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绝色传奇之月落红尘 > 第 16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御前带刀侍卫?他是皇帝跟前的人!她定了定神,千万不能掉以轻心露出马脚。微微作揖,笑道:“白大人说的是,不过我们确有要事,还请大人通融。”

    “哦?什么事要这么晚了还得去办?”他似乎不甘心地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个,就不是大人您能管的了。”她亦不甘示弱,打定了主意不会多说。“告辞!”一转身,她们又继续向前走去。

    好辣的女子!听说皇后的个性可是独一无二,难怪会带出如此特异的丫鬟。他不禁摇摇头,眼神一直紧跟着她,但心中总有隐隐不安,挥了挥手,两个人应声而落,“跟着她们!”

    “是!”

    人影一闪,他便往不远处的华冼宫方向奔去。

    华冼宫

    在听到白珏的禀报后,曹晟的脸一冷,顾不得手上的奏折,赶紧起身道:“传令下去,今夜没有朕的批准,不得任何人进出皇宫!白珏,你跟朕去日华殿一趟!”

    “是!”

    此时,林宇她们,仍未走到宫城门。

    “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几个人影匆匆赶往城门方向,林宇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安。是什么事?使得他们如此急促慌张。她摸摸脸上的易容面,咬咬牙,不管如何,也得拼一拼了。

    “姐姐,好像不对劲呢。”小航也注意到了那几个匆忙奔行的人。

    林宇摇摇头,“别多想!”该来的总会来,就算被皇上捉住,她会把一切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决不能连累小航和严青。

    这时,她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喝叫,但随即又恢复了宁静。

    是严青?!他不会出事了吧?这么想着,两人都不约而同转过身,却听到身旁巨石后传来他的声音:“小姐,城门不能去了,那里刚刚下了命令不得任何人出去。”

    “刚刚是你遇到了麻烦?”环顾周围,见没有人,林宇低声问道。

    “我解决了两个跟踪你们的人。”

    “既然不能出去,那该怎么办?”小航焦急道。

    “皇宫这么大,我们只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何况,她还能易容成不同的人,只要不让皇帝找到,她就不信出不去。

    “快!快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严青看到有一群侍卫正向着这边赶过来。

    林宇心中大惊,看来皇帝应该察觉到倪端了!来不及多想,她只能顺着另一条小道往深宫方向跑,小航和严青在她身后紧紧跟着。

    耳边的风呼呼吹过,顺着一个个不同的小道,她一会右拐,一会又左拐,顺利地避过了每一道关卡的侍卫和守夜太监,虽然对皇宫一点都不熟悉,但似乎有一种魔力在指引着她,向着皇宫某个未知的地方渐渐深入。

    到了!心中一个声音响起,她停步一看,只见一个玉石堆砌而成的宫殿矗立眼前。宫门上没有挂任何牌匾,是个无名宫。但,深宫禁地,竟有这种地方,她不得不怀疑宫内主人的神秘身份。

    “姐姐,这是哪里?”

    林宇摇摇头,却毅然走向宫门,手一推,将门打开,便走了进去。

    正文 无名宫(下)

    日华殿

    “皇上驾到!”曹晟带着白珏和一群内侍急匆匆走进来。

    没有料到皇帝会突然驾临,侍候的丫鬟太监们惊慌失措地跪下,“叩见皇上!”

    “免礼,皇后呢?”

    “已在内室休息。”

    “你们都退下!”一挥手,曹晟迈步走了进去。

    掀开床幔,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曹晟不由舒了一口气。此刻的她,没有了平日的疏离,像一个白玉雕琢的珍品,也像那高挂天边的月儿,带给他内心一丝丝宁静平和。伸出手,轻轻抚过她的脸庞,却感觉不到往日的柔滑,脑中疑虑一闪而过。

    他的手渐渐移至那白嫩的玉颈,手指一划,感觉到触感明显与脸庞的不同。怎么回事?曹晟眯起眼,又摸了摸她的脸颊、耳垂,仔细看了一遍,突然大喝一声:“大胆!”

    “皇上!”守在外面的白珏听到呼声,赶紧走进来。

    见床上的人儿仍然闭着眼没有任何反应,他招了招手示意白珏过来,“她中了迷魂药,快想办法把她弄醒!”

    “皇上?娘娘她?”

    “她是假的!”

