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霸上纯情在室男 > 第 6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被陈义谟勾着下巴的严小雨,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不得不说,看着这样双眼迷离、双颊酡红的她,真是格外诱人!他忍不住低下头,吻上她的唇。

    池子里的水温很高,令她晕眩,而陈义谟身上的体温也同样灼人。

    “以后再也不要那样,轻易地逃到我不知道的地方去了……”他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轻轻响起。

    严小雨微微勾起唇角,双手攀上他的颈项,主动献上自己的唇,身子更紧密地贴合了,就像两人的心一样。

    温泉水,似乎更热了一些……

    三天两夜的温泉之旅,对于两个人来说,应该算是和好之后放松心情的最好去处,只是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了严小雨的预期。

    陈义谟搂着她的腰,躺在床上依旧睡得昏天黑地。

    她“哼”一声,用脚踹了他一下,腰上却传来一阵酸,想到这酸痛是如何造成的,脸上不禁又泛起了一丝燥热。

    “就知道睡睡睡!”

    严小雨低下头去,一只手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喘息。

    三天两夜,他们已经在旅馆里浪费了整整两天一夜了,眼看着假期就快结束,严小雨可不想以后关于温泉的记忆,就是整整躺了三天!虽然这家温泉山庄的确实很高级,环境也很好。

    “快起床啦,我们出去玩!”依旧是展现了自己傲人的催促功力,严小雨成功将陈义谟从周公手上抢了回来。

    接下来这一整天,严小雨和陈义谟彻底享受温泉山庄周围的美好环境,在青山绿水之中,充分徜徉在大自然的气息怀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能够出门了,严小雨的心情格外愉悦。

    “喂,你有没有感觉,这里有点像我老家?”这时候的严小雨与陈义谟站在温泉山庄一旁的小山上,说是小山,其实也不过是丘陵地,不过也因此尚未遭到人为的破坏,环境相对的好。

    陈义谟的心情也相当不错,望着活泼又开怀的严小雨,更是高兴;尽管她一贯有着乐观的性格,但却也不常见到她这一副放松的表情,内心不禁想,带严小雨出来玩,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你傻笑什么?”严小雨转过头来,狐疑地看着他。

    陈义谟并没有察觉到,听她这么一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咧着嘴,“没什么,只是……看你这么开心的样子,我也很高兴。”

    严小雨听到他这样的话,也不自禁地笑了,“我也一样啊!”

    “啊?”陈义谟一时间没有反应来,稍稍愣了一下。

    “我是说,看到你开心,我同样也会觉得高兴。”严小雨提高了一些音量,回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严小雨的话,他的心里那种被触动的感觉很深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那么一片柔软的地方,严小雨的这句话,刚好就戳中了陈义谟心里的那个地方。

    他自小便是个孤儿,对感情,无论是亲情、友情亦或是爱情的反应,都很迟钝,就像那时候与严小雨在一起,即使早已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却还不自知对她的感情。

    然而,他现在终于也能感受得到了,还有那么一个人,会因为他的心情变化而喜怒哀乐;即使她可能只是顺着他的话,但他却还是非常高兴,发自内心地感到满足。

    想到了这些有的没的,陈义谟的喉咙里好笑有什么东西,突然埂了一下;轻咳了两声,他伸手摸了摸严小雨细滑的小脸,“只要你幸福就好。”

    “幸福……”严小雨默默垂下眼来,似在思考什么,接着又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陈义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给我幸福。”

    陈义谟望着严小雨的神情,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言语,他极少见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眼里的严小雨,从来都是一副无谓的模样、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打倒她,但是此刻的她,却流露出这种不安的情绪,是自己让她有了这样的表情吗?

    他的严小雨应该是快乐美好的。

    陈义谟伸手搂住她的身体,“如果可以,只要你想要的,我都愿意给你:而我……只要有你陪我,就觉得很幸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义谟总是喜欢对她说这些。听起来有些r麻的情话,但是严小雨也确实很不争气,这样的话对她来说,竟然还是意外地受用……

    “这里的感觉真不错,要是能一直都待在这里就好了。”严小雨狡猾地转换了话题,不想让自己困窘的样子被他看到。

    “是啊!确实蛮不错的,与青山绿水为邻,在城市里可呼吸不到这么好的新鲜空气。”陈义谟也不戳破他,兀自笑着,“不如,以后我们渡蜜月的时候,也到这里来吧?”

    “啊?你未免也太小气了吧!渡蜜月就来这里?最起码也要欧洲十日游吧……”她噘着嘴,抡起小拳头轻轻敲了敲他的肩头。

    “欧洲十日游?”陈义谟微微挑眉,摸了摸下巴,“这行程可不便宜呢……”

    严小雨“哼”了一声,抬头瞪他一眼,“怎么,嫌贵?想退货已经来不及了!这位先生,监赏期的退换时效已经过了!”

