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诱惑失忆男 > 第 6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是吗?法官不会把琪琪判给我?”他笑了;嘴边带着嘲讽。“可怜的方妙妍,你太天真了,律师说什么你都信。不论法律怎么规定,只要我想,法官最后一定会把琪琪判给我。”

    方妙妍被他的自信吓呆了,他不像在说谎,也不像在吹牛,他是真的有能力做到这样。

    “其实我甚至可以不通过法院就拥有琪琪,我可以雇人把她从你身边偷走,然后……你就永远也别想再见到她。”他威胁地说。“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妙妍心中大痛,她哭了起来,激动地冲到诺亚面前,两只手臂使劲捶他的胸膛。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那么冷血,根本就不会喜欢小孩子。”方妙妍一面捶他,一面哭着责问他。

    “我从来就没说过我不喜欢小孩子。”

    她停止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的攻击,抬起头谴责地瞪着他。“你根本就不用说,你的行动已经表明了。我早就看出来你不喜欢小孩,从那天我看到你用冷漠的态度,对待一个不小心把冰淇淋弄脏你衣服的小女孩时,我就知道了,更不用说你对琪琪也是态度冷淡。”

    冰淇淋弄脏衣服?诺亚蹙眉仔细的回想,突然想起那件西装,想起他受伤前一天中午的事。

    这么说起来,方妙妍在救他之前,就已经对他有了一个不喜欢小孩子的评价?

    诺亚愤怒地瞅着她,用危险、猜测的语气问道:“你选中我完成你怀孕的目,的,并不只是因为我刚好失忆,还因为你认为我不喜欢小孩子,将来不会跟你争孩子,对不对?”

    方妙妍仍然哭泣着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已经透露出答案。“很好!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我猜对了。”诺亚的眼睛里闪着怒气的火光,鼻翼也掀动着,好像恨不得要扑到方妙妍身上,狠狠地撕碎她。

    她被吓得一步步后退,他则一步步地近。

    “我……”她想说些什么来安抚一下他的怒气。

    “闭嘴!”他怒斥。然后终于停下了近的脚步,凶巴巴地瞪着她。方妙妍被他的眼神吓得忘了要缮续哭泣,未干的泪水挂在可怜兮兮的小脸上,眼睛躲着他的瞪视,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好半晌,她才听到他压抑的声音响起。“我真的应该把你留在台湾,让你,辈子也见不到琪琪,但我不像你那么自私,让孩子在单亲的环境中长大。”他停了一下,然后接着道:“我刚刚是说帮琪琪收拾几件纸n片,明天跟我一起回美国,其中也包括你。”我?你的意思是要我也一起去美国?”她喃喃地道。“不错!这正是我的本意。是你心里一直怕我抢走琪琪,才会认为我只会带琪琪走。”

    “我……我不要跟你到美国去。”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有什么身份跟他走?

    “你必须去。”他盯着她,坚定的眼神让方妙妍明白他不允许她拒绝。“我和琪琪从来没出过外,我们都没有护照。”她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拒绝理由。

    诺亚掏出两本护照晃了晃,嘲讽地道:“我已经找人帮你办好了所有手续,你放心!”

    方妙妍大吃一惊,张大着嘴,双眼紧紧盯着那两本护照,片刻后,她才坚定地摇摇头。“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随便你!你可以不去,没关系。”诺亚清楚地告诉她:“可是女儿我一定会带走。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走,一是你跟琪琪明天一起走,到了美国你仍然可以跟她住在一起。另一条路是你明天不走,那今晚就是你跟她在一起的最后一晚,明天以后,你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

    方妙妍气得大口大口地喘息,心里非常明白诺亚的那番话是很认真的。如果她不去美国,就真的永远也看不到琪琪了。

    “我给你的两条路,你可以任意选择。如果你决定不去,我也绝不勉强。那是琪琪命中注定就只能有爸爸,而没有妈妈的照顾,你自己选择吧!”

    方妙妍抬起头,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咕哝着说:“我……我一起去。”她嘴上没有胆子说不去,心里却反驳着他的话。琪琪一直是有妈妈没爸爸,也过得很好,为什么要她变成有爸爸却没有妈妈?追根究抵,还不是因为你!

