心里又不怎么摸底,农民,终不能和其他行业的人相比,农民赖以生存的山林土地,是永远都搬不走的,这土地山林,外加影响土地山林收成的老天爷,就是世世代代供养农民的衣食父母。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山林土地,原本就是属于各家各户的,集体占有二十多年后,又回到各家各户,总觉得不太习惯。过去,虽然是归各家所有,但分配的太不着调了,有钱人,吃着碗里,占着锅里,没钱人呢,可怜巴巴地守着那点没人要的贫瘠土地,吃着这顿想着下顿,不就是因为有了公社,大家才过上了平等的日子了吗?虽然说这日子一长,又出现了多吃多占,分配不公,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出活,好田打不出好粮食来的现象,看着,也是让人心疼,不改,照老样子走,还真不是个好办法,走老路,只能集体受穷。真想到要改,要动真格的了,心里到没着没落了。唉,这大江大山里长大的人哪,可能就是针鼻那么大点的出息,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这关键的一步,就不敢往前迈,难道山里人就踢不开前三脚吗?当然,在这个村寨里,一些人就是抱着随大流的侥幸心里,别人咋走,咱就咋走,出啥事了,有领头的顶着,天塌下来,有个高的撑着。看上面的架势,不跟着走是不行了,再要是不往前走,这一刀要是切下来,把自己给切着,那可就没有一个囫囵身子了,看来,不想解放思想,也得解放思想,真要是糊里糊涂的,说不定上面那一刀,真把自己给切着了,到那时,一点脾气也不会有。说是这么说,想也可这么想,关起门来,各家各户,都在打自己的小九九,拨弄自己的如意算盘,他们根据自己在寨里所处的位置,家庭状况,公社前所具有的生产资料,对哪块地应该分给自己,也估摸得不离十,甚至早早地想到了这些地应该种点什么,怎么多出点力气,把分给自己的地种好。轮到自己种自己的地,那就不管是社会主义的苗,还是资本主义的苗了,只要是苗,都得持弄好,谁让它是自己地里长的苗呢。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别让生产队的公有生产资料流失了,别让当官的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防着他们私分多占,这可关系到各家各户的切身利益呀,虽然队长、书记、会计都是一个家族的同姓人,但人心隔肚皮呀,我们又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在这个关键时刻,谁的胳膊肘会往外拐呀,亲兄弟还明算帐呢,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小心为妙。说不定,他们正打着自己的算盘,在分队里哪些公有财产前,凭借他们手中的权利,来个混水摸鱼,趁火打劫,多分点,多占点,捞点是点呢。社会上不是总说,不捞白不捞,捞了也白捞,白捞谁不捞,想捞就能捞嘛,权利此时不用,那可真是过期作废。社员们三三两两地往一起这么一凑,都觉得是这么个理,个个都耽起心来。此时此刻,真要是让队干部多分多占了,那可是捅社员们肺管子的事,绝不能让不按好心的干部们得逞。社员们明里暗里,对公有资料盯了哨,加了暗岗。其中,暗中交代任务,把娃们赶到生产队场院来玩,就是其中的防范措施之一。这正中娃们的下怀,她们正找不出到生产队玩的理由呢,现在好了,公私两顾,何乐而不为呢。大人们高估了娃们的作用,娃儿们贪起玩来,她们才不管做不做小特务呢,除了玩,什么都和她们无关。队干部们,自然不是傻子,对突然有这么多的娃来生产队玩的用意,是心知肚明,他们轰过多少次,也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越轰,来的人越多,大人们看干部门轰娃子,更感到他们心中有鬼,所以,派遣的娃子越来越多,除了吃饭外,娃们白天基本是长在生产队了。娃们聚得越多,她们玩得越上瘾,越玩得忘乎所以,大人们交给的任务,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因为玩,她们不断地和大人门吵架,一会说,踩了她们画的格子了,一会说,碰了她们跳的皮筋了,一会说,把他们弹的玻璃球踢不见了,一会说,又挡着她们玩了,闹得队干部们哭笑不得,打也不是,轰也不走,只好听之任之。