    他气愤地站起来,“快把她弄醒!”

    “来人!”

    “在!”

    “加强皇宫各处守卫!若发现可疑人士,立刻抓起来!”

    “是!”

    一刻钟后,小华悠悠转醒。看到身旁的皇帝,她吓得立刻跪了下来,“皇……皇上!”

    “说!你今晚都干了什么?”

    “奴……奴婢……奴婢”皇帝严厉的问话令她的双脚发软,脑中一片茫然。

    “废物!”曹晟忍住了想要踢开她的冲动。“白珏,你来问她!”

    “是!”白珏依言上前,柔声问道:“今晚是你侍候皇后就寝的?”

    “是……是的。”小华点点头。

    “那么,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奴婢……”小华皱着眉回想着先前做的事,把皇后的衣服脱下放好,扶她上床,然后……对!她恍然大悟,“奴婢今夜服侍皇后上床时,皇后娘娘忽然叫了一声,奴婢伸头进去一看,就觉眼睛一黑,之后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时还有谁在场?”

    “娘娘的妹妹小航。”

    白珏定定看着她,又问道:“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是,奴婢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皇上!”

    他点点头,看向一旁不动声色的皇帝,心中肯定皇后娘娘是逃跑了,想必他见到的那两个丫头,就是皇后和小航。

    紧紧握拳,曹晟冷声道:“先把她扣留在这,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传扬出去!”说完便走出了日华殿。

    “皇上!沿偼宫外发现有两个可疑丫鬟。看穿着,像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一个大内侍卫匆匆来报。

    “抓住她们!不得伤她们半分!”曹晟冷冷吩咐。一挥拳打向身旁的立柱:林宇,你休想逃出去!

    不多时,皇宫领侍卫内大臣肖勇又来报,“皇上,那两个丫鬟跑进深宫里了!臣,臣一时迷糊,跟丢了她们。”

    曹晟气得把桌上的砚台一扔,正好砸在肖勇的头上,“一群废物!朕养你们这么久,连两个丫鬟都抓不住!”

    顾不得头上涌出的鲜血,肖勇只得叩首沉默,毕竟人是他弄丢的,这罪责可是没法推卸给别人。但他想不通,两个小小的丫鬟,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大惊小怪么?他轻轻瞄了一眼身旁的白珏,本来以为这两个丫头好捉,就自动请缨承担了此事,却没想到那两个丫头对深宫重地如此熟悉,躲得比鱼还滑溜。反观白珏,官阶比他小,却得皇帝器中,他不眼红都不行。不过他并不担心,他是丞相胡翔的人,没了他,皇宫可少了一个得力的内应,所以就算出了再大的事也有胡大人担着,但看着白珏那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就是不爽!

    缓了口气,曹晟强制自己平静下来,他很少为了女人而慌乱过,想必今生除了母后,也就林宇能让他这么失措了,顿了顿,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他又问道:“肖勇!”

    “臣在!”

    “你在哪里把她们跟丢的?”

    “呃,臣在亚华宫后的小道跟丢的!她们窜得很快,臣追至后门时,仅看到了她们的身影,一晃眼她们就消失在那片桃花林里了。那个林子有很多条小道,臣都分别派人去搜查,却发现沿着那些小道走最后又都返回到原地,但依旧没有发现她们的踪影。”

    听着肖勇的话,曹晟陷入了沉思,他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白珏留下。”

    肖勇恨恨地看了一眼白珏,跪谢离开。

    亚华宫,桃花林,小道……

    这几个字组合在一起,牵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一块记忆……

    “昱儿,你知道怎么能最快找到母后么?”九岁的曹晟坏坏地看着弟弟。

    曹昱歪着头想了想,“不知道,母后带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好远,要穿过几个宫殿,走好几条小道才到,真不知母后怎么喜欢那里!可是,可是我又很想见到她!”

    “哈哈,昱儿,告诉你哦!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曹昱凑近,睁大眼等待着哥哥的答案。

    却见曹晟转了一圈,得意一笑,“哼,母后和父王耍我们!什么很远,明明就很近嘛,偏偏要带我们走那么远的路,还搞得神秘兮兮的!”