    诺亚听了她的决定,酷酷地点点头,直视着她说:“你真的很爱琪琪,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收拾东西去吧,衣服不用拿了,我已经通知美国的助手给你们买新的了,你只要拿点路上琪琪必须用的纸n布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

    就这样,方妙妍带着琪琪住进了诺亚在纽约的房子。

    而她也开始了无聊的生活。

    他们住的房子在一座大厦的顶楼,距离诺亚上班的哈里斯大楼只隔几条街区,并不远。但地方却相当大,比妙妍的小套房大了十倍以上,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住,她并没有见到他的父亲,只有一个管家负责清理房间和料理三餐。

    琪琪来到这里后有了自己的婴儿房,不再与妈妈住同一间房里,而且她的婴儿房中,还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具。

    方妙妍后来才知道,这里只是诺亚众多房产中的一处而已,只是因为这里距离上班地点近,所以他才会常常住在这边。

    她住进来后,诺亚并不是每天都会回家,即使回来,他也是住在另一间卧室里,妙妍从不过问他的生活,只是专心地照顾琪琪。

    反正在台湾最后一晚的那次吵架之后,两个人总是相见无语,偶尔说一句话,诺亚也总是用冷冷的口吻,每次都让她觉得被冻得要死。

    即使妙妍有心与诺亚融洽相处,也被他的态度拒之门外。还好他现在不妙妍带琪琪每天跟着他,让她也有了一点自己的时间。

    方妙妍依然没有放弃写作,她到纽约后就打电话给出版社,留下了地址和电话,方便联络,只是因为和诺亚的关系一直很紧张,而且身边少了淼淼的“催稿神功”,她对写作的热情也降低了。

    一个人生活在纽约是非常 孤单的,即使有琪琪的陪伴。她毕竟还太小,每天只懂得吃、喝、玩乐、睡,对于大人的世界一点儿也不明白,也就丝毫不能减轻妙妍的寂寞。

    妙妍英语很差,常常是美国人说的她听不懂,她说的别人也不明白,所以她每天都闷在家中。因为怕迷路,她也不太敢出门,只能在每天下午带着午睡.醒来的琪琪,去楼下不远的公园逛逛,根本不敢走远。

    与水淼淼通电话成了唯一能让方妙妍快乐的事,不过她怕淼淼担心,并没有把实情告诉她,只说自己已经带着女儿跟着诺亚来到美国。

    淼淼以为妙妍和诺亚雨过天晴,非常高兴,如果不是因为她和钟易武已经订下婚期,每天都在忙婚礼的事,她早就飞到美国来看妙妍了。

    除了写作、照顾琪琪,方妙妍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想她对诺亚的感觉,越是想多了,她就越清楚地了解到,她还是爱着他。不论他是蓝风还是诺亚。

    以前她一直把他们当成两个人,认为自己爱着蓝风,不爱诺亚。但她错了,其实他们的本质是相同的,是同一个人。所以她才能常常在诺亚的身上体会到与蓝风相同的感觉。

    如果不是爱他,也就不会默许诺亚住在她家,即使他的“独裁”让她好生气,她也还是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他。

    当她以为诺亚要抛下她,只带琪琪来美国时,除了舍不得女儿外,还有更多的不舍是为了……诺亚。

    她不要从此与他形同陌路,永不相见。

    所以即使她的英语超级烂,对美国是那么的恐惧,她也仍然“义无反顾”的抛下一切,跟着他到美国来。

    她慢慢地明白了自己的心,却不了解他怎么想。他的冷漠态度让她保持沉默,她只能观察着诺亚,同时回忆着和蓝风的过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后,僵局终于被打破了。

    那天是周日,一早诺亚依旧提着公事包出去了,方妙妍也依旧没有追上前去问他是不是去公司。

    中午吃过午餐,她把琪琪哄睡,自己也回房间去睡午觉,现在时间多到让人真想大喊无聊,午睡成了她打发时间的好办法。睡了一会儿,似乎听到琪琪睡醒的呼叫声,她起身去看琪琪是不是真的醒了。

    婴儿房的门半开着,她走过去,看到诺亚正伫立在琪琪的婴儿床前。

    琪琪则扶着小床的栏杆站在床上,脸上有着刚刚睡醒的红晕,头发还左边翘起几根,右边撅出一绺,模样十分可笑。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她一直在对诺亚吐口水泡泡,十分得意地把她刚刚想出来的小把戏秀给爸爸看。