    陈义谟忍不住笑了,“谁说我要退换?我只是想在货到之前,多试用几次而已!”说着,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凑过脸去,吻上她粉色的唇。

    “然后,你就这样重新和他在一起啦?哈哈……你一定要感谢我,记得我的媒人礼啊!不过说实在,我也真够倒楣的,竟然还被当作假想情敌。”赵元佳一边苦笑、一边收拾东西。

    “赵元佳,你……真的辞职不干啦?”严小雨望着趟元佳正在收拾的动作,不免有些替他惋惜。

    记者这个工作,虽然又累,薪水又不高,但却是他一直真心喜欢的工作。为了爱情,竟然就这么轻易地放弃自己的兴趣,严小雨也不知道该对赵元佳的决定,作出什么评价才好。

    但这件事,毕竟还是他自己的事情,所以说……只要他自己拿捏好分寸,身为一个旁观者,她或许只需要在一旁,好好为他加油打气便足够了。

    赵元佳看了她一眼,露出宽慰的微笑,希望能让她安心一些,“你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而我嘛……也要开始去追求了;放心,我很快就会找到的,别担心,相信我。”

    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眼中的坚定和信心,严小雨也朝着他用力点点头,“嗯,我相信你会的!”

    赵元佳捧着纸箱,往前走了几步,不经意地瞄向窗外,忽然看到一道不算陌生的身影,朝着严小雨扬了扬下巴,“有人来了……”接着便潇洒地走出报社。

    严小雨稍稍一愣,顺着赵元佳所指的方向,看清窗外的人影,立刻拎起脚边的提包,起身离开。她伸手一推门,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被门外袭来的寒气给冻得打了个寒颤,此时,雨水正滴滴答答地下着,不算大也不算小。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犹然记得那时候他们刚刚在一起,还是夏天的时候,没想到一眨眼,天气就已经开始趋于寒冷了。

    “小雨,这里!”远处,有个靠在车边、大衣微湿的男人朝她挥了挥手。

    严小雨小跑步过去,刚想伸手拍掉他身上的水珠,却被他急急地拉住了手,开门塞进副驾驶座里,“快上车吧,在下雨呢!”

    严小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无奈地轻笑一声,伸手扣好安全带的时候,他也已经进了车,发动了汽车、打开暖气,他安静地开车,一直都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说太多的话。

    严小雨转头望着他英俊的侧脸,眉间似乎有些紧绷,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冷不冷?你刚刚出来的时候,应该撑伞的,不要因为只有一、两步就偷懒,你这样容易感冒,知道吗?还有……”终于还是忍不住,陈义谟开口就是一阵念叨。

    严小雨睁着大眼,眨巴、眨巴地望着身旁的人,极其没有形象地笑了出来,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这么唠叨了!

    刚好遇上红灯停车的陈义谟,有些奇怪地望着严小雨,不解她忽然笑出声的原因,而严小雨只是脸上带着微笑,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

    雨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天空便又放晴了,从车窗向外望去,天边竟然出现了一道若有似无的彩虹。

    “陈义谟,你快看,是彩虹!”

    他视线透过副驾驶座的窗,顺着严小雨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然有一道不大不小的彩虹,弯弯的挂在天边。

    “是不是很美?”严小雨的脸上挂着兴奋的笑。

    陈义谟将视线转回她的脸上,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有了一瞬间的心动,他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印下浅浅一吻。

    严小雨稍稍惊愕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他,陈义谟却很不以为然,转过头去继续认真开车。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严小雨的唇角微扬,稍稍低下头来,脸上带着有些得意的表情,她在心中偷偷地想着,果然到最后,赢的还是我严小雨!

    人气作家依墨,携新书“彩虹之巅”参加新书发表会。

    “请问依墨老师,听说这本书是由您与您的太太,两个人的真实故事改编的,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陈义谟听着台下的记者提出的问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确实有一部份是我们之间的故事,我太太与我同书中的主角一样,是因为工作而认识的;他们之间有很多有趣的故事,都是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听说,依墨老师与您的太太,一直相处得很融洽,请问有没有什么秘诀呢?”

    这问题虽然已经有点偏离发表会的主题,但陈义谟依旧很乐于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先要承认一点,我与我太太虽然关系一直很好,但也并不是从来都不曾吵架;事实上,小吵、小闹,倒是经常有的事情。”谈到心爱的女子,陈义谟的唇角不自禁地上扬了起来。

    “至于秘诀的问题……在我看来,爱情的经营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只要双方都能为对方着想,体谅对方的心情,即使并非朝夕相处,爱情也会在彼此的心中生根发芽,最后开花结果。”

    “依墨老师一直是许多少女们的偶像,您不仅作品写得好,就外形条件来说,也很具有偶像气质
嫂子合集小说5200
,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或者这样的想法,参与一些娱乐圈相关的活动呢?”