    仙女呢,她也在派遣之列。她可不同于那帮贪玩的娃,她早悄悄地把生产队各房间放置的东西,观看得了如指掌,她玩而不忘使命,聚而不忘独行,她那两只大而明亮的眼睛,时时地扫描着干部们的一举一动,一旦看见几个头头聚在一起,她保证借故停止正在玩的游戏,悄悄地躲在窗下,表面上看,她好象在低着头玩耍,不让别人对她产生怀疑,实际上呢,她正在进行对他们实施特务式的窃听。过两天,就要给社员分粮食了,这可是社员们最关心的一件大事,在以粮为纲的穷山村,再没有比粮食更重要的事了,民以食为天的道理,没粮吃会饿死人的现实,连像仙女这样的娃,都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何况是大人了,他们对粮食,一定要斤斤计较的。

    一天傍晚,一部分娃都回去吃晚饭去了,还有一半的娃受命在生产队坚持着,这些娃的多数,也无心恋战,要不是怕回家挨骂,早就鸣金收鼓撤离阵地了。正在大家无心再坚守岗位之时,队长走了过来,让娃们都出去,说他们要开会。想离开的娃,顺坡下驴,二话没说,抬腿就走了,想留下的娃,被队长强撵硬拉,终究是胳膊扭不过大腿,没好气地回家了。队长很高兴能把这些碍事的娃一个个地撵走,关起两道带c的门,开始了他们早已预谋好的行动。乖巧的仙女,才不和队长打照面呢,她一看队长清理娃们,就想到今天可能要有大事发生,她才不想让队长看见自己在这玩呢,队长一出来撵娃,她就悄悄地躲进厕所里,直到队长关好两道门,她才蹑手蹑脚地躲在他们密谋的窗下窃听。仙女的耳朵,还真有点每天在天宫里值班,专门收集人间信息的顺风耳的特异功能,她听清楚了,原来他们是在商议每人二百斤粮食,今晚务必将粮食背回家,还说,这不是多吃多占,是这几年当队长的奖励粮,辛苦粮,在生产队要解体前,算是一个纪念。即便是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队长还是千嘱咐万叮咛,不要走露风声,不要泄露消息。理由虽然摆在哪了,这也不是什么掉脑袋的大事,但万一让社员知道了,不但名誉扫地,还会受到党纪政纪的处罚,这可是一个窝头倒放着,有多大眼,显多大眼,连政治生命都会丢掉的政治游戏。仙女还听到他们说,包产到户后,队里再也不存一粒粮食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今晚不把粮食弄走,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也算是咱们辛苦一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的补偿吧。队长一说完,就有人来到粮食仓库,等人都进了仓库,这些人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正在隔窗向里看着,只见靠墙脚处,有六袋粮食依墙而立,其中之一人抓起麻袋的两角,试了试,另一人抓起下面的两角往上一偢,这一袋米就上肩了,他在里面走了几步,便说:“我扛这二白斤米没问题,你们就更没事了。”

    队长小心地说:“一个一个地走,拉开距离,千万别让人发现了。”

    “你就擎好吧。”

    说完,背起已经掂量过的二白斤的麻袋,趁夜色从后门走出队部。仙女看这个人走远了,冷不丁地钻进仓库,张口就说:“队长,是不是分粮食啦?”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吓得在场的人面如土色,大家张口结舌,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要是看见别的娃子,大家还不至于如此紧张,可他们看见的可是仙女呀!一个个地都傻了眼了。还是队长经过风雨,见过世面,他非常尴尬地说:“胡说,分什么米,小娃子别来捣乱,这是仓库,闲人免进,知道不?出去!”仙女立即从仓库里出去,边走边说:“分米了,分米了,队里分米了。”

    队长一个箭步走了上去,赶快捂住仙女的嘴:“瞎说什么?这不是分粮食,他是把放这里的一袋糠背回去了。乖仙女,听话,快点回家。你要是再不回去,你不怕我把你锁在仓库里呀。”

    “你们就是在私分粮食?”