    诺亚也是一脸笑意地看着琪琪,脸上的表情是那样温柔。他看了一会儿琪琪吐泡泡,才笑着去拿来一张面纸,给琪琪擦了擦嘴,还开玩笑地对她说:“琪琪,小淑女可是不会吐口水的,你要学着做小淑女哦。”

    说完就抱起琪琪,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逗得琪琪开心地笑了起来,还伸手去摸爸爸的头发。

    方妙妍在门外替诺亚的头发担心,琪琪现在长大了一点,手劲也变大了,她要是捉住头发就不会放手。

    果然,琪琪习性不改地一把抓下,妙妍看到诺亚疼得脸都变形了,但他还是很温柔地哄着女儿说:“宝贝,你喜欢爹地的头发也不用太使劲呀,你自己也有漂亮的头发,长大了一定会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公主。”

    不知道是不是琪琪听懂了他的话,竟然主动放开手,这在妙妍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诺亚把琪琪放回小床,走到玩具柜前,拿起上面摆着的米老鼠大玩偶,双手分别抓着玩偶的两只手,慢慢地蹭向琪琪,嘴里还不停地发出怪声,扮起米老鼠的样子逗着琪琪,琪琪开心得格格大笑。

    方妙妍看着诺亚熟练的动作,陡然明白,这一定不是他第一次逗琪琪开心。看看他们父女间的默契,她突然觉得眼眶湿湿的,喉咙又干又紧。

    她离开婴儿房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想阻止眼泪流出来,但眼泪仍然不受控制地顾着眼角流下。

    方妙妍明白了,原来她一直都误会了诺亚,他并不是不喜欢小孩子。从今天他对琪琪的态度,已经完全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对女儿的宠爱。

    怪不得上次吵架她说他不喜欢孩子,会惹他生那么大的气,无论是谁,被误会成一个冷血得不会爱自己孩子的人,且又被利用来达到怀孕的目的,应该都会很气愤吧!

    即使这样,他也并没有独自把琪琪带来美国,虽然他有这个能力。可他还是把她也一起带来了,就只为了给琪琪一个有双亲关爱的完整家庭。

    她实在是太愚蠢了!她的心没有错,诺亚和蓝风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因为她的态度,得诺亚只能把温柔藏在冷酷的面具下。也许……也许她可以试着卸下他的面具。

    方妙妍一直沉思着,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她要在诺亚的身上重新唤回温柔体贴的蓝风。

    当诺亚出了书房,到餐厅吃晚餐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方妙妍等在书房门口,并对他展现了一个睽违许久的笑容,还用撒娇的口吻对他说:“很累吗?礼拜天就应该休息,你干嘛还在家办公?”

    诺亚一脸狐疑地凝视她。“呃……有些公事没处理完,所以……”

    妙妍又语带温柔地对他说:“公事永远也处理不完。你还是要有适当的休息。这两个月我看你每天都不分日夜地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

    他还是很谨慎的盯着她,耸耸肩无奈地说:“公司太大,公事就多,没办法。”

    “那……你能不能哪天抽出一点点的时间,陪我和琪琪出去玩一次?”她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出“一点点”的手势。“你也知道我英文不好,在纽约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带琪琪到楼下的公园去玩,远一点的地方,我完全不敢去。”

    诺亚的眼里有着研究的意味,好一会儿都没出声,直到方妙妍以为软化他的计划失败了,他才轻描淡写地回答说:“好。”

    她高兴地跳了起来,亲了亲诺亚的脸颊,率先走舟餐厅。走了几步还转过头来,对仍是瞅着她的诺亚说:“干嘛还愣着?吃晚饭啦!”

    第十章

    诺亚吃过晚饭又回到书房,想继续处理公务,却怎样也无法把精神集中在公事上面,思绪总是会不自觉地飘到妙妍身上。

    她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呢?

    自从到美国之后,她就一直都很冷淡,从未对他展现温柔的模样。

    到底是什么事让她改变了态度?不只问他能不能陪她和琪琪出去玩,吃饭的时候也是一直很温柔地对他说话,等他吃饱后准备回书房时,她还笑着对他说:“早点睡,别工作到太晚。”

    诺亚伸手抓抓自己的头,真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显然比他面前的公事难懂得多。

    妙妍刚刚的态度,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他失忆的时候。那时她总会用撒娇的口吻对他说;“风……这样好不好?风……那样好不好?”自从他恢复记忆,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之后,她就没有用过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笨蛋!诺亚在心中大骂了自己一句。

    想这些做什么?他不是在完全恢复记忆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对这个曾经胆敢利用他的女人好好报复的吗?怎么她不过温柔地对他说了几句话,自己就被弄得心烦意

    乱,把对她的恨意都抛诸脑后了?