    “哥,你说什么?”曹昱一脸的迷惑,这哪跟哪嘛,他是要问他秘密,他却兜圈子不说。

    似乎看出了弟弟的内心想法,曹晟也凑近来,“别急,我这就告诉你!”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便在弟弟耳边说道:“那天我跟踪父王,走到亚华宫后门,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桃花林。”

    “桃花林?”

    “嘘!小声点!”

    曹晟又四处望了望,把弟弟拉到一棵大树后面,继续说道:“那桃花林里面可玄了!有好多条小道,但父王刚走进一个小道就不见踪影了!我跟上去一看,乖乖!”

    “看到什么?”

    “哼,那些小道可是奇门阵法来着,不知道的人永远都只能回原地。不过它们可难不倒我!哈哈!”一想到自己破了那个阵法,曹晟就不禁兴奋地大笑起来,但笑了一声突觉不妥,捂住嘴四顾周围,见没有任何异状,便安心地吐了个舌头。

    他的话只说到一半,可急了曹昱,“哥哥,我知道你破了那阵法,但那又如何?难道走出那个阵法的小道后就可找到母后了?”

    曹晟赞赏地摸了摸弟弟的头,“真不愧是我弟弟,来,我现在就带你去!”

    “好!我也要破破那阵法!”曹昱兴奋地跳了起来,跃跃欲试。

    “嘘!小声点,父皇可说了,这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嗯!”

    在曹晟冥想之时,林宇一行人正走到了无名宫。她毅然打开宫门,走了进去。

    这个宫殿不大,大厅里面只简单摆设了四张凳子,一个石桌。

    这里的一切都是玉石雕琢而成,林宇不禁想到了“金屋藏娇”,这应该是“玉屋藏娇”才是。但,除了不会说话的家具外,一切都是那么冷冰冰。

    “有人么?”她轻声呼唤,却没有任何人回答。

    柔和的月光投s进来,石桌和石凳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辉,手指在石桌上轻轻一划,亦没有留下指痕,说明这里经常有人打扫或光顾。

    是谁会住在这里?

    “奇怪了,我在皇宫待了八年,却从未发现有这个地方。小姐,我看此地可以暂时躲避一下。”严青一边留意宫外的动静一边说道,但在看到那光亮无尘的桌面时,不禁皱了皱眉。“看来经常有人来此,我们得小心。”

    “嗯,把门关上,我进里面看看。”

    看着那门栏上雕花的帷幔,林宇不知不觉又踏入了内室中。一张玉床,两个玉枕。一个方形玉桌摆放在跟前,这些玉制品,光看其色泽和花纹都知道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但这不得不令人奇怪,怎么都是玉石做成?不知为何,她突然想到了前世的母亲,记得她对玉石也是情有独钟,还收藏了不少珍贵古老的玉藏品,看来这宫殿的主人也必定是个玉石爱好者。

    内室中央,摆放着一个用白绸缎盖着的物品。林宇走近它,伸出手想把那白绸缎掀开。

    “小心!”小航出声阻止,“姐姐,万一这遮的是不该看到的东西……”

    小航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林宇内心却似乎有一个声音叫她掀开。她犹豫了一下,笑道:“既能来此,想必也是缘分,看看无妨。”说着她微微一鞠躬,说了声“得罪了!”便一把将绸缎掀起。

    呼!这!这不是……

    看到眼前的东西,林宇大大吃了一惊,随即苦笑地摇了摇了头,这么会这样。深宫藏宝?而且又是如此“惊世骇俗”的宝物,这真像是给她开的一个极大的玩笑!但一转眼,似乎想到什么,她突然兴奋起来,这东西的主人若还健在,肯定能救她!

    正文 抉择

    林宇定定看着它,它的长度约1。2米,用上好的槭木制成,琴弦是那细细的金属丝,这个她前世熟悉的东西,也是她最爱的乐器之一,没想到竟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什么东西啊?”小航奇怪地看着林宇走近它。

    “这是一件乐器,名字叫——大提琴。”林宇着了魔似地持起琴弓,坐在它旁边的玉石凳上。就不知它的主人是否还在这?又何时回来?

    “姐姐,你看这个!”小航捡起不知何时躺在地上的一张白绢。

    林宇拿起白绢,看到上面有一串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字符。那熟悉的字迹,却在这遥远未知空间的这个陌生的地方看到,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泪已经模糊了双眼。这笔迹,竟和母亲一模一样!