    “娱乐圈吗?”陈义谟睁大了双眼,故意作出惊讶的表情,接着伸出右手食指来,压在唇上,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少女偶像这样的话,以后可千万别再说了!”陈义谟右眼眨了眨,苦笑了笑,“家里已经有一位超级粉丝了,我看呢……其他的就不需要了,不然今晚我回家,肯定要跪主机板了……”

    陈义谟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屋子里早已昏暗一片,看来那人应该已经睡熟了。他小心翼翼地上前,脚步刚踏到床边,突然,床头灯“啪”一声便被打开了。

    他有点惊诧地看着坐在床上那个本该熟睡的人。

    “怎么这么晚?新书发表会应该在八点的时候就结束了吧?”床上坐着的人环抱着胳膊,望着站在床边的他。

    讨好地微微一笑,他凑上前去,搂住坐在床上的人,“发表会结束后还有庆功宴,难免就……”

    “去去去,去一边睡!别来烦我。”严小雨翻了个身,拍落他不安份地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

    “怎么了?”他再次讨好地蹭了上去。

    “哼!反正某人现在已经是偶像大师了,勾一勾手指,就可以招到许多少女粉丝呀!”她再次拍开他凑上来的手。

    听着严小雨显然是吃味了的话语,陈义谟忍不住笑出声来,从后面搂紧她的腰肢,唇凑近她的耳畔,吻了吻,“原来你听到了啊?”

    严小雨翻过身来,与他面对面,“怎么?你不是早就料到,我会在家看你的新书发表会……所以才故意说那些话的吗?”

    “老婆大人明鉴!”陈义谟狗腿地凑上前去,继续占便宜。

    “喂!我说了,不要碰我!去找你的少女粉丝去……”严小雨依旧黑着脸,试图将他推开。

    “哪有那么容易就被你推开?”陈义谟依旧不依不饶。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赖皮、一个嘴硬,别别扭扭地闹了好一阵子。

    严小雨终于也没有什么力气跟他闹了,开口直奔主题:“你是不是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忘了?”

    陈义谟顿了一下,接着笑出声来,从西装裤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不大却很精致,恭恭敬敬地递到严小雨的手里,终于看到她缓和了一些的脸色。

    “哼!还算有心。”想她今天作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只为了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这个混蛋竟然为了什么鬼庆功宴,就这样放了她鸽子!

    从盒子里拿出他在一个月前就挑选了许久的戒指,轻轻套在她的手上;每年的结婚周年纪念日,陈义谟都会特地买戒指送给她,今年,是第三只……

    “结婚三周年快乐,明天陪你回家看外婆,好不好?”

    “真的?”摸了摸样式朴素、却象征坚贞的白金戒指,她抬眉问道。

    “当然,这次的工作告一段落,有一段很长时间的休假。”他执起她戴戒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

    “嗯,那还是早点安排吧!”笑着推开他的脸,她转身取下戒指,小心翼翼地收在绒布盒子里。

    本来只是开玩笑,严小雨在他求婚时要求,每年结婚纪念日都要送一枚戒指,没想到陈义谟竟然当真了,深知她不喜欢太过华丽繁复的样式,他挑选的都是简单素雅的白金戒指。

    “对了,老婆,我有个脑筋急转弯想要问你。”

    “什么?”

    “从前有一对兄弟,一个叫作‘我爱你’,一个叫作‘我不爱你’,‘我爱你’今年三岁,‘我不爱你’今年五岁,那……哪一个是弟弟呢?”

    “你……真是幼稚!”

    “喂!回答我嘛……”

    “你真很想知道答案?”

    “当然!”

    “那好吧……我爱你。”

    无论是什么样的问题,严小雨心里永远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我爱你。

    12番外

    严小雨一直对七夕节一知半解。

    与往年不同,借着今年铺天盖地的宣传,她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人扭曲了,变成了中国情人节。

    严小雨也不知道自己是发那一国的神经,前一天特地去蛋糕店订了个蛋糕,白天还跟一家常去餐厅订了包厢,打算下了班之后与陈义谟约会,也赶个流行,过过传说中的中国情人节。

    意外的,这家餐厅的人一点都不多,拿了前天订的蛋糕,上面甚至写上她平时不好意思说出的话。

    陈义谟快速地点了几道菜,都是严小雨平时爱吃的,严小雨看了一眼桌上满满的菜,不禁食指大动,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一番。

    看着她低头吃菜,陈义谟故意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为了赶流行、玩什么浪漫而来,你只是想找个理由来大屹一顿啊?”