    诺亚不自觉地苦笑了一下,其实在心底深处他自己知道,对妙妍的愤怒与恨意早就烟消云散。就在他们重逢后的第一次做a耐,她脱口而出的“我爱你,风”,里面饱含的深情,让他根本就没办法再对她生气了。

    他维持着表面上的冷淡,维持着他仅存的自尊,虽然他无法恨她,却也不想太早原谅她。

    他叫她做家务、洗衣、做饭,不过是为了小小地报复一下她曾经对他的利用,没想到,竟造成她这么严重的不满?老天,她也不好好地想想,他失忆的时候,是怎样被她利用来做家务,让他这个从来也没自己洗过一件衣服、做过一顿饭的男人,承担起全部的家务,尽心尽力地去服侍她?!

    在台湾行程接近尾声的时候,他虽然脸上还是依旧冷淡如故,但心里却已经决定,要带着她们母女一起回美国,开始一家三口的新生活。 管他是不是曾被利用,至少妙妍曾救过他的命,也在乎……不!是“爱上”了失忆时的他……那个傻傻的蓝风。

    他的确渴望找回以前美好的生活。

    可是……诺亚想到此,不禁紧紧地握起拳头。可恶的她,竟然觉得他很冷血,不喜欢女儿,还提到什么被冰淇淋弄脏衣服的事当佐证!

    他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小孩子?

    因为与父亲的疏离,他从小就养成很冷漠的性格,即使心里对琪琪爱逾生命,也不会表现得太明显。何况自从他出现后,妙妍总是把琪琪看得紧紧地,像是怕被他偷走一样,完全不让他有机会接近女儿,他根本也没有机会对琪琪表现父爱。

    明明自己已经没有要报复妙妍的意思,却还是被她当仇人一样看待,真让他郁闷不已……

    诺亚的思绪如风车般迅速转动个不停,一直到敲门声响起,妙妍带着可爱的笑脸探头进来。“我打扰你了吗?”她递进手中端的杯子。“我给你送咖啡来了。”

    诺亚颔首示意她可以进来,但还是先假装忙于公事一会儿,整了整桌上的文件,然后才接过她送采的咖啡喝上一口。

    他看了妙妍一眼,淡淡地问道:“你亲手冲的?”

    她眼睛亮晶晶。“你怎么知道?”

    “因为真的很难喝。”

    妙妍尴尬得红透了脸,解释道:“你也知道淼淼不喝咖啡,所以我基本上也不喝。我本来想冲茶给你,可是管家告诉我说你晚上办公时习惯喝咖啡,所以我才……”

    诺亚表示了解地点点头,问道:“你怎么还没有睡?”平常这个时间她都已经回房睡觉去了。

    “我……我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天。”她可怜兮兮地瞅着他,希望能打动他的恻隐之心,让她留下。

    “聊天?想聊什么?”诺亚还是对妙妍突然转变的态度感到奇怪,不敢自作多情地反应过度,只是顺着她的话回应,希望能慢慢弄清楚她目前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

    “那就……聊聊你今天‘非比寻常’的态度吧!”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挑明了问她。

    “有什么不一样?我们以前不都是这样吗?”方妙妍装傻。

    诺亚见她不想明白说,也不再深究。“那……明天,你的态度还会跟今天一样吗?”

    她歪着头想了想,才肯定地回答他:“如果明天你还是这样亲切,那我明天的态度就还是一样。”

    “好,一言为定。”诺亚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再看她拉长脸,也很高兴她肯主动改善两人之间的关系。

    既然她真心改变,那他也不会与自己的好运作对。

    因为诺亚和方妙妍的共同努力,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

    诺亚不再没日没夜地不停 工作,假日他会带着妙妍和琪琪在纽约到处游玩;有时则请管家照顾琪
大团结sodu
琪,自己带妙妍去逛街买衣服,吃烛光晚餐……久违了的甜蜜,终于慢慢地重回两人心中。

    现在诺亚虽然对她很亲切、很温柔,可是妙妍心里总还有一些遗憾。诺亚灰色的眼眸总是对她凝s出温柔的注视,却还是一直与她保持距离,没有主动试着与她亲密地接触,她不明白为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方妙妍心里很焦急,她不知道诺亚到底怎样打算他们的未来,表面上他们很幸福,可是实际上呢?没有亲密关系的生活能说是幸福吗?