    “对不起,带你来到这里。你一直是那么孤单,不管是在天上还是人间。很抱歉,我只能给你短暂的快乐,却不能带来长久的幸福。人世间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是那么多姿多彩,需要你自己去慢慢体会,去感悟。终有一天,你能够找到属你自己的天地和能真正带给你幸福快乐的人……

    如果,如果我的儿子不能给你幸福,如果你想离开,就奏c弦。”

    她的心一紧:“母亲啊,你把我带到这里,就是要让我自己去寻找幸福么?”抚摸着手中提琴,林宇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的世界中……

    山中别墅天台上,她拉着大提琴,而母亲则伫立一旁,静静聆听着那优美的乐曲,她那倾国倾城的美在淡淡的夜色下更显得如女神般圣神不可侵犯,她不由得看痴了,那就是她的母亲啊!

    “哎!”

    虽然是轻轻的一声叹气,但她还是捕捉到了母亲那一闪即逝的落寞眼神,她知道,她的心永远都遗落在某一个地方,一个她当时没有办法知道的地方。

    ……

    “母亲,你的心是遗落在这里了么?”喃喃自言自语着,林宇眼中一片迷蒙。

    “姐姐!姐姐!”小航着急地摇了摇她的身体。

    “啊?”

    “你怎么了姐姐?”

    林宇只觉一阵恍然,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她定了定心神,微微一顿,恋恋抚摸着琴弓,那里仿佛还有母亲手指的温度,心中却觉得一片黯然,暗自道:“母亲,如果你抚养我长大再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你的儿子,那么,我终究要令你失望了,对不起!”说着这声对不起,她已然潸然泪下,忧郁的眼神看着手中琴弓,对着c弦,轻轻一拉。

    琴弦刚刚奏起,眼前墙壁突然“哗”的一声,渐渐打开,林宇苦苦笑了笑,爱不释手地将琴弓放好,回头看看小航和严青,坚定道:“跟我走!”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那墙壁后头的黑暗中。

    待三人都走进去后,不一会,墙壁突然一关,地上又遗落了一张白绢……

    “母后,你知道我们今天是从哪来的么?”曹昱兴奋地一蹦一跳跑到皇后阳华跟前,明亮的大眼闪闪发光。

    坐在玉石凳上的阳华轻轻一笑,引得一旁的皇帝都看闪了神,她摸了摸曹昱的头,柔声道:“我猜啊,你们两个小鬼肯定是‘飞’过来的!”

    “哈哈!原来父皇每次都是‘飞’过来的,怪不得比我们要快得多!不过,我们这一次也知道怎么‘飞’了,下一次肯定会比父皇快!”曹晟一脸的得意,毫不客气地看着皇帝老子,似乎在向他炫耀自己的能力。

    皇帝冷冷一哼,这两个兔崽子,他真恨不得晚一点生下他们,这样也好让他跟阳华多一点相处的时间。现在倒好,他要跟这两个家伙争风吃醋了,但他心爱之人偏偏又偏袒他们多一点,害他总是每每见着佳人却不能抱满怀。

    “母后,哥哥,你们说什么‘飞’呀?难道父皇真的是飞过来的?”曹昱一脸的纳闷。

    曹晟像个小大人似的摸了摸他的头,“没什么,小孩子不懂!反正父皇走的路跟我们今天的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可以比父皇要快一些找到母后了,知道么!”

    “哦……”

    看着曹昱那似懂非懂的样子,阳华扑哧一笑,“好啦,既然你们都来了,我今天就给你们奏一曲吧。”

    “好!好!母后,我要听大提琴的乐曲!”曹昱高兴地抱住了阳华,却没有发现一旁皇帝老子那妒忌的眼神。

    看着这父子三人,阳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带着这内心深处的记忆,曹晟又一次独自来到了无名宫前,看着那紧闭的宫门,他踌躇着迈步走了过去:“林宇,你已经找到这里了?”

    玉石桌,玉石凳,玉石床,一切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他每隔一定时间都会来这里看看,因为他知道,这里是他的母后生前最喜爱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他最美的回忆。

    “大提琴!”他的目光在看到那个乐器时忽然一怔,上面盖着的白绸已经落下,难道,她已经来了?!

    他四处寻找着痕迹,在确定屋内没人后,又走回大提琴跟前。她来了又走了?为什么她能找到这里?

