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四十岁的男人 > 第 9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其实我已经进行不下去了。我只好重新振作起来。她仍然微闭着双眼。眼泪慢慢地干了,笑容慢慢地挂上了她的眼角。这情景让我激动起来。

    我们结束了。我感觉特别的累。也就顾不得干净了,我们相拥着,体会着,想着。当我就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小米突然把我捣醒了,伏在我的耳朵边问我:你很看不起我是不是?

    我马上警觉起来。我们的脸之间有了一些距离。我反问她:你怎么会想起这么问?

    为了让她相信我,我继续说:你以为我有资格看不起你?

    我想想,这样说也许她还是会有误解,就又继续说: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她显然是相信了我的话,很高兴地重新把头钻到我的胸前。我的胸膛被压在她的脸下,我知道她这样能清楚地听到我的心跳。过了一会,她就又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这床上的香味是她的吧?

    我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她突然激动起来,抬起了头,看着我的眼,问我:你说实话,你爱不爱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说实话,我和我老婆结婚都快二十年了,我们之间也还没说过这个爱字。我不想说假话。我犹豫了一下。她突然又掉起了眼泪。慢慢地把头重新放在了我的胸上。

    我最怕女人哭。她却又哭了。

    我因此有些心烦。

    抱着她的手就有些松动。小米有了感觉,她更紧地抱住了我。

    我暗暗地叹口气。我听到她也重重地叹了口气。

    。。

    长篇小说:四十岁的男人32

    三天过后,我的心情趋于平静。

    公司注册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小米办。她跑的很顺利。我们天天通电话,但是再也没有见过面。我不知道她的内心是怎么想的。我知道我自己。我的心里,就象爆发过的火山,温度随着时日的流逝而渐渐地冷却了。当然,我指的是以性为基础的思恋。我对小米的感情,慢慢地就从性的依恋转化为生活的依恋和事业的依恋。我也想她,但更多地是想她把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或者是我们这个事情该怎么办那个事情该怎么办。性意识睡了。

    我也想小张。在小米跑公司注册的过程中,我几次打电话给小张,请她参加我们的公司。小张就是不答应。我问她为什么,她不说。再问,她就不吭声了。我说我是真心的。她仍然不再说什么。我叹口气。

    这一天,我们这里下起了小雨。小米一早打来电话,说是上午再跑最后一个章就行了。我很高兴。我说:好吧,今天中午我请客。

    她那边立刻高兴,连说好好好。等她真的跑完了那个章,就又打了电话,并说已经定好了饭店。又说:叫上嫂子。

    我说好吧。放下了小米的电话,我给老婆打了电话。

    出门的时候,我故意提前了几分钟,但是想不到我打的那个的中途坏了,我要换车,司机说马上就可以修好,结果却让我白等了好几十分钟。后来看看实在是修不好了,好才建议我换了车,等我赶到酒店的时候,里面已经坐齐了人,都等我了。

    我进屋以后,小米让我在副主宾的位置上坐了,我看看主陪位置却没有人。我刚想问是谁坐主陪,小米已经开始说话了,她看看大家伙,说:好了,还有两个人没来,李书记有外事,要晚来一会,让我们不等他,我们先开始吧。

    听小米说到李书记,我又大吃一惊。我认真地看了看这个女人,我不得不服气她的社交能力了。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空着的位置,我有些心虚。我再看看桌上的人,竟然有好几个我不认识的,这很出乎我的预料。小米大概也看出了我的惊讶,一边端了酒杯,一边说:先喝三杯酒,三杯酒中我慢慢介绍。

    一杯酒后,小米先把我介绍给大家。我留意到她还刻意把我和我老婆介绍到了一起,说我是她的先生。我再向大家示意的时候,也留意到有一个坐在我老婆身边的肥头大耳的男人很用力地看了看我。而我老婆在他喝完第一杯酒后接着就又给他倒上了第二杯。

    我想不出他是谁。小米也没介绍。

    小米接着就又端起了第二杯酒。这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喝酒规距,每场酒开始,都由主陪无条件地带三杯酒,能喝不能喝的都得喝。大家都知道这个规距,这第二杯酒也就并没有人说什么,很顺利地喝了。小米就开始给我介绍我不认识的几位。介绍到那位坐在我老婆身边的人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竟然就是我老婆的老板。原来是一个党委部门的副职,这两年轮岗经商。我听说过他的。我站起来向他伸出手。我看见他动作很慢,我老婆在底下抬了他一把他才站起来,向我伸过手来。并没说话。看得出来,他并没太在意我。我立刻烦躁不安起来。我不知道小米这种场合为什么要请他来。