    难道诺亚已经不爱她了,他打算就一直与她这样生活……在亲密中保持距离。而他的改变态度,也许只是为了给琪琪一对和睦相处的父母,而不是像她以为的,想与她重修旧好?

    她真的不知道。

    艾德·哈里斯找了个诺亚一定在上班的时间,来到诺亚“藏娇”的房子。跟着诺亚一起去台湾出差的员工,回采之后在公司里把妙妍的事情传得沸沸c扬;艾德没办法再等诺亚主动告知他了,他打算亲自来看一看传闻中的东方女子,和他从未谋面的小孙女。

    方妙妍微微低着头,抱着琪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紧张地偷觑对面坐在轮椅上、长得与诺亚很相像的老人。

    从管家通知她诺亚的父亲来了,方妙妍的心情就一直持续紧绷着,揣测着他采的目的。 毕竟,诺亚在恢复记忆后从未提及他的父亲,表明了他们父子感情并不好。

    艾德细细地打量妙妍。她长得很漂亮,很有东方女子独特的韵味。据说她大了诺亚四岁,但看起来并不像。娇小的她却像在发光一样,很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她怀里的小女孩也娇柔可爱,看得出来长相融合了父母的优点,将来一定也会是个漂亮的大美人。

    琪琪察觉到艾德对她的注视,高兴地倾身向前,一点儿也不认生,手还一直摇晃着,好像在叫他抱一样。

    “我能抱抱她吗?”艾德进屋后首次开口。

    “当然。”妙妍起身把琪琪交到他怀里,松了一口气。她还一直担心要是艾德不会说中文,那她的破英文恐怕没有办法与他应对。还好,他说的中文虽然比不上诺亚字正腔圆,但至少比她说英文强太多了。

    琪琪对艾德手上亮晶晶的男用钻戒很感兴趣,伸手去抓弄。艾德一边把戒指摘下采给她玩,一边对妙妍说:“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今天为什么会采找你。”

    方妙妍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其实也投什么。现在公司上下都在传诺亚的家里住了一位东方女子,而且还生了一个孩子。我想与其一直听传闻,

    不如亲自来证实一下。”

    “哦,这样……”方妙妍这才知道,原来诺亚的公司里早就在传他们的事。

    “你是台湾人?”艾德问道。

    。 想下载全本txt电子书来

    “嗯。”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艾德促狭地指着邪证据”说:“看来不会是诺亚几个月前去台湾时认识的,要不然我的小孙女也不会这么大了。”

    “我们认识快两年了。”方妙妍又补充说:“他受伤失忆的时候一直就是住在我家里。”

    “受伤?失忆?”艾德一脸震惊。“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方妙妍也诧异地睁大了双眼。“啊?你不知道吗?怎么会?他失忆了整整一年,他回来后从没有说过吗?”

    “没有。”艾德黯然摇摇头,又喃喃自语道:“原来他离家出走之后去了台湾,还曾经受伤失忆。”

    妙妍见到艾德难过的表情,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想不通诺亚为什么不告诉他父亲这件事。

    “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二十多岁了还学十几岁的少年离家出走,诺亚也太“晚熟”了吧?

    “唉!”艾德先叹了一口气。“当初我他娶妻,甚至帮他挑好了人选,他不肯,跟我大吵了一架,我威胁他如果不娶的话,就不让他接掌公司,他一气之下就扔下公司离家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找过他呢?”妙妍不禁谴责地看着艾德。“他离开了一整年的时间,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艾德后悔地低下了头。“我一直很生他的气,直到后来才慢慢地想通,决定不再他了。他正好在那个时候回来,我问他那一年去了哪里,他也不肯说。我只顾着高兴他终于肯回来接掌公司,根本没有想过在那段时间他曾受过伤,并且还失忆……”

    看艾德难过万分,妙妍也不好再继续责备他。

    “呃……妙妍,我可以叫你妙妍吗?”方妙妍点头,艾德才接着说下去:“我很感谢你在诺亚受伤的时候照顾他,谢谢你。”