    他寻思,却不得结果,总觉得一切似乎冥冥注定。

    既然没有了她的踪影,那他也不必再在这里多作停留,他刚想转身离开,却突然
嫂子合集吧
发现墙角落处有一白绢。

    他赶紧走过去拾起它,上面,是母后那熟悉的字迹:

    “孩儿,对不起,母后并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你们,但,天命难违。”这第一句话,已让十多年不曾流泪的他双眼湿润。

    “母后知道,你有宏图大志,你有能力,能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好!大冼的江山交给你,父皇和母后都很放心。只要你和昱儿齐心协力,一定能开创大冼国繁荣昌盛的未来。但,母后并不是一个好母亲,无法给你应得的幸福。”

    “不,母后,孩儿有你就很幸福了。”曹晟在心中呐喊着,希望天人永隔的母亲能听得见。

    “孩儿,作为一个君王,也有得不到的东西。江山、美人,哪一个更重要?希望你心中能做选择。人心难测,人和物皆可强留,但心却不能强求。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终会去,不要太过执念。若今后有人从这里逃离,母后希望你能放过她,好么?这也是母后走之前遗留在此的唯一一道密旨。”

    看完这份遗言,卷起白绢,曹晟久久不语。

    “日华殿起火了!”

    “快!快去救火啊!娘娘还在里面!”

    “不行,火势太猛,已经来不及了!”

    太监、丫鬟、侍卫乱作一团,他们都不知道好端端的日华殿怎么会起火,而且里面还有即将成为一国之后的重要人物!若是她出了什么事,那谁能担当得起!但无论他们怎么尽力,却挡不住那熊熊的火势,经过一夜的折腾,在众人齐心协力下,往日富丽堂皇的日华殿,仍然成了灰烬。

    翌日,华冼宫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娘娘她……”

    “一群废物!”曹晟冷冷看着下面跪着的下人,“传旨下去,凡侍候司马月尘的所有宫女、太监,因玩忽职守,一律陪葬!”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是那么突然,但看到具那已烧焦的尸体,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

    “肖武!”

    “臣,臣在。”殿下跪着的肖武已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他斜眼看了看救命大臣胡翔,却见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地上。他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手也渐渐发抖起来。

    只听座上冷冷的声音响起:“肖武,你负责守卫皇宫,却让刺客闯入,害得司马月尘葬身火海。你说,你该当何罪?”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为何皇上直呼未来皇后的名字而没有用敬称。

    肖武瞅了一眼胡翔,见其没有反应,伸手颤巍巍地摸了摸额头的汗,慌乱道:“臣,臣罪该万死!”

    “哼!若昨日起火的是华冼宫,那今日坐在你面前的可不知是谁了!”眼睛狠狠一瞪,曹晟厉色道:“来人!拖下去斩了!”

    “皇……皇……”还未说完,肖武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未来的皇后娘娘因一场突然而起的大火而消逝,曹晟借机一举除去了皇宫内胡翔的门生,换上了自己信任的人,这大大打击了胡翔派的势力。而司马家族也因司马月尘的死,被人说成是受诅咒的家族,从此渐渐被皇帝冷落。

    朝廷内的两大派别纷纷被削弱了势力,其中的很多官员也因大大小小不同的原因被罢免,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效忠于皇帝的贤臣良将。

    由此,冼国朝廷渐渐形成皇权统一的内政,没有了两大派别的影响,使得各官员对皇帝绝对的服从和效忠,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成就盛世的基础。

    正文 道是无晴还有晴

    这一年春末,冼国民间出现了一个女大夫,她医术精湛,容貌若天仙,不分贫富贵贱为诸多百姓治病。而且贫苦人家看病时,她不收任何诊金还送药给他们,很多疑难杂症在她手上都药到病除,这使得她的名声大噪。百姓称颂她为治病救人女神医。

    不只不觉间,春日已过,换来夏日炎炎。

    江南掖启一带却连降暴雨,使得秦淮河水位大涨,有几十处已经决了口子,无数农田、房舍被淹,百姓流离失所,大批难民涌到掖启城,几天之内人口猛增了近十倍,城守吴栋梁不得不开设了几个大的难民区,专门收留受灾百姓。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又加上暴雨连连,在那些简易的窝棚内,堆放着难民们湿漉漉的行李。生活条件的简陋,使得医疗卫生很难得到有效的保障,这种情况下,极容易引发大规模的传染性疾病。