    严小雨嘴里叼着一根排骨,抬头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地一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陈义谟愣了愣,也跟着轻笑出声。

    饱餐一顿后,回到家里的两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本来严小雨悠哉悠哉地躺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玩着笔电,没一会儿,便被陈义谟扑上来打扰了。

    “干嘛啊……”严小雨推了推他,但很显然并没有真正要推拒他的意思。

    陈义谟也只是但笑不语,自己的意图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他吻上严小雨韵唇,两人唇舌纠缠,没一会儿便都气喘吁吁了。

    将严小雨压在床上,陈义谟微微笑着,“嗯……你刚刚吃完了大餐……现在……该轮到我来吃大餐啦!”话音刚落,陈义谟又吻上了她那被自己蹂躏得通红的小唇。

    “唔唔……”难道你刚刚就没有吃吗?

    饱暖思y欲,一时间,情欲充斥了整个屋子,然而,总是有人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突然打破这浓情蜜意。

    铃铃铃……铃铃铃……

    “喂!有、有电话啦!”严小雨双颊通红,她用力推了推他,想要起身。

    “别管了!”压下她的身体,陈义谟已经欲火焚身,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行啦……放开我!”他能无视那响个不停的电话,她可不能!

    想到有人可能非常着急地在电话那端,急着要找他们,而他们却还在这里做这种事情……

    她实在没有办法跟他一样淡定!

    “我说了,别管了嘛!”陈义谟再次重新将严小雨压倒在床上。

    终于,有人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陈义谟!”严小雨大吼一声,终于将他震慑住。

    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严小雨冷哼了一声,“待会儿再跟你算帐!”走到电活旁,伸手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严小雨、陈义谟,你们两个混蛋!”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电话那边就已经传来一道炸毛的女声。

    严小雨心中一凛,暗叫不好,糟了!这个声音是乔薇薇……

    “主、主编……”她干笑了两声,有些狗腿地应声。

    “哼,还知道我是你的主编?”听她接了电话,乔薇薇也稍稍压下了一些火气,“你们两个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七夕、七夕!今天是七夕,但不是让你们过节去的,答应我要交的七夕节专题稿子呢?去哪里了,啊?”

    “主、主编,您听我说……”

    “我不听!我什么都不想听,我只想知道,我、的、稿、子在哪里?我就知道,不应该放任你们两个搞这不纯洁关系,现在倒好了,你本来应该是去催稿的,结果却跟他一起搞失踪,手机关机是吧?严小雨,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

    严小雨拍着胸脯保证。“今晚!今晚我一定让他把稿子给您赶出来。”

    乔薇薇在那边冷哼了一声,“不要以为自己做出了一些成绩,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如果没有报社,你们什么都不是!知道吗?”

    “呃,那个……是、是!主编教训得是……”严小雨在电话这头实在是汗颜,知道又要被乔薇薇念叨一会儿了,却也不敢回嘴,只能听着她的话,不停地说“是”。

    陈义谟在一旁,见这阵仗也已经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是谁了……

    在听到严小雨说,今晚一定把稿子赶出来的时候,他差点就要翻个白眼、晕死过去……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啊!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两个今晚死也要把我的稿子生出来,不然就给我分手!分手、分手、分手!”虽然乔薇薇这话说得无理可循,但没有办法,严小雨只是报社的小小编辑,只能眼泪汪汪地应声。

    虽然觉得,乔薇薇这话应该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要他们两个为了这种事情分手,毕竟,坏人姻缘可是会衰三年的!

    “还有啊,记得别玩得太过火了,小心你的大作家肾虚!”乔薇薇又是一声冷哼,“明天早上记得来报社开会,就这样。”

    乔薇薇在那头“啪”一声挂了电话,严小雨对着手里的电话皱了皱鼻子。

    “现在,我亲爱的依墨老师,你就开始给我赶稿吧……”严小雨抖着声音凑上前去。

    陈义谟欲哭无泪,“我今晚一定赶不出来的,你们就别我了……”

    严小雨耸耸肩,“主编大人发话,若是赶稿不成,我们的爱情之路就算是走到尽头了。”

    陈义谟瞪大眼睛,“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乔薇薇一直认为,我跟你之间是因为报社的关系,所以才能走到一起的,所以说,报社是红娘嘛!她最大啦。”

    “这是什么烂逻辑?”陈义谟对于这说法有些不屑。

    “你不想承认也不行啊!”严小雨努了努嘴,“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也想跟你说明一下。”

    “什么?”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只要陈义谟一天赶不出稿子,就一天不准碰我!”严小雨微微扬了扬唇角,笑得更加甜美灿烂。

    “不会吧?不要啦……这样太残忍了!”

    扭头走开,严小雨才不管他哀嚎成什么样子,总之,她必须要爱情与稿子兼得才可以……

    转身,她看到桌上那个尚未来得及拆开缎带的蛋糕,想到那上面自己特地要求店家写上的一行字,忍不住红着脸,抿唇笑着。

    那上面写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本书完》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