    妙妍听了实在不好意思,她会主动让诺亚住在家里,一开始真的并不只是想帮助他那么单纯。

    “我想你也看出来了,我们父子关系并不好。诺亚的妈妈也是台湾人,我们感情很好,我很爱她。自从她去世之后,我就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上,试图用忙碌取代丧妻之痛,结果,我忽略了诺亚,害他慢慢变得冷漠无情。其实他小的时候是很爱笑、很热情的,是我的不理不睬让他感到孤独,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的心里一直很内疚。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弥补他……”

    艾德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泪,琪琪看见了伸出小手帮他擦干净。艾德低下头对孙女笑一笑,才抬头接着说下去。“我一直期望诺亚能找到一个与他真心相爱的人,让他也能体会到我和他妈妈之间的深情。我看得出采,你是很爱诺亚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带给诺亚幸福快乐。”

    方妙妍哽咽着点头。她可以感觉到,艾德对以前的事真的很后悔,现在他想弥补诺亚没有得到的父爱,只是苦于目前和诺亚僵持的关系而无法付出。

    “我就知道诺亚并不像他表现出采的那样冷漠无情,他其实是拥有像蓝风一样的温柔个性的。”方妙妍如释重负地说。

    “蓝风?他是谁?”艾德不解地问。

    妙妍带着笑意回答道:“那是他失忆时我帮他取的名字,叫蓝风。”接着她兴高采烈地告诉艾德,诺亚失忆住在她家时都发生了些什么。包括她欺负失忆的诺亚,让他学习煮饭、洗衣服,还有诺亚赢得游戏设计比赛,和他赚钱养家的事。

    艾德如饥似渴地听着,一直到妙妍讲完,他才欣慰地说:“诺亚真的很爱你,才会想自己赚钱采养你们的家。以前他的兴趣一直在设计游戏方面,只是为了继承公司才改学商的。不过没想到他失忆后,并没有忘记以前学的那些知识,还能设计出很出色的游戏,这多少能弥补他心底的遗憾吧。”

    “你真的认为他爱我吗?”方妙妍心里的不确定让她不由自主地问艾德一这个最了解诺亚,也是诺亚最亲的人。

    “他当然爱你,你为什么怀疑?”艾德很不解。

    方妙妍犹豫了一下才说:“我们现在表面上很幸福,他好像也很宠我、很爱我;但并不是这样,他……恢复记忆后从没说过爱我,我也感受不到他是蓝风时表现出的那种强烈的爱;还有……”他们没有亲密关系的话令方妙妍说不出口,只是黯然地摇摇头。

    “也许诺亚只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他会告诉你他爱你的。”艾德安慰道。

    “如果他还爱我,我当然可以给他多一点时间,只怕他已经不爱了。”毕竟他的身边有一群女人,她有什么优势可以留

    住他,让他继续爱她呢?尤其是她还曾经利用过他。

    如果他曾爱过她,只怕也已被利用他的事磨光、磨平了,不留一点痕迹。

    “你为什么不主动跟他谈谈这件事呢?也许他也正;等着你说爱他呢!”艾德睿智的眼神中带着鼓励。

    妙妍猛地抬头。对呀,为什么不问问他呢?主动对她不是什么难事,她不是曾经主动诱惑过他吗?

    也许她能让诺亚忘记从前的不愉快,把他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爸,你怎么采了?”诺亚看到司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走进办公室,诧异地站了起来。自从公司交给他后,只有在开董事会时,父亲的身影才会出现在公司。

    艾德示意司机先出去;门关上后,他直截了当坞说:“我刚刚从你家过来,我去见妙妍和琪琪。”

    “什么?”诺亚皱紧眉头,脸上浮现戒备的神情。“你想干什么?”