    此时,城守府内,吴栋梁正焦急地踱着步,城内储存的粮食有限,加上这次水灾全都打算用给难民,目前已快用完,要是上头的救援物资还不到,整个城的百姓们可能就要面临挨饿的局面。而且,城内的大夫本就不多,很多又都已逃往北方避难,令他忧心忡忡,好在还有几个好心的大夫撑着,他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掖启百姓的安康。

    “吴大人!四百里加急奏报!”一个士兵直奔入大厅,递上信筒。

    他急忙接过信函,看完上面的内容后,紧皱的眉头复渐平和。“好!终于来了!”

    “大人,上面怎么说?”

    “皇上派昱王从临近省郡调运了一批救灾粮食过来,明日即到我们这。”

    “皇恩浩荡!我们终于有救了!”

    “是啊!是啊!”在座的每一个官员都不由松了口气,皇上派亲弟弟昱王送粮食下来,说明其对掖启的灾难非常重视。

    此时,漂泊大雨仍倾盆而下,掖启城外,一人一骑正往城门方向走。

    “该死的雨!怎么还不停?!”守城的侍卫看到那人下马走进城门,不由多看了几眼,只见他一身青衣飘然,虽衣饰简朴却掩饰不了那斯文儒雅的气度,使人顿生敬意。

    在他快要走过城门时,侍卫伸出了手,“公子请留步!”

    男子剑眉轻挑,诧异道:“怎麽了?”

    “不知公子可知道我们这一带连日降雨,城内已聚集了很多难民?”以为他是外地来此游览的客人,侍卫想好心告知他城内实情。毕竟,最近出城的公子比入城的要多得多。

    男子微微一笑,眼神透过城门看着远方某处,“我知道!我正为此事而来。请问难民区那边怎么走?”

    侍卫一顿,从头到脚再打量了他一会,“公子要到难民区干什么?”

    男子指了指马上系着的木箱笑道:“给百姓治病!”

    天渐渐黑下来,暴雨也有了减弱的趋势,在距离掖启城还有几十里地的地方,一队人马正努力往前赶。

    “快!一定要在今夜赶到掖启城!”昱王骑马在最前头大声吆喝着队伍。

    这时,一个军官赶上来,“王爷,我们已经赶了两天两夜,要不要在前面的山村停留一下?”

    昱王眉毛一挺,喝声道:“什么话!你知道几日断粮会有什么后果吗?那是上万条人的生命!我们两天前已休息了一日,现在雨势变小,一定要趁此机会加快步伐!掖启数十万百姓正在等着我们,一定要快!”

    “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王爷的话就是命令,他们只有绝对的服从。

    当日晚上,昱王一行人便已达掖启城。

    “恭迎昱王爷!”

    “免礼了!”昱王风火流星般迈步走进城守府,

    “昱王爷来得真快啊!信上说您明日到,没想到今晚就……”昱王一挥手阻止了他人的寒暄,沉声道:“吴大人,赶紧把粮食清点好,共一百万旦,今夜就先分配一批给难民吧。”

    “好!请昱王放心,我这就过去清点分发。”

    昱王拍了拍吴栋梁的肩,在来之前他便已调查清楚,知道此人为政清廉,受百姓爱戴,遂放心道:“我需要休息一下,明日一早去视察情况。”说罢即匆匆往内室走去。

    第二日清晨,雨仍在下着,虽不大,却使人们感到十分烦躁。

    “日神啊!求求你快显灵吧!”

    河堤上,几个道士正有模有样地舞弄着道剑,一群百姓也虔诚地跪拜着供奉神灵的堂位。

    这时,百姓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着紫衣的男子,他问道:“这雨持续多少天了?”

    一个少妇抬眼看了看他,脸顿时变得有些烧红,支吾道:“嗯,这位公子,我们这里快十日没有看到太阳了。”

    只见他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的百姓,“你们住在哪里?现在粮食够吃否?”

    虽然他简单衣饰,却难掩其一身的贵气,使得大家内心不由生出一种敬畏感。

    “大人,我们都是城外逃荒进来的百姓,家里的田地都没有了,呜呜……”

    “是啊是啊!我们没有家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些话引来一片的哀号声。

    男子很耐心地听着他们的诉苦,但见他们似乎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他一挥手,朗声道:“那么,你们现在住哪里?”