    其他几个人大都是相关部门的。都对我无所谓。我看的出来,他们今天晚上肯来。也还都是看着小米的面子。我不能在意他们和我说不说话。我也想开了,这也大概正是小米让我坐到副宾的位置上的缘故。

    小米的三杯酒后,大家都开始自由行动。一个找一个,小米有人找,我老婆也有人找,只有我没有人找。小米看了看我。我知道我的脸色已经开始难看。我不想让她看出来,我就故意弄掉了一根筷子,弯腰拾筷子,动作很慢,等他们喝完了这一个酒。

    我老婆一直没有看我。她什么时候在酒桌上成了官司明星我不知道。我只看她如蝴蝶一样开始在人们之间走来走去,喝了很多,显得她很能喝。我不知道她这么能喝。

    第二轮自由行动还是没有人找我喝。更可气的是我端起杯子找了一个人,那人却对我说他已经找好了人了。我正尴尬着,就听小米对我老婆的老板说:你们喝一个吧,我陪着。原来是那人找她喝酒,她为了照顾我的面子,要强行给我拉客的。我顾不得面子,端了酒杯站起来。没想到那人还是不想给我面子。他看了我一会,又看了看手中的酒杯,想了一会,才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说了。他说着就不再理会我,只和小米打酒官司。他嫌小米杯中的酒不满,就叫了小姐来倒酒。而我只能陪着他们站着。等小姐过来把小米杯中的酒倒满了,他又要小米先喝。我等的是实在不耐烦了,就一口把杯中的酒喝了,也不再等他们,先坐了。小米看了我一眼,很担心的样子。那人却不理我,只等小米喝酒。小米不敢再跟他打酒官司,只好喝了。

    小米坐下以后,就掏出了手机往外打。通了。我听出来,她是打了那个李书记的电话。李书记可能说一会还来不了。小米就发嗲。她过着我们大家,象小女孩那样发嗲。显然,对方缠不过她的,就同意她了。我看出来了,她请来李书记就是要压这些人的。李书记不来,这些人也不太把她当回事。当然就更不把我当回事。

    就在小米打完电
嫂子合集txt下载
话的时候,我站了起来。我想走。小米看看我,问我干什么。我说我上卫生间。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是实在再也坐不下去了。

    我走出房间。走廊上很安静。我想哭。我向外走。我来到大厅的时候,小米追了出来。她拉住了我。我问她:你为什么请了那个家伙来。

    小米一愣。她明白了。她解释说:你知道,我们的钱就是他出的。

    我愣了。

    小米拉着我的手说:别小孩脾气,忍一忍,回去吧。

    我知道我忍不了。我站在一个艰难的选择面前。我犹豫了好一会。我下了决心,我对小米说:谢谢你了,我决定了,这个公司我不办了。

    我扭头就往外走。小米继续跟着我出来。我停下了,我不想再让她跟着我。其实,我就是不想在她面前丢这个人。我真的不想干了。我说:我对不起了你。说着,我眼中的泪水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我不管她怎么想了,我扭头走到路边,叫了一辆出租。

    上了车,直到车子开走,我都没有回头。

    我不知道他们的酒会喝成什么样子。我也不想知道了。

    我回到家就向我的一个外地同学打了一个电话,他显然知道我前些日子的经历,但还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他很关心地问候了我,这些简单的问候立刻又让我动起情来。我眼里的泪水又流了出来。这一次我不想阻止它们了。我要让它们自由地流,直到流干。我说一言难尽,我可能今天坐火车到你那里去,有什么情况我到了以后再慢慢向你说。

    他说好吧,几点的车你来了我到车站去接你。

    我说了个大概。以前坐过的。我说你开着手机吧,我用手机和你联系。

    打完朋友的电话,我才发觉我眼里的泪水已经真的干了。

    我的心情已经安定下来。我找出纸和笔,字勘句琢地写了一个字条。我把字条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好让我老婆来家以后能够看到。

    那字条上有两个让我犹豫了好长时间才写下的字:离婚。

    我已经决定和我的过去彻底决裂了。

    我拿出了那个专门用来出长发用的箱子,把我要用的衣服和日用品尽量多地放了一些。直把那个箱子全塞满了。我心里有数,在朋友那里,除了衣服要用自己的,其它的大可不必都带了。我也是想让老婆们一时找不到我,省我麻烦。