    “不告诉你了吗,他是在背回自己家的糠。”

    “不信,不信,你们就是在分粮食。”

    “娃子可不能胡说八道,赶紧回家吧,明天我给你糖吃。”

    仙女不争了,蹦蹦跳跳地出来:“吃得饱,睡得香,吃饱喝足暖洋洋。”

    “你不嚷嚷,行不行?”

    “吃得饱,睡得香,肚子没食饿得慌。”

    “饿得慌,就赶紧回家。”

    “让我回家可以,但得分我一袋粮食。”

    “你可不能瞎说瞎猜呀,这里可没有分粮食。”

    “不分给我粮食,我就回家告诉我妈妈。”

    仙女妈,是个既有威信,又是个惹不起的人,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了,大家都会吃不了兜着走。急得这几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真是骑虎难下,无所适从了。仙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意缓解一下这里的紧张气氛,就说:“你们分粮食,我都看见了,我不和别人说,还不行吗?”

    “都说仙女懂事,是个乖娃,果然名不虚传。你只要在外面什么都不说,我明天一定会给你拿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来,叔叔说话算数。你看,天都这么晚了,早点回去吧。”

    “你让我回家,我立即就回家,给你们当干部的留面子,但你们说话得算数。”

    “算数,算数,一定算数。”

    “那好。我回家后,你们得给我家背回一袋粮去。”

    “谁答应给你家粮食啦?”

    “你刚才明明跟我说好了的,还说一定算数,怎么一转身就不认帐了?你们骗人。”

    “我说的是糖果,不是粮食。”

    “你说的就是粮食,你真赖皮。”

    在场的人,看仙女纠缠不清,又怕她捅了马蜂窝,也来哄她回家。仙女一连声地说:“好,好,我回,我回还不行吗。”

    一出仓库大门,仙女就拼命邪呼:“妈呀,妈呀!”桶子街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想要找人,只要大声一呼,全寨的人大部分都能听见。随着仙女的喊声,仙女妈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回应了过来:“怎么啦?怎么啦?”

    “妈呀,我的脚脖子崴了。”

    刚听仙女一叫,吓得队长面如土色,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再一听,仙女说自己的脚脖子崴了,快到了嗓子眼的心,又回落下去了,虽然如此,却也惊出一身冷汗。这身冷汗还没有落完,仙女妈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赶忙蹲下查看仙女的脚。仙女附在妈妈的耳边,告诉了她这里发生的一切。队长知道仙女妈会接骨按摩,便问:“没事吧?”

    仙女见队长过来,便对妈妈说:“妈,队长和我说了,说咱们家穷,准备先分给咱们家一袋粮食,说是照顾,他不让和别人说,省得别家有意见。”

    “这个娃真会瞎说,谁说分粮食给你们家了?”

    仙女不理会队长,也不说话,拉妈妈进屋一看,妈妈一切全明白了,这是他们在私分粮食,妈妈和跟过来的队长摊牌了:“我已经知道了,也看到了,你们要是也分给我一袋呢,那我就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要是不给呢,你们把扛回去的三袋再扛回来,这样的话,你们准保落一身s,你们掂量着办吧。”

    “谁说分粮食了?这话可不能乱说。”

    “那靠墙的六袋粮食,怎么就剩下三袋了?别装傻卖乖了,仙女都看到听到了。”

    队长立即语塞了。他明白了,仙女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而是偏偏等几个干部扛走了三袋粮食后,才出现在他们面前,她是在等确凿的证据呀,她可真是个人小心大,甘罗似的人物啊,愿不得她能做出那么多轰动一时的事情呢。令队长感到欣慰的是,仙女总还是一个顾全大局的娃,她没有喊分粮食,而是喊脚崴了,这不是给我们干部留着面子吗,看来,这事得机动灵活处理,才能保全干部们的前程。他想了一会,说:“嫂子,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我拿走一袋,两不相扰,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是守口如瓶的,这个事,绝对不会从我的嘴里传出去。”

    队长犹豫一下,很快就做出了决断:“我信你,拿走一袋吧。”

    “我可扛不动这个麻袋。”

    队长指定一人,悄悄地说:“小心点,别惊动了别人。” 。。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