    艾德看到他的表情,心里的大石落下,他看得出来,诺亚很在乎妙妍,所以才会那么紧张,怕他做出什么不利于她的事。

    但儿于的怀疑也还是让他伤心难过,他黯然地道:“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她们。”

    诺亚见到父亲失落的表情,不禁为自己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话语感到后悔,他想说对不起,但话哽在喉中,怎样就是说不出口。

    父子俩之间出现馗尬的沉默,然后艾德清清喉咙,不自在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我没打算结婚。”诺亚无法放下自尊和骄傲,再向妙妍求一次婚。

    艾德看着儿子,他感受得到诺亚和妙妍相爱,但两人心里却各有芥蒂,都认为对方不爱自己。他想帮助他们。

    ”诺亚,对不起,我不该在你母亲死后一直冷落你,还想你娶一个你不爱的女人……”艾德诚恳地说道。存在心里多年的话一说出口,他顿时觉得如释重负。

    诺亚僵住了,他没想到会从父亲的口里听到抱歉。他了解父亲,他和自己一样的骄傲,所以他们的关系才会一日不如一日,因为他们死都不愿向对方低头。

    可是现在,父亲竟对他说对不起。

    他一直以为自己并不在乎父子关系如何,可是为什么现在听了父亲的话,他的喉咙会发紧,心会酸呢?

    “为什么?为什么要道歉?”诺亚酸楚地问道。

    “因为我爱你,我不希望直到我死了,你都坯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艾德紧紧盯住儿子的眼睛。“我一直都很爱你,但自尊和骄傲不允许我告诉你我错了,我不应该忽视你,任由我们父子的关系一天比一天更糟糕。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跟你小时候一样融洽,那时候你什么都会对我说。可是现在,我必须由别人口中才能得知你曾经失忆一年,你有了心爱的女人和可爱的孩子,也不肯告诉我……”

    诺亚慌乱地说:“我……我并不爱妙妍……”

    艾德伸出手制止了诺亚没说完的话。“诺亚,我已经放下了我的自尊和骄傲,为什么你就不能放下你的呢?难道你想让它们主宰你的生活?我不希望看到你和我一样,未来活在

    悔恨当中,我希望你幸福。你真的不爱妙妍码?如暴你不爱她,就不会带她来美国,也不会在我说见过她财神色紧张,怕我做出对她们不利的事。”

    他爱妙妍吗?是的,诺亚终于对自己承认了,他爱妙妍,他一直都爱她。

    可是他也不能忘记方妙妍利用他的事,他害怕妙妍突然的友善来自于他有能力夺走女儿,而她不希望永远见不到琪琪,才会努力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即使他渴望与她过真正幸福的生活,却还是在他们融洽的关系中又筑了一道墙,让骄傲的自尊隔在他们之间;即使他的身体因渴望她而疼痛,却还是与她保持距离。

    艾德凝视着诺亚充满矛盾的脸,轻声道:“妙妍告诉我,她很爱‘蓝风’,你如果还是坚持要当‘诺亚’,又怎么能要求她一开始便毫无保留地接受你?”

    诺亚的思绪豁然开朗,他猛地站起来跑出去,又在门边倏地停下来,转身对艾德说:“爸爸,我也一直都很爱你。”

    然后他又继续往外跑,没有看见艾德欣慰得泪流满面。

    方妙妍找出诺亚求婚时送她的戒指,手指轻轻抚摸戒指表面。这是她带来美国的少数几件东西之一,她一直把它藏得很隐密。

    她把戒指戴上,想到诺亚求婚时表现出的浓烈的爱,更坚定要主动出击的决心。

    她已经想好了计划,准备今晚诺亚回来后就实施。

    她嘴角含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诺亚出现在眼前,她才突然惊醒。“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她跳起来惊喜地问道。

    诺亚深深地凝视着她,让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他抓起她的手,看到手上戴的戒指时不禁愣祝他一直以为她把戒指扔了或是卖了,现在看到她戴着戒指,他感动极了。

    方妙妍双颊绯红,她没想到诺亚会回来得那么早,她本来计划今晚主动示爱时,再让他看到自己戴着戒指。

    几个小时前,她怎样也不希望诺亚知道她有多宝贝这枚戒指,但现在,她却希望他看到戒指就能明白她有多爱他。

    诺亚的确明白了。但看到妙妍期盼的神情,却忍不住想逗逗她,他故意酷酷地问道:“这哪儿来的?”

    妙妍生气地抽回手,对他大吼。“你送的!你竟然忘了?”

    “我当然记得。”诺亚甩甩头,试图甩掉耳中因她大叫造成的嗡嗡声响。“一直都没看你戴过,我以为你达成目的就扔了呢,这不是你新买的吧?”