    收拾好了东西,我再一次认真地看了看我们这个家。我不想她们回来我还没走成,我拎了箱子就到了火车站。

    四十岁的男人 (33)

    又是这个日子了。我的生日。

    这一个生日我没有对我的朋友说。因此,这一个生日我注定又要一个人过了。

    我也不能指望我的老婆我的儿子给我打来祝福电话了,我已经在两天前把我的手机给停了。也就是说,只要我不给他们联系,他们就找不到我。

    到现在我还希望着我的老婆会到处找我。我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了。

    一年前的这个日子我就是自己过的,那时候我只吃了一包方便面。我记着,一包方便面后,我上了夜的大街。我威胁过一个在胡同口小便的男人。我还认识了小叶。

    我又想小叶了。但是我已经不想给她打电话或者其它联系方法联系了。我知道小叶过的并不十分祝福。她也和我一样,生命过程中注定不是个会过的轻松的人。我不想再给她造什么麻烦。虽然我知道如果我给她打电话她会再接纳我的。我相信她会。但是我不打了。

    我就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躺在异乡一个大酒店的客房里,想我的一个旧时女友,想我们间曾经有过的一切。这样子我就很满足了。

    我躺在床上,孤单地数我又一个生日的每一秒。我又想起一年前的这一天,我走出家门,就是想找一点的麻烦的。结果,就真的找上了。虽然我不能肯定我一年来的坎坎坷坷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但是,我今天已经不想再出去找什么麻烦了。我知道,这一年里我已经变了一个人。我不用再学着坏了。我已经够坏了。

    好象是要专门证明这一点似的,房间的电话响了,把我吓了一跳。我兴奋起来。终于有人想起我了。

    我拿起话筒。哈哈,原来是三楼的那班小姐们想我了。

    我一个一个地和她们聊了一会。我虽然才来了几天,但是她们谁身上是什么特点我已经都知道了。当然不是我去实践的。我们之间的了解全是这样通过电话聊出来的。当然她们知道我是她们老板的客人,就是侍候了我也不会有钱可赚,她们也就是在没事可干的时候来用电话和我一起过过嘴瘾。今天正好,省我生日寂寞了。

    我们的话题一般也就从她们的身体特长上开始,我已经不象一年前那样在说这样的话的时候还会害羞。我并且知道她们喜欢听什么样的话。我就象手里拿着一个痒痒挠,专门拣她们的s处挠,让她们不住地乐,笑声一阵阵地传过来,填满了我生日里的空虚。

    就这样我们聊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我们的兴趣都聊没了,我也该睡了,我们才放下电话。

    我开始换衣服。我准备洗过了就睡。正当我就准备到卫生间去的时候,那电话突然又刺耳地响了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我不想接。我以为又是那些子没事干的小姐们在拿我开心。但是电话铃它就一直响个不停。这一点不太象是她们。她们不敢对我太放肆。我已经打开了电热水器,电话铃声还是响个不停,我只好出去。我拿起了电话,喂了一声。我猛然听得一个久违了的熟悉的女声。我震惊了。

    我呆了一会。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其实我的脑子里已经完全空白了。

    长篇小说:四十岁的男人后记

    后记的后记:一什么眼的时间,三年就过去了。俺真的并不知道那个四十岁的男人如今倒底有了多坏。

    可是知道心情这个东西,就象俺家南面的那条季节河;其实它过去是并不分四季的,一年四季地流呵一年四季地清。如今却不了。

    在博里放完了三十三节,总得说点什么。

    2005年4月16日

    网络时代给了我们更的话语权,也让我们有了更多的破坏力。

    想一想,上一个世纪以来,我们有过太多次的破坏;从“五四”的反帝反封建开始,打倒“孔家店”,倡导新文化;我们得以在新文化的语境里恣意~~

    破坏或者重建,一个世纪的漫漫过程;

    一如“天足”运动并没有真正解放妇女,进入到了多语系的网络时代,我们的道德秩序却从此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

    旧有的已经解体,而新生的却好象已经胎死母腹。

    一个社会,没有比秩序的颠覆和重建更繁复更伟大的事情了;我们似乎更喜欢颠覆,一如我们大张旗鼓地鼓动女人们放足。

    一如我这篇小说。

    我肯定为它付出了什么。比如心痛。

    破坏中的快乐真的无以伦比。

    委婉或者粗暴;见仁见智。

    临屏游戏之作。

    非游戏。

    2003年3月25日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