    这时,人群中一个稍有身份的人站了出来,看着眼前气宇轩昂的男子,躬身道:“大人有所不知,城里的吴大人给我们这些逃荒的人安排了住的地方,昨晚还发下了粮食,暂时能撑着过活了,只等着这水患一过,我们便回去重建家园。”

    嗯,看来今早他从吴栋梁那里了解到的情况非虚,他办事还比较迅速得力。

    他一抬手,身后一个下属走上前,“大人?”

    “带我去难民区看看。”

    “这……”

    “嗯?怎么了?”

    那人走上前,在他耳边低声道:“大人,听说那边有不少病患,属下怕影响到您。”

    顿了顿,男子定神道:“无妨,带我去看看!”走了几步又回头:“你们住的地方有没有大夫来过?”

    “有!以前只有一个大夫,但他忙不过来。前几日又来了一个女大夫,她医术很好,还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

    “女大夫……”看着那迷蒙细雨,他眸光一黯,随即转身往前。

    “请问那位大人是谁?”

    看着那急匆匆远去的背影,一个侍卫低声道:“他可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弟弟——昱王。”

    “昱王爷!”这一句话引起了人群中一阵s动。

    东城难民区里,一个身着淡绿衣装的窈窕身影正在人群中忙碌着。

    “老伯伯,这味药我已经给您熬好了,快趁热喝下吧!”轻柔的声音响起,绿衣女子递出一碗药汤,素指纤纤,那托着碗的青葱玉手光滑圆润引人遐思。

    “我来吧!”旁边一男子想一手抢过药碗,欲借此机会故意碰触她那双纤纤玉手,却没想另一人比他更快,“还是我来!”

    “你是哪根葱?!”两双眼睛对望,快要碰出火花。

    乘着这当口,绿衣女子已经把药碗递给了老人,随即走向另一个病患。

    “林大夫,我的头很昏,也没有胃口吃东西。”一个女病人低吟着,声音很是虚弱。

    林宇探了探病人的脉象,又摸了摸她的头,沉声问道:“这症状持续几日了?”

    “三日。”

    “三日?”她微怒,“你怎么不早点来找我?”

    “我,我见您太忙,以为这只是小病,不敢打扰。”

    “小病,小病不早治会酿成大病!”而且她这患的还是带有传染性的疾病,她几日前来这里义诊,最担心的就是发生这种情况,“这几日,都有哪些人跟你在一起?”她必须把他们隔离开来治疗,以免发生更大的疫情。

    女病人低低说了几个人,林宇在一旁一一作笔录,还好,因她身体不适这几日没有接触太多人,而且这病也只会传染给身体比较虚弱的人。她一边听着一边舒了口气,从药箱里拿出一味药递给她,“就着水吃下它!”

    女病人却迟疑道:“我,我这没有水,可以干咽下么?”

    “不行!”林宇皱眉,“你不要动,哪都不要去,我去给你弄水来。”刚想起身,旁边却出现了一碗清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我这有水!”

    “谢谢!”她头也没回便接过递给了病人。

    等她乖乖吃了药,她便起身,看着纸条上写的几个人名,“这几个人都在这里么?”

    “在的,就在那边!”女病人指了指不远处躺着的几人。

    林宇眉头一皱,看他们的情况不太妙,匆匆赶过去,却没发现身后紧跟着几个身影。

    “啊!”

    “大夫,有人晕过去了!”

    林宇赶上去想将病人扶起来,却无奈没有足够的力气。

    “我来吧!”高大的身影出现眼前,一晃眼,那人便被扶到了一张简易的病床上。

    “谢谢!”林宇走到床前,那身影刚好转过身,眼神与她不期而遇,“是你!”突然想到他的身份,顿了顿,她躬身道:“昱王爷!”

    “免礼了,你快给他治病吧。”

    “嗯。”林宇微微莞尔,数月不见,他变得更加沉稳了。

    “纱布拿过来!”

    “给!”他行动迅速地递上。

    “针灸!”