    ”当然不是!”方妙妍大声反驳,脱下戒指让他仔细看清楚刻在里面的“妍”字,然后委屈地解释道:“那次你很生气地跑了出去,又一直没有回来,人家……人家以为你不要我啦,就把戒指收起来了……”

    低头默默地戴上戒指,方妙妍又不满地抬起头责问他:“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回来?我当时真的难过死了。”

    诺亚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恢复以前的记忆之后,却把那一年的记忆给忘了,直到上次去台湾才想起来。”

    “什么?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她不满意他居然隐瞒如此重要的事。“我还一直以为你恢复记忆之后就不要我和琪琪了呢,心里骂你骂得要死!”

    “你还敢骂我?你怎么不拿当初设计我的事骂骂自己?”诺亚伸手捏捏她的俏鼻子。“我就是没去找你,你也没什么资格骂我!”

    一听他又要翻旧账,方妙妍赶紧说:“好,算我不对,那今天我就用这枚戒指向你求婚。”她拿下戒指,羞怯地看着诺亚说:“……请你娶我,好吗?”

    诺亚拿走戒指往地上扔,对她说:“钻石太小了,不行!”

    “啊?”方妙妍瞪着地上的戒指惊呼。“为什么不行?你当初还不是用这个戒指向我求婚?我都没嫌小,你干嘛嫌它?还扔在地上?你太过分了!”

    说完她弯下腰,要去捡戒指。

    诺亚伸出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另一手则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一个首饰盒,打开来,递给她看。“钻石要这么大的才够。”这新戒指是他刚刚买的。

    “哦,诺亚,我……”方妙妍感动得哽咽了,她紧紧抱住诺亚,主动送上柔唇。诺亚也不再压抑,热情地回应她的吻。

    良久之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地稍微分开些。妙妍轻喘着,羞涩地看着诺亚,对诺亚低笑道:“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里我都很痛苦?我还以为你不爱我了,本来打算今晚要主动诱惑你呢,现在倒兔去我的尴尬了……”

    “诱惑我?”诺亚一挑眉,随即把戒指收进口袋。“那我先看看你的诱惑表现,再决定要不要把戒指给你。”

    她听了一愣,诺亚忍不住在她的唇上又印下一吻,然后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打算怎么诱惑我?不要等晚上了,现在好不好?”

    方妙妍忍不住笑出声,牵着诺亚的手走向房间。

    尾声

    巍峨的教堂耸立在绿绒缎般的草地上,蔚蓝的晴空万里无云,身穿白色燕尾服的新郎与一身白缎长裙的新娘幸福地相视而笑。这情景,美得就像一幅画。

    今天是诺亚·哈里斯和方妙妍举行婚礼的日子,他们在上帝面前,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说出了要与对方相守一生的誓言。

    现在,这对幸福的新人坐上豪华的加长型礼车,方妙妍按下车窗,向亲友不断地招手。

    她看到了艾德……从此以后也是她的父亲。他的眼眶湿润,为他们的幸福喜极而泣,而他怀中的琪琪似懂非懂地帮他擦着眼睛。在他们蜜月期间,琪琪就由祖父照顾。而在这之前,他们一家三口已经搬去与艾德同住,以后也会永远陪在老人身边。

    来参加婚礼的当然还有淼淼,她正站在钟易武的旁边,一脸幸福的笑着。她和易武已经结婚一个多月,现在仍然是蜜月期。

    祝福的人群里还有诺亚曾经合作过的游戏软体公司同事、妙妍出版社的编辑,他们都受到诺亚的邀请,专程从台湾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人群的最后面,是一些面色黯然的女子,她们都曾和诺亚传过绯闻,而因为妙妍,她们都成了“过去式”,知道诺亚今天结婚,她们带着闹场的心情而来,可惜她们冷冷的表情丝毫不能影响妙妍快乐的心情。

    诺亚早就求得她的原谅。他曾有过众多的情人,那又怎么样?从今以后,陪在诺亚身边的只有她。

    喔,上帝原谅她的虚荣吧,她没要诺亚叫人赶走这些女人,就是为了让她们看看,诺亚深情的目光只给她一个人。

    礼车越开越员,方妙妍依偎在诺亚的怀中,柔声说道:“诺亚,谢谢你!带给我这么多的幸福。”

    诺亚亲吻她,然后对她保证道:“这还不够呢,相信我,我会永不停止地为你创造更多的幸福!”

    【全文完】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