    “这里!”他干净利落地为她找到要用的医具。

    他想就这么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贪婪地占据她身边重要的位置,不让任何人窥视。渐渐的,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他的眼神似感觉有点昏花,该死的!在心爱人面前他竟想倒头大睡!这情况不妙,难道是他太劳累了?他摇了摇头,似要把自己弄得清醒一些,走了几步,却踉跄了一下。

    “大人!你怎么了?”

    惊呼声响起,林宇转过头看着他。

    “没,没事,你们去帮林大夫吧。”

    她摇摇头,他真是逞强!赶紧走到他跟前,“坐下!我给你把脉!”

    “我没事!”

    “是不是没事我说了算!”坚定的语气不容他反驳。

    他乖乖地伸出手,这举动让他的部下睁大了眼,他们何时见过王爷如此听话。

    佳人在跟前,她身上那淡淡的药香阵阵袭来,他很想一把抱住她不让她离开,但他知道他不能,挣扎间,眸底流露出深刻的痛楚,却听她道:“王爷,你要赶紧回去好好休息!”

    好一句“王爷”,他硬生生地收回给她把脉的手,深睇著她:“我没事!”他宁可他病得更重一些,这样他可以奢望她至少会照顾他。

    不敢直视他那赤ll的眼神,她别过脸,“王爷,你现在是病人,需要回去吃药休息。我开些药给你拿去,晚间再去给你复诊。”不再多说,她躬身走向另一个病患。心中只想着尽快把那些病患处理完,好给他医治,毕竟,她欠他的太多。

    夜幕渐渐降临,拖着疲累的身体,林宇来到了城守府。

    “林大夫,王爷他刚醒来,气色似乎好了些。”

    “好!我这就去看看。”

    林宇走进房间,便听他道:“你们都退下吧。”侍候的人都一一出去,房门一关,将两人与外面隔离了起来。

    她心中有些不安,但仍走到床前。

    “今日那些病患,都安顿好了?”他指的是那些得了传染病的人。

    “嗯,多亏了你的下属帮忙,很快把他们隔离开了。”

    “那我,也得隔离。”他欲起身。

    她赶忙拦住他,“不,你患的不是那种病。”再探出手给他把脉,却没想到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她想出声阻止,却听他道:“你知道皇兄一直为了等你而未曾娶妻么?而你,就这样狠心离开了他!”

    她的手被他抓得有点吃痛,面对着与母亲有着相同血缘的人,她有些愧疚地低下头,“我对不起他!也对不起你!”

    “我不需要你说对不起!”他心中一阵抽痛。“我只想知道你为何会离开?”

    短短的沉默,她仍低首,淡淡道:“皇宫,不适合我。我只想游历四方,无拘无束。”而且,她已有喜欢的人。

    “如果,如果我们只是平民百姓……”

    她抬起头,“不!没有如果。”

    静静看着她那淡定的眼神,他的手渐渐松开,闭上眼,身体往后一靠,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你好自为之。”

    从城守府出来,林宇只觉轻松了许多。自从离开了皇宫,她对母亲一直有着深深的愧疚之情,她没有遵照母亲的安排,与她的儿子共结连理,而是选择了离开。她也没有立刻去找傅梓鸣,她需要的是独自一人好好整理自己的心。在四处漂泊的日子里,她渐渐明白了心中所属。

    天上降落的雨似乎变小了很多,她索性放开油纸伞,让冰冷的雨滴刺激她疲倦的心神。

    恍惚间,一个黑影不知不觉袭近,她的头上方被一张油纸伞遮住,温润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小心着凉!”

    她抬头,看到那如仙似幻般俊美容貌就在眼前。她睁大眼,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庞,忽然笑了,灿颜如花。他,真的出现了!不再是梦境,不再是虚幻。

    一晃眼,她便被他搂在怀中。

    “林儿,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分开!”

    “嗯。”

    城楼灯光下,两个人影渐渐重叠,消失在蒙蒙细雨中……

    (全文完)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这个结尾不是那么明朗,但她最后是选择了傅梓明。也许大家会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我可能会补一些番外来补足把,但由于近期比较忙,番外的话也要等到11月底的时候才可能会出来,同时,我也会在那个时候放上新文,但不会放在这里了,我打算在jj那边扎根,届时欢迎大家去那边支持我的新文!再次感谢大家。

    全书到此结束

    更多免费电子书,请到 http://。。 下载

    手机请访问http://wap。。免费下载或在线阅读

    声明:本电子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